笔趣阁 > [继承者们]优质男配的声控少女 > 第六十章 那所谓过往的背后·收留

第六十章 那所谓过往的背后·收留

        “先别说这个了,你先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关于Rachel要跟你解除婚约的事情。你别告诉我,你为了不威胁你哥哥就同意了什么的,金叹这话太虚伪,你知道我也不信,还是说实话吧。”朴冬篱知道她刚刚那话已经达到了提醒金元的意思了,就不想再说下去,转移话题道。

        “Rachel态度很是强硬,怎么都不肯松口……”金叹没想到朴冬篱会转移话题,可现在提及这个话题,金叹就觉得头疼,很是无奈地开口道。

        “你这是答非所问啊,我是问你想不想跟Rachel解除婚约,先不管Rachel的态度,你回答我这个问题就好。”朴冬篱这话问出口,她忽而觉得自己这问题听起来有点耳熟,她问过谁,还是谁问过她呢,不记得了。

        “我,我……”金叹不知道,要是以前他肯定会不说不愿意,他想要跟刘Rachel解除婚约很久了。可是那天刘Rachel丢给自己那番所谓的解除婚约地理由,还有崔英道现在跟刘Rachel走得那么近,让他说不愿意的心,有了那么一丝不确定。

        “不确定,还是什么啊……”朴冬篱看到金叹这么纠结地样子,忽而想起当年尹智厚问具俊表要不要解除婚约时,他那纠结地表情,也是这样的,一模一样地脸啊,笑道,“金叹,你知道Rachel面对这个样子的人,会是什么心情吗?!我不知道她会不会心疼,不过,我知道她会难过,还是悲哀。明明是自己的未婚夫,该爱护自己的人,却把自家最讨厌的人给护在身后。没有人生来就给你们的爱情里当炮灰的,当你们的垫脚石,用她的人生去衬托你们爱情的伟大,金叹,你不觉得你自私了点吗。有未婚妻,喜欢灰姑娘,却两边拖着,不去想这段关系该怎么走下去。没人告诉你,一脚踏两船,注定会被淹死的。”

        朴冬篱看到当她说道【一脚踏两船,注定会被淹死的】,这句话时,金叹明显一愣,往后退了一步,身后那人的身子也僵了一下,貌似他们以为这是诅咒什么的,只是不知她这只是在转述当初海莉揍具俊表时告诉他的一句话。她现在忽而有一种想要告诉金元,有关她的那些过去的冲动。她这么一想,也确实这么做了。

        “你跟我当年的那个傻乎乎的未婚夫很像,不仅是长相,还有对待爱情的态度也是一样。”朴冬篱像讲故事一样,谈起自己的当年,“我跟他当年订婚时,他就咋呼呼地说他绝对不会喜欢上我,他只是迫于无奈,没办法才跟我订婚的,甭指望他会喜欢上我。”

        朴冬篱说到这里的时候,金叹明显愣了一下,这话,他还真是对刘Rachel说过。忽而抬头,看向正一脸淡然谈起这些的朴冬篱,他想知道,“他说这话时,你当时,是怎么心情?!”伤心,还是难过……

        “看你这样子,应该也对Rachel说过吧。”朴冬篱笑着看向金叹,从金叹那张脸上,好似看到了当年的具俊表,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把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到身后的自家男友身上,安抚性地摸了摸感觉有点炸毛的自家男友的手,淡然道,“╮(╯_╰)╭没什么心情,我答应跟他订婚,也是因为跟他的订婚能够得到我想要的东西。没有你所想的那种伤心,难过什么的,只是觉得那个咋呼呼的小卷毛,很是可爱。”

        朴冬篱这么一说,金元才不由地松了口气,没喜欢就好。身后那人的情绪变化,朴冬篱虽然没有回头,可还是察觉到了他的变化。只是,金叹的表情貌似有点诡异,给了朴冬篱一种他好像有点欲哭无泪地错感。

        “后来呢,你们后来怎么没有在一起,不是订婚了吗?!”不知道为什么,金叹想要探究一下朴冬篱那所谓的过去。他跟在她身边三年,只知道她那个未婚夫是个禁忌,可是却不知道那段过去到底是怎么样,他想知道。

        金叹刚说完这话,就收到自家哥哥的眼刀N枚,才恍然想起他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那就是朴冬篱现在是自家哥哥的女朋友。当着自家哥哥的面,去问他女朋友为什么没跟她前未婚夫在一起,自家哥哥不瞪他瞪谁啊。想到这里的金叹,讪讪地干笑了两声,低头,不再去看自家哥哥瞪他的样子。

        “为什么不在一起啊……”,朴冬篱对于金叹这个问题,觉得很是好玩,一时间玩心大起,“因为他跟你一样,喜欢上了个灰姑娘,很要强,还有点仇富的灰姑娘。家里安排的,不喜欢的未婚妻,在他自以为遇到真爱那一刻,我就被炮灰了。我做不来他们爱情里的恶毒女配,可是我的存在,在他们心里就是恶毒女配的存在,阻碍他们相爱。所以啊,我这个未婚妻,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想要的,不在一起很正常啊。比起订婚当天,被未婚夫抛弃的我,Rachel为了避免步我的后尘,主动解除婚约,既保全了自己,又为你跟车什么的姑娘的相爱减少了阻碍,多好的事情啊……”

        不仅是金叹,就连金元都听出了朴冬篱那话里的戏谑。金元原本还想着要找刘Rachel谈谈呢,可是现在听到自家女友讲了一下当年她那所谓的订婚,所谓的过去,才忽而有点明白为什么她会这么喜欢刘Rachel,会跟艾莉森鼓捣着刘Rachel跟崔英道在一起。

        因为在朴冬篱她们眼里,刘Rachel就是当年的朴冬篱,金叹就是当年的具俊表。像是当年具俊表跟朴冬篱订了婚,却喜欢上了金丝草一样,最终逃婚,让朴冬篱成了天大的笑话。现在的金叹,喜欢上了车恩尚,为了车恩尚做出那么多让刘Rachel伤心,难过的事情。有崔英道在身边的刘Rachel,他怎么还会让她走上朴冬篱的老路呢。

        “现在按着Rachel的意思是,这婚非退不可。既然你也不喜欢她,同意就好了。”朴冬篱窝在金元怀里,怀里的温度,温热,让她心里极有安全感。其实,要不是金叹跑过来,这么一说,她也不知道刘Rachel会这么勇敢,直接提出解除婚约。她当年没有想过要解除婚约,要是当年她就碰上了金元,她大概也会跟刘Rachel这样勇敢吧。

        “我要是当年遇到你的话,我也会跟Rachel一样,会提出解除婚约的。”朴冬篱一回头,把自己心里想说的话,告诉了金元,“你说我当年要是就遇到你,那该有多好啊。”

        “现在也不晚啊……”金元不知道自家女友为什么忽然变得这么伤感,她嘴里说的那么云淡风轻地过去,一定不会像她说得那么简单。只是他现在不想要去探究,不想要探究朴冬篱的过去,他只知道他把她抱在怀里,会一直抱下去。

        金叹对于明明是三人谈话的场景,忽然变成自家哥哥跟朴冬篱就那么亲密地抱在一起,直接忽略掉了他的存在。就算是金叹不被忽略,他也受不了这种尴尬地场景,就这么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还很有眼色地顺手把门给他们带上。

        “我比当年的Rachel理智,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不管具俊表说什么,我都不肯主动接触自己的婚约。当年,身边所有的朋友都觉得我是恶毒女配,阻挡具俊表跟他那个所谓地杂草灰姑娘的真爱,他们都指责我,连我那哥哥都指责我……”,朴冬篱从来都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可是现在她窝在金元怀里,这些话就不自觉地脱口而出,“我那时不懂,为什么明明我们先订婚的,会什么他会喜欢上别人,为什么我会成他们口中的恶毒女配,为什么我哥哥会讨厌我……”

        金元看着怀里眼泪怎么都止不住的女孩儿,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伸手帮她擦掉脸上的眼泪,什么话都没说。因为金元知道,现在的朴冬篱只是需要一个很好的倾听者,只要听她说就好。

        确实,十五岁的朴冬篱却是不懂,可是现在已经二十一,再过个把月就即将迈入二十二岁大关的朴冬篱怎么可能不懂啊。那是青春年少的他们,太过自我,太过自私,只是看到了自己想看到的,想要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丝毫不顾及别人会因为他们受到了怎样的伤害。这就是为什么朴冬篱一直都不肯原谅宋宇彬的原因,比起具俊表这个很是单纯,一早就说不喜欢她的未婚夫,宋宇彬这个表面看起来站在她这边,却帮着具俊表逃婚的哥哥,朴冬篱是无乱如何都不知道该怎么原谅他,不知道啊……

        金元把哭着哭着最终睡着了的朴冬篱,给抱回房间,放到床上。看着床上那眼睛明显红红的自家女友,有些心疼地伸手摸了摸那张跟孩子一样甜美的睡颜,低下头,在她那光洁的额头,轻轻印下那么一吻,想要告诉她,过去的,都过去了,他会一直在她身边……

        从自家女友的那些哭诉中,金元早就听出,她觉得难过,觉得委屈,只是因为她给了那些人信任,他们给她的却都是背叛。

        没有爱,哪来的恨啊。朴冬篱不恨他们,就是因为她不爱他们。所以朴冬篱现在回来,遇上他们,跟遇到陌生人一样。她会跟金元哭诉这些,只是觉得委屈,自己青春年华里遇到的那些让她觉得委屈。她更是羡慕,刘Rachel能遇到崔英道,舍不得让她受一点委屈的男人。她觉得那时,她要是能遇到金元,一定不会过得那么委屈。

        她还庆幸自己能够碰上金元,没有错过,没有一辈子都碰不上他。她一直在羡慕别人,最终还是碰上了金元,碰上了会一直把自己捧在手心里,舍不得受一点委屈的男人。

        金元的毛衣被朴冬篱给哭湿了一大片,等他换好衣服,准备去都敏俊家把李西泽给接回来。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金叹还窝在楼下客厅的沙发上,玩着手机,还没有走。

        “都几点了,你怎么还没走,明天不上课了吗?!”金元的声音已经是冷冰冰的,没什么情绪变化,可金叹还是听出了关心,心里还多了点小窃喜。

        “我被爸爸给赶出家门了,因为刘Rachel要解除婚约的事情。我没地方可去,就来投奔哥了,收留我吧,哥,你们家这么多房间,收留我吧……”金叹按着从赵明秀那里学的的卖萌招数,就拿来对付金元。

        “去住酒店!”金元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他真不想每次看到金叹那张不讨喜的脸,尤其是还跟具俊表长得那么相像,他才没有给自己添堵的愚蠢爱好呢。

        “哥,我没钱,你看天都这么晚了,你就收留我一夜呗。”金叹就知道自家哥哥不会这么容易就收留自己,可还是在努力说服自家哥哥,“要是实在不行的话,我睡沙发也好啊,哥,收留我吧。”

        金元很是无语地白了还在卖萌的金叹一眼,丢下那么一句,“就这一夜,明天自己去酒店。你现在这里待着,等我回来再说!”就出门了。

        金叹听到自家哥哥的话,却是高兴地在沙发上打了个滚,可惜沙发对于他这个一米八几的大个子来说,太小,就这么乐极生悲的从沙发上摔了下来。

        金元去接李西泽的时候,小家伙儿早就窝在都敏俊的那床上睡着了。金元有点歉意地跟都敏俊道了句谢,就抱着睡得正香的小家伙儿回来了。谁想到一进门,就看到金叹一脸狰狞地捂着腰。金叹一看自家哥哥回来,赶紧把手给放下,扯了扯嘴角,让自己看得顺眼点。

        金元也没有问金叹怎么了,面无表情地丢给他一句,“想睡觉,就给我上楼。”便抱着李西泽上楼了。金叹还以为自己要睡沙发呢,没想到自家哥哥会这么说,就很是高兴地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抬脚跟自家哥哥上楼。

        这套公寓的房间本来是一间主卧,四间客房。可金元自己占一间,李西泽又来了,也占了一间。还剩两间,一间在朴冬篱接手这套公寓时,就被改成了画室。剩下的最后一间,在金元住进来的时候,也被改成了书房。

        金元没想让金叹去睡沙发啊,把自己的房间让给了他。扔给他一套尹载镐给他准备的睡衣,交代好他不要乱动他的东西,就拿着自己的睡衣出门了。

        金叹知道自己手里的这套睡衣是新的,可他还是注意到自己这套跟自家哥哥手里拿着的那套,根本就是两种风格。他哥哥手里的那套睡衣,大概是朴冬篱买的,很像是她喜欢的style。

        金叹虽然不喜欢手里这套睡衣,可有睡衣,有床睡就不错了,他还是知足吧。可当金叹扑到床上,才想到一个问题,他把他家哥哥的床给占了,他家哥哥去哪里睡了,不会,不会是朴冬篱的床上吧?!

        作者有话要说:呵呵,你们猜猜,蛋蛋哥去哪里睡了,咱们小篱床上怎么样?!\(^o^)/~

        这样蛋蛋,也不是一无是处不是对吧,最少给蛋蛋哥跟咱们小篱同床共枕创造了一个很好的机会嘛!

        \(^o^)/~你们要是不喜欢的话,我可以让蛋蛋哥跟小西睡去,怎么选,你们来告诉我一下嘛!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614/167183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