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继承者们]优质男配的声控少女 > 第67章 第 六十五 章金家家宴

第67章 第 六十五 章金家家宴

        饭桌上的气氛还算可以,有说有笑的。从刘Rachel走进金家,一直到桌上所有的饭菜上齐,她都没有开口询问一下关于金叹的事情,像是为什么,他们都到了,这饭菜也都上齐了,怎么没见金叹呢之类的话。像是今天她只是过来吃个饭,跟金叹没有半毛钱关系似的……

        刘Rachel不问,不代表Esther李不会问。尤其是在金元跟朴冬腻腻歪歪,不要命地SHOW甜蜜的对不之下,Esther李还是很隐晦地问出了她女儿未婚夫的去向。

        Esther李的开口,让郑迟淑跟金南允都愣了那么一下。郑迟淑收到金南允示意性地眼神,心里已经把金叹给问候了不下于N遍,她都提前打电话通知他了,他还敢给她玩失踪……郑迟淑再怎么生气,可还是保持一贯地淡定,讪讪地笑了那么两声,以此来掩饰自己脸上的尴尬。

        就在郑迟淑再三纠结,硬着头皮,刚想跟Esther李解释说金叹有可能在路上耽搁了之类的话,看起来似乎风尘仆仆的金叹出现在众人面前。

        金元在来之前,就跟朴冬篱约法三章,今天甭管在金家发生什么,都得把自己的饭给吃好,只要顾住自己就好。金元一开始还以为自家女友这是担心他会跟自家父亲起冲突,现在看来,她这完全就是为了看戏。只是,她怎么知道呢……

        朴冬篱一转头,就看到金元眼神充满疑惑地在打量自己,心下了然,索性也不吃了,放下手中的筷子,把手边的手机,拿起,打开递给他。

        【To朴冬篱:Rachel今天去金叹家吃饭,我想着你也在,帮我好好照顾她一下,别让她受委屈。不然……

        From崔英道】

        崔英道这连请求带威胁的短信,金元一低头就看到了,又抬头看了眼还僵着一张脸站在饭桌前的金叹,跟直接忽略掉金叹,一心只关心眼前的吃食的刘Rachel,金元很是无奈地勾了勾唇角,把手里的手机给关上,放到自家女友旁边,也不再说话,学着自家女友一边当着壁花,一边看起戏来。

        金叹不管怎么说,都是跟金元血脉相连的弟弟,朴冬篱一时拿不准崔英道跟金叹因为刘Rachel闹起来,金元会不会插手。只能打感情牌,用这种潜移默化地方式,改变金元心里的那根称。

        要知道,金叹虽跟刘Rachel有婚约,可是金叹从来都没有把自己当成有婚约的人,把刘Rachel当成他的未婚妻。当着所有人的面维护车恩尚,为了车恩尚一而再再而三的做出打刘Rachel脸的蠢事,朴冬篱虽然没有正面告诉过金元,可平常说话聊天时,朴冬篱还是会无意识地说漏嘴的……

        不都是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之类的话吗,不能因为金叹跟刘Rachel中间有婚约,金叹可是乱来,刘Rachel就好脾气的只能忍受,崔英道就不能喜欢刘Rachel了。更何况,刘Rachel本身就是个极骄傲的女子,哪里容得了这些啊。她要是容得了这些,她也就不会跟金叹提出要解除婚约了。

        [重生]仙界走私犯

        现在金元的种种举动,都是在告诉朴冬篱,在刘Rachel的问题上,他不会出手。朴冬篱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了,直接把右手里的筷子放到左手里,用自己空着的右手牵住金元的左手,一边很是乐呵地吃着面前的美味饭菜,一边看着眼前即将上演的家庭伦理剧外加爱情狗血剧。

        手被牵住的那一刻,金元猛地楞了一下,还有她有什么事情呢,迅速回头,就看到自家女友左手拿着筷子吃得不亦乐乎。他忽而发现,自家女友原来是个左撇子啊,唇角的不由地上扬。

        刘Rachel看着对面俩人旁若无人地这么恩爱,SHOW甜蜜,原本因为金叹出现有些郁闷地心情,忽而明朗了那么几分,还有自家姐姐看戏他们时,那眼底怎么都挡不住的狡黠,以及金元的纵容,刘Rachel就知道自己还有金叹成了他们眼里的好戏。

        被看好戏的刘Rachel觉得自己现在还是努力学着当壁花的好,不然,丢人肯定会丢得更大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很是想念崔英道,她觉得有他在,只是能够抵抗一下自家姐姐爱看戏的恶趣味。

        朴冬篱现在要是知道刘Rachel的内心想法,一定会感叹崔英道这温水煮青蛙的计划实施的不错。看看,现在,刘Rachel无意识间都能想起他,不是不错,是什么啊……

        金叹知道刘Rachel要来,可他没想到自家哥哥跟朴冬篱也在,让他原本都计划好的一切,都不同程度地搁浅了。

        刘Rachel当初提出要解除婚约,金叹虽然很是生气,可刘Rachel说的那些话,他还是记得的。他告诉自己他是喜欢车恩尚的,不能做了刘Rachel嘴里那种拖着婚约,浪费她青春的渣男。一听郑迟淑说,今天刘Rachel要来家里吃饭,金叹就想着整理好这些。他还想要,他妈妈能够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众人面前,以他母亲的身份。

        金叹知道刘Rachel不喜欢车恩尚,也不想要车恩尚暴发户的身份被揭穿了,就千交代万交代,让车恩尚今晚不要回去。安排妥车恩尚,金叹这才急急忙忙地往家里赶。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家哥哥今天回来,还带着朴冬篱。刘Rachel那看也不看他,直接当他不存在的无所谓地态度,更是令他生气,气得他忽而又不想跟刘Rachel解除婚约了,他就这么拖着她,看她还怎么忽略他……

        刘Rachel要知道金叹因为她那无所谓地忽视他,就想着不跟她解除婚约,拖着她,刘Rachel一定会先挖个坑把金叹给埋了,你不是作吗,埋了多省事啊。她要是把这想法告诉崔英道的话,不用她出手,崔英道就把金叹给埋了。

        金南允可是过来人,眼睛毒着呢,刘Rachel对金叹的无视,他怎么会看不出来呢,金叹还当个柱子就这么站着呢,金南允怎么看怎么觉得糟心,一挥手,出声让他坐下。自家老爹给自己找了那么一个台阶下,金叹就算是再蠢,也知道要坐下。

        可自从他坐下,饭桌上的气氛就变得很是诡异,尴尬。朴冬篱跟金元从头到尾都保持着吃饭第一,看戏第二的方针政策,一直都不发表什么言论。刘Rachel呢,没有了崔英道的作伴,她的武力、智力什么得都对抗不了对面的朴冬篱跟金元,就很是明智地选择当壁花,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萌媳

        就这样,饭桌上变成了郑迟淑跟Esther这两个女人的天下,金南允也会出来说那么两声,一顿饭就这么过去了。这顿饭,除了金元跟朴冬篱,再没人吃得好。

        金元觉得与其在下面,看着郑迟淑,金南允还有Esther那么虚伪的聊天,还不如带着自家小女人去参观一下自己生活了多年的房间。他虽然对那房间没什么归属感,可过一下二人世界,还是不错的。金南允一看金元带着朴冬篱上去了,就让金叹也带着刘Rachel上去联络下感情。比起金元跟朴冬篱的开心自在,金叹跟刘Rachel可是觉得各种不自在,还有尴尬、别扭。

        “你说,他们会聊些什么啊,看起来,彼此都没有想聊下去的意思嘛……”朴冬篱在门缝里,看着都沉着一张脸,一前一后走进隔壁房间的俩人,托着下巴,一脸纠结地问向身后的自家男友。

        “他们爱聊什么聊什么,聊不下去就散,你管他们做什么……”金元很是不满自家女友的注意力一直都不在他身上,伸手把还在观察外面环境地自家女友给拉到怀里,指了指自己的房间,“你呀,现在还是先观察一下我这么多年生活过的地方吧。你不是说很遗憾没有参与我的过去吗,呐,这是我在遇到你以前,一直生活的地方……”

        朴冬篱听金元这么一说,也不顾着想去看金叹跟刘Rachel怎么样了,一双大眼睛眨啊眨的,饶有兴致地观察着自家男友以前一直生活的房间。金元的房间,跟他的人一样,给人一种冷冰冰的感觉,极有条理,也没有过多的装饰,很是简单。可朴冬篱一想到金元那三十年的人生,都是生活在这样的地方,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很是为他心疼。

        “阿元的房间给人一种很是冰冷的感觉,我天生就有点怕冷,以后我们的婚房,可不可以我来装饰啊,不会花里胡哨的……”朴冬篱一边仔细观看着金元的房间,一边漫步走到那桌边,拿起桌上金元的相框。

        不是朴冬篱脸皮好,不知女孩子的矜持什么的,是她已经认定了金元,结婚是早晚的事,现在说出来也没什么。朴冬篱是很是淡定,金元在听到朴冬篱说婚房什么的,就没那么淡定了,金元虽然还是张面瘫脸,没什么变化,可你看看金元那明显发红的耳朵就知道了。

        “你母亲很漂亮……”,那次在墓地,朴冬篱对于那墓碑上金元母亲的照片看得不甚清楚,可是现在她看得照片里那笑得很是温柔的女子,忽而觉得阿元的母亲也许是个很是温婉的女子,可一想到她把金元一个人留在这样的家里,朴冬篱心里又觉得她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

        “阿元,我本身就很一个自私,狠心的人,若是有一天,我们之间出现矛盾,走到你父母那一步,我也许会放弃你,但绝不会把我的孩子丢给你。”朴冬篱想起金南允弄出的小二,小三还有金叹这个私生子,觉得金元要是跟金南允一样,做出这样的事情,她做不来金元母亲那样,把孩子留在这样的家里。

        “你说什么呢,没事,胡思乱想什么啊!”金元看着倚着桌子而站,双手抱胸说要放弃自己的女孩儿,心里猛地疼了起来,好像是她真的要离开他一般,训斥的话,不由地脱口而出。管理员非要和我谈恋爱

        “只是一个假设嘛……”朴冬篱看出了金元的怒气,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掰着手指给金元举例道,“我是说,要是我们结婚以后,你厌烦我了,出去找个小三什么的,再给我跟孩子弄出个私生子什么的添堵,我哪会儿容得了你啊,到时候,你就净身出户好了,什么都是我跟孩子的……”

        就在朴冬篱滔滔不绝,很有兴致地讲个不停的时候,消音了,被消音了,被金元消音了。金元略带惩罚性地在那粉嫩的嘴唇上,咬了那么一下,深邃地看不出一丝波澜的眸子对上那双有些慌乱的眼睛,金元有些挫败地叹了口气,说道,“阿篱,你这是在不安些什么啊。要是不安,也应该是我不安啊,我比你大那么多……”

        “我……”朴冬篱伸手抚上那张近在咫尺的俊脸,有点患得患失地意味道,“只是有点害怕,阿元那么优秀,害怕阿元以后不喜欢我了,我会做出那些不仅是阿元讨厌,连我自己都讨厌的事情来……”

        从朴老爷子答应他们订婚以来,朴冬篱就有点担心金元会接受不了她曾经那些黑暗的过去,不是她跟具俊表订过婚,而是她混过黑道,还,还杀过人……

        “不管你做了什么,都还是你自己不是么?!不管是朴冬篱,还是宋东篱,都是你不是么?!”金元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朴冬篱,没了以往那么光彩照人的自信,变得有些软弱,有些患得患失,可就是这样的朴冬篱,让金元觉得分外心疼,一个伸手,便把她给揽在怀里,紧紧的。

        金元一边轻轻地抚摸着怀里女孩儿的后背,一边在她耳边轻声安抚道,“我比你大十岁,现在的你正是花样年纪,我一直担心你对我只是一种兴致,长久不了的兴致,不是爱……”

        “谁说的,我最喜欢阿元了,不对,不喜欢喜欢,是爱,我爱阿元,想要跟阿元过一辈子的,你哪里看出来的我对你是长久不了的兴致了!”朴冬篱听金元这么一说,就来怒了,从金元怀里扬起小脸,很是生气地说道。刚刚那些貌似很是忧郁的女子,就跟根本不是她似的。

        金元对于能够拐到自家女友说爱他,脸上的笑意怎么都忍不住。也就是金元这毫不掩饰的笑声,让朴冬篱清醒过来,金元这是在逗她,脸上有些羞红,恼羞成怒地握起小拳头就要揍他。可金元反应比她更快,直接按住自家女友的小手,在她生气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金元想都没有想就亲了下去,直接消音,多省事啊……

        作者有话要说:呜呜,我们家实在是太冷了,打了一个小时的字,都没知觉了,冻死了……^A^……

        PS:我们家小篱的那段黑历史,我会在后面的番外中告诉大家的。我们家小篱不是什么坏人,也不要因为我上面来了一句杀人了什么的,就讨厌她,事出有因,看下去就知道  。

        最后,再推下我的新文——[九家之书]青缠,男主是九越灵哦,收藏一下,增加点人气呗给我。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614/167183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