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继承者们]优质男配的声控少女 > 第81章 第 七十九 章 所谓的教训·死心

第81章 第 七十九 章 所谓的教训·死心

        婚礼在即,朴冬篱觉得他们准备婚礼,都够忙的了,金南允这个做父亲的,不帮忙也就算了。朴冬篱安慰被气得很是悲哀的金元时说,他这是身边不好,他们自己可以忙得了的,就不要去麻烦他了。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金南允不仅是对不起朴冬篱给他的解释,反而变本加厉的去找金元的麻烦。让朴冬篱对她这个未来公爹的厌恶,到达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可就算是这样,朴冬篱还是不能说,那是金元的父亲,她身为小辈的,不能道他的不是。最重要的是,朴冬篱知道金元心里对金南允这个父亲还有那么一丝期待。朴冬篱现在要做的,就是不说不问,等着金元彻底对金南允失望了,再没有什么期待。

        刘Rachel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时候朴冬篱还能这么冷静,悠哉悠哉地窝在藤椅里,闭着眼睛晒太阳。刘Rachel很是烦躁地关掉电脑,欲言又止地看向还在闭目养神地朴冬篱,最好还是没有忍住,“姐,帝国集团的社长罢免案已经公布出来,阿元oppa很有可能会丢掉社长之位……”

        “我都知道,新闻上天天报来着……”朴冬篱还是没有睁眼,只是换了个舒服地姿势,继续闭目养神。

        “那姐姐你不担心吗,阿元oppa他……”刘Rachel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朴冬篱猛地睁开了眼睛,看着那双澄澈,无欲地眸子,刘Rachel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担心,怎么不担心呢,我最担心地就是他了……”朴冬篱看着眼前这分外寂寥地天空,忽而伸出手想要抓住些什么,可最后还是有些挫败地放下手,语气里充满了失落还有心疼,“都那么大的人了,还单纯地像个孩子,生活在那样的家庭里,表面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心底里却还是选择了相信,像个傻瓜一样,不然那会像现在这样,被人当作一枚棋子,利用地那么彻底还不知道啊……”

        “姐……”刘Rachel看着朴冬篱这个样子,明明说得一副云淡风轻地样子,可她怎么越听越是想哭呢。

        “股东大会应该已经结束了,呐,我现在想见他了……”朴冬篱看着天空暖暖地太阳,猛地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笑着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刘Rachel说道,“Rachel,要想不被人当作棋子一样,随便利用,随便丢弃,就得学会狠心,学会算计啊……”

        刘Rachel看着朴冬篱走远地身影,还没有弄明白朴冬篱刚刚那些话是什么意思,这边她的手机就响了,她还没有说话就听到崔英道咋咋呼呼地声音,说了什么她没弄清楚。不过她现在算是明白了,金元就是朴冬篱嘴里刚刚说的被金会长一直拿在手里,可利用,可丢弃地一枚棋子。

        被自家父亲大人给摆了一道地金元,心里有一股邪火没地方发,很是烦躁地把桌子上的东西都给扫到地上,地上一片狼藉……

        这时有人推门而入,金元没了平时地温文有礼,一脸狰狞地回头对没眼色推开门的人,刚想开口训斥道,就被站在自己眼前地人给愣住了,脸上狰狞地表情也慢慢收了回来,让自己看起来正常点,问道,“怎么来了,不是说要跟Rachel看婚纱吗?!”

        “想你了,就来了。”朴冬篱就跟没有看到这地下的一片狼藉似的,笑语嫣嫣地走过去直接抱住同样有地狼藉地金元,仰着头看着那张让她迷恋不已地俊脸,喃喃道。

        “阿篱,有你在就好,不要离开我……”怀里的温度,让金元原本很是狂躁不安地心,慢慢沉稳下来,放在那娇躯身上的双手不由地紧了紧,把头埋在女孩儿那白皙地香颈间,喃喃道。

        “阿元可是说过要娶我的,我要是离开了,岂不是便宜了别的女人,这可不行,阿元只能是我的哦……”朴冬篱知道金元现在心里不舒服,故意像是吃醋一般,很是孩子气地抱着金元说道,“再说了我们结婚证都领了,你是不是后悔了啊你?!”

        “恩,我是你的!”金元对于自家小女友地撒娇是一点抵抗力都没有,微微抬了下头,在女孩儿耳边,低声允诺道,“我说过的,要给你最完美的一场婚礼,不会食言的。等我,阿篱,你要等我……”

        “好,我等你。”朴冬篱笑着点了点头,朴冬篱的到来让本来一直处于暴走状态的金元安分下来,被金元扫在地上的东西也都被朴冬篱给收拾了起来。

        “怎么了,这是?!”把文件整理好放在自己桌子上的金元,一扭头就看到自家小女友正拿着自己的职位牌发呆,有些担心地开口问道。

        “阿元,我们结婚证都领了,是夫妻,我们以后是要在一起过一辈子的,我不希望你跟我有什么顾忌……”朴冬篱把手里的标有金元名字地职位牌给他放在桌子上,倚靠在桌子上看向金元,咬着唇,“我一直都想要把最好的一面表现在你面前,可是阿元,我真担心有一天你会看到看到我的阴暗面,不要我了……”

        “我从来都不觉得我的阿篱是温室里的花,我之所以不告诉你,是不希望让你为难。婚礼的事情已经够让你累得上了,我想要你做个快快乐乐的新嫁娘,嫁给我……”金元看着自家小女友这副很是不安地样子,叹了口气,一个伸手把女孩儿给拉了过来,圈在怀里。

        朴冬篱是朴老爷子最看好地下一代接班人,金元怎么都不会觉得朴冬篱是温室地花朵,能做得了朴家家主的女人哪会是简单地人呢。李元济都说了能娶得了朴家的女孩儿,最少会少奋斗三十年,能娶得了的朴冬篱的男人,那就是少奋斗一辈子。金元比谁都清楚,只要他开口,朴冬篱一定会帮他,可金元不想让他们的感情里掺杂太多别的东西,他金元要的是朴冬篱这个人,不是她身后的朴家。

        朴冬篱看到金元这个样子也不好再说什么,她知道他有他的骄傲,只是她也有她的打算,她的男人怎么能让人当作一枚棋子随意摆弄呢,谁都不行!可朴冬篱不说什么,不代表她身后的那些人对金南允的这种行为,能够容忍得了。

        像是艾莉森,原本已经停了收购帝国集团散股的计划,金南允这一弄,艾莉森现在不仅是继续收购帝国集团的散股,还重点疯狂收购帝国集团那些股东的持有者固有股份。刘Rachel在一旁看着艾莉森抱着个ipad,一边下达收购指令,一边笑得很是猥琐的样子,整个人处于眼角,嘴角都直抽的状态。

        刘Rachel刚想问艾莉森她现在可不可以玩ipad,这话还没玩出口,艾莉森手里的ipad就被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都敏俊给抽走了。要是别人这么从从艾莉森手里抢东西,艾莉森不发飙才怪呢。原本想要看艾莉森发飙的刘Rachel,一看艾莉森飙不仅没发飙,还一副心虚的样子,刘Rachel整个人的状态那叫一个傻啊。可当刘Rachel不经意间瞄到都敏俊看向艾莉森的宠溺眼神,瞬间了然,暧昧地眼神不停地在都敏俊跟艾莉森身上打转。

        “看什么啊你,赶紧走人,你不是说要跟崔英道那家伙儿吃饭吗,赶紧,赶紧走人……”艾莉森受不了刘Rachel那赤.裸.裸.地,很是暧昧地打量眼神,就随便找了个理由,语气很是烦躁地直接撵人道。

        “好好,我走还不成吗?!”刘Rachel怎么会听不出艾莉森话里的意思啊,故意扮出一副很是委屈地样子,用很是哀怨地眼神看了眼艾莉森,还有都敏俊,丢下一句,“嫌我打扰你们二人世界了,嫌我这颗电灯泡太亮,嫌我没有自知之明,我现在有了,我走还不成吗?!”就拿起自己的书包,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病房。都敏俊跟艾莉森他们俩,谁都没有看到刘Rachel一出病房,那笑得花枝乱颤的模样。

        被刘Rachel临走前摆了那么一道的艾莉森,心里直抓狂,真想把刘Rachel给拉回来揍一顿,可一想到都敏俊还在,还有那个把刘Rachel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要地崔英道,这个想要揍刘Rachel的想法,只能打消。

        “艾莉森,我们谈一下吧。”都敏俊看了眼刘Rachel一走,就躺了下来,拉了拉自己身上的被子,闭上双眼,准备睡觉的艾莉森。在都敏俊看来,艾莉森这是在逃避,在逃避他啊。对于艾莉森的逃避,都敏俊一早就知道,可他之所以这么放任她躲着自己,就是想着要给她点时间,让她自己想通。可是现在,看来他给艾莉森时间,她不仅是没有想通,反而更加想法躲着他了。都敏俊看了眼根本就不打算搭理自己,准备要睡觉的艾莉森,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这样可不行啊……

        金元被金南允这么算计了一遭,该想清楚的,他也想想清楚了,不该想清楚的,他也想清楚了。婚礼在即,金元就算是再烦也不会把这些情绪给带到他跟朴冬篱的婚礼上,也借此彻底断了金南允要插手他婚礼的想法。

        金元有时候就弄不懂了,人为什么就不能活得单纯点,简简单单的过日子不好吗?!金元更弄不懂的是,什么叫【我为了照顾你,从小没有抱过阿叹,现在是我该弥补他的时候了。】为了照顾他,没有抱过金叹,想要弥补金叹,金元那时候心里不是想哭,而是觉得悲凉,冰冷冷的,整个人全身心的凉透了。

        造成这一切的人,却说得一副光明正大,理所当然,什么责任都不在他,错得也不是他,金元也是到了今天才知道自家那位父亲大人脸皮这么厚,自己人生的悲哀。自己人生的悲哀,金元是无论如何都不想,也不会让自己的孩子,还有他们的生活陷入像他这样的人生悲哀中的。他跟阿篱的孩子应该平平安安地长大,有他跟阿篱的爱,生活在幸福、温馨的家庭里。

        金南允本就是想要金元知晓帝国集团的最终掌控人是谁,看他努力了这么久,最后发现还被自己给掌控在手心里的悲哀。金南允早就预料到金元的骄傲,不会告诉朴冬篱,让朴家插手,他才做得这么得心应手。可金南允没有想到的是,经此一役,金元不仅是没有像他想得那样听话,反而是反抗得更加激烈,无声反抗,在金元跟朴冬篱婚礼的这件事情上就能看得金元的态度。

        儿子结婚,哪有父亲不帮忙准备的道理啊。可金元就是没有让他插手,态度很是决绝地不让他接手。理由就是身体不好,就不要过分操劳,他自己能够处理好的。金元的态度确实挺气人的,可是跟金叹的叛逆,所谓真爱无敌地做法相比,金南允就又觉得金元的做法还是挺温和的。

        金叹跟刘Rachel婚礼的解除,让金南允一直想要给金叹寻求的臂力,自断。这也没什么,没了刘Rachel,金南允可以给金叹再物色别的年龄符合,又出色的世家女。可有了车恩尚,这个在金南允看起来不知羞耻,扯着金叹不肯放手,又耽误金叹前途的麻雀女,金叹的叛逆就成了一次次打击自己的工具。

        金元跟朴冬篱已经领了结婚证,婚礼日期也定了下来,再说金南允对朴冬篱没有不满,还相当的满意,虽然不能被他掌控这一点,他心里有点不舒服,可是比着车恩尚,这点就根本就算不上什么了。

        金南允对车恩尚的各种看不上,跟当年看不上全贤珠一样,甚至讨厌更甚。金南允想着金元既然都能醒悟过来,跟全贤珠分开,找到朴冬篱,现在结婚证都领了,金叹自是也跟金元一样过了所谓的叛逆期,成熟起来,不再跟车恩尚纠缠,而是选个世家女结婚生子。有了金元这个很好的,在金南允看来是浪子回头的例子,金南允就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金叹身上,他觉得金叹能够按照他所想的成熟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还记得蛋蛋哥被罢免社长那部分不,蛋蛋哥努力了那么久,蛋蛋爹竟然是在看蛋蛋哥的笑话,说要给蛋蛋哥一个教训,看不下去啊,看不下去啊

        蛋蛋爹最后虽然是改好了,可就冲他这么多年让蛋蛋哥生活的那么辛苦,我对蛋蛋爹怎么都喜欢不上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614/167183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