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继承者们]优质男配的声控少女 > 第85章 第八十三章 婚礼(一)

第85章 第八十三章 婚礼(一)

        “是不是当新郎的人,都这么精力充沛,兴奋啊?!”尹灿荣靠在门框上,挑眉看向这一晚上都没睡觉,凌晨天还未亮就把他们也折腾起来,现在正对着镜子整理自己身上礼服的新郎——金元先森,很是好奇地问出自己的疑惑。

        “这个问题,等你娶宝娜的时候,不就知道了吗?!”赵明秀一边对着镜子前的金元啪啪地拍着照片,一边不以为然地插话道。

        赵明秀举着自己的相机叫嚷着要拍下金元这最帅气,具有纪念意义的照片。赵明秀本来挺怕金元的,那张冷冰冰的脸,看谁都不笑,可这一深接触,才发现那冷脸根本就是伪装。在赵明秀的认知里,金元从冷冷冰冰的,不近人情的大冰山,变成了面冷心热的好人。赵明秀从此就粘上金元,甭管金元脸色有多冷,都始终坚持金元是他大哥这个真理。

        赵明秀对着金元,哥,哥地喊,就跟金元是他亲哥似的。这让金元的亲弟弟,金叹心里很是不满。可是呢,金叹没有赵明秀脸皮厚,也没有赵明秀那个恒心跟自来熟,再生气,也也白搭。

        不过,赵明秀的话,还是让伴郎尹灿荣同学脸红了,尹灿荣的心思也被赵明秀的话给拉得好远。不得不说的是,尹灿荣看着镜子里自己身上的伴郎礼服,忽而有点想要见到自家女友了。

        金元根本就没有搭理他身后那几人的玩闹,对着镜子检查了好几遍,确定自己的穿戴一切OK之外,才不由地松了口气。金元低头看了下手腕上的表,离去接新娘的时间还有两个多小时,眉头紧蹙,他是真的想让时间再走得快些啊……

        “别看来了,不仅是两个小时吗,快得很,还不够打一盘游戏的时间呢!”作为过来人,尹载镐很理解金元现在焦急的心态,可理解归理解,金元这焦急的状态明显干扰了他玩游戏的心情,“你们那么久,都等了,也不差这一时半刻,要淡定!”

        金元白了眼站在说话不腰疼的尹载镐,冷笑一声,“就冲你这消极怠工,工作时间开小差,玩游戏,不务正业,这两天别说有工资了,奖金也别领了!”

        “你!”尹载镐没想到金元会来这招,打蛇打七寸,金元很好地拿捏到了尹载镐的七寸。尹载镐现在算是明白了一个真理,那就是患有婚前焦虑症的男人,不能惹啊。可尹载镐一想到金元先前答应自己,那笔很是丰厚的奖金,觉得自己怎么都不能跟金元妥协。

        就在金元跟尹载镐大眼瞪小眼,瞪得眼酸,都不退让的时候,崔英道带着李元济跟刘世仁还有宋宇彬,尹智厚走了进来。

        崔英道,给李元济留下的影响,就是跟着朴冬篱混的小屁孩。可这次朴冬篱跟金元的婚礼,他弄出来N套方案,可最后落实这些方案的地方都是宙斯酒店。李元济一开始还以为,是崔东旭包揽的呢,到了今天他才知道,是崔英道的手笔。一个刚成年的十八岁孩子,不仅是把婚礼的宴席给包了,还让李元济挑不出一点错,他不看好崔英道看好谁啊。

        “啧啧,这打扮可是够气派的啊!”李元济一进门,就开始打趣金元。李元济是朴冬篱的娘家人,本该待在娘家队伍的。可朴冬篱担心金元自己一个人应付不过,就直接把李元济给踢过来了。

        金元对于李元济的习惯性抽风行为,什么话都没有,直接回应他一记白眼,便顺利让李元济消声。

        “恭喜啊!新婚快乐!”尹智厚看着一身黑色新郎礼服的新郎,笑着说出自己的祝福。尹智厚这个伴郎不是金元挑的,是他自己给朴冬篱自荐的。朴冬篱跟金元的结婚请柬,他们几个都收到了,尹智厚现在还能想起具俊表收到请帖时的表情,满是懊恼与悔恨,可在尹智厚看来更多的是无奈。

        “谢谢!”对于有人祝福自己跟朴冬篱,金元更是不会吝啬自己的谢意,笑得一脸幸福地接受尹智厚的祝福。

        “都别在那儿磨叽了,赶紧得收拾收拾,接新娘去了。”李元济大手一挥,连忙呵斥住还想再休息休息的众人,“我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你们啊,接新娘要早去,千万别卡着点去啊,不然准出事!尤其是,我家小姨子身边那几个伴娘,个个都是什么省油的灯,那折腾人的手段……算了,不说,咱们还是早点出发吧。”

        李元济这话一提醒,原本懒散的众人,纷纷活络起来,该拿东西的,拿东西,该穿衣服的穿衣服。李元济趁众人都忙碌的这一小会儿时间,把金元给拽到了一边。

        “本来我是想看你笑话的,可后来一想,我痛苦了,不能让你痛苦啊,还是告诉你好了。”李元济摆出一副大义凌然地样子,冲着金元挤眉弄眼,就像是想着要看到金元的感激。可李元济一看金元只是双手抱胸,什么话都不说,挑眉冷眼看着他,李元济扁了扁嘴,只好把话给说完,“我小姨子那正牌哥哥回来了,就是李在河都怕的大舅子,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啊!不过,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啊,不会是被吓傻了吧?!”

        “你才傻了呢!”金元很是鄙视李元济的智商,“这事,昨晚英道就告诉我了。先别管着这个了,今天最重要的事,就是我的婚礼不能出任何差错,我要把阿篱给娶回家,这才是重中之重,Do  you    andstand?!”

        李元济看到金元这副严肃得不能再严肃地表情,很是想笑,可一想到自己这一笑过后,丢得很可能是命,就强忍着笑意,点了点头。

        “真漂亮!”换好伴娘礼服的李宝娜这么一推门,看到站在镜子前,身着长裙拖地洁白婚纱的朴冬篱,不由地惊艳出声。李宝娜本身就是见过这件婚纱,没想到这穿到朴冬篱身上,更是美得过分。李宝娜捂着小脸,笑道,“阿元oppa,要是看到小篱姐这么漂亮的样子,非高兴死不可。”

        “在阿元oppa心里,姐姐不管是穿什么,都是最漂亮的。”刘Rachel在一旁,一脸认同地,附和着李宝娜。

        “都别打趣了,我们得抓紧时间,一会儿接新娘的人就要来了。”刘爱仁一挥手,让自己的专业化妆团队进去。刘爱仁自是知晓朴冬篱不怎么爱化妆,可是今天是她一生中最大的日子,说什么也不能听朴冬篱的,她得让她成为这世界上最美的新娘。

        朴冬篱看着镜子里那面如桃花,唇角含笑的女子,竟然有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好像是,那么幸福的人不是她似的。

        “是不是觉得这幸福来得特不真实,有一种不敢相信地感觉?!”宋东葵一进来时,便看到自家妹妹这对着镜子发呆的样子,作为过来人的她,自是知道她在愣些什么。宋东葵笑着走了过去,伸手从背后,环住自家妹妹的脖子,那么亲昵地开口问她。

        “嗯。”朴冬篱愣愣地点了下头,看着镜子里站在自己身后的自家姐姐,迷茫道,“总觉得特不真实,就这么嫁给了自己喜欢的人,这幸福来得,像是做梦一样。”

        “都是这样,我当初穿上这婚纱时,也是这种心情。不是在做梦,是这幸福本来就是你的。”宋东葵笑着安抚自家看起来有些焦躁的妹妹,“知道吗,当初我跟你姐夫结婚的时候,他比我更是不安,一晚上就没睡,生怕自己睡过点了……”

        宋东葵这么一讲李在河当年办过的蠢事,朴冬篱的注意力开始被分散,也不再纠结于这些。刚刚陷入个人世界的朴冬篱,也是这才发现,这房间里,出来她跟自家姐姐,再没其他人。

        “姐,爱仁她们都去哪里了,刚刚不都是还在这里吗,怎么现在都没有人了呢?!”朴冬篱扬起头看正帮她挑首饰的自家姐姐,很是不解地问道。

        “Rachel接了个电话,说是新郎那边已经出发了。爱仁一听就咋咋呼呼地,说什么要设置障碍什么,领着一群人都走了。”宋东葵最终从那些首饰里,挑出那款红宝石项链,拿起,给自家妹妹戴上,“真漂亮!”宋东葵摆正项链的位置,笑着说道。

        那精致,白皙的锁骨,被那青藤样式镶嵌在中央的红宝石项链,映衬的更是美丽,动人。朴冬篱伸手摸了摸脖子上的项链,任凭自家姐姐把同款的耳环给她戴上,朴冬篱这才开口,“是姐姐昨晚,趁我不注意,把这套红宝石首饰,放在我箱子里的吧?!”朴冬篱一开始还没有认出来,可当朴冬篱注意到自家姐姐看向自己还有项链的一副异样地情绪,朴冬篱这才想起她身上戴着的这套首饰,是自家娘亲大人留给自己姐姐的。

        宋东葵听到朴冬篱的话,正给朴冬篱戴耳环的手,这么愣了一下,苦笑着扯了下唇角,她这个妹妹还是这么敏感啊。

        “都说长姐如母,妈妈不在了,你这出嫁,我自是得好好陪送你啊。当然要把最好的给你!没想到当年那个小豆丁,一转眼都长这么大了,要成为别人家的人了,妈妈还有爸爸要是知道,那该有多开心啊……”宋东葵怎么都没有预测道,她是担心朴冬篱会哭才过来的,没想到自己倒是先掉泪了。宋东葵扬了扬头,努力地想要把眼里的眼泪给逼回去。

        “姐……”宋东葵这个样子,勾起了朴冬篱心里对于自家爸爸妈妈的想念,说着就想掉泪。

        “新娘子,可是不许哭啊,一哭就不漂亮了啊。你要是把这妆给哭花了的话,爱仁可是跟你没完啊!”宋东葵一看朴冬篱要哭,心里不由地责骂了自己两句,赶紧把刘爱仁搬出来,“阿篱,笑笑,要记得我们始终都是最爱你的家人,你最坚实地后盾。要是妹夫对你不好的话,告诉我,回头我让你姐夫修理他!”朴冬篱这才破涕为笑,抿着嘴,不住地低头。

        “来,来了……”李宝娜飞快地跑了过来,打断了朴冬篱跟宋东葵姐妹俩的温情聊天氛围,站不直腰,扶着门框气喘吁吁地说道,“阿,阿元oppa,来了,来接小篱姐了!”

        朴冬篱一听李宝娜这话,就激动地站起身来,想要出去。可朴冬篱没想到的是,她这刚站直身子,就被自家姐姐给按住了。朴冬篱一脸疑惑地扭头看向自家姐姐,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知道你想见妹夫,可还得矜持点!”宋东葵看向这女大不中留的自家妹妹,很是无奈地按住她,有点恨铁不成钢地意味稳住她道。

        “对,爱仁姐说了,要稳住小篱姐,不能让她出去,一切听爱仁姐的指令。”完全被刘爱仁给洗脑的李宝娜,快步走了进去,顺手把门给从里面锁了上去,一副信誓旦旦地说道。

        李宝娜越是这么说,朴冬篱就越是担心刘爱仁那爱出幺蛾子的性子,整人手段一把一把的,金元撑不住啊。宋东葵对此倒是,抱着看戏的心态,把自家宝贝妹妹给娶走了,不吃点酷,怎么行啊!

        “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让你们早点来了吗?!”李元济指了指被刘爱仁那整人手段给砸中了,还在做俯卧撑的金元,有点未卜先知意味地炫耀道。

        “要是我没记错的话,比起你当年娶青妍的时候,伴娘那些整人的手段,金元这受得,倒是轻的!”不是朱中元拆李元济的台,实在是当年李元济被整得差不多,快死掉的熊样,到现在他都记得相当清楚。

        朱中元这话一出口,李元济想杀人的心都有。可就在李元济刚想行动,才发现朱中元站得地盘,不是他们新郎这堆的,而且朱中元前面站得那人是,刘爱仁,完全不亚于自家小姨子的小魔女啊。

        李元济这边很是委屈地躲到刘亚仁身后,没办法得罪刘爱仁,倒是可以在她哥哥身上捞回本。可李元济这想掐刘亚仁的手,还没伸出去,金元那边100个俯卧撑已经做好了。

        刘爱仁看向满头大汗,头发有些凌乱,却丝毫不减分的金元,低头看向自己手里的为了整金元而熬了一夜才想出来的考验,想看看金元做到了几项。可刘爱仁这么细细一说,傻掉了,竟然全完了,一项都没剩下,全部通过了!

        混在伴娘群里,本来是想跟刘Rachel说说话的崔英道,这么侧头一看,刘爱仁手里的整人项目,金元竟然全部通过了,不由地撇着嘴,笑出声来,顺口说道,“金元哥,你全部通过了,去接新娘吧!”

        金元听崔英道这么一说,想都没想,就转身向朴冬篱的房间跑去。等刘爱仁反应过来时,哪还有金元的人影啊。

        作者有话要说:这临近过年的,刚参加了一场婚礼,看着新郎被伴娘整的不轻,快要抓狂的样子,就觉得很是好笑,这里就给搬来了。\(^o^)/~

        PS:亲们,新年快乐。祝大家新的一年里,马到成功,马上有钱,马上有对象!╭(╯3╰)╮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614/167183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