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继承者们]优质男配的声控少女 > 第97章 番外·青春散场

第97章 番外·青春散场

        “还记得,当年我们为什么成为朋友吗?!”崔英道悠哉悠哉地晃了晃自己酒杯里的香槟,透过那透明的玻璃杯,看到对面沙发上正玩手机的金叹,忽而来了兴致,跟金叹话说过去的兴致,勾唇,意味深长地问道。

        崔英道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正在低头玩手机的金叹,猛地一愣,迅速地抬头,他原以为崔英道又想找茬呢,可怎么都没想到他看到的是一脸认真地崔英道。金叹关掉自己的手机,抿了抿唇,对上崔英道那满是认真,让他熟悉又陌生的表情,回答道,“记得,一直都记得。”

        “艾莉森没事常叨叨,说什么人以类聚,物以群分。我现在再想起过去的那些事时,忽而发觉我们当年之所以能成为朋友,除了大人们的凑堆,最主要的是我们很像,不管是从性格还是喜好来说,我们都很像,尤其是在看女孩儿的眼光上。”崔英道意味深长地盯着金叹说道。

        可金叹还没有反应,崔英道说就觉得很是好笑地嘟了下嘴,停顿下来,喝了口自己手里香槟,打断开口想要辩驳的金叹,继续说道,“你先别否认啊,我们那么多年的朋友了,虽然是最后闹崩了,对于你那点小心思,我怎么会看不透呢。金叹啊,我过去十几年的人生可是一直在关注,研究你啊。金叹,你喜欢过Rachel吧?!”

        崔英道问金叹是不是喜欢过刘Rachel,这明明是个疑问句,可崔英道却用的很是肯定的语气,让金叹除了想笑之外,还真被崔英道给问住了。可他太了解崔英道那个性子了,咬了下唇,没好气地瞪了一眼崔英道,勾唇嘲讽道,“现在你倒是敏感了,平时总装二,刘Rachel就不会发现你这傻样是装的吗?!”

        “你这是在嫉妒吗?!”崔英道根本就接金叹的话,对于金叹的挑衅,崔英道就当做金叹那是在嫉妒他,得到的却是金叹牌白眼一枚。崔英道根本就不生气,反而乐呵呵地摸着下巴调侃金叹,“承认吧,像我们家Rachel这种又漂亮,又能干还会撒娇的女生,谁不喜欢啊?!承认吧,你,我不生气的。金叹跟我说实话,你要是真的有喜欢过我们家Rachel啊?!”

        金叹被崔英道说的,下意识地顺从了自己的心,可他刚点了下头,就被飞扑过来的崔英道给压住了。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金叹好不容易才把压在他身上,抓着他的衣领不肯撒手的崔英道给拨下去,可一对上崔英道那怒火冲天的眼神,他就瞬间明了,盯着崔英道,自嘲道,“崔英道,敢情你这是在诈我啊!”

        “艾莉森说你喜欢刘Rachel,我还不信,没想到,没想到,你还真……”崔英道气呼呼地白了一眼金叹,没有好气地对金叹说道,“我跟你说啊,刘Rachel是我的,跟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啊,你别动什么歪心思,搂着你的车恩尚离我们远远的,过你们的日子去吧。”

        “我就知道没人提醒你,你哪会看得出来啊!”金叹就那么坐在地上,扭头看向跟小时候一样很是孩子气的崔英道,语气有些怀念以为地说道,“你还跟小时候一样,每每我们同时喜欢上同一样东西,就会跑来威胁我,崔英道,你就这么没自信吗你?!”

        “我那是没自信啊,我是担心你胡搅蛮缠扰了我跟Rachel幸福甜蜜的生活。”崔英道白了一眼貌似有点自恋过分的金叹,很是鄙视地说道,“自恋了吧你,脑袋犯糊了,我们可以重新掰着手算算,只要是我们相中的同一件东西,那东西最后的归属者可不都是我。刘Rachel不是过去我们习惯性要相争的东西,她是我要想要共度一生的人,真的。我们当年没闹崩之前,我就喜欢她了,可没想到她成了你的未婚妻。说实在的,我还真是得感谢你的大脑短路,不然你要是正常了,真察觉到你喜欢刘Rachel那丫头的话,转头正常了,对那丫头好,加上你们本来就订了婚,我哪还有一点神算啊我。不过,你眼光也挺好啊,车恩尚,挺好,挺好,跟你很配,你就跟她好好过日子吧!”

        “崔英道,我怎么听怎么觉得你这是在嘲笑我啊?!”金叹扭头看着崔英道那想笑却强忍着的憋屈样,就知道他找嘲笑自己,想都没想就用胳膊肘捣了一下崔英道,结果一直强忍着的崔英道被金叹打了这么一笑,再也没有忍住,噗嗤一声笑起来,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气得被崔英道当做笑料的金叹又补了两拳。

        “说句实话,我还真喜欢一直抽风犯糊的二货样,我就算什么都不做,那些本该是你的东西,都在一点点的被你给扔掉。金叹呢,你知不知道,有些东西,有些人,你一但放弃了,可就是再没有重来的机会。重点是刘Rachel的性子跟朴冬篱最是相像,都有感情洁癖,你背叛了她一次,她就把你从她的世界里剔除出去,再不给你走进的机会。”崔英道席地而坐,拿起桌上那杯自己喝了一半的香槟,晃了晃,歪着头,看着沉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金叹,笑着说道,“原本我以为我们可以是一辈子的朋友来着……”

        “是你先跟我绝交的。”金叹白了一眼还在说着过去的崔英道,可话虽是怎么说,可当年两人闹成今天这个地步,哪会是崔英道一个人的错啊。

        “金叹,这说话可得凭良心啊。”崔英道对于金叹这听起来是责怪自己的话,怎么听怎么觉得不顺耳,皮笑肉不笑地挑眉问金叹,“你觉得你骗我那么久,还抢了我喜欢的女孩儿,你觉得我还会跟你做朋友吗?!”

        “会!”金叹抿了抿唇,扭头看向笑得一脸嘲讽意味的崔英道,语气很是淡然地说道,“要是我们初识时便告诉你,我这私生子的身份,没有瞒着你,没有在你父母关系破裂的时候,告诉你,你也不会一时气恼说出那要跟我绝交,伤人的话。年少的我们,是真的太年轻了……”

        “年少无知,最伤人。”崔英道这时忽而想起艾莉森那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扭头看了眼今天,有些自嘲地勾唇笑道,“艾莉森说她这辈子最不能原谅的就是,那些仗着年少无知而肆意践踏别人心思的人。咱们俩,可都是犯了她的忌讳。”

        “要不然艾莉森那女人会因为我的一句话,就不冷不热地开始跟我冷战,弄成现在,就连招呼,她都不愿意跟我打,还不如陌生人的局面呢。”提起艾莉森,金叹就有些恼怒现在艾莉森对他的态度。

        “艾莉森虽是恼你为了车恩尚,那脑袋犯糊的二货样,可她还是关心你的,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罢了。”崔英道想起艾莉森那现在被都敏俊重点保护的模样,就想笑,“艾莉森的肚子越来越大,他们家那位教授大人可把她当成个水晶娃娃在照顾着,生怕一个不小心,艾莉森就碎了。也什么都不让她干,就那么好生伺候着,要不然我也不用跟Rachel在这高三,在帝国高中的最后一年,直接转学,去美国啊。”

        崔英道的话,让金叹瞬间愣住了,有些不可置信地迅速转过头,盯着崔英道求证道,“你,你是说,你要去美国?!”

        “嗯。”崔英道不明白金叹为什么反应这么大,点了下头,有些不解地说道,“我跟Rachel一起去,还有尹灿荣跟李宝娜。本来没李宝娜的,可李宝娜那丫头一听尹灿荣要转学,连大学也申请好了,觉得异地恋不靠谱,为了防止尹灿荣被别的女人给抢走了,死活也非得跟过去。不过,你反应这么大,是不是因为我们要去你的流放之地,你心里不舒服啊。因为你是被金叹哥给流放了,我却是去进修去了。”

        金叹推了一把正挤眉弄眼,嘲笑他的崔英道,“你还真是知道怎么戳我伤口深,你就用话挤兑我吧。嘚瑟什么啊,还不是要出去。不过,尹灿荣怎么也去美国啊?!”金叹总觉得尹灿荣这要跟崔英道还有刘Rachel去美国,不单单是去上学这么简单。

        “你嫂子相中他了。”崔英道也不准备瞒金叹什么,就这么简单明了地告诉金叹,“你嫂子跟艾莉森两人都觉得尹灿荣那家伙儿前途不可限量什么的,非要好好培养他。尹灿荣那小子,还真是能混啊,j□j那四个女人没有一个不说他好的。我还真搞不懂她们那是什么眼光……”

        “崔英道,你这是嫉妒,赤.裸.裸.的嫉妒,嫉妒我家灿荣比你帅,比你能干,比你能得姐姐欢心,你就是嫉妒我们家灿荣。”抱着一大推东西回来的李宝娜,正好听到崔英道这抱怨的话,谁能说她们家灿荣的不是啊,这不,就炸毛了。

        对于这么维护自己的自家女友,尹灿荣自是开心得不得了,可作为被李宝娜嘴里嘟囔个不停的崔英道地女朋友,刘Rachel还真是有点听不下去了。可李宝娜那个性子,又不能直说他,刘Rachel只能把让李宝娜住嘴的心思动在尹灿荣身上。尹灿荣哪能收不到刘Rachel那求救的眼神啊,笑着把还想冲过去揍崔英道的李宝娜给拉了回来。

        “你傻啊,不知道李宝娜什么性子,还敢这么编排尹灿荣,要让李宝娜闹起来,还有完没完了啊……”刘Rachel快步走到崔英道面前,蹲下,伸手戳了戳还貌似一脸无辜的崔英道,娇嗔道。

        “我这不是一时兴奋说顺嘴了嘛,谁想到你们会这个时候回来,还正好让李宝娜那丫头听到。”崔英道也觉得自己很是无辜,就这么被李宝娜噼里啪啦地给骂了一顿,崔英道很是委屈的伸手抱住蹲在他面前的刘Rachel,求安慰。

        刘Rachel自是受不了崔英道的撒娇,安抚性地回抱住崔英道,任由崔英道跟个孩子似的埋头于她的脖颈间,乱蹭。从头到尾都被刘Rachel给忽略掉的金叹,还真是受不了自己眼前看到的这一幕。尤其是在看到崔英道那一脸嘚瑟跟炫耀意味地冲他挤眉弄眼,金叹二话不说白了崔英道一眼,就站起身来,转身走人了,眼不见心不烦。崔英道对于金叹这落荒而逃的行为,心底彻底产生一种得胜的心思。是的,他做到了,做到了彻底占全刘Rachel的心思,做到了他跟金叹在一起时,让刘Rachel满眼满心的都是他。

        “傻瓜!”刘Rachel怎么会不知道崔英道的那点小心思,伸手点了下还把头埋在自己脖颈间不肯出来的崔英道,侧头盯着崔英道,娇嗔道,“以后别整那些有的没有的,就你那点小心思,骗得了谁啊你。”

        “媳妇,你就别教训我了,我知道自己错了……”对于制服盛怒中的刘Rachel,崔英道向来都是以撒娇取胜的,而且崔英道都用熟练了。这不,这次,崔英道也没失败,让刘Rachel打了几拳,她就消气了。

        就跟崔英道刚刚告诉自己的那样,这么多年,金叹他也常常再想,他跟崔英道怎么会闹到今天这个地步,当年他们明明是最好的朋友。

        走了两步,金叹驻足,顿了那么一下,慢慢地回头,看着正相拥在一起的两人,一个是自己以为会是一辈子兄弟的男子,一个是自己曾经的未婚妻,那个喜欢过自己,却最终被自己的任性跟年少叛逆无知把她对自己的爱意给消磨殆尽地女孩儿。

        金叹从来都没想过自己会后悔,他现在后悔了,就像是艾莉森说的那样,这人还真是只要失去后才学会后悔,才学会长大啊。最好的朋友,最爱自己的人,他都没了啊。尹灿荣看金叹就这么一直看着窝在沙发上的崔英道跟刘Rachel,不由地双眉紧蹙,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上前,伸手拍了一下金叹的肩膀。

        金叹这一回过头,就看到单手插兜,双眉紧蹙,一副很是不认同表情地冲他摇了摇头的尹灿荣。金叹很是勉强地扯了扯嘴角,示意自己没事,也没有开口搭话,只是那么走了过去。殊不知金叹这一笑,再尹灿荣看来,再没有那么难看的了。

        “这样来说,你们出国的出国,参军的参军,敢情最后留守阵地的人就剩我自己了。”饭桌上,赵明秀听着李宝娜balabalabala地讲着他们的出国计划,整个人都蔫了,兴致不高地,低着头,蔫了吧唧地抱怨道。

        赵明秀这一开口,饭桌上本来很是良好的气氛瞬间冷了下来,一群人都没有再吃饭的胃口,就算是摆在他们眼前的,都是他们最爱吃的,都胃口缺失。

        “赵明秀,你还真是……”离赵明秀最近的李宝娜,放下手里的筷子,就朝赵明秀头上狠狠打了一巴掌。

        “喂,李宝娜,干嘛打我?!”赵明秀捂住头,皱着双眸,怒视着打他的罪魁祸首,要不是有李宝娜旁边坐着尹灿荣,他还真想打回来。可是现在,他只能自认倒霉,捂着头,揉揉。

        “你抱怨什么的,不是还有我吗,谁说留守阵地的人就剩你自己,敢情我在你眼里就不算人呢?!”也继续留在帝国高中上高三的金叹,白了一眼还在怨怨念的赵明秀。

        “这能一样吗,你就在帝国高中又怎样,有了车恩尚的你,一向重色轻友,为了车恩尚连家都可以不要的人,会陪我吗?!”赵明秀听到金叹的话,想都没想这鄙视怨念的话就脱口而出,“这样想想,这最后留守阵地的人除了我,哪还有别人啊。”

        赵明秀自己说完,也意识到自己的话说的有点难听,这饭桌上的气氛再次降到零点一下,众人都低头不语,金叹的表情也变得很是难看。金叹张张嘴想要反驳,可这话,却怎么都说不出来,因为赵明秀说的就是事实啊。

        “明秀啊,这人得慢慢学着长大,没有人会一直陪着你,能一直陪着自己的人只有你自己。明秀啊,你得学着长大啊。”一直在一旁默不作声的李孝信,放下自己一直拿在手里的高脚杯,后仰,背靠椅子,双手抱胸,语气很是沧桑地开口道,“这人生啊,有舍才有得,一直在一起多闷啊,分开才好玩啊,是吧,明秀。”

        “走吧,走吧,你们都走吧……”赵明秀有些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语气很是冲地说道,“你们都走吧,我就不信我一个人混不好,你们这学生会长,隐形腹黑BOSS,老大一个个的都走了,那帝国高中就是我的天下了,走吧,你们都。”

        “青春哪有不散场的啊,散了吧,散了吧……”刘Rachel想起自己最近跟艾莉森看过的那些小说,看着眼前这一幕,也是感慨万千。

        “没散哪有聚啊,我们现在虽说是散了,各奔东西,可这里毕竟是我们的家,我们早晚都是要回来的啊。”尹灿荣看着自家小女友因为这饭桌上越来也是低下的气氛,低着头,都快哭了,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开口把话题给扯开了,“都别低着头不说话了,好好的,都给我好好的,又不是生离死别敢,  把气氛弄得这么僵。”

        尹灿荣这么一说,原本低着头的崔英道他们,抬头看到彼此脸上那蔫了吧唧的表情,都噗嗤一声,呵呵地笑了起来。年轻就是我们的资本,这散了自是会有重聚的一天,就算是伤感,这青春也总是要散场的啊,只要记得我们还是朋友就好。

        散场了,青春散场了,可那段青春,那段我们肆意挥霍,有过欢笑,有过泪水的青春,在我们的记忆力却是那样的鲜活,动人。散了,有什么可怕的,只要记得就好,记得我们终有一日将会重逢。

        作者有话要说:呵呵,O(∩_∩)O~下章给你们上叫兽的番外好不好啊?!╭(╯3╰)╮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614/167183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