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伐清 > 第二十节 困兽

第二十节 困兽

        “要是我也有个锦衣卫千户的身份就好了。”周开荒在心中暗自叹息道,郧阳一战,赵天霸阵斩守将的经过被明军将士津津乐道,周开荒对此非常羡慕:固然对方是西营年轻一代里的佼佼者,可自己也是闯营新秀中出类拔萃的啊。

        现在好不容易周开荒也有了可以相提并论的事迹,却感到自己很难喊出能够和赵天霸类似的豪言:锦衣卫千户那是多响亮的名头!而周开荒之前只是袁宗第手下的一个千总,天下千总这么多,喊出来也没有特别光彩之处。而若是什么都不提只报出名号的话,周开荒觉得大家会认为自己是个无名之辈。

        幸好,周开荒也有赵天霸羡慕的东西。

        “我就是大闹昆明的周开荒!”随着邓名的公开信,周开荒在清廷那边也算榜上有名的通缉犯了。看到清兵已经都逃回了城楼,周开荒双臂高举起手中的旗杆,冲着城楼上大喊道:“谁敢与我一战?”

        “啊!”

        听到对面敌骑兵自称是大闹昆明的周开荒后,周培公周围有好几个人都发出了惊呼,都是汉阳总兵的师爷、幕客之流。昆明大火的消息早就传到湖北,虽然不是人人都记得周开荒这个名字,但是对方既然提到昆明,那定然是火烧昆明中的一个。

        “既然这人是周开荒,”周培公倒是记得这个本家的名字,昆明大火一事在湖广士人中也引起很大震动,无数人都在私下猜测邓名的身份,他对总兵叫道:“那城墙缺口那面旗下的,是不是就是邓名?!”

        汉阳总兵没有时间和周培公探讨谁是防守缺口明军的主将,见手下都已经撤回来,他冷着脸举起手,身后的大批弓箭手立刻开始弯弓搭箭。

        周开荒并没有给对方狙击自己的机会,他以前就参加过多次战斗,最近几个月来更是身经百战,刚才他来回高速移动,停下来的时候也总是和敌兵纠缠在一起。喊完这嗓子后周开荒拨马就走,根本不多做停留,也不管会不会有人回答自己的挑战,不过临走时周开荒还是放声大笑,丢下一句话:“无胆鼠辈!”

        看着那个敌骑飞快地远离而去,高高举起手臂的汉阳总兵又把它缓缓放下,城楼附近的清军弓箭手也都无奈地重新把弓收起。

        “大闹昆明的,是那个邓名吧。”汉阳总兵这才有时间对周围的幕僚们说道,他环顾着身边的人:“邓名的檄文中有刚才这个贼人的名字么?”

        “有!”看到总兵的师爷摇头不知,周培公急忙跳出来炫耀自己的记忆力:“确有此人。”

        城墙的缺口边就有一面飘扬的明军红旗,站在城楼上可以看到那里有一个人在红旗下扶着旗杆,周开荒指着那个旗杆旁模糊的人影,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大帅,火烧昆明的贼首多半就在这里,现在他身边没有多少党羽,大帅可不要让他跑了,拿下此人为平西王雪耻。”

        “本将自当为朝廷分忧。”汉阳总兵口不应心地说道,他觉得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拿人,而是要设法不被人家给拿了。

        从城墙上被赶回来的这些亲兵营的士兵还都惊魂未定,看到周开荒离去后一个个如释重负。看到这些士兵脸上的惊慌和畏惧后,总兵知道一时三刻内这些手下是别想发挥作用了。此时总兵也已经断了从城墙上夺下缺口的念头,那个明军如此勇悍,城墙上又发挥不出人数优势,他并没有继续派手下送死的打算。

        刚才想从城墙攻过去的目的是为了减少伤亡,现在看起来从城墙上进攻的损失可能要比正面进攻还要大,因此总兵立刻放弃了继续进攻城墙找回场子的念头——不但找不回场子,而且还可能丢更大的丑。

        “刚才被那个敌骑占了便宜,是因为没有派出长枪兵。”此时周培公已经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大脑可以迅速地进行思考,想到对面很有可能是让吴三桂吃了大亏的邓名后,周培公就盼着汉阳总兵能够拿下此人。清廷给邓名定下四个前程、五千两赏银的悬赏。作为湖广总督指定的首席军务赞画,周培公觉得前程虽然肯定是总兵的,但大笔的赏银自己可以分到不少,他立刻尽忠职守地开始赞画军务,向总兵提出了一个yin险的建议:“这次大帅让长枪兵上,一定能把他刺杀于马下。”

        “周先生所言极是。”汉阳总兵瞥了胡全才派给自己的首席军师一眼,城墙上不适合长枪兵发挥,所以他才会派出刀盾兵,没想到对方把一匹马运上了城墙,而且还有这么一个骑术过人、武艺高强的战士。但尽管如此,还是不能派大批的长枪兵去进攻城墙,因为除非对方和自己的这个首席军师一样傻,否则绝不会骑马冲着长枪冲过来,而是会下马拿着刀剑过来砍人。

        不过汉阳总兵没有反驳周培公的意思,他估计自己就算说了,多半对方还接着提出类似“可以长枪兵在前,刀盾兵在后掩护”之类的建议;那么自己就只好继续解释:对方可以先砍光了前排的长枪兵,然后再去骑马撞后面的;而且总兵怀疑,就算解释得这么清楚了,对方可能还会继续抬扛,提出更多的建议,比如:“两排长枪,两派刀盾,再两排长枪,再两排刀盾”这样的新战术。

        总之这会是一场看不到尽头的解释工作,对周培公积极赞画军务表达完谢意后,汉阳总兵就飞快地下令,让城下的亲兵营正面进攻缺口。

        这时已经有传令兵跑回来,说缺口附近的明军弓箭厉害,既然知道大闹昆明的那个家伙就在这里,汉阳总兵并不惊奇只是微微点头,表示他知道。

        “快让长枪兵发起进攻吧。”见总兵迟迟没有把城下的长枪兵调上城楼,周培公心急如焚地喊道。

        “嗯,让前面的士兵批双甲,用盾牌护住腿脚。”总兵追加命令道,双重甲加上盾牌,想来足以抵挡弓箭了,即便是威力巨大的铁骨箭也不会造成很大威胁。

        “万万不可!”虽然总兵并没有对自己言听计从,但随着提出越来越多的建议,周培公的热情也被激发出来,而且清兵屡次受到挫折也大大影响了汉阳总兵在周培公心目中的形象,现在他对清军主帅已经远没有战前那么敬重了:“兵贵神速,缺口那里的贼人不多,当轻装上阵,猛冲猛杀把贼人一举打垮。”

        这次汉阳总兵干脆装没听见,轻装的话估计都能被石头砸伤不少,对方人少所以速度不是很重要,关键是要能抵近展开肉搏战。

        为了减少伤亡而且尽快发起有力的攻势,汉阳总兵还下令绕路,让亲兵营先从西南城区摸过去,然后在民房后集合,再直接对缺口发起冲击。

        总兵身后的周培公听得又是跌足叹息:“兵贵神速啊,大帅,这太浪费时间了,大帅,您看过兵书吗?”

        “没看过!”汉阳总兵头也不回,没好气地答道,他现在有了一种把周军师从城楼上扔下去的强烈yu望,需要竭力克制才能不真的付诸行动。

        “怪不得。”背后又传来一声惆怅的哀叹声。

        这时远处的亲兵营好像已经抵达攻击位置,总兵顾不上和首席军师计较,身体紧紧地俯在墙垛上,全神贯注地注视着战场。总兵的幕僚和军官们也人人屏住呼吸,涌到墙边一起向缺口那里望去,众人的动作让周培公也意识到战局已经进入关键时刻,他停止了叽叽喳喳,也踮起脚望着即将发动进攻的亲兵营。

        南城楼是一个很好的观察位置,不仅能够纵观全城,而且具体到缺口攻防战的时候,总兵从这里也可以从战线的侧面看过去,及时掌握进攻的具体情况。大批的清兵走出街道,总兵看到他们结成盾阵,缓缓地向明军那边逼过去。

        ……

        周开荒回来以后,就坐在邓名身后的地上大口地喘息着,刚才虽然战斗的时间不算很长,但是挥舞那根沉重的旗杆让他也感到很辛苦,当战斗的激情开始退去后,周开荒感到全身上下都满是疲惫感。

        从城墙上可以看到有大量清兵绕到了街对面的房屋后,当清兵开始布阵时,周开荒用力地在地上一扶,就站起身打算下城墙。

        “你歇会儿吧,”看到周开荒的动作后,依旧扶着大旗的邓名说道:“豁口那里站不开那么多人。”

        “就是,你也不能什么都抢。”李星汉刚才向邓名请战,如愿以偿地得到了领头把守豁口的任务,那个地方大概也就能并排站下几个人,李星汉走到周开荒面前:“你歇会儿,把你的甲脱下来给我。”

        穿着两层铁甲,李星汉一手持着剑,另一手紧握盾牌,和几个装束差不多的亲卫走到豁口前一字排开。

        看到这几个全身是铁的人后,周围的明军纷纷发出啧啧的称赞声,刚才周开荒回来后守卫豁口的明军都士气大振,觉得既有赵天霸等三个神箭手,又有周开荒这样的军神,一定能击退敌军。虽然周开荒没有上阵,但明军觉得李星汉的装束和赵天霸、周开荒他们差不多,看起来也是军神级的人物。而且这样的人还不止一个,看到李星汉等人已经把最危险的地方堵得严严实实,其他的明军都摩拳擦掌要大干一场。

        ……

        总兵看到从巷口出来之后,很快就有几个清兵倒下,从他所在之处还能看到有股股白烟从明军据守的城墙上升起。

        “竟然还有鸟铳,还不止一杆!”总兵握紧了拳头,在城垛上狠狠地砸了一下,这时其他的人也听到了几乎同时传来的几声火铳响,大家脸上的忧sè更重,双层甲能够防御弓箭,对于三眼铳也有相当的防御能力,但在这种距离上面对鸟铳仍是毫无抵抗能力。

        清军缓缓地推到了缺口前,总兵和他身边的人继续紧张地关注着战事的进展,明军不停地从城头上向缺口前扔下石头,缺口前的清军在战斗……一柱香后,明军依旧在扔石头,清军依旧在缺口前战斗……两柱香……三柱香,战斗的清军还在缺口前,而城墙上的明军也还在扔石头。

        总兵用力地狠狠一拍墙垛,他身边的心腹人人脸sè灰暗。

        “鸣金!”忍无可忍地总兵下达了暂停进攻的命令,他把目光从墙边收回来,又望向城中,城西的城楼上已经升起了明军的红旗,钟楼、鼓楼和北城楼也已经停止了抵抗,控制了这些据点后明军很快就会看清城内的清军部署。

        “跟本将下城。”汉阳总兵下令道,离开城楼后他就会失去对全城形势的及时掌握,不能在第一时间了解明军各处的行动,不过汉阳总兵知道局面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如果冲不下缺口清军就会全军覆灭在城里,所以他决定亲自到一线去指挥。

        “大帅!”见总兵要走,周培公焦急万分地喊道:“速速让长枪兵上城啊,拿下城墙!”

        见周举人还不放弃他用长枪兵冲下城墙的计划,总兵停下脚步,回头反问道:“若是那个敌骑不再骑马,而是带着一群刀盾兵杀过来,如何是好?”

        周培公顿时张口结舌,汉阳总兵看着他的样子摇摇头,不再多说,而是带着亲卫快步下城而去,军队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心情沉重的汉阳总兵不再对周培公感到愤怒。

        总兵走下城楼,带着城楼周围的人马向西面赶去,此时周培公仍在城楼发愣,突然他灵机一动,扑到城墙边冲着汉阳总兵的背影大喊:“大帅,我有一策,可以一排长枪兵、一排刀盾兵,混杂布阵啊。”

        但总兵并没有停留的意思,而是越走越远,周培公以为距离太远对方听不见自己的喊声,急得跳脚,埋怨道:“怎么走得那么快,耳朵还这样不好?”

        抱怨一通之后,周培公也急急忙忙地下城,追着汉阳总兵而去。此时还留在南城城楼上的清兵都是安陆府的士兵,武昌兵尽数跟着总兵向西而去,这些留下的士兵互相看了一会儿,都轻轻地摇了摇头。刚才汉阳总兵临走的时候交代,除了及时通报给他军情外,形势不妙的时候这些守军就退到他身后,等他攻破了缺口一起撤退出城——除了想多带一些人马脱险外,汉阳总兵也希望有安陆兵帮他断后,抵挡城北明军的追击。但这些安陆府的士兵并没有离开城楼的意思,包括镇守城楼的清军军官们,都一动不动地呆在城楼里,默默地看着城内的动静。

        汉阳总兵赶到缺口对面后,亲兵营的游击立刻迎接上来,见到顶头上司后游击就大声叫道:“大帅,不是兄弟们不拼命,实在是打不下来啊。”

        在发起进攻前,游击已经向亲兵营通报过险恶的局势,所有人都知道眼前这个缺口是全军唯一的生路,是逃出钟祥城的最后希望。发起进攻后,亲兵营的清军前赴后继地向城墙攻去,无数清军士兵就跟着队伍站在城墙下,被上头丢下来的石头砸得头破血流也一声不吭,咬着牙硬撑着,每当稍微能向前挪一步就赶快跟上,等着向前迈步的机会。

        无论有多少清兵在后面等待,能够挤到李星汉他们面前的也就是有限的几个清军而已,五根鸟铳的shè速虽然不快,也无法阻止清军拥挤到墙边,但对挤到最前排的清军来说,却是不折不扣的死神。鸟铳手可以在清兵与李星汉他们相持的时候,从容地添药装弹,然后几乎是顶着清军的脑门把他们打死。

        身披双层铁甲的明军,反倒有时间不停地进行着轮换,当面前的清军面带不甘地倒下时,明军就有机会前排换后排,让每个人都有机会休息一下。

        其实进攻没多久后,亲兵营的游击已经感觉这样进攻不行,但全军覆灭就在眼前他只能拼命,寄希望于奇迹出现。在总兵下令鸣金前,游击已经看清这样除了白白让士兵送命毫无益处,但他依旧不肯放弃。

        “守着缺口的那几个明军,一身都是铁,枪扎不穿、刀砍不透、弓shè不入。”亲兵营的游击急得已经快哭出来了。要是时间充裕,还能慢慢磨死这几个铁人,可现在清军最缺的就是时间。为了打通缺口,亲兵营的军官纷纷带头上前,攻打了这么半天,士兵死伤不到一成,可是已经有一半的军官都填进去了。

        刚才总兵过来的时候,看到武昌兵已经是人心惶惶,满城都是厮杀声,士兵们不用登上城楼也能知道大事不妙。而且现在城西、城北和钟、鼓楼上都已经悬挂上了红旗,府衙那边也有火光传来,这些士兵可都能看得清清楚楚,肯定也都知道城池陷落就在眼前了。

        至于汉阳总兵的亲兵营,现在士气也不复刚才的高涨,强攻缺口时士兵们知道不冲出去就是死路一条,虽然在城墙底下不能还手,但也不能打消他们的斗志,而是人人坚持,指望冲下缺口逃出升天,到时候还能杀光城墙上扔石头的明军报仇。

        等退下来后,这些士兵已经意识到他们付出的重大牺牲、忍受的巨大痛苦没有任何收效,明军依旧都好好地站在那里,敌人的阵地依然屹立。在汉阳总兵的周围,好多清兵营的士兵都血流满面,坐在地上自行包扎着伤口,伤兵们不加掩饰地发出大声的呻吟。就算统帅想再发动一场刚才那种自杀攻击,士兵们也无法像刚才那样坚定不移地作战了。

        总兵看了堵着缺口的那些明军铁甲兵一会儿,下令道:“撞他们。”

        “撞?”游击奇怪地问道。

        “是的,他们就是活的城门,对付城门当然要撞的。”总兵下令从民房拆一些房梁下来,然后组织敢死队:“十人一队,每队抱着一根房梁,冲上去撞他们。就是要快!”

        “对,兵贵神速。”急匆匆赶来的周培公听到了总兵的最后一句话,他急忙上来表示赞同:“方才我就说过要轻装上阵,大帅你为何早不听啊。”

        游击愕然地看着周培公,又看了看自己的长官。汉阳总兵背对着周培公,他本来正在挥舞着手臂发号施令,但当身后传来周军师那熟悉的声音后,游击看到总兵的动作嘎然而止,像个石雕般地纹丝不动。

        片刻后,游击看到总兵的手臂开始颤抖,本来张开的手掌也一下子紧攥成拳,同时眉毛也飞快地跳动了两下。

        游击下意识地握住了刀柄,他追随汉阳总兵多年,大帅的这个表情他熟悉得很,每次在出现这种表情之后,大帅再次张口时,吐出的肯定是杀人的命令,十几年来从无一次例外。游击已经做好了准备,只等大帅一张口,他就会大声喊出那声:“喳!”,并把刀向那人的脖子上砍去。

        但万事都有例外,游击看到总兵攥紧的拳头竟然松开了,再次开口时也没有杀人的怒意,而满是无奈之声:“快去拆房梁吧。”

        ……

        房梁才刚拆一根,总兵就听到背后不远处已经传来喊杀声,这声音越来越近,而且好像是向着缺口这里来的。

        很快,部署在北面掩护亲兵营背后的那支武昌绿营的游击送来急报,称贺珍大军杀来,明军攻势十分猛烈,贺珍更亲自在一线督战。绿营游击称他正在拼死抵抗,但手下士兵已经开始逃跑,他要总兵立刻冲下缺口,然后立刻突围,不必再等他和他的绿营了。

        “城外贼人的援军不知道到了没有。”刚才离开城头的时候,总兵注意到本来平静地分布在漫长包围圈上的城外明军也出现调动。已经等不及一切准备完成,总兵盯着对面缺口上的那些铁甲人,对已经拿来房梁的那队兵喝道:“上,撞!”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68/28766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