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伐清 > 第四十节 印象(下)

第四十节 印象(下)

        事情的演变完全出乎袁象的预料,等他和刘晋戈被邓名分开后,脑袋就始终是一片混乱,连后面邓名说了什么,又发生了什么事都没印象了。

        “完了,完了。”欢迎会结束后,袁象失魂落魄地回到了自己的衙门,心里只有这两个字,他的靴子都在斗殴中丢到台下去了,那可是他才做好,一天都没有舍得穿过的上好牛皮靴啊。现在袁象一只脚穿着靴子、一只脚上是部下急中生智送给他的短鞋。

        离开大伯的时候,袁象从来没想到过自己会当官,不过他总听大伯说过,当官重要的就是要喜怒不行于色,要让下面的人和百姓一看就生出敬畏之心来。可后来袁象出乎意料地当上了官,而不像之前他坚信的那样:一辈子都会是个武将。从那个时候七,袁象一直回忆着大伯说过的官员礼仪,出任叙州知府后更是寻找幕僚人才,把那些小地主、富农出身的移民叫来询问他们家乡父母官的做派。

        而今天袁象一时热血上涌,和刘晋戈当众打了个难分难解,算是把以往苦心营造的威严形象都毁了。邓名虽然没有责备什么,但袁象脑袋清醒过来一些后,惭愧得无地自容,余光看到同样站在邓名身后的刘晋戈也和自己一样,耷拉着脑袋,看着地面一声不吭。

        在衙门坐了没多久,突然就有卫兵报告议员来访。和帝国议会的议员一样,叙州的议员们同样都是兼职,其中有商行老板,资历老的农夫,退伍的军官,工人里的讲义气、仗义执言有威信的大哥。和那些并非议员的同行一样,他们主要时间都用来经营着自己的买卖,或是从事本职工作,只有在关乎叙州前途的大事时,不如这次的截留移民行动,他们才会聚集起来商议对策。而在议会召开的时候,自然会有人帮议员老板把买卖经营起来;会有人帮去开会的议员整理农活,而手下的工头去开会的时候,他的同秀才老板也会照常发给工资——这种兼职模式邓名多次有意想改,改得更像他心目中的正轨议会一样,但后来几次邓名又放弃了,因为现在这种模式运转得似乎还可以,也能保证民间的呼声通过议会流向官府,所以邓名就决定保持观察,暂时不进行干涉。

        袁象硬着头皮请几位议员进来,他认为自己今天不但把自己的脸丢光了,而且也是在丢叙州人的脸。

        “袁知府,这是我们送给您的新靴子。”几个议员进来时,为首者还抱着一个大盒子,刚才袁象的靴子从台上飞下去的时候,在场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散会后这几个议员二话不说,就跑去一个皮革老板的店里,把这双最好的靴子给卖了下来。

        最年长的议员即是个退伍军人,又是个叙州治下的富农,他代表众人郑重其事地把靴子捧着递给了袁象:“袁知府,下次还要狠狠地踢他!不要心疼靴子。”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袁象从叙州各行各业收到了大批靴子,所有的议员、无论以前是否和袁象吵过架,或是被袁象用单挑威胁过,这次都无一例外地支持他。

        不过叙州人也知道这次算是丢脸了,作为一府的脸面和叙州的代表,袁知府在众目睽睽之下公然斗殴,恐怕会让新移民们对叙州的官府尊严产生怀疑,认为叙州知府衙门起不到官府应有的作用,知府本人更是靠不住的家伙。

        但即便如此,叙州人还是觉得袁象打得好,不少人都说就算影响了移民定居也该打,刘晋戈跑到叙州的地盘上,冲上叙州人搭建的演讲台上争抢话语权,这时岂能再后退?至少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再说刘晋戈同样丢脸了,就算影响不好也扯平了。

        ……

        黄飞刚的很多朋友都选择留在叙州,他们不愿意继续向前走了,虽然听说成都那里不错,但叙州的环境已经让他们感到满意。

        在向叙州官府报名备案后,这些选择定居叙州的移民就与家人团聚,经过家庭成员的简单商议后从某个来招工的老板那里谋一份差事——帝国议会的法令在成都、叙州、嘉定州等一切邓名控制区都有效,所以这些新移民暂时没有同秀才的身份,更不是退伍军人,不能无偿地获得土地。

        不过大部分人都不太担心,他们不是很清楚帝国议会的法令,只知道很多已经成为富农的人也是两、三年前移民到四川的,既然那么多人都成功了,这些移民认为自己也有很大的机会在数年后获得自己的土地。

        “袁知府是个好官,”等移民团搞清楚那场武斗的前因后果,这句话就在移民中流传起来,为了叙州治下的地主、商人和小民的愿望,在万众之前和刎颈之交大打出手……东南移民做梦也没想到天下居然会有这种官:“等我们将来有了麻烦,他也会为我们挺身而出的吧?不畏惧同僚,不害怕触怒上官。”

        而黄飞刚和另外一些人则决定继续向成都前进,叙州很不错,不过听说成都更繁荣,而且刘晋戈也是一个好官,他为了成都人的愿望跑来叙州砸同僚好友的场子;在那场武斗后,刘晋戈也没有拂袖而去,而是继续呆在叙州,继续协助那些成都人宣传成都的优势:“而且保国公说了迁徙自由,将来若是发现成都不好,我就再回来投奔你们。”

        黄飞刚的朋友们纷纷应是:“好,没问题,那黄大哥就算是我们打个前哨,要是叙州这里不如我们所想,我们就去都府投奔黄大哥。”

        “一言为定!”

        ……

        刘晋戈返回成都后,就去向成都的议会报告,这次成都议会征收了特别税以宣传自己,和叙州争抢移民。这些工作虽然是知府衙门来做,但受到参议院的影响,成都议会和帝国议会一样对刘晋戈相当不友好,总是横挑鼻子竖挑眼,这次展开工作前还有不少人称刘晋戈一定会敷衍了事,浪费了议会特别征收的税金。

        这次刘晋戈的收获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大,直到离开成都前,成都人依旧没有把叙州看成一个值得认真的竞争对手,很多人对它的印象还是两年前的成都分城和产盐基地。而叙州充分利用了地理上的优势,截留了大批的新移民,数目很可能会达到甚至超过四成。

        当心怀忐忑的刘晋戈议员们等待的那件屋时,全体人员都齐刷刷随着那一声“刘知府到”而站起来——在场的人有很多都是帝国议会的议员,对参议院俯首帖耳,也染上了痛骂刘晋戈的习惯。往日刘晋戈来见议员们的时候,这帮人为了表现出鲜明的支持参议院的立场,是从来不会起立欢饮刘知府的。

        起立的议员们还用力地鼓掌,在刘晋戈走向自己的座位时向他发出欢呼声,这些人都已经听说了叙州演讲台上的武斗事件。参议院的青城派和其他派系大佬都是老上司,因为根深蒂固的忠诚链观念,议会议员们对参议员毕恭毕敬,当他们打出批斗刘晋戈的大旗时,这些议员也会义无返顾地站在那面旗帜下。

        不过虽然忠诚链尚在,但往日的恩义到底有多少很难说,毕竟大部分人都是昔日的辅兵,被欺负的时候一点儿也不少。而争取移民关系到成都的繁荣,这里的议员虽然不一定都是商行老板,但也都是各行各业中的带头人,社会地位基本都是中上,刘晋戈的努力与他们的切身利益息息相关。

        像凯旋的英雄一般,刘晋戈在议会受到了最热烈的欢迎,在他向议会报告此行的经过时,一次又一次被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打断,尤其是在他说道拳打袁象的时候,更是曾有五句话被三次掌声连续打断的经历。虽然那场搏斗在被邓名打断前基本是平手,但叙州和成都的议会都认为是自己这边的知府取得了绝对优势。

        “原来争取议会这样容易。”结束了梦幻般的报告会,回到自己的衙门候,刘晋戈发现衙门的士气好像都提高了——这些天来成都一直在议论刘知府为了成都权利挺身而出的英雄事迹,衙门的官吏听了都感到面上加倍光彩——除了身为成都人的一份,还有身为成都衙门公务员的那一份。

        刘体纯一直称呼袁宗第为“老哥哥”,袁象比刘体纯稍微大了一点,所以刘体纯也称呼袁象为老哥哥。

        “我那老哥哥,也是不容易啊。”在夜深人静回味此事的时候,刘晋戈偷偷发出了这样的感慨,当没有了议会的责难声,也听不到他们发出的掌声和欢呼后,刘晋戈又想起了自己和袁象的感情;如果不是耳边总响着议员们的催促声,被压力闹得心情烦躁,刘晋戈不会去叙州挣抢移民,更不会肝火上升,见了袁象就红了眼:“这就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吧?”

        ……

        刘晋戈和袁象的这桩事,被帝国议员格日勒图绘声绘色地报告给了书院祭酒陈佐才,后者并没有显出什么兴趣,反倒鄙夷地评价道:“斯文扫地,他们是保国公的任命的官员,代表着保国公的脸面;保国公是朝廷的勋贵,所以这还事关朝廷的体统……哼,也就是因为保国公极度轻视读书人,才会不重用贤良而提拔这些武夫,现在好了把,不但丢光了自己的脸面,还连累了朝廷的体统,真该弹劾他!”

        移民一事,陈佐才觉得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书院主要针对目标还是孩子。普通同秀才的扫盲工作由亭分批完成,不会都堆到书院本部来。还有一部分学员是商行推荐来学习的优秀员工,这些人一般都经过了商行本身的简单文化培训,当商行没有师资力量继续培训下去的时候,就会送来陈佐才这里,不过知府衙门给的名额有限。

        随着移民到达,书院的压力按说只会更重——陈佐才笃信有教无类,就是孩子增多也要把责任担负起来,大不了就再多兼几个班。随着教学经验越来越丰富,书院也摸索出不少方法来,至少那些原来就会读书给学生听的教授们,都被陈佐才锻炼出来了,就是孩子再多一些,工作压力也远不会向陈佐才刚到成都时那么重。

        “祭酒这话有些不对了。”格日勒图想纠正陈佐才的错误看法。

        “哦?格教授有何高见?”陈佐才哼了一声,一个体育教授居然敢在这种高度的问题上反驳他,让陈佐才感到对方有些自不量力——虽然格日勒图不姓格,但格教授这种称呼已经流传开了,而且也被格日勒图所接收。

        “这次移民中听说有青壮男丁三十万,而亭里就算教他们识字,税收上也还是有的赚的。”作为一个帝国议员,格日勒图已经对政府收支有了一些初步概念:“而且他们的老婆也要做工,还有税可收,更不用说这些货物能够让商行挣钱,还可以抽税……要是能够迁移来三十万壮男、壮女,都府的税收一下子就能增加两成,等他们熟悉环境后还会更多,这就会让都府抽到更多的税。”

        “也就是说,书院能够要到更多的经费?”陈佐才本来对这个事不是很懂,但经不住有格日勒图这么一个帝国议员的体育教授,陈佐才几次三番地打发格日勒图在下体育课后去给书院讨要经费,每次还都认真询问经过结果,所以也很清楚都府的知府衙门和议会基本是按照税收比例拨给教育经费,这个经费大约是税收的二成五,其中包括给各亭的识字经费、各商行自办培训机构的教育补贴,剩下的就都是给书院本部的。

        “是啊。”格日勒图拼命地点头:“要是税收增加两成,给书院的拨款至少也能增加两成,将来还会继续增加,可叙州的袁知府想都截下去,不放百姓到成都来。”

        “这袁象,老夫早就看出来他像个贼,”陈佐才冷笑一声:“刘知府打的好。”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68/36943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