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茶道 > 第66章

第66章

        等到一轮的情|潮过后,苏阳累的已经动都不愿意动了,他和司左煜就这样躺在地上,身下是司左煜的西装外套,而衣服的下头,则是绿幽幽的草地。

        苏阳侧身被司左煜从身后环抱着,蜷缩着身体,正正好的窝在男人的怀里,身体还没有清理,但是苏阳和司左煜两人都不想动,想要把握此刻的温存。

        这样静静的相拥了许久。

        苏阳再次抬头看天的时候,入目的天空已经不复之前的白茫茫,而变得蔚蓝起来。苏阳惊讶的直接翻身坐了起来,腰部传来了一阵酸软,那私密的地方更是直接疼了起来,苏阳倒吸了一口气,腰肢一软,又倒进了司左煜的怀里。

        司左煜看着苏阳的反应,自然的将手附在了他的腰肢上,轻轻的揉了揉,随后疑惑道:“阳阳怎么了,反应怎么那么大啊?”

        苏阳手指头颤抖的指着天空,脸色都有些发白了,“煜,你快看天空!!”这是怎么回事,原本白茫茫的一片怎么会突然之间全部清晰了起来,天空怎么成了跟外头的世界一样的颜色!!

        “怎么了?”司左煜顺着苏阳的手指看过去,随后,表情也随之一变。司左煜是一个善于观察的人,刚才一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已经不动声色的将空间里头的所有特质收入眼底,自然,他也知道,在刚才之前,整个天空,都是白茫茫的,就像是处在一个大雾里头一般。

        而现在就像是雾就那样散开了,露出了里头的天空,他甚至怀疑,是不是待会,太阳就该出现了,虽然这样并不合理。

        “阳阳,为什么,突然天空就变蓝了?”司左煜低头看着怀里头的苏阳,表情很严肃。

        摇了摇头,苏阳自然不知道,天知道他们刚才在做那个不和谐事情的时候,天空还是好好的呢。

        “等下,阳阳你听见了声音了吗?”

        “什么?”苏阳根本没反应过来。

        “风的声音。”

        “真的有!”苏阳瞪大了眼睛,他第一次在空间里头听到除了水流之外的声音,而且还是那种风吹树叶的那种声音,但是,他一眼望去,依旧一望无际的绿草坪,除了那茶园里头的茶树,根本就没有其他树木的存在啊。

        不过,转念一想,似乎茶树也是有叶子的,风吹过也是可以听到声音的……于是苏阳囧囧有神的一张脸,啊喂,他刚才差点就又丢脸了。

        “呵,阳阳,你的空间,似乎‘活’了。”显然,男人已经镇定下来了,他甚至已经有心情开玩笑了,“唔,这空间似乎开始空气流通了,比刚才的感觉好多了。”

        司左煜说这话,一边帮苏阳帮苏阳清理那些东西,窝在男人怀里的苏阳脸红通通的,也不动弹,就任由男人给自己清理,只不过,那通红的脸和耳朵,都反映了他此刻的心情。

        “有吗?”好不容易男人给他清理完了,并且为他穿好了裤子,苏阳听着男人的话,疑惑的转头四周查看了一会儿。

        没看出点什么其他的特别的改变,除了天上白茫茫的一片消失了出现了蔚蓝蔚蓝的天空,有了风之外,似乎一切如常啊。

        “你啊,不细心观察。”戳了戳苏阳的腮帮子,司左煜根本没有任何察觉到自己戳的苏阳脸已经嘟起来了,继续一下一下的戳的正开心。

        “哪里没有认真?这空间我都进来多少次了,根本就没多大变化好嘛,不要说得那么诡异,什么叫做‘活’过来了。”白了司左煜一眼,苏阳排掉了在自己腮帮子上作威作福的手,要不是因为还有些腿软,他绝对离开男人的怀抱,蹦到离他远点的位置。

        “确实是‘活’过来了,不过我的意思是,富有生机了一些。”被排掉的手改成了捏苏阳的鼻头,司左煜继续玩的不亦乐乎。

        “真的吗?”苏阳被司左煜说的,也有些怀疑了。

        毕竟,他其实没那么认真在观察,所以自然有些东西,也可能真的没看出来。

        “是真的,阳阳。”司左煜拉着苏阳的手,扶着他转了个方向,“你看那里,原来也是白茫茫的,而且,你没有发现,之前虽然绿地就是望不到边际,但是现在,似乎可以看到边际线了吗?”

        经过司左煜这么一说,苏阳似乎也觉得有些变化了,他隐隐约约的,似乎真的看到了草地的尽头……长大了嘴巴,他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了。

        这个空间,第一次在他面前,出现了变化。

        苏阳反复思量着,之前他进来出去来来回回不知道多少趟了,但是一次改变都没有,唔,也或许是有所改变但是他没有注意?但是总归而言,这次是因为带了司左煜进来,才会有这么大的变化,这让苏阳不禁疑惑,或许,司左煜跟这个空间,有渊源?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从他重生开始到现在,他已经不在奇怪有什么神奇的时候发生了,毕竟还有什么事情,比死而复生更加神奇?

        所以,苏阳从衣服里拿出了那个小葫芦吊坠,递给了司左煜,“你见过这个吊坠吗?”

        “什么?”从苏阳手里接过坠子,司左煜打量着,反反复复的看了半天,最后,他脸上表情一边,抬头看向了苏阳:“阳阳,这个,你是从哪里来的?”

        虽然已经缺了一个小角,但是没错的,这个吊坠,他曾经在他妈妈哪里看到过,这个吊坠是一对的,一个葫芦嘴偏左一个葫芦嘴偏右,曾经是他妈妈的家传宝贝,而另外一半,现在在他的手里。

        “唔,我捡到的。”看了一眼激动的男人,苏阳道:“而且,这个空间,就藏在这个吊坠里头。”

        但是同时苏阳又疑惑道:“你怎么了?你认识这个吊坠?”

        “阳阳,这是我妈妈的东西,是一对的,另外一半,在我这里。”司左煜拉着苏阳,语气有些激动,这不仅仅是因为找回了自己母亲的东西,还有的是,为了他和苏阳的缘分而感到惊奇。

        就像是注定了一般的,苏阳就是要成为他的媳妇,这不,婆婆的传家物都已经先到了苏阳的手里头了,难道还有比这个更加美好的?

        想着,司左煜一下子抱住了苏阳,楼的紧紧的,嘴上眼梢全部都是笑意,开心的不得了。靠在男人的怀里,苏阳嘴角也在上扬着,所谓的天生的缘分大概就是向他们这样的吧。

        “我们出去吧,我想要洗澡。”脸红红的,苏阳说出了这句话。

        他们刚才做了某种事情,没有洗澡的话苏阳觉得各种诡异,而且他们也在空间里头待得挺久了,外头时间应该过了一两个小时了,再不出去倒是人家找不到他们的话,估计会着急的。

        经过这么一提,司左煜才想起来,他们已经进来很久了,又想起了那些还需要收尾的工作,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看来他又要加紧赶工晚上不能抱着他怀里亲亲的宝贝暖被窝了。

        “阳阳,我们快点出去吧。”扫了一眼茶园里头各式各样哥茶叶,男人说道:“至于这些茶叶,等着老师看了之后,再说吧。”

        苏阳点了点头,随即在心里念了‘出去’,眼前一片白茫之后,他们回到了原来的房间。

        一屁股坐在了床沿上,苏阳表示他现在腰酸腿软那啥也疼,完全就是纵|欲过渡的节奏,扶着自己的腰,于是又想起了自己居然再空间里头同男人各种乱来了,心情极其郁闷的瞪了司左煜一眼,用女王霸气的口吻命令道:“去给我放洗澡水,我要洗澡。”

        秉持着床上王八之气外露下床就成老婆奴的习性,司左煜异常听话的就颠颠的跑进了浴室给苏阳放起了洗澡水,唔,对了,还有工作。

        ——哦,工作那是啥,有老婆重要有老婆软软可爱的好抱可以跟老婆一样的晚上盖上被窝跟他啪啪啪吗?不行啊,不行那就后面战队去!

        于是,等到司左煜又任劳任怨的帮苏阳洗了澡吹了头发,抱着怀里的宝贝出了浴室的时候,时钟已经转到了晚上七点钟了。

        看了看手机,发现十几个未接电话,司左煜将怀里的人放在床上之后,这才拿着手机,去到落地窗的位置回拨回去。

        电话是姚思打的,是通知他,最后的决赛,定在了后天,场地改了地方,改成了中心广场临时搭建的大舞台。

        收了线,司左煜走回床边,揉了一把吹得干干的头发,将刚才姚思告诉他们的事情对苏阳说了。

        果然不出司左煜所料,他的话音一落,苏阳的眼睛就亮了,“所以,我们明天可以回去了?”

        “怎么,跟我呆在一起不好吗?”

        “不是,可是我喜欢住在家里。”脸颊鼓了鼓,苏阳说道。

        比赛的硬性规定参赛选手必须要呆在这个酒店里头,苏阳觉得憋屈极了,他想念他那温馨的小家园啊,还有他可爱的弟弟。所以说,金窝银窝,完全都不如自己的狗窝的,虽然他家不是狗窝,而酒店,也不是金窝银窝。

        “阳阳,什么时候扳过来跟我一起住?”司左煜不经意的问道,手指还在玩弄苏阳软软的头发,低头,看着苏阳。

        “不要,浩浩的学校就在附近。”言外之意就是你那里太远了。

        “那我可不可以住你那?”凑近苏阳,司左煜吧唧一口亲在了苏阳的侧脸颊上。

        “你哪次不是死皮赖脸的我在我家里?”睁着一双好看的眼睛,苏阳双手抱胸反问,眼神微微上挑,自然流露出着淡淡的笑意。

        “那是,你不是我老婆吗?老婆和老公住一起,完全是正常的事情。”厚着脸皮,男人一把抱住了苏阳的腰,将自家宝贝的脑袋按进了自己的怀里,嘴角露出坏坏的笑容,“而且,没我抱着阳阳,阳阳睡得着吗?”

        苏阳的脑袋埋在男人的怀里,嘴角抽了半晌:“…………”

        见怀里的宝贝没有说话,司左煜更加得意洋洋了,“所以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吧,既然阳阳不愿意搬过来跟我住,那我就搬过去吧,反正也不差。”

        苏阳动了动,将自己的脑袋从司左煜的怀里头解放了,面无表情的一张脸,语气很淡的说道:“你该去工作了,十一点没上床你就不要上床睡觉了。”

        说完话,将被子一盖,蒙着脑袋直接将背部对着司左煜了,只不过,用被子蒙住的脸,那嘴角啊,是抑制不住的上扬上扬继续上扬着。

        作者有话要说:我果然是太高估我自己了QAQ

        背法律背的焦头烂额脑袋都大了,然后根本抽不出时间码字儿或者做别的事情,现在还没有全部背下来了(╯‵□′)╯︵┻━┻

        于是,这是一个坏消息,我要告诉你,明天,我停更了……

        QAQ求谅解嗷!!!

        于是,还有一个不算是坏的消息,那就是,13号我回家,估摸着到家会是下午,于是在码字儿一下……

        最后,13号的更新时间调到晚上八点……

        要原谅我嘤嘤嘤!!不然我会撒娇打滚很难过的T^T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685/167295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