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自作自受 > 第4章 生日

第4章 生日

        这天是季钦的生日。

        季钦自然是不会过什么狗屁生日的。

        这种无聊东西还是留给无聊的人。

        ——但是,周醉竟然又来捣乱。

        天知道他从哪知道了这消息。

        一大早上,周醉就拿着一个大盒子兴高采烈地走进了屋子。

        “生日快乐。”

        “……”

        “这是礼物。”周醉说着,就将那个东西递了过来。

        “拿走。”季钦头也不抬。

        “你看看吗。”周醉还挺执着。

        “再说一次,给我拿走。”

        “偏不。”

        季钦终于瞅了周醉一眼。

        知道不打开它周醉不会罢休——他那个人就是想要什么都非得做到,软磨硬泡,死缠烂打,直到对方崩溃为止。

        因为懒得和他浪费时间,季钦三下五除二地扯开包装。

        里面却是几个药盒状的玩意。

        季钦拿起一个瞧了一瞧。

        包装是粉色的,上面缀满花朵图案,充满一种诡异气息。

        那些花朵簇拥着中间的五个大字:“太太口服液。”

        “……”屋内温度立时降到冰点。

        “怎么样?喜欢吗?”

        “你这是个什么意思?”季钦深吸了一口气,强忍住怒气问。

        “哦,”周醉却是毫不在意,“我去药店问了,专家都说,如果暴躁、易怒、倔强、偏执、情绪不稳、反复无常、经常沉默、不爱说话……就喝这个,保证有效。里面放了很多中药,有鉴定证书的,可以宁心安神,很适合你的。我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男版的太太口服液……最后只好买了这个女版的。怎么样?喜欢吗?这可是我精心为你挑选的,里面有我的心意哦。”

        “周醉……”季钦似乎已经听见自己磨牙的声音。

        “在。”

        他想都没想,抄起那盒东西便向周醉猛砸过去,“你给我滚!”

        “哎?”周醉侧身一躲,闪了过去,“你不想要?”

        耳边似乎传来瓶子碎成片片的声音。

        “再说一遍,你给我滚!”

        “好吧。”周醉笑笑,“不喜欢也别生气啊。”

        “……”

        “太可惜了。都是别人一片心意,怎么可以这样糟蹋?”

        季钦干脆将剩下几盒也都扔了过去。

        ……

        ——这件事导致季钦一天心情都不好。

        晚上下班之前,周醉竟然又满面春风地进来了。

        季钦现在还真有点怕他。

        小的时候那种感觉又回来了。

        感觉是在被玩弄似的,好像是他的一件玩具。

        周醉靠在季钦的办公桌上,还是笑眯眯的。

        “晚上干什么去?”周醉问。

        “回家。”季钦冷冰冰地。

        “你父母家?”

        “我自己家。”

        “哦……”周醉又问,“那不是只有一个人?”

        季钦皱了皱眉。

        “怎么庆祝?”

        “嗯?”

        “你的生日。”

        “不庆祝。”

        “真的?”周醉又问,“你该不会……从来都没有庆祝过?”

        这个人怎么管得这么宽?

        季钦的确几乎从来没庆祝过。

        很小的时候似乎是有过。

        但是后来,母亲就出了事,一直都在治病,自然无暇顾及。父亲心情非常不好,就更不会在意,甚至根本不会记得这档子事,所以季钦也就没这习惯。

        后来,到了朋友一起庆祝的年纪了……季钦没有朋友。他始终是独来独往,从小到大,身边竟无一人。不过,季钦也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一切都挺好的。

        完全不会脱出轨道。

        “不要这样啊。”周醉说,“我们两个去过生日?”

        “谁要跟你去过生日?”

        “哦……”

        “我下班了。”虽然工作并没做完,但是季钦实在不想多待,只想赶紧躲开周醉,于是他从周醉身边匆匆挤了过去,便直奔停车场。

        外面竟然下起了雨,虽然不大,但是淅淅沥沥也着实让人厌烦。

        季钦到家开了一罐啤酒,回想自己到底多少岁了。

        概念异常模糊,因为好多年都没人问过。最后用年份减了下生日,才终于确定了。

        原来……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啊。

        他终于忍不住似的想,过去的这些年,是不是失败的?

        他想要回忆自己做过的有意义的事,但一时半会竟然记不起。

        就连儿子,都弄丢了。

        父母呢?不用提。

        弟弟季蒙……作为一个私生儿子,从小被人背后议论,因为母亲不能走到台面上来,他这辈子都没怎么见过他妈。那个女人,本来是很漂亮妩媚,季钦觉得自己父亲对其似乎也有感情,但是家里妻子病着,离婚肯定没有可能,于是一直偷偷摸摸。季蒙的妈多年没有名分,心里其实明白毫无希望,后来连儿子也看不到了,性格渐渐变得自私狭隘,最近几年,她每次见季钦,除了要钱,竟然什么都不问了,季蒙怎样似乎都已毫不关心。

        真是个闹剧啊。

        季钦想,他的周围似乎并没有一个人是幸福快乐的。

        他想尽力改变这些,控制一切,希望都按他的安排进行,仔细计算,理性选择,不要脱出轨迹,不要让人后悔,他很讨厌后悔。

        可是今天在这家里仔细想来,似乎依旧一事无成。这么多年,一模一样,始终无法前进,并没有改变任何事。

        ——好像什么都未做到。

        哪里出了问题了吗?

        季钦喝光一罐啤酒,突然听见门铃声响。

        妈的,是谁?

        过去一看,果然,那个周醉。

        周醉拿着一个蛋糕,满面春风地,绽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嗨!”

        “……”

        “让我进去?”

        “你休想踏进来。”

        “那好吧。”周醉又问,“你出来?”

        “……”

        “否则我就在这不走。”

        “……你多大了?5岁还是6岁?”

        “27啊。”

        “……”

        季钦看着他发梢的雨水,心头一阵莫名烦躁。

        真是……如果周醉在他门口站得病了,周家的人绝对不会不闻不问,到时如何交待?

        于是季钦踏出一步:“你到底要干吗?”

        “给你过第一个生日啊。”

        “我不需要。”

        “我需要啊。”周醉说道,“满足我好不好?”

        “我管你?”

        “那我就在这里等你。”

        “……”

        感觉周醉像个要糖吃的小孩。“就要,就是要,我管你有没有,反正我要吃糖”的这个感觉。

        “随便。”季钦说,“这是你的自由。”

        然后季钦立刻转身回屋,再也没有向后望上一眼。

        ——过了一阵,季钦走到窗口。

        周醉竟然还在那里。

        肩膀已经完全湿了,发梢一直有水滴下,眼神好像有点迷离。

        “……周醉。”季钦说道,“也许你觉得我不会让你在这里淋雨生病,因为你是周郁的儿子。但是你的父亲让你来这锻炼能力,我没义务满足你的其他要求,你没办法利用这个来威胁我。”

        “我知道啊。”周醉笑道,“我不会把责任给推到你身上。我就说,是我想给季钦过个生日,请他一起用一顿餐。小的时候是好朋友,我就以为现在也是,他说他没过过生日,我就想要给他过个……还有,我想以后会有很多业务往来,所以应该趁这机会加深联系。去了公司那么久了,都没机会好好聊聊,如果这次他不同意,以后就更不可能了……可是季钦拒绝了我。我想要再努力一下,就一直追着到了他家门口,淋着雨水站在外面喊他开门,但他让我走开,说他只是受人所托让我去他公司工作,没有义务跟我吃饭,然后我就和他争辩,淋雨时间太长,所以我就病了……一切都是我一厢情愿的,和季钦完全没关系。”

        “……你!”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779/167431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