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自作自受 > 第40章 表白(下)

第40章 表白(下)

        冷不丁听见另外一个人说出“喜欢”这个词,季钦一瞬间甚至有一种荒诞的感觉。

        他从没想过能这么一个词的使用对象会是他自己。

        季钦不觉得他有什么值得“喜欢”的。他很清楚,自己是个遭人恨、遭人厌的,一直都是。来自于下属员工、合作企业、竞争对手等等极端的负面评价他已经听得太多,以至于根本不在乎。就连只有一面之缘的人,都从没有哪个对他有过好的印象。父亲、母亲、弟弟,似乎谁都和他不亲。甚至他的儿子,最开始还非常怕他,现在虽然好了很多,却也没有特别亲近。

        季钦也很清楚自己并不让人待见。他的确不知道如何才能融入别人,让他违背本意伪装出热情或者的样子,他又本能地做不到。季钦感到很难去讨好谁,因为他并不需要,他衣食无忧,没什么是他想要却没有的。既然不需要,为何要做那种事情?

        偶尔,他会感到有些落寞。这时季钦便会告诉他自己,把自己的事情做明白就完全足够了,根本不需要在意任何人。人与人之间,总是两片浮萍偶尔相聚而已,别人的想法根本不重要。人来人往,哪有一种感情是绝对不会结束或者变淡的呢,那简直就像早就注定的结局……多少人前一秒还如胶似漆,后一秒就分道扬镳,所以,哪有那么多时间可以浪费在没有意思的事情上?那样简直就是挥霍生命。季钦知道总归有人不是这样,但他并不觉得这种小概率的事件会发生在他的身上,毕竟,他就是这样的,就连与家人的关系都是一团糟,别的人就更加不可能了。对他来说,大概,只有儿子是不同的。

        虽然,有的时候季钦也会觉得“喜欢”这种东西挺难捉摸。季蒙爱的那个律师,在他看来无比令人憎恶,大部分的时候谁都不理,偶尔开始就让人有痛骂其一顿的冲动。这种人为什么都有人喜欢他,而且还是季蒙,季钦想不明白。不过,可以确定的是,那个律师是个幸运的人。季钦并不认为自己身上会发生相似的事,那种好运不是人人都可以有,而且,他也根本就无所谓。

        再说,周醉说出的话,他一向都不信。

        “别拿我开玩笑。”

        “我没有啊。”周醉又露出一脸的委屈。这幅样子还真的很能迷惑人,不过,季钦早就已经免疫。

        “没有?”

        “当然,我是很认真的啊。”

        季钦哼了一声:“那是说说,喜欢什么?”

        “……嗯?”

        周醉似乎有些楞了。

        “说不出来?”不知为何,季钦心情开始莫名烦躁。

        本来还并不百分之百地确定,现在季钦终于可以不再怀疑周醉实在胡扯这件事了。

        如果刚才那番表白是真实的,怎么可能连这问题都答不上来?

        “……睡吧。”季钦闭上眼睛。

        “……不。”周醉很执拗地又贴上来,“你让我想一下。”

        “不用了。”季钦觉得自己有一些累,“……我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别勉强了。”

        “你别这样……”

        “没有。”季钦语气没有起伏,“我只是很正常地叙述而已。”

        周醉想了想:“我明白你的意思……你很不招人喜欢这一点,我倒是没法反驳你……”

        “……”

        “可是,即使这样,我还是觉得很可爱。”

        ……可爱?

        那边周醉又说:“对我来说倒是好事,因为我一个情敌都没有。”

        “……”

        “总有一天你会相信的。”

        “……我不需要。”

        周醉叹了口气:“虽然这样可以省去很多乱七八糟的事……但是也会错过很多东西的啊。”

        结果季钦还是那句:“我不需要。”

        周醉还想再说什么,却被季钦给打断了:“困了,睡吧。”

        “哦……”

        季钦不知道周醉又在弄些什么游戏。

        这人花样太多,季钦现在早已懒得费心思去猜。

        周醉说喜欢他,季钦是不信的。

        在他看来,周醉不仅刚才是在胡扯,前些天几次谈及他心里有一个很喜欢的人,也都是乱诌的。

        其实,严格说来,季钦倒也不是多么不相信周醉,毕竟,周醉虽然满嘴慢火车,但也不是完全没有说实话的时候。

        他是不相信他自己。

        不相信他自己有什么值得周醉去喜欢的。

        ……

        ——幸好,这次表白之后,周醉便没有再提过这件事了。

        一切似乎都和从前一样。

        只是,偶尔,去接鑫鑫并且碰见那个堂姐的时候,周醉会做些多余的事。

        比如,一手抱起鑫鑫,另一只手极其自然地向季钦伸过去。

        周醉第一次这样做的时候,季钦还楞了一下,不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

        想了一下,他才反应过来,周醉是要自己过去牵他的手。

        过去,季钦从来没有主动做过什么。

        都是周醉一个人在那演戏,季钦做的全部事情就是忍耐。

        不过前几天周醉又请求季钦稍微配合一下,不要一直僵着不动,而是应该说些恋人会说的话、做些恋人会做的事,否则看着很假,不自然,他的堂姐很精,会看出破绽的,这也是为了早点结束好从这个角色里面抽身。

        于是季钦盯着周醉的手看了半天,放佛要将其烧出一个洞来。

        但是最后,季钦终于还是信守了自己当初的承诺,没有当地发作,而是稍微抬了下手,然后,立刻就被紧紧地握住了。

        从这天开始,周醉就很喜欢做同样的事。

        作者有话要说:俺知道消失了很久了……会尽量快更的  >_<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779/167431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