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痞子受遇上退伍兵 > 第002章 偷钱

第002章 偷钱

        一上午,凌嘉诺都在发呆中度过。唐文杰冰箱里除了啤酒就是泡面,连矿泉水都没有一瓶,他从昨天晚上开始,就一口水都没喝了,所以,今天连去厕所放水都免了。

        看着拿了碗筷勺子陆陆续续去食堂吃饭的同学,凌嘉诺转头又看了一眼对面的办公楼。他挑食的厉害,从来不在学校食堂吃午饭,以前凌云天会惯着他,从家里做了便当带到学校,中午放进微波炉里热一热就可以吃了,他喜欢吃凌云天做的饭。

        唐文杰说他有病,劝他去看心理医生。凌嘉诺知道自己没病,他只是真的舍不得凌云天,他也不想接受从此以后都不再有凌云天陪伴的生活。

        哪怕知道自欺欺人,哪怕唐文杰说他恋父……

        早上跟乔老头顶嘴,中午他就被班主任请到了办公室,那一套苦口婆心,哭腔抹泪,让凌嘉诺一度都在怀疑他是不是在陪乔老头排演琼瑶电视剧?

        再回教室,桌子上同往常一样,多了一盒牛奶,一个面包。凌嘉诺垂下眼,走过去拿起牛奶、面包拎到教室角落的垃圾桶旁边,抬手丢了进去。

        高三的学生,总是学校里最赶急的身影了,上学、放学都是一派紧凑的节奏,当然,他凌嘉诺是除外的。他等教室里人走的差不多了,才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凌嘉诺,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你知不知道浪费是可耻的啊?为什么把我给你的面包牛奶扔了?”

        带着点怒气的清亮音色,一开口便是吸引了不少目光。凌嘉诺却是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直接无视了那两条横在眼前的圆润紧绷的牛仔裤腿,自顾自的穿溜冰鞋。

        汪晓婷,一班之长,一校之花,父亲是学校的教导主任,母亲是一名白衣天使,家室不算显赫,却也是富裕非常的。从小学习钢琴、跳舞,资质又好,一直都是左邻右舍口中乖巧懂事的小才女。

        在学校,汪晓婷的人气堪比她的才气,异性缘也一直跟她的学习成绩一样,鹤立于莘莘学子之颠,俯览于群校之首。她在学校里的追求者甚多,作为学生会的会长,只要是她带头举办的活动,不仅参与者满棚,就连酱油党排队也得绕几轮S出来。

        所以这会儿,她一出现,周围原本麻木不仁的莘莘学子就像被光明神殿的神圣法师群发了一个大复活术,全都原地复活了还是无疲劳满血状态。宅在书中又处在荷尔蒙过剩性生理需求蠢蠢欲动年纪的diao丝最兴奋的莫过于见到女神亲临了。

        反之,最痛苦的莫过于见到女神倒贴了……

        汪晓婷咬着嘴唇努力憋住眼泪,委屈异常地盯着蹲在地上的凌嘉诺,没僵持一会儿,却是先闷着鼻音哀求道“凌嘉诺,你胃不好,不喜欢吃面包,喝牛奶的话,从明天开始我给你带便当好吗?”

        站起身来,滑轮滚动,绕过身前的倾城,凌嘉诺头也不回的朝着校门口奔去,留下心碎了一地的汪晓婷跟一群嫉妒鬼火熊熊燃烧、咒骂声讨不断的惜花使者。

        “哟,这不是咱们的校花汪大美女吗?啧啧……天天赶着倒贴到还真是痴情呢,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哦。”鼻子上挂了一个银环,两只耳朵一边四颗骷髅头,闪瞎了一众狗眼,赵蕊珊顶着一头爆炸式的枯草,面如春风的走了过来。

        那发爹的声音,顿时让汪晓婷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她黯然地看了一眼凌嘉诺消失的地方,再回头已经是扬起了笑脸,瞬间的明艳让花坛里的娇嫩都失了色彩,“赶着倒贴那也总比有些人强吧,都被甩了还跟牛皮膏药一样,整天在嘉诺面前要死要活的……赵蕊珊,你已经是出局者了,所以,再痴心妄想,嘉诺他也不会看你一眼的!”

        说完,汪晓婷也不等赵蕊珊反应,柔顺的长发甩到背后,优雅地转身离开。

        赵蕊珊一张脸被气的红一阵白一阵,盯着汪晓婷的那双眼睛里尽是恶毒跟恨意。

        “看什么看?”看周围的人拿各种异样目光看自己,赵蕊珊怒吼了一声,踩着高跟鞋扭了屁股落荒而逃了。

        ……

        脚下滑出个漂亮的弧形,脚尖触拢,单排轮稳稳当当地停在马路边上。凌嘉诺看着才变红了的路灯,兜了个弯儿滑进一家百货商场里。

        在食品架上拿了一个面包,一盒牛奶,跟白天丢掉的一样牌子。凌嘉诺又在货架之间穿梭了一会儿,等高档烟酒区的男人一走,他才滑了上去。

        前面的过道里,两架推推车碰到一起,凌嘉诺从火红的头发底下抬了抬眼睛,突然一个加速,在男人腰间摸了一把,险之又险的拌在了推车上,顺势往前跌了两步,在一群大婶七嘴八舌的数落声中狼狈逃走了。

        收银台,凌嘉诺挑了挑眉,看着挺有料的一个人,怎么钱包这么小白?两根手指捻着数了数,7张100元的,3张50元的,1张20元的,还有1元的…18张,一共888元。

        好数字还挺吉利。抽了一张20的,还被找回了6元5角,凌嘉诺把零钱放好,回头见男人拎着酒瓶子正朝这边过来,他抽出里面的身份证放在收银台上,不着痕迹地收起皮夹子,拿起面包啃了一口,滑轮咕噜一声,出了商场。

        米彦辰把手里的酒放到收银台上,低头时却愣了一下,他面无表情地拿回自己的身份证,对着正在扫条码的工作人员说了句“不要了”  ,抬脚就出了商场。

        司机小刘看他空着手上车,疑惑的问道“米队,你不是说给团长买酒吗?”

        “算了,团长不喜欢这调调,我要是买了,估计他就得晾我站三个小时的军姿了。”米彦辰笑笑了应道。

        小刘恍然,随即深感有理的点了点头,“那我们现在是直接去团长家吗?”

        “嗯”

        车子开过高架桥,下到闹市街,米彦辰突然看见了街边被人群围着的那一头火红,“小刘,靠到边上去。”

        凌嘉诺跟着街边卖唱艺人弹奏,脚下频频律动,鞋尖并拢,360度环胸旋转,停下来的瞬间又突然一个单手撑地,两腿跟着节奏,在空中互踩了几步,随着艺人拨弄出结尾的颤弦音,干脆、漂亮地起身。

        周围的人群里,掌声噼里啪啦的响起……

        嘴角牵出一丝骄傲的弧度,微扬起头,火红色的长发底下,凌嘉诺光洁的额头露了出来,他一双眼睛里闪耀着的全是浪荡不羁。

        卖唱的男人放下吉他,朝凌嘉诺竖了竖大拇指,少年动感的舞姿连他都忍不住心血澎湃了起来。

        凌嘉诺回以一笑,掏出皮夹子抽出5张100的红票子放进他面前的鞋盒子里,然后一个后蹬地,眨眼便滑进了人群里。

        米彦辰盯着那盒子里500块钱,垂在两边的双手不觉握成了拳头。他抬起头,看着已经溜远了的凌嘉诺,那一头火红色的头发却早已融入了人海。

        不过,刚才惊鸿的那一瞥,那张脸,长得倒是干净!

        卖唱男手指颤抖收起那些钱,眼角有些湿润,他自嘲地笑笑,将凌嘉诺给的那500元单独收了起来,放进外套里面的口袋中。

        米彦辰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转身回到车上。

        收敛住气息,直挺挺地站在这间书香味儿盛浓的客厅里,米彦辰觉的他下次再出门一定要先看黄历。先是被人无声无息的摸走了钱包,后面那个小偷竟然还拿他的钱打赏卖唱的艺人,完了他现在还被凉在客厅里罚站军姿。

        离开部队大半年了,突然这么站一次,米彦辰还真觉的肌肉有点僵,他盯着墙壁上的八骏图看了一会儿,实在是找不事情到打发时间了,只好又开始想那个偷他钱包的男人,确切的说,应该是少年,那张脸看上去还有些跋扈的稚气。

        米彦辰平时少有对什么人上心的,或许是那少年张扬的头发太过醒目,又或许是他明明偷了他的钱却大方的把钱给了别人,总之,从刚才起,他的脑子里就一直挥不去那团惹眼的火红色。

        “哼!米队长真是出息了,站个军姿也能神游到外太空去。”

        中气十足的声音,带着威严的怒气,米彦辰惊了下,又立马淡定了,继续面无表情的又盯着眼前的八骏图看,连一丝余光都没留旁边穿着军装的中年男人。

        “稍息!立正!……敬礼!”

        一个口令一个动作,到最后一个敬礼,米彦辰动了动手指却没抬起手。

        张国强看着自己这个曾经的部下,整个华南军区全能作战能力最杰出的兵,心里无奈跟苦涩齐齐淌过。虽然已经知道答案了,但是,他还是忍不住问道“这都大半年了,你的伤也好了,打算什么时候回部队?”

        米彦辰的面上,有一瞬间的僵硬,下一刻,又归于木讷。“回张团长的话,米彦辰已经转业了……以后,只有开旅馆的米彦辰了,再也不会有神枪连的米彦辰了。”

        “混账话!”张国强怒喝,见米彦辰不看他,气得一把拽过他身子,对着那双深邃的眼睛质问道“你18岁进部队,当兵5年,你身上流淌着的哪一滴血没有烙印上了军队两个字?在部队,你可以造就出一段传奇,也可以培育出更多的传奇,开旅馆,开旅馆你他妈能干什么?”

        “我能养活一个寡妇,三个孩子。”坚定有力的声音,如同他第一天穿上绿军装,站在国旗底下宣誓一般,庄严又神圣。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888/167574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