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痞子受遇上退伍兵 > 第003章 发泄

第003章 发泄

        凌嘉诺回家的时候的,天都快黑了。他刚打开门,就见鞋柜上多了一双男人的鞋子,目测,43码。关上门,走进客厅,卧室里不和谐的声音传出,凌嘉诺僵着腮帮子,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坐到沙发上喝了起来。

        “喔~~嚯嚯!作死啊,你个死鬼,痒死了,快点啦,一会儿,那个小混蛋回来……啊!好舒服,好喜欢,呜呜……好哥哥,我,好喜欢,喜欢你啊!啊!!!”

        “嘿,喜欢我什么?你是喜欢我干|你吧?”

        冰冻过的啤酒冲进喉咙里,发炎的嗓子有些刺痛。凌嘉诺仰着头,喉结咕噜噜滚动,因为喝得太急,淡黄色的液体沿着嘴角溢出,顺着颈脖流进胸膛,瞬间,冰凉渗透,寒意直达心底。

        “啊!!!好深!好大!”

        “嘿嘿,你个浪|骚玩意儿,说,我跟你死了的男人比,谁厉害?”

        “呜呜,不要,不要停,你厉害,好哥哥你最厉害了。”

        卧室里的战斗正值酣畅,凌嘉诺那双如漆如墨的眸子里情绪纷杂轮换,等最后一滴液体滑进喉咙,身上阴暗又潮湿的戾气彻底喷出,这个该死的贱女人……

        厨房里,凌嘉诺每次进去,总是能感觉到凌云天的味道,穿着围裙掌着勺的凌云天的味道。印象里,小时候,凌云天做饭,他都会在一边站着,一只手抓着凌云天的裤腿,仰着脑袋,可怜兮兮地望着凌云天。每当这个时候,凌云天总会用筷子夹一小片肉放进他嘴里,笑的一脸宠溺。

        “啊!好棒,哦!啊……”

        尖锐刺耳地浪|叫开始变得嘶哑破碎,层层叠叠无孔不入地穿进耳膜,直把那些记忆里的温馨片段捣了个粉碎,凌嘉诺厌恶地皱起眉,眼里血腥闪过。

        伸手扭开煤气灶的开关,顺手关上窗户,狭小的厨房里,没一会儿就充斥满了浓烈的煤气味儿。他那头火红微微低垂着,被遮掩住的大半张脸上突兀的狰狞攀爬而出,那股子疯狂的恨意,像是要豁出去全部将一切丑恶统统拉下地狱一般。

        “嗤……”凌嘉诺懒散的靠在门边,点燃一根香烟,放进嘴里狠吸了两口,他薄削的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容,曲指一弹,那半截燃着的香烟刚好落到煤气灶旁边的案台上,红星闪闪忽明忽暗,一缕青烟飘出,羸弱虚渺却暗流涌动。

        关上厨房门,收起记忆里的凌云天,凌嘉诺内心的色彩瞬间成了灰白,他残忍地将嘴唇拉出一抹弧度,给冷酷的淡粉色增添出几许薄凉。

        “啪!蛤蛤…叫啊,接着叫,给老…子叫大声一点!”

        “啊!呜呜,我不行了,要…出来了…啊!!!”

        驱除掉脑子里那一幕幕白花的肉肘,凌嘉诺面无表情地转身出了家门,他把房门锁死,又将铁栏门用铁链拴上,挂上掉锁,彻底将卧室里那一声声无知泯灭地喘息声隔绝开来。

        脚下轮子滑动的瞬间,那被刻意遗忘在厨房案台上的半截香烟越发缭绕惑人了……

        ————————————————————

        “灿哥,你好多天没来找阿轩了,是不是都把阿轩忘了啊?”  娇滴滴的美音,俊俏的脸蛋儿,阿轩一身紧致的黑色蕾丝罩衫,勒出柔软无骨的小蛮腰,镂空间,胸前的两点隐约可见。他一屁股挤进沙发里,把大半个身子都靠在男人身上,捏了兰花指嗔怪地点着男人结实的胸膛,媚眼如丝,秋波连连。

        王灿放下手里的酒杯,一双手将他搂进怀里,手掌顺势而下,在他屁股上抓了两把,啃着他小绒毛毛的耳朵,吐着男人味儿的气息道“你个小妖精?灿哥就是忘了谁也忘不了你啊?今晚上跟灿哥怎样?你那张小嘴儿,灿哥可是想得紧呢。”

        暗含挑逗的情话,阿轩却是乐得被占便宜,他眼里*盛浓,脸上却是明艳动人,配着那对狭长的眼线,森绿色里透着股子狐媚劲儿,“好啊,正好阿轩新学了一段吹箫曲儿,让灿哥尝尝鲜。”

        王灿下腹一热,眼里迸出光彩,他将搁在阿轩屁股下的手,隔着裤子戳进缝隙里,用力的指了指道“上面的小嘴儿能吹箫,下面的小嘴儿能干嘛?”

        “能给灿哥cao呗!”翻出个白眼儿,脆生生的得瑟。周围起哄的人群开始七嘴八舌地调笑。

        “哟,阿轩这是认真了啊,认了死理儿要把持住灿哥了啊?”

        “我要爆料,我要爆料。咱们轩轩可是足足买了一个月的香蕉、黄瓜苦练口技的,灿哥,你可要好好享受哦。”

        “滚,一个个没大没小的,你们灿哥的玩笑也是能随便开的?皮痒痒了啊?”笑骂了一句,王灿突然瞥见从楼上下来的人,他收起轻佻,推开阿轩站了起来,“杰哥,来了?”

        “嗯”反手脱掉身上的夹克随意丢到沙发靠背上搭着,唐文杰坐下抬头瞟了一眼舞台上。淡淡的血腥味儿从他身上飘散出来,阿轩将身子更往王灿怀里挤了挤,小声问候了句“杰哥好”。

        唐文杰没搭理,王灿安抚性的拍了拍阿轩然后试探着问道“杰哥,要不要叫小雨过来陪你?”

        目光在场子里扫了一圈,唐文杰舔了舔嘴唇点头表示默许,他眯了眯眼心底冷笑不止,就一会儿工夫,他已经看到有好几个男人在盯着台上大秀舞姿的凌嘉诺看。

        凌嘉诺穿了一件长款的白色风衣,笼罩在里面的身子看上去很是消瘦。他两手展开,回笼抱胸,单脚勾住一边的钢管,仰头激昂地嘶吼。那朝后弯曲折成棉被的腰肢,柔软的像是没长骨头一般,明明妖魅惑人,可那张脸蛋却是太过冰艳,连眼神都是冷厉无情的。

        “杰哥好”出神间,一个带着幽香的身子贴着手臂坐了下来。唐文杰斜眼瞧了下,伸手将靠得不牢实的男孩子揽进怀里,温柔地夸道“小雨又漂亮了。”

        男孩儿有些害羞,脸蛋红扑扑的很是可爱,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半是怯懦半是兴奋。

        凑鼻子过去嗅了嗅,唐文杰着迷地闭眼沉沦“小雨今天真香,这是倩女幽魂的味道吧。”

        脸上的娇羞僵住,男孩儿眼里惧意闪过,连忙缩到地上跪着,慌张地解释道“对不起杰哥,我,我这就去洗掉。”

        台上的凌嘉诺甩掉风衣,扯掉衬衣最上面的几个纽扣,口哨声中,他黑色的衣领大开,露出漂亮白皙的锁骨,在闪烁的灯光下,同时被几道如狼的幽光锁定住。

        唐文杰朝着那几个角落瞥去,又收回眼摸着下巴看台上情绪很是不对的凌嘉诺,好一会儿才拉起地上冷汗淋淋的男孩儿哄道,“唔,不用,杰哥就喜欢你香香的,小雨,今晚上跟杰哥好不好啊?”

        “好”松了一口气,男孩儿原本惊惧的瞳孔里迸发出兴奋的光彩,只是他心里的忐忑让他更下小心翼翼起来。

        “来,坐上来。”唐文杰像是玩心大起一般,将他叫到腿上坐着,撩起他衣服,双手在他胸前揉捏了起来。

        “唔……”触电般的酥麻从乳|头上窜起,男孩儿身子立刻软了几分。

        凌嘉诺从舞台上下来,瞟了一眼坐在角落里玩男人的唐文杰,直径走到吧台边坐下,“阿三,给我一杯水。”

        “今天怎么不喝酒?”阿三从盘子里翻过一个玻璃杯子,转身倒了一杯水递过去。

        温热的液体下肚,凌嘉诺身上的疲惫顿时去了大半,他善意地朝阿三笑笑,“这个就好,一会儿估计有活干。”

        一听干活,阿三识趣地闭了嘴,凌嘉诺偶尔帮着唐文杰干活他是知道的,至于干什么活就不是他可以知道的了。见正朝这边过来的走男人,他低头装作整理吧台,小声冲凌嘉诺提醒道“你小心点,濑七过来了。”

        凌嘉诺没回头,动了动手指,示意他离开,然后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杯子里的水。

        “Lose的一弟果然名不虚传,嘉诺,你舞跳得越来越好了,人,也是越来越性感了。”濑七的左脸上有十来个浅坑,一说话,半边皮肉挤压拉扯成扭曲,看上去渗人得紧。他凑过脑袋在凌嘉诺耳边调戏了一句,舌头也趁势伸出,在凌嘉诺隐于头发底下的耳垂上添了一记。

        Lose有一哥一弟,其中一哥指的是Lose的后台老板唐文杰。唐文杰在道上有点小名气,手下有百十来个兄弟。作为老大,底下的人都称他杰哥。而凌嘉诺是从两年前开始出入Lose的,虽然并未加入唐文杰的帮派,可也早被打上了唐文杰的标签了,因为唐文杰额外关照他,渐渐的大家就都当他是唐文杰的弟弟来看了。

        凌嘉诺以前学过拉丁蕾舞,到了Lose之后,他开始跳艳舞,久而久之倒是吸引了不少窥视,可他像是不知觉一般,从来不会收敛。好在,Lose是唐文杰的地盘,而总所周知他是唐文杰的人,所以,这两年打他主意的人虽多,却也没见真有人敢动他。

        不紧不慢的又喝了两口水,凌嘉诺才将杯子放到吧台上,他偏过脑袋,眼神在濑七坑洼的脸上掠过,停在那双写满了欲|望的眸子上,“七哥好兴致,自家的场子不玩,跑到杰哥的场子来照拂生意。”

        没有被拒绝,濑七心里有些蠢蠢欲动,他追着凌嘉诺的脑袋过去,一口将那只耳朵连着发丝含进嘴里,踹着粗气开始允吸吞咽。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这只明明有着锋利爪子的小猫今天会这般温顺,不过,他眼馋这身衣衫下面的身子已久,哪还在乎那么多。

        凌嘉诺面无表情地坐着,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七哥真是好兴致,自家场子不玩儿,跑到小弟的场子来照拂生意了。”唐文杰带着王灿过来,一双眼里尽是冰冷,他瞟了一眼低头不语的凌嘉诺,心里怒意盎然。

        松口嘴,濑七眼里凶光闪过,转身的时候,已是皮笑肉不笑地讽道“杰哥客气了,Lose的一哥一弟果然名不虚传,连打招呼的话语都是一模一样的。”

        凌嘉诺动了动眼皮依然没有抬头,唐文杰看了他一眼,突然开口笑道“七哥才真是客气了,今晚,文杰还要带嘉诺去见德叔,就先失陪了。阿灿,七哥可是贵客,你可要好好招待。”说完,他也不等濑七回话,拉起凌嘉诺转身就走。

        王灿极有眼色地挡住濑七的去路,笑得很礼貌,“七哥请,阿灿带七哥好好玩。”

        一路走,唐文杰整张脸就彻底黑了下来,他手下用力,凌嘉诺被捏住的手腕,骨头都有要开裂的错觉了。“放手!”进了房间,他一把甩开唐文杰的手,指腹揉捏着被捏的发白的手腕,脸上是显而易见的不耐烦。

        唐文杰眯了眯眼,走过抬腿就是一脚。凌嘉诺踉跄着退了两步还是没站稳一屁股跌到地上坐着。

        “跪起来!”唐文杰冷喝一声,走过去又是结结实实的两脚踹到他大腿上。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888/167574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