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痞子受遇上退伍兵 > 第010章 绑架

第010章 绑架

        双手搅在身后被捆得岩石无缝,嘴上黑色粘胶贴了半张脸,不用看凌嘉诺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很可怜。

        冰冷的地板上,凉气透过裤子从底下往身体里钻,活像长了个冰冻屁股让人忍不住想跳臀。一连几天倒霉悲催的遭遇让凌嘉诺不得不怀疑他最近是不是犯太岁了,就出门吃个饭还被绑架了。

        “咔”一声响,凌嘉诺抬头朝门口方向看去,三个黑西装男人走了进来,其中一个还戴着墨镜,虽然有装逼的嫌疑,但那种十足不是善茬儿的气势却是货真价实的,凌嘉诺一颗心沉了沉,一边打量几人一边琢磨最近得罪过的人。

        “知道我是谁吗?”墨镜男蹲到凌嘉诺跟前,取下眼镜问道。

        浓眉大眼,棱角还算分明,皮肤黝黑,眼底深处有着同唐文杰那帮人一样长期在环境影响下沉淀而出的戾气,不过凌嘉诺却不认识。虽然心里狐疑但他也没傻到摇头,只是冲着男人噜了噜嘴。

        男人笑了笑,伸手“刷”一声撕掉了粘胶。

        含了一眼眶子的金豆子,凌嘉诺差点没给哭出来,倒不是疼,他就是心疼嘴上那几根毛,本来就没长多少,这下更是脱了个干净。

        活动了下像被火钳子拍了似的嘴巴,一开口声音都是哑的,“为什么绑架我?”

        男人愣了下,眼神有些古怪,“你不认识我了?”

        和着我该认识你?又仔细看了看,凌嘉诺苦着脸摇头“不认识,你是谁?”

        男人看上去有些郁闷,给了个提示,“上次你跟唐文杰去浪琴湾,你拎了个酒瓶子朝我们老板脑袋上开了一瓢,开第二瓢时候被人从后面抓住了手,那个人就是我。”

        心里一咯噔,凌嘉诺面上却维持镇定无样。这人是赵筠盛手下,他最先想到的就是赵蕊珊。靠!不会又玩轮|奸的把戏吧?

        瞟了眼三人那体魄,凌嘉诺下意识夹紧了屁股,心里已经有着去庙里烧香的打算了,“你是赵筠盛夜总会里的打手?”

        “唔,算是吧。”男人摸了摸鼻尖冲身后的两人道“把他带走,到高速路那里有人接应你们。”

        上高速的话那就是要出城了,到时候就算唐文杰发现他出事儿了恐怕也爱莫能助了,心里念头飞转,凌嘉诺顺从地站了起来。手还捆着,又被三人前后拥着,逃跑是不可能的了,他只好勾搭墨镜男说话多打听点消息,“你叫什么名字?要带我去哪儿?”

        墨镜男没吭声,就在凌嘉诺要失望的时候却听他嗤笑了声道“亲妈绑架亲儿子,还真是稀奇。”

        心里松了口气,凌嘉诺脚下步子都轻快了些。虽然还不知道程美梅让人绑架他的目的,不过只要不是赵蕊珊的事情,那他小命暂时就是安全的。

        一路上凌嘉诺都十分配合,直到他被换到程美梅车上,脸上也没什么过多表情。

        “你爸爸就是这么教你规矩的?就算你不喜欢我,你也是我生的,你就该叫我一声妈。”

        睁开眼睛,凌嘉诺从后视镜里看了眼开车的程美梅,虽然他厌恶这张跟他有几分相似的脸,但不得不承认,程美梅的确是个美人胚子。

        瓜子脸,樱桃嘴,眼睛虽然不算大,眉形却修整得恰到好处,跟她那对与年岁无关的清纯眸子配在一起,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而她火爆的身材对男人而言更是致命的吸引,从那些前仆后继花大把钱拉她上床的男人数量上就能看的出来。

        “别说那么哀怨,恐怕这辈子你最后悔的就是生了我吧?”

        程美梅想说她从来不后悔嫁给凌云天,毕竟那时候她是真心爱过凌云天的,可是,看凌嘉诺嘴角那抹嘲讽,她想了想还是什么也没说。

        窗外熟悉的路标一闪而过,凌嘉诺皱起眉,眼底戾气涌出,“你要带我去哪儿?”

        车子驶下高速路,程美梅淡淡地应道“都到这里了难道你还不知道去哪儿?凌嘉诺,看在你爸爸的面子上我送你回乡下,你要是不想赵筠盛弄死你最好一辈子都别再回来了。”

        双拳握紧,凌嘉诺脸色难看却忍着没动手,这里已经接近凌云天长眠的地方了,他不想在凌云天眼皮子底下干出任何失去理智的事情。

        过了梨花县城,车子在泥泞坑洼的路上颠簸了半个小时顺便掀了无数灰层后终于开进了村子。周家村处在一块山坳里,隔邻边几个村子都很远,所以,整个村子除了四周的田地就剩土坡了,看上去或许宁静致远,凌嘉诺却只觉得它潦倒又贫穷。

        村口棵歪脖子槐树,每到夏天的傍晚,村里人都会到树下乘凉。以前假期里凌云天都会带他回来这里,也入乡随俗跟着凌家一大家子在这树下听村民门谈论庄家收成。

        凌嘉诺特别不喜欢这里,也不是因为枯燥无聊的乡下生活,而是有一回在歪脖子树下乘凉,他趁没人注意就爬到树上倚着树干打起了瞌睡,等晚上人都散了,凌家人要回家时才发现他不见了,大家都以为他先走了也没多想,可等回家后才发现屋里根本没人,凌云天这才急慌了四处找他。

        周家村有条河,有些河段水流还很湍急,以前也没少有人掉进河里被水冲走的,凌云天急的上火,老爷子也找了村长吆喝了邻居一起沿着河边帮忙找。后面还是凌云天冷静下来,想他要回家不可能不打招呼就走,所以倒回老槐树下拿手电筒瞄到了树上的他。

        那天,凌云天拎他回去后,一点没顾及那帮村民还在,拿了家里用竹皮扎捆的大扫把当着一院子人狠狠打了他一顿,更恼人的是还有磕着南瓜子喊使劲儿打的。

        正是那晚上让凌嘉诺记恨上了这个村子,哪怕这些村民都很朴实友好,可他还是喜欢不起来。至于打他的凌云天,他倒是从来都不会怨恨的。

        村里虽然偶尔也会有小车开进来,但像程美梅这种大红色跑车还是少见,跟在车屁股后面吃灰层的小孩儿不少。等车子在凌家大门口停下后,立马就被看热闹的小孩儿围了起来。

        程美梅下车,目不斜视地朝院子里走去,一脸嫌弃的模样并未收敛。凌嘉诺低垂着脑袋,木木地坐在后座上,窗外一个挂着鼻涕的小鬼拍了下车窗他才开门走了出去。

        一下车,小孩儿就闹哄哄地围了上来,凌嘉诺冷冷地瞥了他们一眼,吓得几人怯怯地站定。看没人往自己跟前凑,凌嘉诺才抬脚进了院子。

        凌家正在吃饭,屋里气氛有些诡异,老爷子凌山一脸怒容地盯着程美梅,咳嗽声里尽是病态,姑姑凌雪站在他身后替他顺着气,三叔凌云志跟三婶顾春花看着程美梅的眼神有些露骨,两个十来岁的小孩儿脸上粘着饭,嘴里也胀鼓鼓的装了不少。

        “我去给我爸扫墓。”在墙角那堆箩筐背篓里翻出一把镰刀,凌嘉诺看了眼屋里神态各异的众人转身又出了门。

        程美梅也不废话,开门见山地道“我刚才说的是实话,你儿子死了两年多了,我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在城里生活实在不方便,我还年轻,还得再找个人嫁了,总不至于让我脱个半大拖油瓶吧?反正,人我给你们带回来了,毕竟是你们凌家的种,你们自己商量着办吧。”

        看程美梅要走,凌山怒火攻心咳得更厉害了,凌雪急忙跑过去拦了她道“嫂子你等会儿,你怎么能把嘉诺留下呢,爸现在下半身瘫了,家里负担本身就重,你一句嘉诺是凌家的种就把他打发了不闻不问吗?你也是他妈妈,抚养他成人本身就是你的责任。”

        “就是,就是。”凌玉志两口子也捣蒜头般点脑袋附和,凌嘉诺要是留下就得多一张嘴吃饭了。

        凌山终于咳顺了,微颤着站起身指着程美梅怒骂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外面是干什么行当的,老大娶了你,你除了第一年进门连老大去世你都没回来过,现在你竟然连儿子也想抛弃了,你这女人简直,简直是不要脸!咳咳咳……”

        “呵”冷笑一声,程美梅伸手拨开挡着眼睛的那缕头发,颇为不削地道“不要脸就不要脸吧,跟一家子穷鬼还有你个老不死的也没什么好说的,人你愿意养就养,不愿意养赶出去就是。”

        “你”看推开自己踩着高跟鞋离开的程美梅,凌雪气得眼泪水都在眼珠子里打转。

        凌山一屁股跌坐回凳子上,想到英年早逝的儿子,瞬间老泪纵横,好一会儿才道“四丫头,你去把你二哥二嫂叫过来吧,看那女人态度,嘉诺跟着她肯定没少吃苦,进门连人都没喊就去看他爸了……唉,让老二家过来商量一下吧,看把孩子过继给谁养着。”

        “爷爷,我去。”凌小军放下筷子,一股风似地跑了出去。

        埋头苦干了一个小时才将坟前坟后的杂草荆棘弄干净,凌嘉诺一屁股坐到地上,靠着墓碑出神。凌云天下葬后,他在这里不吃不喝足足守了三天三夜,要不是唐文杰把他抓了回去说不定他就饿死在这儿了,后面连着两年的忌日,也都是唐文杰陪他来的。

        从这一点来说,凌嘉诺是感激唐文杰的,他十多年里最黑暗无助的日子是跟唐文杰一起度过的。所以,他从来不抗拒帮着唐文杰干活儿。

        程美梅费心思绑架他,又大老远亲自送过来,凌嘉诺不用想也知道是为了什么。当初凌云天刚死的时候,程美梅就提过要将他留在老家的,只是,后面他跟着唐文杰走了这事儿也就不了了知了,这次不知道这女人又抽什么疯非要把他送回来?

        山里的空气很好,但湿气也重。凌嘉诺之前除草折腾出一身汗水,这会儿坐下来就觉得发冷。他收拢双腿两手抱着身子死死把头埋在膝上,心里翻来覆去地想关于凌云天的一切。可也许因为太着急了,他脑子里浑浑噩噩什么也想不起来。

        有脚步声走近,然后一双黑色皮鞋出现在眼前,停了会儿又走开了,凌嘉诺没有抬头,只是怔怔地发呆,缩成一团的身子有些涩涩发抖。

        “爸,妈,我来看你们了。”米彦辰将带来的花束放到坟前,迎着风一动不动地站着,等到天幕开始昏暗,他才转身朝着山下走去。抬眼,那头火红色依旧还坐在那里,孤伶伶得很是可怜。

        那座两年前新添的坟他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他竟然是凌大哥的儿子。

        凌嘉诺从山上下来时候,天已经黑了,院子外面意料之中已经没有程美梅的车子了,他也不在意推门进了院子,屋里几个声音正吵得不可开交。

        “你个婆娘闭嘴。爸,你也别气了,不是我不愿意过继大哥的儿子,大哥以前是补贴了我们不少,这些我都记着呢。可是霞儿今年都14岁了,也是大姑娘了,嘉诺过继到我家确实不方便啊,霞儿明年可要开始说亲了啊。”

        “看二哥这话说的,大哥儿子过继给二哥那就是霞儿的亲哥哥了,有什么不方便的。过继给我们家才是不方便,大哥是分出去住的,我们可还得养着爸呢,小军小满吃的也多,那里还负担得起别人。”

        “二哥、三哥,你们都别吵了,妈去的早我是大哥挣钱养大的,大哥现在不在了他儿子我养。”

        “不行,你都24了也该找个人嫁了,我瘫了难道就耗你一辈子吗?”

        拿出皮夹子时候,凌嘉诺愣了愣,随即有些后悔,他居然带着偷来的东西去看凌云天了。

        抽出一千块钱,再把手腕上凌云天留给他的手表取下,跟钱一起从姑姑屋子的窗户塞了进去,凌嘉诺转身出了院子,然后快速地隐入黑暗里。从这里到唐乡镇差不多8公里走得快的话3个小时就到了,运气好他还能赶上9点钟最后一班去梨花县城的车子。

        “嘉诺,原来你叫凌嘉诺。”凌家房子后面的高坎上,米彦辰拍拍屁股从地上站起来,他看了眼凌嘉诺消失的地方,转身下了高坎,拉开停在路边的悍马车门坐了进去,两道大灯,将黑漆漆的泥泞射出明晃晃的一大片。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888/167574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