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痞子受遇上退伍兵 > 第016章 渣|攻贱|受

第016章 渣|攻贱|受

        这一晚,凌嘉诺睡得极其不踏实,起初是梦见了披头散发白衣飘飘拿着竹条指着他痛心疾首的凌云天。他跪在地上,一次次哭喊着去抱凌云天的腿,求凌云天原谅他,他再也不做坏事了。可每次,他都从凌云天身体里扑过跌倒在地。只有那些不断落在身上的竹条,又重又狠,还有凌云天那满目苍夷的失望和浓浓悲戚的训斥,像是最残忍的烙刑一般,剥去外壳,直接熬在他心上。

        他甚至能感觉到匍匐在焚天炉底下瑟瑟发抖的自己。

        焰火滔天,猩红的竹条寸寸飘落,泯灭得无声无息,连那个白色影子也越来越远,凌嘉诺跪在地上不断哀求,直至倒映了火焰的泪水里再也看不见一丝凌云天的痕迹。

        他仰天长啸,黑幕落下,一对躺着血水的铜铃眼无限放大,又骤然拉长,露出原型。凌嘉诺骇然地看着那个长着獠牙,托着锥刺尾巴的怪物回头……

        “唐文杰”三个字还卡在脖子里,就被高空中突然抽下的尾巴打在身上。锥刺穿过心脏,鲜红的跳动眨眼间变得灰暗,碎骨陷入深坑之中,凌嘉诺惨然地睁开眼睛,却见米彦辰正从小屋的墙壁上,取下最粗的那根藤条,压在手上,上下弯折,嘴角不怀好意地勾起,随着一步步向他走来,喉咙里发出阴测测的笑声……

        蓦地,凌嘉诺就醒了。

        伸出的手顿了顿,米彦辰还是依旧将之放到了那张满是汗水的惨白小脸上,“是月儿压着你了吧,看你出一头的汗,肯定是梦见吓人的事情了吧。”

        脸上滑过湿腻,带着温暖和满是老茧的触感,凌嘉诺才从一副惊魂未定的神色中清醒过来。他剧烈地喘息了一阵,才发现胸口发沉,呼吸不顺,一低头,就是一颗黑茸茸的小脑袋。他一双眸子里惧意还未彻底消除,在汗湿的红发底下,透着深深的疲惫和无助。捂在被子底下的身板,规规矩矩躺着只占了很消瘦的那么一小块,凸隆的高度也是浅薄到让人心疼不已。

        米彦辰轻轻挪开趴在他身上流口水的月儿,抿了抿嘴道“要是睡不着就起来吧,跟我去晨练,下次月儿再回来我就让她跟着我睡。”

        刻意压低了声音的米彦辰特别温柔,凌嘉诺眨了眨眼睛便点了头。

        晨辉朦胧,小城街头早起的人们已经开始忙碌了,卖早点的,摆集市的,不过大多还是锻炼身体的。凌嘉诺哈着雾气跟着米彦辰从后院的小门穿了出去,小跑过一条弄巷,拐进公园。深秋的早晨,空气都是带着凉意的,吸进肺里只觉得清凉,倒也不算冷,丝丝清新,甘甜沁脾。

        米彦辰经常在这里晨练,身材高大,轮廓方正、面容坚毅,加上那身与众不同的气质,公园里打太极、扭腰甩臀的阿公阿婆都认识他,一路上都有隔着距离跟他打招呼的人,或者被他从身边超越的时候,跟在后面追赶着问候几句的小青年。

        不过,往常都是米彦辰一个人来,今天多了一个凌嘉诺,跟他打招呼问候的人就更多了。

        “彦辰来了啊,哟,今天还带了小跟班啊。”

        “是啊,刘大叔你这太极拳越来越有宗师的风范了。”

        “早啊,彦辰,又跑圈呢?”

        “嗯,王伯您悠着点,别把腰闪了,您上次闪了腰还没恢复呢,慢慢来。”

        “彦辰今天这是第几圈了啊?每天跟别人一样时间却要多跑20圈,小伙子身体好就是厉害,姑娘们也喜欢啊,我家三儿就是懒,睡到日上三竿也不起来。”

        “呵呵,阿婆您先回啊,我这还有几圈呢。”

        “行行行,不耽搁你了,人家都说跑步要一鼓作气,你接着跑吧,别跟我老婆子啰嗦了。哎哟,这是谁家孩子啊,怎么把头发弄成这样了,大人也不管啊,彦辰,这是跟你一起来的啊?”

        愣了一下,米彦辰回头看去,凌嘉诺垂着眼像是没听见一般,只是叉着腰,胸膛微微起伏着。他收回目光朝阿婆笑了笑道“是啊,跟着我来的,我家的孩子呢,才来两天,所以阿婆没见过,那阿婆我们先走了啊。”

        凌嘉诺撇撇嘴,谁是你家孩子?

        不理会张嘴还要说话的阿婆,米彦辰拉起凌嘉诺跑开了,跟在他身边观察了会儿道“手肘抬高些,把舌头卷一点,轻轻抵住上颚,控制好呼吸。嗯,就这样,腿再抬高一点,好样的。”

        凌嘉诺跟着他的指导,一点点调整姿势,可能是心理作用,他觉得确实要比刚才好受多了,不再是大脑一片空白,张大嘴再怎么呼吸还是觉得缺氧。那个老女人的话让心里拧了一下,不过,他早已习惯面无表情了。

        只是,连他自己也诧异,那种微微苦涩的心情和似有似无的闷闷不乐,跟往常阴狠憎恶瞬间算计出无数种报复的反应有着天壤之别,不管他承不承认,他是真有点点在乎了。

        长吐了一口气,呼吸顿时又乱了,凌嘉诺看着跑在前面姿势背影都帅得一塌糊涂的男人,慢慢调缓呼吸,一个脚印一个脚印跟着米彦辰跑。他想,迷恋就迷恋吧,反正也就几天时间了,就当纵容自己一回吧。

        一边擦着汗水,一边跟凌嘉诺往回走,米彦辰觉得今天跑起来特别有劲儿,他偏头看了一眼被汗水洗刷过变得更小白的凌嘉诺,伸手揽过他肩膀道“回去冲个澡,然后咱们在大厅里吃早饭吧,王顺家的稀饭包子不错,豆浆油条也很地道,卤蛋味道也不错,还有面条,一般我们早上都不自己做,就在哪儿吃的。”

        “嗯”一身汗水,凌嘉诺不太想跟米彦辰挨得太近了。可是,米彦辰身上那种纯粹的成熟男人的味道让他有点着迷,虽然也是汗味儿,但凌嘉诺还是觉得这味道干净的让人舒服。Lose里的男人,身上总有各种味道,香的、臭的、恶心的、刺鼻的、憋闷的、反胃的、香水香薰、药浴喷雾,还有血腥味儿跟檀腥味儿。

        对于凌嘉诺回应了自己,米彦辰相当开心,从一开始冰冷阴郁,到后面恶劣炸毛,再到现在和平共处,他相信只要他坚持,要不了多久,凌嘉诺也会像当初的许易一样慢慢跟自己亲近起来的。

        瞟了眼晃着红发,低眉顺眼的凌嘉诺,米彦辰摸了摸下巴,应该要更亲近才行啊。

        “吃完饭咱们一起送月儿去幼儿园好吗?晚上就不接她了,周一到周五她都在爷爷奶奶那里住。”

        “嗯。”

        “送完月儿咱们去逛街好吗?你看你衣服都没有多余的,这边天气也冷,去买几件也好换洗,唔,当然,你要是嫌洗衣服麻烦什么的,我可以帮你洗。”

        “怎么了?不好吗?”像是没看见凌嘉诺纠结在一簇的眉头一般,米彦辰一脸惊喜地道“还是说你想帮我洗啊?”

        张了张嘴,凌嘉诺看着眼前又化身为巨型犬类并且这次还腆了脸摇了尾巴的米彦辰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只是在那犬灼热的目光下穿过弄巷进了后院并且还有继续被灼下去的趋势下,他才无奈地道“去就去,你别老盯着我。”

        发红底下,红耳朵一闪而过,米彦辰笑呵呵地看着快步上楼的凌嘉诺,摸了摸下巴,暗自琢磨:头发是不是长了点?耳朵都看不见,后颈子也看不见,还有眼睛也不怎么看得见。唔,确实该剪短一点了,最好能把红发染回黑色,小家伙青葱一点看上去嫩一点吃起来可口肯定不止一点。

        摸了摸肚子,米彦辰顿时觉得饿了。

        “小哥哥……”月儿抬起小脑袋,可怜巴巴地望着凌嘉诺,她今天穿了一件粉色毛衣,外面披着短款的白色斗篷,颈子上一圈白色的兔毛,胸前还吊着两颗毛球,看上去非常可爱,也十分惹眼,校门口送小孩儿上学的家长有不少都在看着这边,那些小豆丁更是粉红泡泡粉蓝泡泡齐冒,分不清是羡慕多还是喜爱多。

        “小哥哥,放学你还来接月儿吗?”小肉手拽着凌嘉诺的裤子,月儿一双大眼睛里波光凌凌,一副蓄势待哭的模样儿。

        凌嘉诺头疼扶额,两次同床共枕的经历告诉他,月儿虽然没张小东能嚎,但是那眼泪珠子断了线似的一颗颗往下砸,哭得小脸绯红小胸脯一抽一抽起伏着,让人看的于心不忍百依百顺。

        瞥见旁边站着当木头的男人,凌嘉诺恼的直想跳起来给他个爆栗。

        接收到那束不善的目光,米彦辰清了清嗓子,收起眼里的笑意,蹲到地上一把举起月儿,反复举高几次后,才把咯咯咯笑个不停的月儿抱在怀里哄道“月儿听话,放学后爷爷奶奶会来接你的,等周末了小哥哥再来接你,咱们回家吃肉好不好?”

        一脸黑线地看着拿吃肉哄三岁小孩儿的米彦辰,凌嘉诺正感无语凝噎,结果才撇了嘴就看到两眼放光馋地吞口水的月儿,他一口气卡在喉咙里差点就把自己给呛了。想起昨天,这一大一小吃饭的德性,凌嘉诺觉得三观被颠什么的真的是存在的。

        在听米彦辰跟月儿从红烧肉红烧排骨许诺到清蒸肘子凉拌白肉后终于把在“小哥哥”和“吃肉”之间取舍为难纠结不已的小公主送到早就看不下去了的老师手里后,凌嘉诺跟米彦辰才得以解脱直奔商场。

        进了专场,凌嘉诺只说了喜欢黑色就由着米彦辰去挑挑拣拣了。他跟在米彦辰身后,看米彦辰认真又严肃的跟导购探讨款式风格什么的,突然有种久违了的又异常陌生的温馨。凌云天以前也会给他买衣服,但是,凌云天对他的喜好、尺寸了如指掌,买衣服并不需要他总在场。而米彦辰眯着眼睛一副挑剔刺头儿兵的神态看似应对自如,但凌嘉诺还是看出了他的紧张。

        “先生您大可放心,我给您推荐的这款是我们店里今年的新款,在全国各地买的都很好,您弟弟穿上后肯定会喜欢的。”

        “行吧,让他试试。”爽快地笑了笑,米彦辰不知道是对“新款”感兴趣还是对“弟弟”两个字感兴趣,他从导购手里接过衣服,非常狗腿地捧到凌嘉诺面前,“嘉诺,咱们试试这件吧,虽然不是黑色的,但是卡其色带一点条纹边也很不错,试试吧。”

        凌嘉诺没接,只是晃了一眼吊牌上的价格,冷笑一声,从表情讪讪的导购手上接过另一款藏青色的风衣道“不用试了,这件尺寸刚好。”

        看导购还想再游说米彦辰,凌嘉诺挑了眉,颠着手里的风衣问道“怎么,不是新款不卖?”

        导购一张脸通红,好不尴尬,米彦辰忙打圆场,“行了,就这件吧,把刚才我挑出来的短款外套、T恤和牛仔裤一起打包了。”

        趁凌嘉诺四处乱看,米彦辰过去刷卡时候又悄悄把那件新款给拿上了。导购低迷的心一下放晴了,结完帐还贴心的送了米彦辰大、小版两双五指袜,指头上还是呆萌人头图案,只是,将袜子胡乱塞进购物袋的米彦辰,并没有注意到两双袜筒上,一双写着“渣|攻”,一双写着“贱|受”。

        “我说了,不要!你听不懂吗?”恶狠狠地盯着米彦辰,凌嘉诺一脸誓死不从。

        两人手拉着手,在一家理发店外面,脸红脖子粗的对弈吸引了不少甲乙丙丁的目光,马路对面,有三个妹纸挤在一堆激动的手舞足蹈,见凌嘉诺米彦辰朝她们望过去,还伸长了手猛摇了起来。要不是亮着红灯,恐怕她们就得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过来了。

        米彦辰听力不错,在诸多噪音中也能摒除干扰,窃听到敌方机密。那三个女生嘴里嚷嚷的什么傲娇冰山受,温柔忠犬攻的他不太懂,后面什么十八般体位三十六种姿势各种道具各种香艳的他就更不懂了。

        将那三个脑子有点毛病的女生抛到脑后,米彦辰继续强硬地拉着凌嘉诺往理发店走,嘴里却温柔讨好的不像话,“乖啊,小家伙你头发太长了,头发长了影响大脑发育,咱们剪短一点人也聪明啊。听话,回家给你吃肉。”

        凌嘉诺一腔忠贞不渝的情怀还是没抵过米彦辰那句“回家给你吃肉”,被摁到理发店椅子上坐下后,他看着镜子里抱着胸笑得跟只哈巴狗一样的米彦辰,腰一软,往椅子里缩短了一截,闭上眼,彻底看不见心不烦。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888/167574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