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痞子受遇上退伍兵 > 第019章 倒霉悲催的熊孩子

第019章 倒霉悲催的熊孩子

        因为早上起晚了,所以张小东特意挑了小道走。加州离县中心小学并不远,他平时走路也就20来分钟的路程,要是跑步,10多分钟就到了,超小道的话,就更快了。昨儿放学的时候,他跟二班几个小子玩弹珠,结果被五年级的孙晓明给插了一脚,把他一个星期在同年级的四个班级里幸苦赢回来了的70多个弹珠全部赢走了。

        虽然对方足足大他三个年级,可是,作为二年三班的老大,弹珠大王,这是件相当丢人,并且丢份儿的事,所以,他当即放了话,说今天早上会在校门口买新的弹珠,放学后同孙晓明决一死战,洗刷耻辱。

        看着小伙伴们崇拜的目光,张小东第一次体验虽败犹荣的万丈豪情,并加深了他一定要报仇雪耻的打算。虽然,他说的那些话都是从电视上学来的,而且,跟丢人、丢份儿比起来,他还是更想要赢回自己那70多个弹珠,尤其是里面有几颗比普通弹珠更贵的奶弹珠跟汤弹珠,小卖部进货很少,早就卖光了,特别稀罕。

        那几颗宝贝,他平时都舍不得拿出来跟人赌的,都是自己留着,并且随身携带,偶尔亮出来给小伙伴们看看,接受他们各种羡慕和眼馋。有巴结上来要给他当小弟,他又看的顺眼的,自然就拿出一颗送给小弟,算是大哥给的见面礼。

        一边啃着包子,张小东一边飞快的往学校跑。每天中午,他有4块钱吃午饭,外加3块钱零花,平时没用完的,他都存在存钱罐里了,今天为了买弹珠,他把整个存钱罐都掏空了。等算出身上的钱总共可以买多少弹珠后,他已经穿过三条巷子了,再跑过一条,就可以拐到外面的马路上,而他们学校就在马路口。

        跑到小卖部一共要6分钟,花5分钟挑选形状、形象俱佳的弹珠,进教室正好打铃。张小东时间计划的刚刚好,可是,他还没跑出巷子,就被孙晓明跟另外两个五年级的男生堵住了。他衣服兜里30元钱被抢了,书包也被翻了个底朝天,散了一地的作业本。他人倒是没挨打,不过,被孙晓明给推了一下,跌到地上,手拐子被擦破了皮,出了点血。

        等孙晓明三人走没见了后,张小东才脱下鞋,从鞋底里掏出50元钱,坐地上傻乐。这招是他跟电视上学的,把私房钱藏在鞋底或内裤里,一般人根本想不到,连媳妇儿也收不到。虽然他现在还没媳妇儿,不过,这并不妨碍他有模学样。可惜,他内裤里面没有小口袋,不然,藏到内裤里更保险。

        被这么一耽搁,张小东到校门口时候,学校已经开始上课了。二年三班的班主任是个肥肥的、戴眼镜、面容严肃、特别古板的中年妇女,张小东给她起了个外号,叫肥四眼。学生迟到后,肥四眼瞬间就能变身暴躁姐,说教、体罚、留堂手段狠辣、层出不穷,总之,二年三班的学生都很怕她,张小东也不例外,他根本没敢进学校,想着溜达到中午再混进去。

        至于,他今天分明就是受害者迟到了也是情有可原什么的他根本就没放到心上。平日里,都是他欺负别人的份儿,同学跟老师告他的状,老师请他进办公室,所以,他心里压根儿就没有被高年级学生抢了钱要找老师给做主的觉悟,反倒是藏着掖着,生怕被老师知道了后,再拎到办公室去教育。

        在大街上瞎逛荡了会儿,张小东很心虚,加州离学校太近了,他怕不小心被米彦辰给撞见了,哪怕只是被认识的人撞见了也是不得了的,传到米彦辰耳朵里,一样躲不过一顿竹笋炒肉。思来想去,他决定去弄巷子那边找家网吧玩游戏。

        弄巷子在城边,加州在城中,这样相对就安全多了。只是,他这么一玩就把时间忘了,连下午课也给错过了。不过,玩的正酣畅他也舍不得走,干脆就给手机上了闹铃,在放学前10分钟准时打车赶回加州附近,到家刚好跟平时差不多时间。

        不得不说,张小东的小脑袋瓜子还是很好使的,一肚子都是鬼点子,平日里跟他妈斗智斗勇起来简直是逆天的花样儿百出、英明神武,只要不碰到米彦辰,他大多时候胆儿还是挺肥的。可惜,这人要是运气不好了,喝凉水都得塞牙缝。

        不知道那家网吧哪路高香没烧到位,几个穿制服的警察上门检查违纪违规,让上网的人都把身份证都拿出来。张小东跟其他几个小豆丁被拎到墙角一溜站成排,听到警察说,要带他们回所里,然后通知家长来领,他顿时就吓的魂不附体了。

        他平日里再是个山大王也就8岁而已,牙齿都没换完的,那见过这么大阵仗。拿出手机翻了几轮,他还是拨了“小哥哥凌嘉诺”的电话。小孩子直觉都是特别准的,这些天,他看他叔对新来的小哥哥特别宽容,睡懒觉也不说,吃饭挑食也不骂,不让做家务,还给洗衣服,典型就是宠在心尖尖儿上的人。

        找他小哥哥来救他准没错,就算以后被他叔知道这件事了,说不定看在小哥哥的面子上,揍他时候也能轻点,网开一面也是有可能的。

        张小东这边,自从跟凌嘉诺打了电话后,就扒到窗户上,眼巴巴地望着外面的马路。他求了半天,甚至不惜放弃自己男子汉的尊严,学月儿一样,以哭威胁,好不容才说动凌嘉诺过来帮他,这让他心里悬着的那块石头,终于落地了,好歹是没那么慌了。不过,他还是有些忐忑的,万一凌嘉诺没听他的,把这事儿告诉他叔怎么办?

        左盼右盼,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车辆,张小东第一次体会了望眼欲穿这个词。

        答应要去找那个小鬼,凌嘉诺就把呆房间反省的事抛到脑后了,打了个车,直奔弄巷子去。电话里,听张小东哭兮兮的说清楚来龙去脉后,他倒是没什么多余感觉。小孩儿这种避害思维,害怕迟到被老师骂干脆一天都逃课,他小时候也干过。

        至于,张小东以害怕米彦辰揍他,所以添油加醋的讲述了一遍曾经的血泪史,以博取他的同情让他去拯救他,凌嘉诺是有点诧异的。那天在三楼隔间里看见的琳琅满目的训|诫工具,他心里就隐隐有些别扭,不过,他还是不认为米彦辰那种性格的人,会拿专门的工具教训小孩儿。

        这几天相处下来,他更加觉得,米彦辰就是个脾气不算太好,但性格却非常好的帅大叔。对谁都挺好,粗嗓门骂人也是汉子劲道十足。整体来说,温暖阳光,一点不变态。可是,张小东那番夹着眼泪鼻涕的讲述,让他心里又开始拧疙瘩了。

        “呵呵……我说,你怎么不给你叔打电话,你叔在这一代说话都好使,那些个派出所的肯定卖他面子。”

        “别,嘉诺哥,你救救我吧,千万不能跟我叔说啊,楼上那屋你也看见了,那么多家伙,我叔会打死我的。”

        其实,米彦晨根本没拿那些工具收拾过张小东,只是,那那些工具他也没避着谁,大大方方摆在那里,能对家里几个小的起个威慑作用挺好的。

        张小东之所以那么畏惧那间屋子,还是因为他曾经跟他妈吵着要爸爸,闹腾的满地打滚。那时候,才知道丈夫牺牲了没多久的冯秀秀那里经得住折腾,淌着眼泪回了屋,抱着丈夫遗像吞了半瓶安眠药,等米彦晨回来发现不对时才急忙给送医院去了,好在那安眠药只是冯秀秀在小药店买的,伪劣产品,没受什么罪人就出院了。

        但是,在她出院之前,米彦晨还是折了院子里一根小拇指粗细的树条,把跪了半个小时的张小东给光屁股抽了一顿。先不说这体罚教育的好坏,至少,那以后张小东再不敢提要爸爸了,也不敢随便惹她妈生气了。

        有过一次屁股开花的经历,张小东看见楼上那屋自然跟见了阎王一样。毕竟,那些外层摸了油专门处理过的工具,看上去可比剥了叶子削掉凸起的树条威力大的多。电话里他颤抖着声音一句带过,可听在凌嘉诺耳朵里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凌嘉诺第一个反应是:那些工具还真的不是摆设啊。第二个反应就是不屑跟嘲讽了,他觉得米彦晨是有点变态。

        等着人救命的张小东显然不知道他无意中已经把他叔的形象给抹黑了,而被蒙在鼓里拎着黄瓜炒饭哼着歌回家的米彦辰也不知道,他努力在凌嘉诺面前维护的好形象、好大叔,就这么被张小东嘴下不留情的给喷得黝黑黝黑,到两瓶洗洁精下去,也洗不白了。

        凌嘉诺找到那家网吧,刚进门就看见了躲在柱子后面探头探脑不敢过来的张小东,他没理会,走到旁边守着门口的警察跟前,递了支烟过去问道“警官,您这是干嘛呢?我这就出去吃个饭,怎么这网吧就惹事了啊?”

        接过烟,看了下牌子,小警察乐呵着赛到嘴里,凑脑袋过去,就着凌嘉诺的打火机把烟点燃了,美滋滋地吸了一口才道“怎么?听你这意思,你先前还在这儿上网呢?你别是未成年啊?我跟你说,别进去蹚浑水了,这店老板忒不会办事儿,一点眼界力都没有,嗤…还想开网吧做生意呢,做梦!”

        不怪小警察觉得凌嘉诺未成年,一个是他岁数本身不大,二个就是他把头发一剪,小脸蛋完全露了出来,嫩白嫩白的,那是真招人喜欢,冷冰冰的气质也很别具一格,眼里那份漠然跟同龄人就完全不是一个调的,是个见过大场面的。

        伸手把张小东招到跟前,凌嘉诺把刚才那包烟整包递给小警察,笑了笑道“听您这么说,我就不进去了,不过,这是我弟弟,刚才下副本呢,我就让他顶了我一会儿,我现在带他走没问题吧。”

        小警察把烟揣到制服里面,看了眼张小东,不在意的挥了挥手道“没问题,带走吧,反正也是要家长来领的。”

        在旁边店子里又给自己买了一包烟,凌嘉诺抽出一支,点燃后冲张小东道“你还跟着我干嘛?自己回家去。”

        “嘉诺哥,你不回去吗?”张小东可怜巴巴地望着他,深怕他现在把自己赶回去。这还没到放学时间呢,回去的话,不就穿帮了吗。

        “不回。”吐出一口烟雾,凌嘉诺眯着眼睛看对面的娱乐城,他倒是不知道原来梨花县还有这么个有趣的地方,怪不得刚才上出租车的时候,说弄巷子司机笑那么谄媚。

        张小东可不管凌嘉诺脸色有多冷,背着小书包一直跟在他身后。凌嘉诺进娱乐城他也跟着进,凌嘉诺打台球他就在一边看,还跟狗腿的在凌嘉诺东张西望的时候递上巧粉。凌嘉诺一路玩下来,可把张小东眼馋的不行。

        尤其是后面,凌嘉诺进了溜冰城,踩着动感的音乐跟在舞池里跳舞一般,整硕大一个溜冰场里,大家都纷纷停下,看他一个人表演。冲刺跑滑、蹲地溜滑、单腿旋转、一字开叉,张小东抱着他的风衣,站在栏杆外面,看着他修长的双腿不停地变换着,两只手臂前后甩动的特别养眼。一头碎发,一张俊脸,跟个明星似的让周围不断发出一声声尖叫。

        听着身边几个美女争论“谁上”的问题,张小东憋得一脸通红,扯着嗓子冲凌嘉诺吼道“嘉诺哥,我肚子饿了,我要回家。”

        “耶,这是那个帅哥弟弟哎。”

        “哇,原来帅哥叫嘉诺啊,小弟弟,你哥哥电话是多少啊?告诉姐姐好不好?”

        “对啊,对啊,小弟弟你把你哥哥电话告诉我们好不好?姐姐可以亲你一下哦!”

        “你们在干什么?”死皱着眉头,凌嘉诺居高临下地看着蹲在地上围着张小东的几个女人,虽然是这小鬼死赖着跟来的,可是,要小鬼要真出点什么事儿,米彦辰恐怕也饶不了他。想到这儿,他脸色就更难看了,双眼里,阴毒的戾气涌出,“放开他,滚!”

        几个女生身子一抖,回头就迎上那么一双让人胆寒的眸子,想着弄巷子这地方,三教九流都有,怕是惹上个黑道太子爷了,吓得连滚带爬几下就没见影了。

        张小东看的两眼冒星星,更是觉得他这小哥哥帅得一塌糊涂,他心里甚至决定了,从今往后,他也要加入月儿的队伍,一起崇拜小哥哥。

        出了溜冰城,凌嘉诺全身骨头都舒坦了,天幕渐暗,夜生活即将开始,跟白天的寻常不同,弄巷子里突然热闹了很多,彩灯闪耀,人来人往,形形色|色的很是混乱。他看了眼弄巷深处那一家家酒吧,心一动,拿了100块钱赛给张小东,“你自己打车回旅馆吧,别跟着我。”

        挑了一家名叫“暗流”的酒吧,凌嘉诺竖起风衣的领子,一脸冰冷,无视侍童的问候,大步走了进去。之所以选这家,一个是离得近,二个就是刚才他在门口随意一瞥,酒吧里有个一点不逊色于C市许多酒吧的舞台。虽然比不上Lose的,但在小小的梨花县,这样的装横已经算的上是豪华了。

        “暗流”大厅里,角落的沙发上,一个辫子男放下酒杯,拉了拉身边的男人道“九哥,你看那个是不是加州那个男人家的小崽子?”

        男人闻言,伸头看了一眼,门口人流里,一个小不点背着书包,猫着腰,鬼鬼祟祟的正往前挤。“是他,我记得他叫张小东吧,这小子怎么来了?难道是跟那人一起来的?”

        “应该不是。”辫子男指了指正往吧台走去的凌嘉诺道“九哥,那小子应该是偷偷跟着那个男人进来的,诺,吧台那里,就是穿墨绿色风衣那个。”

        男人勾了勾嘴角,喝了口酒道“不管他跟谁来的,今天守门的不但不罚,给我奖。你去给加州那人打电话,就说他家小孩儿在我们这里呢。”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888/167574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