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痞子受遇上退伍兵 > 第020章 熊孩子挨打

第020章 熊孩子挨打

        “暗流”是梨花县最早的一家酒吧,二十年前就有了。三年前,被打工返乡的刑铮买下,停业半年,再开业,“暗流”已是脱胎换骨、焕然一新了,在当时一众都还只是简装、供应少量品种酒水的小城酒吧当中,已经称得上是高端大气上档次了。

        虽然,小城这几年的发现特别快,有不少装横同样新颖并且尝试着与大城市接轨的酒吧如雨后春笋般纷纷冒出,但还是没有哪一家能超越“暗流”在小城的地位。而且邢铮在弄巷子一向低调,身份颇有几分神秘色彩,弄巷子几个不同势力的大佬都敬他三分。

        弄巷子里打压对手、黑吃黑的事情不少,但,从来没人在“暗流”闹事儿,大家都默契的将它作为弄巷子里特别的存在。这份神秘、敬畏久而久之却成了客流的一大来源。

        凌嘉诺喝了点酒,越发觉得这个酒吧不错,跟Lose比起来,这里更保守、内敛,给人的感觉就是:不是老板张扬不起,而是老板喜欢低调。

        舞台上的表演,对于看惯了Lose大尺度劲爆表演的凌嘉诺来说,这种三点一式的装扮,扭腰甩臀的动作,明显不够看。也不是说Lose的舞者露的更多,而是那种味儿够重,哪怕只是个露出锁骨挑逗的姿势,Lose的舞者更能恰到好处的表达出惹火的性感跟妩媚,撩人心弦。

        张小东随着人群磕磕盼盼终于挤到吧台前面了。他两只眼睛黑碌碌地打转,望着仰着脖子喝酒的凌嘉诺,心里说不上什么感觉,就觉得凌嘉诺喝酒的姿势比他叔还好看。这时,DJ突然换个节奏,张小东吓了一大跳,伸着脖子往舞台上一看,花花绿绿的灯光底下,几个没穿衣服、裤子的女人撅着屁股,排成一排,背向观众,跟冲了电的自动马达似的甩个不停,张小东张着嘴,一个屁股蹲儿跌坐到地上。

        他再抬头去寻凌嘉诺时,就见两条白花的大腿挡在眼前。尖叫声出来之前,他自己先一步伸手把嘴巴给捂住了,眼睛也紧闭着,一张小脸憋得通红,念咒似的一个劲儿自语道“没看见,没看见,我什么也没看见,她穿的不是粉红色内裤,我什么也没看见。”

        凌嘉诺背对着张小东,没看见身后的动静,倒是人来人往的客人,害怕踩着地上的小孩儿,刻意避开他,从周围绕过,如此一来,张小东那滑稽的模样儿,就落到坐在角落里沙发上的辫子男几人眼里了。

        邢铮翘个二郎腿,夹着雪茄笑眯眯地道“呵呵……那小子还是一样逗啊,加州开业典礼那会儿,他把鞭炮拎到厨房去点火。当时有个厨子正在切菜,鞭炮一响,一刀就剁手上去了,染了一砧板的血。”

        辫子男听得可乐,一边磕着瓜子一边含糊着问“嘿,这熊孩子还挺好玩啊?这淘气劲儿,我喜欢。九哥,那后来?加州那位就没点反应?开业见血不好吧?”

        邢铮斜了他一眼,漆黑的眸子在幽暗的灯光下,有点渗人。“弄巷子这些做生意的,有几个是正经没见过血的?加州那位可不信这些,不过,熊孩子还没吃上开席饭,就被揍了一顿屁股拎走了。你是没见到,那小子挨打时候没怎么哭,被拎走的时候,反倒是哭的跟高音喇叭似的,一直闹着要留下吃饭。”

        “啧啧……”辫子男伸手顺了两把头上的细鞭子,试探着道“要不我去会会他?跟熊孩子打交道我还是挺有一手的。”

        “不用”看他一脸疑惑,邢铮解释道“门口的人放他进来,本就是不合酒吧的规矩了,加州那位也不是想交就能交的上的,而且,吧台边儿喝酒那个,也不是摆设,我们看着就行。”

        手指无意识的跟着音乐在吧台上敲出节拍,凌嘉诺有点技痒,不过,他从不在Lose以外的酒吧跳舞,就是在中央舞池里也不会。垂下在高脚凳边上晃荡着的大腿,冷不丁的被人一把抱住,凌嘉诺差点没一脚把人踹飞出去。

        “嘉诺哥……”  张小东扑到凌嘉诺跟前,一把抱住凌嘉诺的大腿,眼里还挂着惊俱,小脸上一片惨然,要哭不哭的样子。

        凌嘉诺瞪着跟前的小鬼完全说不出话来,他塞了钱给张小东后就走了,一点没担心张小东会偷偷跟着来,因为酒吧是不会放这么小的小孩进来的。可现在……

        一时间,凌嘉诺最想干的事就是把“暗流”老板揪出来痛扁一顿。

        这要是让米彦辰要是知道他把小鬼带到这种地方来,那他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你来干什么?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我跟你说张小东,让你叔知道了,抽不死你啊!”

        张小东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可刚才台上那么多没穿衣服的女人,他是看见的,而且,他还看了人家大腿跟内裤,本来就魂不附体、六神无主了,他哪里知道该怎么办?抬头眼巴巴地望着凌嘉诺,他嘴一扁,眼泪蓄势待发。

        凌嘉诺扶额,在他哭出来之前喝道“闭嘴!敢哭我削你!”

        张小东听话闭了嘴,只是搂着凌嘉诺大腿的两只手圈得很紧,生怕被人挤散了。凌嘉诺嘴角抽抽,他大腿很粗吗?一个两个都喜欢抱他大腿。

        正伤脑筋地想着这事儿怎么解决,凌嘉诺脸色一僵,掏出兜里的手机看了一眼,“好大叔米彦辰”几个字直戳戳就把他玻璃心捅破了。

        挂了电话,发了个“在路上”的消息出去,看周围已经有人在注意这边了,凌嘉诺跳下了高脚凳,一把将张小东抱起,大步流星的朝着门口走去,嘴里还不忘数落他,“熊孩子,你丫真是个熊孩子,我告诉你张小东,回去以后,你要是敢跟你叔说跟着我来过这里,我就上三楼房间里帮你叔挑一根拇指粗的藤条下来,抽不死你!”

        小屁股一紧,张小东那小身板立刻往凌嘉诺怀里缩了缩,圈着凌嘉诺脖子的手臂都紧了一分。凌嘉诺被他勒得喘不过气,翻着白眼喝道“快松手,憋死我你一个人回去啊。”

        辫子男起身看两人出了“暗流”,回头冲邢铮问道“九哥,要不要查一查那个男人的身份?”

        “不用,加州那人眼里可揉不得沙子,咱们给他透信儿了也算卖他个人情了,再做别的,恐怕就适得其反了。”邢铮没想到凌嘉诺会直接带走张小东,他还以为今天能见到那个男人呢。

        第一次见米彦辰,他就知道那人很不一般,后面,他跟以前的兄弟聚会时候,才听说了米彦辰的事情。那以后,他就起了结识米彦辰的心思,可惜,米彦辰那双眼睛总是笑眯眯的透着冷意,根本接近不了。

        ……

        客厅里,米彦辰面无表情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收到凌嘉诺的短信,知道两人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他就没再亲自过去接人,而是到院子里折了根树条放到桌子上,专心等着两人回家。

        凌嘉诺跟张小东站在门口,听见屋里放电视的声音,一时都没进去。低头看了眼缩着脖子一脸哭相的张小东,凌嘉诺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他的影响,也跟着有些紧张了。意识到自己这份莫名的心虚劲儿,凌嘉诺不爽地皱眉,也不管张小东可怜兮兮的眼神,抬手推门走了进去。

        米彦辰听见开门声偏过头来,也不说话,就那么眯着眼睛打量两人。整张桌子上,那根被他剥的干净的带点青黄色的树条,就那么孤零零特别显眼的放在他跟前的桌子上。凌嘉诺被他看得头皮发麻,怔怔地站在门口不动了。

        张小东原本是躲在凌嘉诺身后的,见他停下,只好低着脑袋走了出来,他抬头飞快的瞟了他叔一眼,立马就被桌子上的树条吓呆了,然后下意识就去抓凌嘉诺的大腿。可惜他一只手,就抓到牛仔裤了。

        腿上被抓了一把,凌嘉诺才从定身中恢复过来,他看米彦辰深沉的眸子,心虚地摸了摸鼻子,心里却是吐遭不已——太他娘的能装逼了!

        “过来”低沉浑厚的嗓音响起,凌嘉诺跟张小东齐齐打了个抖。张小东倒是不敢不听他叔的话,再哭丧着脸还是磨蹭着往前挪。米彦辰也不催出他,而是抬了抬眼皮,望着还在门口立着当门神的凌嘉诺,深沉的眸子里看不出任何情绪。

        凌嘉诺突然就怒了,反手关上门,二话不说,几大步就走到他旁边坐下,一点没受他低气压的影响。装逼谁不会啊?唐文杰那二货杀人时候还能找人当着被杀人的面儿打一炮呢。

        米彦辰的视线一直跟在凌嘉诺身上,看他坐下,也没说他什么,只是,等张小东终于磨蹭到跟前了,才把视线移开,看着红了眼的张小东问道“跪着还是趴着?”

        张小东身子一抖,嘣一声就跪倒地上。那声音太响,又跪的很是突然,凌嘉诺被吓了一大跳,差点没从沙发上蹦跶起来。这熊孩子也忒老实了,不疼啊,跪那么响。

        米彦辰转头去看了他一眼,又回头盯着张小东道“我跟你们老师打过电话了,她说你今天一天都没去学校。”

        “叔,我下次不敢了。”才告饶了一句,张小东眼泪就刷刷刷落了下来,小身板也随着哭泣一抽一抽的抖着,看得凌嘉诺两只手抠着沙发使劲儿挠,非要挠出个洞来才肯罢休。

        米彦辰那张面瘫脸终于有了一丝裂痕,他复杂地看了眼凌嘉诺道“我要揍他,你呆不下去就回房间去。”

        凌嘉诺跟张小东两人都愣了一下,一个是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里又莫名的烦躁起来,说不清楚这份有点酸啾啾的滋味到底从何而来。而另一个完全是一脸死灰色,大祸来临前的凄凄惨惨凄凄。

        张小东看他叔果然要揍他,还要把唯一能救他的小哥哥支开,他妈下乡去了,今晚上铁定是没人救他了,一时悲从中来,伤心地哭了起来。“嘉诺哥,呜呜……”

        米彦辰也不急,只是把树条拿在手里,瞬间,张小东哭得更大声了,可,米彦辰像是故意等凌嘉诺回房间似的,一点没急着动手。只是,见张小东哭得越发洪亮了,他才拿树条轻轻在他脸色拍了几下,赤果果的威胁。

        张小东立马捂住嘴,哭声小了很多,眼泪珠子却一颗颗断了线似的往下掉。

        这种老子教训儿子却碍于外人在场迟迟不肯动手的古怪气氛,终于让凌嘉诺别扭到姥姥家了。他阴沉着脸,看了眼木着脸没什么特殊表情的米彦辰,抬脚跨过两人,生着闷气回卧室去了。

        “嘉诺哥,救我!”张小东大急,想爬起来又畏于他叔的淫|威,才小下来的哭声又开始拔高。等他看见他叔开始压树条了,才真的是不管不顾的起身追着凌嘉诺去了。

        米彦辰眼疾手快的将他捉住,脱裤子,横放到腿上,一套动作做得行云流水。凌嘉诺进屋去了,他压力瞬减,面瘫脸也恢复了平日里的生气,俯身到张小东耳边,阴测测地威胁道“你妈不在家,喊谁都救不了你。我上次有没有警告过你,再逃学就扒了你裤子揍!”

        “哇……不要啊,我不敢啦,嘉诺哥救我啊!”张小东两条腿胡乱地踢着,跟只泥鳅似的不住蹦跶,可惜,被米彦辰大手压住,他再怎么挣扎都始终都牢牢趴在米彦辰腿上。

        凌嘉诺躺在床上,听见张小东哭喊,烦躁的厉害,拉了被子蒙在头上又管不住地竖起耳朵听外面的动静。没一会儿,真有巴掌似的脆响声一连串响起,还夹着张小东无视墙垣阻隔的尖叫。

        默数了15下后,见巴掌声还没停,凌嘉诺揭开被子,一下坐了起来。愣了一会儿,他才缩到床头靠着,点了支烟给自己,闷头猛抽着。他也说不清楚他心里蛰伏着的凶兽乱撞是怎么回事儿,张小东是冯秀秀儿子,他没有偏见,但也谈不上待见,连那个缠着他的月儿,他最多也只是有点好感而已。米彦辰教训张小东本就是该的,他于情于理都不该这样不忍心才对。

        勉强说服了自己,凌嘉诺又点了一支烟,外面巴掌已经有40下了,张小东也不喊他救命了,只是哭的更真实了,是真疼了哭的像个孩子那种,听上去特别可怜。

        米彦辰看着腿上屁股红得发亮的张小东,拎他起来,岔开腿放他坐下,给他擦了眼泪鼻子才拿过桌子上的树条问道“还打不打?”

        “呜呜……嗝!不打,不打,呜呜……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张小东嗓子都有些沙哑了,两只眼睛红得跟只兔子似的,一张小脸被泪水冲刷过后,白里透红,水嫩水嫩的。

        笑了笑,米彦辰故意把树条放到他面前,看他吓得发抖才满意地威胁道“那这根树条你帮我收着,下次再敢逃学,咱们就用它打你屁股了,怎么样?”

        “呜呜……好!”张小东哭着应下,知道他叔不会再打了,便壮了胆子,伸手圈住他脖子,闷在他胸前大哭。

        米彦辰抱起他往自己房间走,也不哄,只是,托着他屁股的大手却很稳。凌嘉诺打开窗户,将一屋子的烟子散出去,然后脱力的将自己摔到床上,盯着天花板愣愣地发呆。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888/167574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