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痞子受遇上退伍兵 > 第021章 小惩大诫

第021章 小惩大诫

        这晚,凌嘉诺睡得并不好,他以为米彦辰料理完张小东怎么遭也会来找他问问今天的事情,可是,等到凌晨1点他睡着之前,米彦辰都没进来。

        第二天,凌嘉诺比往常早醒了1个小时,他听见米彦辰出门跑步,然后再回来,叫张小东起床上学,之后两人一起下楼,再然后,整栋楼里安静得就只剩下他一个人发沉的呼吸声。

        凌嘉诺薄削的嘴唇紧紧抿成一线,跟它主人一样,倔强的不肯承认心底的委屈。

        懒洋洋的将自己拾掇妥当后,凌嘉诺走到客厅,从冰箱里拿出一瓶水,拧开瓶盖就往嘴里灌,冰冷的液体冻了他一个激灵。他正想关上冰箱门,却突然看见冰箱里放着一盒外快,肚子里识趣地响起一阵咕噜声,凌嘉诺便不客气的将快餐盒拿了出来。

        他昨天就顾着各种松筋动骨了,除了没忘记给跟了他一路的张小东买零食吃,他自己却是一点东西也没吃。晚上睡觉的时候,他是有点饿的,但那时候他根本没什么心情出去吃饭。

        坐在沙发上,凌嘉诺打开盒子看了一眼,青色的外皮没削,就那么连皮带肉的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和着米饭一起混炒,看上去卖相一般,让人提不起食欲。不过,好在油水不多,他不喜欢吃太油腻的食物。

        冻过的炒饭,饭粒都是冷硬的,凌嘉诺只把黄瓜挑出来吃了,味道还行,好歹黄瓜的那股子清香味儿还在,只是,一盒饭也就那么点黄瓜,凌嘉诺一块不剩的全部吃完,肚子还是空荡荡的。他心里估摸着,老板肯定没有把一整根黄瓜全部放进去,最多只放了半截,绝对不超过14cm。

        顺手将米饭连盒子一起丢进垃圾桶,凌嘉诺刚起身,就听见身后有开门的声音,他诧异地回头,在看到那张黑了的脸后,他眼里也迅速阴沉了下来。

        这个女人不是下乡去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你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是吧?好好的饭你就往垃圾桶里丢,真是娇生惯养啊,彦辰说你从小生活条件优越,比不得村里皮糙肉燥的孩子,让我多迁就你一点,可你自己看看,你有知道半点好歹吗?你要不想吃,就饿着,别糟蹋我们家粮食!”

        忍着不耐烦听她数落完,凌嘉诺看了她一眼,转身往自己房间走去。他到底是有多倒霉啊,才能在大清早的就撞到这个尖嘴婆,不过,知道米彦辰竟然跟她那般交代过,他发现对于女人这番话他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了。

        “站住!”看他无视自己,冯秀秀气得胸脯鼓动,说话也越发不客气了。“我们好心收留你,你不感恩戴德就算了,竟然还把我儿子带到酒吧去。那种地方是他一个8岁孩子能去的吗?你要不学好当流氓混混,那是你的事儿,别把我儿子也带坏了。”

        放开搭在门把上的手,凌嘉诺转过身,嘴角勾出一抹嘲讽,“这房子是你的?你也是被人收留的,别说的自己跟女主人一样,丈夫死了,难不成你这当嫂子的还想跟小叔子凑一对儿?”

        比毒舌,凌嘉诺一点不比别人逊色,好歹在Lose呆了两年,那里面争风吃醋、暗箭伤人的毒舌男女比比皆是,一个冯秀秀他还没放在眼里,以前他是不计较的,可从昨晚上起,他心情就一直不好了,这女人现在还来招惹他,简直是找死。

        听了凌嘉诺的话,冯秀秀一时呆住了,等反应过来后,眼圈都红了,脸上也是臊红一片。她一个箭步冲上去,抬手就要给凌嘉诺一巴掌。“你个小王八蛋有娘生没爹养的玩意儿,我撕烂你的嘴。”

        侧身闪开,凌嘉诺眼里阴狠射出,一把抓住她扬起的手腕,连人一起给她摔倒地上。冯秀秀脸上那抹嫣红,刺进他眼里,挖心似的生疼。“别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不敢打你。”

        冯秀秀本就才起床,头发只是随意束在一起,被这么一折腾,立马散乱开来,跟个女疯子一般。她看凌嘉诺转身往外走,气不过地爬起来,发了狠的又冲了上去。

        凌嘉诺本就防着她,听到身后动静,顺势弯腰抓起桌上的水果刀,转身一脚将她踹到沙发上,一手捏住她脖子,用明晃晃的刀锋横在她脸上,声音里冰冷到没有一丝温度,“你再胡搅蛮缠就别怪我给你脸上留点记号了。”

        “咔!”客厅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沙发上瞪着眼的两人同时僵住。凌嘉诺眉头皱拢,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回来了,他心里有瞬间的慌乱,但很快又被他压下了。

        冯秀秀两手还撕扯着他的衣服,见米彦辰走过来,慌忙松了手,抬起狼狈不已的脸蛋,正打算开口,却又被凌嘉诺那双不带一丝感情的漆墨眸子给慑住了。

        忍住怒气,米彦辰上前,一言不发地拉起凌嘉诺,盯着他眼睛,强行将他拿刀的手掰开,夺下后用力扔到桌子上。

        哐当声瞬间将屋子里压抑的沉闷打破了,冯秀秀从沙发上爬起来,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恨恨地刮了凌嘉诺一眼,看着米彦辰委屈地道“彦辰,如果你还认我这个嫂子,就听我的话,把这个小畜生赶出去。”

        米彦辰拉着凌嘉诺的手紧了紧,抿着嘴没答话,好一会儿,他才沉着声音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凌嘉诺被他捏得手疼,挣扎了两下没挣开,就由他去了。先前他还怕米彦辰发火,不过,这会儿他反倒是想知道米彦辰是不是会听这个女人的话将他赶出去。稀不稀罕住在这里是一回事儿,可,被哄着自己住进来的男人赶出去又是另一回事了。他不在意冯秀秀的态度,但是,如果男人真敢这么对他,那他就一把火烧了这里,他凌嘉诺可从来不是个什么好人!

        冯秀秀这回是彻底平静下来了,她也知道米彦辰心地善良,收养了孤儿就会负责到底,但是,这个凌嘉诺她实在是接受不了。“彦辰,咱们家里不能养这种人,小东才几岁?他就带他去酒吧那种地方,我说他两句他就敢拿刀子要划我的脸,小小年纪心肠却这么歹毒,你把他送走吧。”

        米彦辰皱了皱眉,转身将凌嘉诺往自己怀里拉了拉,伸手抬起他下巴问道“你秀姨说的都是真的吗?”

        冷笑一声,凌嘉诺狭长的眸子里看不出情绪波动,但盯着米彦辰的双眼却是异常认真,“真的又如何?假的又如何?你不是看见我拿刀了吗?要赶我走吗?”

        “凌嘉诺!”米彦辰对他这种态度相当不满意,连喝斥声里都带上了一丝怒意,“是真的,就跟你秀姨道歉,她是长辈,你做得不对她说你几句也是在教你,你不能任性胡来。是假的,那你就跟我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儿,我既然带你回来了,这里就是你的家,没什么赶走不赶走的,我这里不是收容所,来走随意,你要把这里当成家来住,知道吗?”

        贝齿咬住嘴唇,凌嘉诺低垂着眸子,掩饰住眼里的湿意,喉咙里憋胀得难受,翁着声音说了一句“不是我带张小东去酒吧的。”

        青涩的嗓音不似平日里的清冷,反而带着一丝委屈。米彦辰愣了一下,大概知道两人是为什么闹起来的了,他咧嘴笑笑,伸手使劲儿揉了凌嘉诺的头发两把,爽朗的冲冯秀秀道“嫂子,你别生气了,小东去酒吧的事儿我知道,他是自己偷偷溜进去的,不是嘉诺带他进去的。倒是他逃课去网吧上网,差点被警察带到派出所去了,是嘉诺接他回来的。都是一家人了,月儿跟许易你也护的紧,嘉诺跟他们一样,你以后别再说这种气话了,他对你不敬,我一定收拾他。”

        冯秀秀有些着急,但看米彦辰笑呵呵的给两人和稀泥,摆明了要把事情揭过,她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凌嘉诺有句话说的很对,连她都是这个家被收留的其中之一,怎么能强行让米彦辰赶人走呢。“算了,你要留下他就留下吧,这个家是你在做主。”

        看冯秀秀进屋去了,米彦辰瞥了一眼身边的凌嘉诺,拉着他就往自己房间走。凌嘉诺心情好了不少,顺从的跟着他,米彦辰的房间他来过一回,再次进来,还是觉得那股子男人味儿特别浓、特别好闻,到处都是雄性气息,吸进鼻子里,通身都暖洋洋的。

        一屁股坐到床上,米彦辰眯着眼睛打量跟前东张西望的凌嘉诺,小家伙头发染回黑色后,越看越觉得青涩水嫩,不过,脾气倒是不小,居然敢动刀了。

        门窗紧闭的卧室里,凌嘉诺突然觉得有股冷风从领口处钻进脖子里,他别扭地动了动身子,才发现手还被米彦辰抓着。“你放……啊!”

        轻松的将人摁倒腿上趴着,米彦辰大手压住他背脊,感觉有点奇妙。纤瘦的身子跟张小东、月儿那种软软肉肉的小身板不同,放在腿上,有些发沉,强大的存在感也让人头皮一阵发麻,他紧贴着凌嘉诺胸腔的大腿,似乎也能感受到那里面心脏跳动的速度在加快。

        还没从奇妙感中脱离出来,腿上的人已经开始炸毛挣扎,米彦辰想也没想,抬手一巴掌就煽到他翘臀上。隔着牛仔裤,拍打声不算响亮,但却让两个当事人都愣住了。米彦辰古怪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有些没明白它怎么就真打了?他明明只是打算吓唬吓唬他的。

        “混蛋!放开我!”回过神来,凌嘉诺一张脸被瞬间点燃了,两只耳朵也烧得通红。他头发被剪掉了,所以,米彦辰也看见了那两只红耳朵,刻意压低的笑声还是在屋子里回荡个不停。

        低沉的笑声,充斥进耳膜,性感的要爆掉,让人有种心慌慌、羞涩涩的无地自容,连身体里的力气都被抽走了。凌嘉诺咬着嘴唇,忍着脸上的灼热,揪着米彦辰裤腿,小声的愤道“米彦辰,你放我下来。”

        “啪!”米彦辰这次的巴掌抽得毫无压力,他大手放到凌嘉诺屁股上,赤果果的威胁。“昨儿我就放你一马了,你今天还敢给我淘,打你也是活该。弄巷子那地方你以后少去,我知道你在酒吧混惯了,但是,这里比不得Lose,弄巷子虽然不大,里面却是鱼龙混杂,以后想去喝酒,我带你去。”

        忍着怒意,凌嘉诺咬牙切齿地应道“我知道了,你够了没?放开我!”

        “啪!”又是不轻的一巴掌,米彦辰一脸笑意。“没够!”

        “啪!”

        “你那个脾气该收敛了,哪有几句话不对,就冲自己人动刀子的,今天小惩大诫,再有下次,我可就要像收拾张小东那样收拾你了。”

        屁股上只挨了几巴掌,不疼,可是有点痒,凌嘉诺想挠可这个姿势又让他拉不下脸,只好忍着。听见米彦辰的话,他撇撇嘴,一脸不削,他可没当那女人是自己人,再有下次,他一样不会手软。

        米彦辰看他搭耸着脑袋,一声不吭,以为打疼他了,连忙将他从腿上拉了起来,软了声音问道“怎么?打疼了?”

        凌嘉诺伸手到屁股上揉了两把,羞愤地刮了他一眼,转身跳着就跑了出去。

        米彦辰纳闷地抓了抓脑袋,起身就要追,走到门边他才停下,有些不确定地嘀咕道“这小子莫不是害羞了吧?”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888/167574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