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痞子受遇上退伍兵 > 第024章 离开

第024章 离开

        或许因为决定要走了,这顿饭,凌嘉诺吃得特别用心。张小东、月儿收到玩具,饭桌上气氛很好,连性子静的秋文都受到他们的影响,比平时多吃了一碗饭。

        米彦辰果真是有两把刷子的,满满一桌子的全鱼宴。一个剁椒鱼头,新鲜的红辣椒,色泽诱人、风味独特;子姜炒鱼片,肉薄刺少,滑嫩爽口;色香味俱全的脆皮鱼,外脆里嫩,芡汁点睛;最后还有一个野生鲫鱼汤,浓汤炫白,鲜美无比。

        凌嘉诺吃得异常满足,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留下来也不错,现在能做饭的男人简直是好炮|友最佳人选。

        米彦辰心不在焉,凌嘉诺难得的好胃口也没能让人转忧为喜,反而阴沉着脸,眸子里晦暗不明。冯秀秀从先前察觉出端疑后,就一直在留意米彦辰,她越看越心惊,到后面连对凌嘉诺才升起的一丁点儿好感都没了,这种被人戳脊梁骨的事情,她潜意识是偏向米彦辰的。

        一顿饭就在几人各怀心思中结束,凌嘉诺起身回房,他没什么行李,但是,米彦辰给他买的衣服他还是想带走的。当初不觉得有什么,如今要走了,他才觉得男人在商场里给他选衣服很暖心。

        米彦辰一直盯着他,见他往房间走伸手将他拉住,“我们去公园走一走吧,吃饱了消消食。”

        “嗯,好。”凌嘉诺也觉得肚子有点撑,点头同意,招呼上两个小鬼就跟着下楼了。

        晚风徐徐,吹在脸上有点凉,但也提神,梨花县的空气不像C市,没有被工厂废气污染,连空气里都是带着花香味儿的。跟米彦辰并排走在一起,看两个小鬼跑来跑去,凌嘉诺心里是安宁的,也是惆怅的,他知道也许以后回忆起来,他会忍不住怀念、心酸,但是,他现在还是舍不得打破这幅美好的画面。

        一进公园,突然就热闹了起来,散步、晚练的人比比皆是,米彦辰叫过张小东,将月儿交给他道“你带着月儿去那边看叔叔阿姨们跳广场舞吧,别乱跑。”

        “嗯,月儿,我们走。”张小东领了任务,小大人似地牵起月儿离开。

        “你跟我过来。”米彦辰拉住要想跟上去的凌嘉诺,将他拉到草坪里的一棵树下,两手撑着树干,把人圈在手臂里,沉声问道“你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后背抵着粗壮的树干,男人身上的气味扑面而来,一如既往带着压迫跟侵|虐。灯光被树叶阻隔,光线很暗,凌嘉诺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但是,他却能感受到男人的不快跟压抑。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怒气,隐隐的不甘,还有委屈,都让他一阵慌乱,他伸手想要推开他,可又抵不过那个结实的胸膛。“你要我说什么?我没什么可说的,你快放开。”

        米彦辰真是怒了,伸手一把钳住他下巴,逼他抬起脸看着自己。黑暗里,两双闪耀着不同火花的眸子碰撞到一起。凌嘉诺看得心惊肉跳,米彦辰却紧紧抿着嘴,由着自己的欲|望膨|胀。他在等,等凌嘉诺跟他妥协,或者等他自己爆发。

        见挣扎无用,凌嘉诺放软了身子,他狭长的双眼垂下,直戳戳的睫毛颤抖着,只是,在夜色里,他这份脆弱米彦辰看得并不真切。少年青涩的身子,下巴很尖,被他三个手指捏住,就像随时会碎掉一般。

        突然,米彦辰就想到了折翼天使。

        只是,他不忍心伤害凌嘉诺,粗糙的手指动了动,却不小心触到一片柔软,跟手指的温度比起来,有些薄凉。米彦辰大手颤了下,突然低头,含住了那片柔软,入口的味道,跟它主人身上的味道一样美好。米彦辰被蛊惑了,他抬起眸子,看了一眼呆滞的凌嘉诺,张嘴将那两瓣温热衔住,轻轻摩挲,细细舔舐。

        凌嘉诺抓着裤腿,全身僵硬,瞪大双眼,微张着嘴完全忘记要反抗。等那股灼热的气息喷到脸上,下一刻,更烫的柔软贴到唇上,男人身上独有的气息——烟草味道,毒药味,还有淡淡的鱼腥味儿,都让他觉得性感无比。

        鬼使神差的,他竟然想要咬回去。凌嘉诺被自己的想法惊了一下,然后用力推开米彦辰,喘着粗气让晕眩的大脑快速清醒。

        米彦辰两眼幽光地盯着他,伸出舌头在自己唇上舔了舔,瞬间又压了上去,他一手抬起凌嘉诺的脑袋,深邃的眸子停在距离凌嘉诺眼睛不到1cm的地方,从凌嘉诺眼睛里,他甚至能看到自己眼里倒映出的欲|望和炙热。

        “告诉我?为什么要走?”

        瞳孔猛缩,凌嘉诺下意识伸手去摸自己的车票,米彦辰一把抓住他那只手,给他背到背上擒住,低沉的声音里满是怒气,“为什么要走?”

        凌嘉诺看着那双眼睛里亮晶晶的东西,心一颤,到嘴边的话又转了回去,瑟缩着身子结巴道“我,我该回去说一声的。”

        他声音很小,带着颤抖,仔细辨认,不难听出里面的害怕,米彦辰自知刚才太大声把人吓着了,他有些内疚,但还是不松手地逼问道“只是回去说一声吗?说清楚了就回来是不是?”

        凌嘉诺偏过脑袋,避开他的眼睛,被擒在背上的手,不觉握成拳头。米彦辰却像是知道他的小动作一般,大手顺着手臂下移,一把将他的拳头裹在手心里。他微微低着身子,刚好以一种强势又霸道的姿势将凌嘉诺圈在怀里,一低头就能看见凌嘉诺有些硬质的黑发在夜风里凌乱飞舞。

        “看着我,告诉我你只是回去交代一声,马上会回来的。”米彦辰承认他以前太随意了,他以为来日方长。可现在他很清楚,他哪里只是心疼,哪里只是报恩,哪里只是有点兴趣,他过多的关注度,恨不得将人捆在身边的心思,巴不得时时刻刻都腻在一起过小日子,这哪里只是喜欢了。

        他原本想要一点点融化坚冰,可现在,冰山要走了,连给他温暖的机会都不给,他心慌了,也生气了,凌嘉诺这样子摆明了是打算不辞而别的。“小家伙,我是不是对你太温柔太宽容了?你竟然敢不声不响地离开?竟然敢在我爱上你的时候就想逃跑掉?”

        “乖乖听话留下来,你要是不听话,我会生气的,张小东、许易都不敢惹我生气,我相信你也不会敢的。”

        凌嘉诺又一次瞪大眼睛,根本不相信这个温柔地说着霸道不讲理的话的人还是那个憨厚老实的米彦辰。而且,更让他吓着的是米彦辰说的话,他说爱上他了……

        一颗心砰砰砰直跳,却被凌嘉诺死死压制住。

        米彦辰却不管他灵魂出窍,又一次俯身衔住他的嘴,直接用行动发泄着自己的恐惧和怒气。这次,他没再客气,搂紧怀里的人,长舌直入,只把一腔爱意搅得个天翻地。

        周围的一切都安静了下来,等凌嘉诺都快窒息了,才被松开嘴,他迷离着眼睛,胸腔起伏不断,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米彦辰看着他那副痴醉的样子,阴沉的脸色终于回旋,但还是固执的要寻求一个保证。“乖!跟我说你不会走。”

        “啊?”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在脑子里回放了一遍后,凌嘉诺的脸,蹭一下就红了,他炸毛似的突然跳起来,指着米彦辰鬼叫道“混蛋,我一定会走的,”

        米彦辰双眼一眯,大手搂过他脑袋,又一次吻了上去。这次他直接将凌嘉诺整张嘴全部都咬进嘴里,舌头牙齿齐上,又是舔又是咬的,力道也不轻,带着浓浓的惩罚意味。

        铺天盖地的温热,带着水渍,不容拒绝、无力抵抗地席卷而来,凌嘉诺挣扎一番,反而被重重地咬了一口,他噙着泪,心里完全慌了,他敢保证,再继续被这样子蹂|躏下去,他的嘴肯定会肿。

        “放,嘶……开,疼!”

        “跟我说你不会走的。”米彦辰松开他,又一次问道。凌嘉诺不会换气被堵住嘴一会儿就缺氧,让他暗下决定以后一定要多多培养一下他这方面的能力了。

        “我会走,不!你等等……”见势不妙,凌嘉诺立马改口,两眼警惕地看着男人那副你不让我不满意我就不会罢休的样子,他伸手将嘴角溢出的口水擦掉,试探着道,“我在Lose住了两年,总要回去交代一声的。”

        米彦辰眼睛一亮,跟得了玩具的张小东无二,一脸激动地道“只是回去交代一声吗?应该的,应该的,我开车送你回去吧,刚好可以将你的东西一起载回来。”

        凌嘉诺心底叹息一声,但是火辣辣的嘴唇麻木的舌头还有滚烫的脸颊都在告诉他,现在,他只有顺着男人心思来。“不用,我都买了车票了,而且杰哥他们都没见过你,我自己回去,说好了我就回来。”

        米彦辰眉头皱起,一时间没有答话。凌嘉诺一颗心提到嗓子眼,小心翼翼地看他,他心里也十分复杂。米彦辰身上有着让他沉沦的迷人气息,不管是他结实的胸膛,还是他温暖的怀抱,还有刚刚突来的粗暴又粗犷的亲吻,一切都让他心动不已,可他却不敢放纵自己。

        深呼吸一口气,凌嘉诺抬起头,直视上那双让他心颤的眸子,平静又冷静地道“我不要你送……我会很快回来,最多三天。”

        米彦辰认真地看了他三秒,然后点了点头道“好”

        凌嘉诺松了口气,推开他朝张小东、月儿那边走去,他走到有光的地方,回头看去,米彦辰还站在那棵树下,看不清表情。

        ——————————————————————

        Lose地下室的大堂里,凌嘉诺刚推门进去,就被一众目光盯住。他垂着眼,脚步很轻,直接走到王灿旁边站着,一言不发。王灿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很快又恢复了吊儿郎当的摸样儿。

        唐文杰的视线,在那头黑发上瞟过,然后又接着处理地上的男人。“王千手,我唐文杰的规矩你该是清楚的,吃里扒外的事情念在你这两年跟着我的份儿上,我可以不计较,但是,你这手我却是不放心让你带出去的。”

        “杰哥,求求你了,求求你了,你大发慈悲绕我一命吧。”王千手额头上淌着血,跪在地上不住地磕头,撅着的身子因为恐惧瑟瑟发抖。

        唐文杰拿着一把匕首认真地削指甲,等他求了一阵,才淡淡地道“我也没说要你的命啊,我只是要你的手而已,你在我的赌场里干了两年,当初你这两只手值多少钱,如今就给我留下多大的隐患。按照帮规,吃里扒外、背叛帮会,我完全可以将你剁成三段扔到江里去的,现在我只是废掉你两只手而已,难道还不够慈悲的吗?”

        王千手唇白脸白,完全说不出来话,等他看到唐文杰丢到地上的匕首,才惊恐地往后退。唐文杰抬了抬手,他身后两个男人上前,摁住王千手,拿起匕首,一个干净的起落,没出多少血,已经将王千手的手筋给挑断了。

        “啊!”即使被人压住,王千手还是差点挣扎开来,压着他的男人有些恼了,走到一边拎过一把锤子,让另一人将他手按在地上,左右各一下便是血肉模糊了。

        “啊啊啊!!!”凄厉的惨叫声在封闭的地下室里让人发寒,那一地变形的手指更是看得人毛骨悚然。有不少人白了脸,但也有不少人面无表情或者幸灾乐祸。凌嘉诺垂着的眼皮动了动,又归于寂静。王灿低头看了一眼他捏紧的拳头,不着痕迹地往他身前挪了些。

        “这张卡里面有二十万,留给你后半身养老吧,你好歹跟我两年,我虽然废了你,让你不能为别人所用,但,不至于不给你活路,你走吧,咱们兄弟算是缘尽了。”将银行卡丢到地上,唐文杰捏着鼻梁一脸倦色。

        王千手哆嗦着血肉模糊的手,沾则即痛,呻|吟声都是虚弱不堪的。先前挑他手筋的男人替他把卡捡起来,塞进他衣服口袋里,然后架起他快速拖走了。

        “都散了吧,下去各自将自己的人看好,再出这种事,我拿你们开刀。”

        “凌嘉诺!”唐文杰喊住走在最后的凌嘉诺,等人都走出去了,就剩王灿他们三个,他才漫不经心地问道“你头发染成黑色的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888/167574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