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痞子受遇上退伍兵 > 第026章 王灿的警告

第026章 王灿的警告

        酒店的沙发上,王灿毫无形象的把大腿搁在桌子上,叼根牙签含糊不清地问道“怎么换卡了?”

        凌嘉诺低头不语,自顾自的将换下来的手机卡收到包里装着,安上电池,然后开机。他答应米彦辰最多三天就回去,这两天米彦辰晚上给他打电话透露出来的兴奋他不是感觉不到,只是,他从来没打算过要回去。

        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如果米彦辰再打电话过来催他,他都不知道要怎么应对了,所以干脆把卡换了。他没理王灿,而是问道:“大红袍那边打过电话吗?什么时候交易?”

        “呸!”王灿吐了一口,嘴里的牙签跟支暗器似的直直飞向电视,钉到屏幕上,又落到地上。凌嘉诺皱眉看了他一眼,里里外外都把他嫌弃透了。

        王灿咬牙一笑,身子倾压过来,将他压在身下一阵蹂躏,嫖客色样儿地道,“啧啧,哥哥我在Lose多抢手啊,你还嫌弃上了?”

        “就你这样儿的,也就阿轩有眼无珠跟宝贝似的稀罕着,别人那是稀罕你包里的银行卡你以为你多帅。”  凌嘉诺恶心地推开他,看他又贴上来,赶紧伸手抵住他胸口,“别闹了你,大红袍那边说没说哪天交易的,咱们都来两天了他们这是个什么意思?”

        谈起正事,王灿也不玩闹了,不过,他坐直身子前还是抓住凌嘉诺的手又揉了两把,啧了一声叹道“还是没我家阿轩的滑嫩啊。”

        凌嘉诺一脸黑线,赏他一个白眼道“赶紧说正事呢,大红袍到底有没有跟你联系过?咱们冒这么大的险过来跟他交易,他这么晾着咱们也太没诚意了。”

        王灿斜眼瞟过,意有所指地道“你不觉得你这次出来很浮躁吗?不就是等了两天吗?以前咱们跑外地跟人交易,耽搁半个月都是常有的,你心急什么?”

        愣了下,凌嘉诺一张脸迅速阴沉下来。他不是没发现他状态不对,只是不愿意去追究根源罢了,现在被王灿突然指出来,他有点被看穿了的难堪,但更多的还是沉重。

        这次的交易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是,在别人地盘上抢别人垄断了的生意毕竟还是冒险了。如果被发现,说不定连小命都得交待了,王灿谨慎一点是没错的。换做以前,他只会比王灿更冷静,而不是现在这样恍惚、缺心眼儿。

        “对不起灿哥,是我心急了。”

        王灿轻吐了一口气道“你心不静,这样是很危险的。这里是刘川的地盘,咱们不打招呼过来抢生意要是闹起来,恐怕免不了要动手,你这个样子去了也是给人当靶子。好了,别想太多,咱们明天约大红袍见一面吧,早点完事早点走人,总归不是自己的地盘,夜长了容易梦多。”

        “嗯”凌嘉诺烦躁地扒拉了两把头发,手放下来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这才没几天,他竟然已经习惯了自己短浅扎人的碎发了。

        ……

        “彦辰,我给小东做了宵夜,你也出来吃点吧。”

        “来了。”米彦辰冲门口应了一声,听见脚步声走远了,又拨了一次凌嘉诺的电话,见还是打不通,他只好翻出廖熊的电话打了过去。

        “米队?你找老熊有事儿吗?他在洗澡,要我现在拿给他吗?”

        听见电话里不急不缓的声音,米彦辰勾起嘴角笑了笑道“是沈瑞啊,最近还好吧?你的腿恢复的怎么样了?”

        “还好,已经可以下床走几步了。嫂子、小东他们都还好吗?等这个疗程做完,我就回去看你们。”

        “大家都挺好,月儿上幼儿园了,张小东那小子现在终于不是倒数第一了,考试勉强能及格。”

        电话那头轻笑了一声,安静了会儿才道“大雁跟飞狐如果知道队长把他们妻儿照顾得很好也会开心的。队长,你真的不打算再回去了吗?你跟我们不一样,你是有官级在的……”

        “我不会回去。”没等他说完米彦辰便打断了,两人沉默了一阵,米彦辰才爽朗地笑道“现在不是挺好嘛,廖熊转业做个小警察好歹也是为人民服务了,等你腿好了也可以找个自己喜欢的事情做,我守着这旅馆挺自在的。”

        突然想到什么,米彦辰又补充道“在小城过点小日子,跟喜欢的人在一起柴米油盐酱醋茶,人生何求。”

        远在C市的一个小户型房子里,五大三粗的汉子围着浴巾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他见床上拿着电话的男人愣神,伸头去瞟电话:“你跟谁打电话呢?”

        “啊!哦哦,队长找你。”沈瑞回神,将电话塞给他。

        廖熊大赤赤坐下,粗大的嗓门震得满屋子响,“队长,你找俺啊?”

        米彦辰冲门口的冯秀秀举了举手机,看她出去后又坐回床上,开门见山地道“你还记得上次带我去的那家酒吧吗?叫Lose的,你帮查一查Lose老板,还有跟在他身边的那几个人。”

        廖熊把树枝粗的手指捅进耳朵里掏了两下,纳闷地问道“你跟那些人没什么交集吧?查他们干嘛?”

        “少废话,什么时候能查出来?”

        “不用查,唐文杰这一年动作都不小,又是酒吧又是赌场的,而且他还有涉毒,局里一直有人在跟踪的,你要的话我明天上班就可以舀出来给你。”

        “涉毒?不是现在查的很严吗?”米彦辰在被子上敲着的手指顿了顿,眯着眼睛盯着炫白的墙壁。

        廖熊一把拉掉浴巾,死劲儿掀开被沈瑞压紧的被子,厚着脸皮挤了进去。看沈瑞黑着脸看他,连忙用唇语求道:我不睡沙发。说完便扭头对着电话继续道“那个唐文杰背景有点复杂,之前一直没动他,不过,他动作大了局子里还是怕出事,所以最近都有人盯着呢。对了,我昨儿还听同事在办公室说了一句,好像唐文杰派人去南边走货了。”

        米彦辰一下从床上站了起来,绕着屋子走了几步,停下后道“你替我查一查派去南边走货的是谁?具体跟谁交易,只要是关于这件事的线索通通告诉我,我明天一早开车去你那儿。”

        挂了电话,米彦辰越想越觉得凌嘉诺可能就是被唐文杰派去南边的人,前两天通电话时候,凌嘉诺跟他说过,那个杰哥吩咐他出门办点事情。凌嘉诺一直支吾着不肯正面回答今天会不会回来,恐怕当时说在外面办事情就是在故意透露出他根本没办法信守承诺按时回来的意思了。

        好你个小家伙,最好别让我知道你在干混事儿!

        “瑞瑞,你说队长他这是要干啥玩意儿?”廖熊钻进被子里,一边在沈锐身上拱一边转移他注意力。

        沈瑞假肢卸掉了,没办法踢他,只靠两只手根本不是这蠢熊的对手,挣扎了一会儿,便累得气喘。“你给我起来,再不老实就滚出去睡沙发。”

        被子里的大块头顿了顿,然后扁着嘴,委委屈屈地钻了出来,乖乖躺在一边,十足受了气的小媳妇儿模样儿。

        沈瑞眼里笑意一闪而过,随后又黯然下来,只是,一个垂眼功夫,他又恢复了冷清。“队长让你做你就照做,他是什么人咱们还能不清楚吗,我觉得队长他好像有喜欢的人了。”

        “哦”廖熊一只手枕着脑袋,眼馋地看着身边躺着的男人,他觉得他家瑞瑞真的是……好看又好吃!眼珠子一亮,廖熊对自己想出来的这个词特别满意,等他得意洋洋的在心里把这个‘好看又好吃’回味了几遍,才后知后觉地瞪大眼睛,巨声惊吼道“你说什么?”

        沈瑞被他震的耳鸣,不客气地朝他大脑袋上拍了一巴掌训道“你那么大声干嘛?整栋楼都给你吓醒了。”

        话刚落,楼下那户人家才6个月大的小孩儿便哇哇大哭起来。沈瑞跟廖熊面面相觑,齐齐往被子里缩了缩,等楼下哄孩子吆喝换尿布手忙脚乱冲奶粉的声音渐渐弱下来后,两人才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破房子迟早换了它,不然晚上办事的时候还得堵着嘴悠着点叫防着被人听了去。”

        “你说什么?”沈瑞听他嘀咕,扭头问道。

        “没什么。”廖熊立马把头摇成了拨浪鼓,枕巾都给揉成团了,然后搬出杀手锏,继续转移注意力。“瑞瑞,你刚才说队长有喜欢的人是怎么回事?”

        沈瑞撇撇嘴不揭穿他这弱智的把戏,伸手替他把枕巾拉扯好道“我猜的,刚才电话里队长提到跟喜欢的人一起过小日子的时候,语气很奇怪。”

        廖熊皱眉想象了下那个身材跟他差不多一样粗壮的米彦辰怀里躺着个娇滴滴、如花似玉的姑娘,立马恶寒地打了个颤。他转过脑袋看着旁边他当兵7年、追了5年、接受了2年考验在最后那次惨烈的任务前夕才算拉上小手的瞌着眼的男人,越看越喜欢,然后深深的觉得他家队长还是找个男人吧。

        ————————————————————

        唐文杰的势力在北边,跟濑七两人瓜分了整个北边的地盘,唐文杰经营酒吧、赌场,副业就是毒品。濑七倒卖烟酒、人肉生意、坑蒙拐骗什么都干,C市大街上穿梭的小偷、天桥上要钱的半残人基本都是受他控制的。

        唐、濑两家势均力敌,小摩擦一直不断,但谁也没撕破脸皮。而南边势力就比较混杂了,顶上刘川一家独大,下面各种小帮小派不少。唐文杰、濑七算是后起之秀,刘川却是跟德叔一个辈的老江湖了,走私贩毒、涉毒涉黄、放利子钱全部一手抓,只要下面的小虾小鱼不闹腾,他一般不会赶尽杀绝。

        大红袍就是这些小虾小鱼中偏肥腻的,靠收保护费起家,如今娱乐城有六个,夜总会有一家,还跟人投资了房地产,钱财颇多,贪得无厌,所以最近开始打白粉的主意。唐文杰手里有一条毒品来源,但这两年政府盯得紧,他手里压了不少货,这次冒险跟大红袍交易也算是不得已而为之了。

        只是,凌嘉诺却觉得唐文杰应该是还有别的考虑,Lose这两年生意非常好,赌场的收益也很可观,而且唐文杰在别的城市买了不少地皮,如今也翻了十来倍不止,他这么急着将货出手,恐怕也是被警察盯得不耐烦了。

        大红袍是个中年胖子,小眼睛,塌鼻子,下巴有三层,从面相上看,倒是长得很老实的那种,不过,跟他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这是个名副其实的笑面虎。

        “这位小兄弟看着面生啊,灿哥不给介绍一下?”

        “齐哥记性可是有点不好啊,这是嘉诺,上次德叔大寿时候,齐哥跟杰哥喝酒时候不还见过吗?嘉诺,还不给齐哥问好。”

        不怪大红袍没把凌嘉诺认出来,当初他见凌嘉诺的时候,凌嘉诺顶着一头红发,大半张脸都被盖住了,不仅不容易让人看清楚面容,连岁数都掩饰了。凌嘉诺坐在王灿身边呆着眼睛神游,所以一直没注意到对面时不时将目光落到他身上的男人,更没听见王灿叫他,所以,等王灿伸手在在背后掐了他一把,他才回了神问道“怎么了?”

        “昨晚上让你早点睡你不听,这会儿精神不好了吧。齐哥叫你呢,还不给齐哥问好。”王灿盯着他,嘴上轻松调笑着,一双眼里却全是冷意。任他脾气再好也被凌嘉诺这幅魂不守舍的样子给惹出一肚子火气了,要不是看地点不对,他真想甩膀子打人了。

        “齐哥好。”收到王灿的警告,凌嘉诺乖觉地叫人,然后收敛心神仔细听两人说话,一点不敢再冲王灿霉头了。

        回酒店的路上,王灿一直黑着脸,等两人进了房间,他转身一把将凌嘉诺按到门上,恶狠狠地吼道“你他妈够了没?这是最后一次了,再有一回别怪我动手打你。”

        凌嘉诺后背撞到门锁上,闷哼了一声也不敢喊痛,只能乖乖认错。“知道了,下次不会了。”

        王灿放开他,脸色还是不怎么好。“明天晚上交易,今天不出门了,我一会儿让人把饭送上来,你吃了早点睡,如果明天你还是这个状态,交易时候你就不用去了。”

        凌嘉诺咬牙甩了甩头,抬手狠搓了两把脸,将心里乱七八糟的情绪压下。唐文杰派他来的目的他知道,要是他不去,王灿一个人总是少一分保障的,所以,他必须要去。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七七丢了三个地雷

        七诀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1-15  17:37:49

        七诀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1-15  13:12:29

        七诀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1-14  20:44:58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888/167574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