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痞子受遇上退伍兵 > 第033章 调|教色大叔

第033章 调|教色大叔

        周家村今年收获颇丰,除了每家分到的鱼,剩下拉出去卖的,还足足装了三拖拉机。神龟作为吉祥物是不能吃的,被放回池塘里了。不过,米彦辰还是领到了一只个头不小的煲汤。至于那条大鱼他也没要。鱼太大,肉质反而不好。他选了一条半大的,做了脆皮鱼。再吵上一盘土豆丝,烙了些茄饼,晚饭就算是出炉了。

        “嘉诺,出来吃饭。”支起折叠桌,又把饭菜摆好,米彦辰才把看电视入了迷的凌嘉诺给拖了出来。

        凌嘉诺一屁股坐到椅子上,皱起小鼻子闻了闻道:“这王八黑不溜秋的,闻着还挺鲜。”

        “这不是王八,这是乌龟。”知道凌嘉诺是属猫儿的,米彦晨只舀了小半碗汤给他,虽然他也心急早点把凌嘉诺养出肉来,可是,凌嘉诺吃饭挑食、看心情、论天气各种人神共愤的毛病要改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他的改造计划也只有慢慢来了。

        “有区别吗?”乌龟王八蛋这口头禅,凌嘉诺还是小时候听隔壁王奶奶骂人学的,他一直以为乌龟跟王八是一样的。碗里的汤虽然没有上次的鲫鱼汤炫白,但色泽还是不错的,尤其是现在热气腾腾的,香味儿很是诱人。

        拿筷子蘸了点汤汁尝了尝,见不是讨厌的味道,凌嘉诺便捧着碗,小口小口地喝了起来。比起冯秀秀做饭,他更喜欢米彦辰来做。米彦辰做饭会考虑他的口味,不会做些他厌恶的菜品上桌。自从冯秀秀见他不吃猪肝后,家里基本上三天就会有一顿猪肝上桌,连原本喜欢吃猪肝的张小东都吃得犯呕了,她还是没起半点恻隐之心。

        对此,凌嘉诺还跟米彦辰讨论过‘最毒妇人心’这句话正确否,可惜米彦辰那货每次盯着猪肝眼睛都亮了,吃起来更是跟隔壁大爷家的土狗一样德性——哈喇子淌得欢实,一点没受餐桌上暗潮涌动的影响。

        米彦辰不知道凌嘉诺又在心里吐遭他了,他先给自己舀了一大碗乌龟汤,咕噜两口下肚,才拿筷子指着乌龟背上的壳道:“乌龟跟王八当然有区别了,乌龟是硬壳,壳面上有裂状纹,它头是椭圆的,有硬喙,无牙齿,头和四肢都有花纹;而王八是软壳,壳面无花纹,是深绿色的,它头是尖的,有牙齿,颈部可以伸的很长。”

        “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凌嘉诺小猫舔食般地喝着碗里的汤,时不时还拿筷子戳戳乌龟壳,看是不是硬的,顺便验证一下它脑袋和四肢上是不是有花纹。

        等他研究完乌龟,米彦辰一碗饭已经下肚了,但他很快又装了一碗,听凌嘉诺问,他嘴里塞满了米饭,含糊着应道:“不是有度娘嘛,有一次想起这个问题了,我就上百度收了一下。”

        凌嘉诺:……

        米彦辰一筷子挑掉乌龟壳,夹了块肉放到凌嘉诺碗里道“这个嫩。”

        凌嘉诺皱眉看着那块布满经络的东西,气鼓鼓把脸嘟成包子状,犹豫了再三,他还是将那坨东西拨到一边,低头继续吃碗里的茄饼。

        米彦晨看得莫名其妙,纳闷地问道:“你怎么不吃?”

        “难看!”

        愣了下,米彦晨又伸筷子替他把肉拨回中间,哭笑不得地道:“这要什么好看啊,快吃了。”

        “不吃!”凌嘉诺又拨开它。

        米彦辰继续耐心哄道:“乖,吃了!”

        “不吃!”凌嘉诺有点恼了,音量也提高了些。

        米彦辰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拍,大声命道:“吃了!”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凌嘉诺率先收回眼,他看着碗里的那块乌龟肉,就在米彦晨以为他要妥协的时候,却见他伸筷子干脆利落的将肉夹到桌子上。米彦晨两只拳头捏得嘎巴响,眼里的神色轮换了几遍,盯着他那张因为被宠得无法无天、完全没有害怕觉悟而一点没有愧色和惧意的小脸,在心里默念:好男人要宠溺自己媳妇儿,好男人要……管得住自己媳妇儿!

        ……轰!

        凌嘉诺错愕地看着突然站起来的米彦晨,心里一突,有点后悔刚才的不知好歹了,可他面上还算镇定,并没有露出怯意。米彦晨做饭的时候,念叨说乌龟熬汤如何滋补,说他太瘦了要多吃才能长肉,这些他都听见了,可他哪知道乌龟剥壳后会这么丑,这真的不是挑不挑食的问题了,这实在是丑得不忍直视了,更何况要他吃?

        米彦晨起身走了出去,回来时候,手里拎了一根一尺长的竹片子,他把竹片拍到桌子上,然后从新给凌嘉诺加了块乌龟肉放到碗里,阴恻恻地威胁道:“吃了,再不吃,我请你吃竹子炒肉片。”

        凌嘉诺冷笑一声,不削地瞟了一眼那根竹片,视线在略过桌上牌位的时候,身子一僵,毛骨悚然的感觉又冒了出来,他僵硬着四肢,默默收回眼,然后木着脸将那块乌龟肉夹进嘴里,胡乱吞了。

        米彦辰心里得意,觉得自己当真是管束有方,他又不客气的给凌嘉诺夹了一大块放到碗里。这下,凌嘉诺脸都绿了,干呕了两声还是全部咽了下去。不过,为了感谢米彦辰,秉着礼尚往来的好品格,他夹下乌龟|头放进米彦辰碗里,皮笑肉不笑地道:“这龟|头果真是椭圆形的,你吃吧!”

        米彦辰眯了眯眼,夹起乌龟脑袋塞进嘴里,连骨头带肉一起嚼烂了吞了。“果真是美味!”说完,他视线还在凌嘉诺身上的某个位置停了停。凌嘉诺恨得牙痒痒,一盘子脆皮鱼全戳个稀巴烂。米彦辰也不嫌弃,看他吃饱了,就风残云卷的将桌子上剩下的菜全扫荡了。

        “你到屋里去看电视吧,我洗了碗就烧水给你洗澡。”看小猫斗败后,一副恹恹不振的样子,米彦晨端着一摞空碗空盘子心满意足地走了。

        凌嘉诺胃里翻腾,手趴脚软地站起来,目不斜视的从米爹米妈跟前走过,同手同脚进房间去了。他要好好想想,不能就这么被白白欺负了。

        米彦晨干活麻利,没一会儿就拿了盆子进屋。凌嘉诺围着地上直径差不多80厘米,深度50厘米的木头大盆走了两圈,见米彦晨又拎了一桶水进来,问道:“这个怎么洗?我要坐进去吗?”

        米彦晨把水倒了一半进盆里道:“嗯,你小时候在这边没用过这个?”

        “用过,我站盆里,我爸给我洗。凌家的盆没这么大,就是个洗脚盆而已。”

        “这个坐进去没问题的,要不,我帮你洗?”

        凌嘉诺看他一脸色样儿,抖了一地的鸡皮疙瘩,撇撇嘴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出去,我自己洗。”

        一步三回头地磨蹭着走了,米彦晨听到里面落锁的声音,摸了摸鼻子,走到堂屋门口,坐在门槛上等着。乡下空气总比城里好,看着坎下面村民家里亮着的灯光,他突然觉得心里出奇的轻松、愉快。当初那次任务,战友死的死,残的残,他原本以为就算他离开了,也需要很长时间去遗忘、去修复,可这才一年过去,他已经从获新生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屋里那个小家伙,那个小时候糟蹋拐枣被他压在腿上打屁股还敢哭着咒他黑心肝一辈子娶不到老婆的小家伙。

        晚上比白天更冷,凌嘉诺草草洗了,换上米彦晨给他带来的睡衣,开门冲外面喊了一声。米彦晨很快就进来了,他眼睛在凌嘉诺身上游走了一圈,从行李里拿了一件外套给他披上道:“穿上,别着凉了。”

        凌嘉诺皱着鼻子闻了闻,见没什么异味就爬上床坐着看电视了。米彦晨心里暗暗记下,他除了挑食严重,还有轻度洁癖。

        “对了米彦晨,我今晚睡哪儿啊?”

        米彦晨弯腰起端盆子,浓眉上挑,转身出门前应了一句“就睡这里,跟我一起睡,家里就我房间这一张床。”

        果然如此!凌嘉诺勾起嘴角,什么也没说,继续一边打哈欠一边看电视。

        米彦辰倒了水后,用冷水凑合着冲了□子,进来后还有些忐忑。不过,从白天的情况来看,凌嘉诺是绝对不会去开隔壁房间门的,所以他也不怕被凌嘉诺发现隔壁是有一张双人大床的。看凌嘉诺眼睛都睁不开了,他不露声色地道:“困了就早点睡吧,明儿我带你上山骑马。”

        凌嘉诺摸出手机看了下时间,突然笑倒在米彦辰身上,扒着他把手机递过去道:“米彦辰你看啊,萌包子张小东的短信‘小哥哥,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你快点回来’哈哈哈……这熊孩子肯定是想我回去缠着我给他买零食呢。”

        米彦辰莞尔,家里小孩儿都喜欢凌嘉诺他乐得其见,不过,眼下还是睡觉重要。“别看了,睡觉吧。”

        凌嘉诺瞟了他一眼,将手机放下,在他目瞪口呆的表情下,三五两下就把自己剥了个干净。他一步跨过,骑到米彦辰身上,光滑的身子缠了上去,用冰凉的指尖勾起米彦辰的下巴,软着声音调戏道:“大叔你这么着急不就是想小诺这幅样子吗?”

        “小,小诺!”米彦辰瞪大眼,喉咙里拉风箱似的喘着粗气,凌嘉诺手臂绕着他脖子,屁股坐在他腿上,隔着裤子他都知道他那玩意儿正兴奋着。虽然脑子里还有点理智,知道凌嘉诺这番大胆举动太过反常了,不过,他还是忍不住心猿意马的期待着。

        凌嘉诺躲开他亲过来的嘴,一手捻着他耳垂,一手顺着他胸膛下滑,手指灵活地转进他衣服里,摸到要找的东西后,了然笑道:“大叔你可真坏!”

        感觉到裤子拉链被拉开,米彦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内裤里撑起的帐篷,顿时有点囧。可一看凌嘉诺岔开的大腿间,风景无限好,他又艰涩地吞了吞口水,翻身将人掀到床上压着。

        “小家伙,你撩拨出的火,可得负责给我灭了。”

        “怎么灭?”凌嘉诺灿烂一笑,眼睛弯弯,举起手里的润滑剂摇了摇,一脸天真地道:“大叔,你出门玩儿还带着这玩意儿呢,真是好兴致。”

        嘴角抽了抽,米彦辰一把夺过来,尴尬地咳了两声道:“买啤酒时候看到就顺手拿了。”

        凌嘉诺但笑不语,揪着他衣服把他拉下来一点,主动把嘴凑了上去。他趁着米彦辰闭眼跟他接吻的时间,快速将手伸进米彦辰内裤里,感觉到嘴里的大舌颤了一下想要撤出去,他连忙追过去咬住,拖进自己嘴里吸允着。

        米彦辰睁开眼,慌乱一闪而过,“唔……你,你在干什么?放手!”

        “呵呵,大叔难道不觉得很舒服吗?”凌嘉诺眼里的笑意更盛了,他看着头顶那双深邃的眸子透出恼怒,手下不停,绕够圈后一手灵活的打了个结。“好了!你自己看看吧,要是不满意我还可以换个绑法。”

        酸胀感一堵堵全憋在某个位置,米彦辰一张脸铁青。饶是他有不好的预感,可等他亲眼看见自己那玩意儿被钓鱼线捆成根肉|棒粽子,还是吓哆嗦了。

        一圈圈细小的钓鱼线全部勒进肉里,顶端充血部分,更是被捆得狰狞骇人,有一根细线竟然还从翕开的洞口穿过,微微的刺痛带着异样快|感让底下的肉|棒快速地粗壮起来,随之而来的还有越来越紧的束缚感。

        才一会儿,米彦辰额上就冒出了汗水,他拳头拽紧,忍住尿意,一字一句地怒吼道:“凌!嘉!诺!”

        “到!长官!”凌嘉诺神色一摒,随后又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样子。他看气得牙痒的男人,火上浇油似的用两只手握住那根肉|棒,狠撸|了两下,然后翻身裹了被子躲在里面。“你要是不想被憋死就自己出去解决吧,想借菊花没有,想借股沟也没有,想借五指姑娘用你自己的。”

        看他还要说什么,凌嘉诺抢断道:“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不怕你。说好了明天带我去骑马的,你可真是有诚意。”

        米彦辰愣了下,暗骂一声蠢到家了。他看了眼躲在被子里就露双眼睛的凌嘉诺,又看了一眼自己火气旺盛的小弟,最终还是哭丧着脸,提着裤子出去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888/167574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