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痞子受遇上退伍兵 > 第035章 掌嘴

第035章 掌嘴

        原本凌嘉诺以为回Lose后,唐文杰少不了要寻他麻烦。可唐文杰只是将他丢到酒吧就自顾自的忙去了。才离开没多久,凌嘉诺却明显有种物是人非的隔离感。不管是C市的繁华热闹,还是Lose的纸醉金迷,都让他有些不敢去想加州那个安宁温暖的小窝,更不敢想发现他离开后连手机也关机了的米彦辰。

        好些日子没看见阿三,凌嘉诺还是很开心的。这会儿不到十二点,Lose人不算多,所以他就坐在吧台边,同阿三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我看杰哥手下的人怎么都进进出出的,最近出什么事儿了吗?”

        阿三将酒杯子一只只擦得透亮,摆成一排,闻言四下看了看道:“警察前几天来过一趟,说有人举报咱们这里在买药。”

        眼皮狠跳了一下,凌嘉诺一颗心被提起。“后来呢?”

        “警察没有收到,不过发现几个磕了药的给带走了。咱们有几个人当时在场,也被带走了。灿哥还在养伤,杰哥这段时间一直在为这事儿奔走,不过,人还是没弄出来。听风声,这次警察好像是来真的了。”

        凌嘉诺不知道唐文杰这次找他回来到底是单纯因为赵筠盛跟程美梅的婚礼,还是因为别的。不过,听见阿三这么说,他心里有些不舒服。想着阿三总归是没有王灿知道的事情多,他打算去找王灿灿问问情况。“灿哥现在是在医院里还是在家里?”

        “在医院。阿轩最近连工作都辞了,专门去照顾灿哥呢。”

        凌嘉诺一出门就发现有人跟着,不过,他也没在意,直接打车去了医院。他刚到病房门口,就看见搭耸着脑袋坐在走廊椅子上的阿轩。“你怎么坐在外面,灿哥人呢?”

        阿轩抬头,见来人是凌嘉诺,兴奋的一下站了起来。“嘉诺,你来得正好。灿哥这段时间总是乱发脾气,动不动就赶我走。我今儿给他送饭他又赶我出来了,你帮我把饭带进去吧。”

        凌嘉诺接过他递过来的保温桶,脑子有些打结。上次去南边儿时候,王灿明明还张口闭口的说想阿轩的紧,怎么现在会把人往外赶?“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他不是挺喜欢你的吗?”

        “哪有?”阿轩有些不好意思,高挑的个扭捏起来有点娘气,不过他一开口倒是不让人腻味,是那种音色偏清亮带一点点磁性的声音。“是我喜欢他才对,当初为了跟他在一起我没少下功夫。最近不知道是不是受伤了他脾气不好,先是逼着我把Lose的工作辞了,我拧不过他照办了,可这两天他又说不想看见我。”

        抓了抓脑袋,凌嘉诺看他低落完全不知道怎么说,只好道:“那你跟我一起进去,还是……”

        “不了,不了。”阿轩摇摇手道:“我就在这儿坐着,你送进去吧。他晚点会起夜,我一会儿帮他倒了夜壶就走。”

        凌嘉诺推门进去的时候,王灿刚好不耐烦地瞪了过来。等他看清楚人后,起先愣了一下,随后拉下脸问道:“你不是跟那人走了吗?怎么回来了?”

        “你这是吃了火药桶了,见谁咬谁啊?我来看你还看出个爷来了?”凌嘉诺拉过椅子,一屁股坐到病床边,顺手把保温桶放到床头柜子上道:“你家阿轩让我拿进来的。”

        王灿皱眉看了一眼保温桶,又转头盯着凌嘉诺问道:“是杰哥让你回来的?”

        凌嘉诺看他这幅样子,心里疑虑更重了,嘴里不咸不淡地应道:“嗯,他都找上门儿了,我能不回来?对了,我听阿三说警察去Lose抓了几个人,都是不要紧的吧?”

        王灿眯着眼靠在枕头上,伸手指了指凌嘉诺包着纱布的手问道:“你手怎么回事儿?”

        “小事儿。”凌嘉诺耸耸肩不在乎的应了一声。想着米彦辰当时紧张成那样儿,又觉得自己挺没良心的。这么一想,他心里顿时烦闷起来,只好赶紧打住。

        像是想到什么,王灿突然坐起来问道:“你来的时候有人跟着你吧?”

        说起这个,凌嘉诺脸色也难看了,说话的声音也冷了几分。“应该是杰哥安排的,我刚出门他们就跟着了。”

        王灿吐了口气道:“你去跟阿轩说,让他先别走,就在外面等着。”

        凌嘉诺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起身出去跟阿轩交代了一声,回来问道:“灿哥,你跟我说说最近的情况吧,看你这样,事情肯定小不了。我既然回来了,你好歹跟我透个气,让我有个准备。”

        “你要准备什么?”王灿冷眼斜过,从柜子里拿出一包烟,抽了一支点上,顺便递了一支给他。凌嘉诺看着柜子上那个禁止抽烟的牌子一眼,点燃了叼在嘴里。

        抽了两口,王灿才道:“这次被抓的人里面,有一个跟着出去交易过两回。杰哥当天就去局子里捞人,但是没成。警察盯Lose也有段时间了,迟迟没有动手。这次好不容易抓到一点线索,我估计他们不会轻易放过的。”

        凌嘉诺眯着眼吞云吐雾,脑子里也飞快地转动起来。毒品这块儿沾手的人不多,知道来龙去脉的人就更少了。唐文杰算一个,王灿算一个,恐怕接下来就是他最清楚了。两年前,他开始帮着唐文杰卖毒品,后面跟着走货。唐文杰能信得过的人不多,次数多了,用他也就用习惯了。

        眼下风声这么紧,又被警察盯上了。除去上次南边消耗掉的存货,唐文杰手里应该是还有不少。这节骨眼儿上唐文杰叫他回来的目的就显而易见了。更何况,王灿现在还是个病号。

        “杰哥是想把货出手了吧?”

        王灿一脸愁容道:“恐怕是了,我觉得杰哥越来越沉不住气了。被抓的大龙顶多跟着跑过两次,护送的什么东西都不清楚,可杰哥最近又是联系买家,又是找你回来的,想出手的意思就很明显了。”

        说起这个,王灿就是一肚子火气,很吸了口咽冲凌嘉诺骂道:“你是蠢啊还是傻啊,走都走了,你他妈还回来干嘛?那男的上次不是让你不许跟我们来往了吗?怎么还让你回来?”

        “他不知道。”凌嘉诺闷着声音应了一声,把烟头丢到地上,又拿脚狠辗了两下,才满不在意地笑笑道:“也没多大点的事情,杰哥肯定有他自己的考虑,如果他真要我替他跑一趟,我替他跑一趟就是了。倒是灿哥你干嘛把阿轩拒在门外啊?我看他挺好。”

        王灿脸上的黑雾一点没散,沉着声音道:“事情大不大你心里清楚,我知道你一向对杰哥的话唯命是从,可是,自从那件事后,杰哥对你明显跟以前不一样了,你……”

        “灿哥!”凌嘉诺盯着他眼睛,身上的冷意凛冽。好一会儿,他才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模样儿,骄哼着道:“我知道灿哥担心我,不过,这两年我一个人走货时候不也没事儿嘛,再说,杰哥现在还没说这事儿呢,咱们别想太多了。”

        王灿张了张嘴,最后摇了摇头道:“你不想说就算了,我只是想告诉你,遇见个值得珍惜的别犯傻,为了那些个劳什子兄弟情义把自己一辈子毁了不值得。”

        “灿哥这是在告诉嘉诺,灿哥没办法替杰哥全心全意卖命了吗?”凌嘉诺低头玩弄着手上的纱布,沉着的声音不似平日里那般青涩,反而带点森然的味道。

        王灿重新点了一支烟在嘴里,抽了一口才瞟了他抓着的后脑勺一眼,嘲讽似地道:“你这是看不惯我胆小怕事儿?还是生怕我对你的杰哥不忠?”

        凌嘉诺手上的动作顿了顿,低着头没吭声。王灿突然一巴掌盖下,没省劲儿的力道让凌嘉诺脑袋磕在床沿上。他闷哼一声,干脆把脸扑在被子上,头也不抬,一个人跟着被子生闷气。王灿好笑地揉了他脑袋两把道:“我认识杰哥时间比你还久,他就是要玩命儿我也陪着。你放心,我不会丢下他一个人的。我只是告诉你,你还年轻,跟我们不一样。”

        凌嘉诺反手抓着他在自己头上作怪的手,拉在脸下垫着,蹭了蹭道:“以前杰哥教我学东西,学不好就打,每次都是你护着我。你们都玩命儿,我也要陪着。”

        王灿眼里柔和了不少,勾起嘴角问道:“不要那个男人了?我记得他是叫米彦辰对吧?”感觉到手上的脑袋僵了僵,王灿苦笑一声继续道:“我倒是乐意你跟着那人过点简单的日子,就怕杰哥不高兴啊。而且,现在你想走恐怕也由不得你了。”

        “没事儿。”凌嘉诺把脸偏过,挠了挠王灿手心笑道:“这次事情过后,如果他还要我,我就回去找他。如果他不要我了,那就算了。我跟他认识也不久,没道理为了他连你们都不要了。”

        王灿心里酸酸涩涩说不清楚什么滋味儿,他不知道是不是自从跟阿轩过上了,他心也变软了。说起来,他比唐文杰更早入这个圈子,唐文杰还是太子爷的时候他就已经在道上摸爬打滚了。可如今,唐文杰越来越适应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大粪池,他却束手束脚牵挂太多不该有的。

        “一会儿你告诉阿轩,让他等你走了再走,而且,以后都不许来了。”

        凌嘉诺闭着的眼睛一下睁开,放开他的手撑起身子嘲讽道:“灿哥是在防着杰哥?”

        “是又怎么样?”连着两次被质问,王灿口气也开始不善了。他盯着小豹子似的凌嘉诺,拉下脸喝道:“谁给你胆子这么跟我说话的!”

        凌嘉诺鼓着脸不服气,不过,王灿发火他还是有点怕的。在他心里,唐文杰一直是特殊的,而王灿才更像一个哥哥。王灿很少跟他发火,但是,真生气了却不会比唐文杰下手温柔。这会儿见王灿黑着脸盯着他,他抗了一会儿便起身,垂手站在一边。

        王灿看着他站着都是一身毛刺,心里更不痛快了,冷着脸道:“掌嘴!”

        愣了一下,凌嘉诺抬头呆呆地看他,见他没有开玩笑的迹象,赌气似的拿右手狠狠朝脸上煽了一巴掌。安静的病房里,响亮的声音甚至有些悦耳,可凌嘉诺却被打得目光呆滞,右耳轰鸣。

        王灿看他半边脸上的红印子,一口气堵在心里,更加恼火了。“我让你停了吗?再打!”

        左手实在不方便,凌嘉诺只好重复用右手不间断的往右边脸上抽着巴掌。等他自己都有点懵了才听王灿道:“够了!”

        脸上火辣辣的发疼,可也比不上心里的难受。凌嘉诺放下手,肿着半边脸一言不发地站着。看着像是在等王灿训话,可更像是在无声的犯倔。王灿也不理会他的臭脾气,只是剖析道:“杰哥派人跟着你难道没有防着你的意思?你要怎么自欺欺人那是你的事儿,既然你叫我一声灿哥,就给我规矩一点。”

        凌嘉诺不语,只是安静地听他继续讲。他这会儿也冷静下来了。王灿有一点说的很对,面对变了的唐文杰,他是自欺欺人了。所以才会在心里那些不愿意被提起的难受被王灿直白的说出来后失控生气。

        王灿从来不会无故打他,每次打完,总会简单明了地陈述理由。可他从来没哪次像今天这样,一点不想知道为什么挨打。

        “你灿哥我就是个孤儿,一个人生,一个人死,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阿轩却不一样,他跟我混在一起就是找死。我没有要防着杰哥,是杰哥已经不放心我了。阿轩辞职是我的意思,可是杰哥点头了也就是在告诉我,他把阿轩给我了。你知道一个人有把柄握在老大手里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他要我死我就得死,除非我不想护着阿轩了。”

        凌嘉诺咬着嘴,半边脸上红肿,半边脸上苍白。他看着疲惫闭眼的王灿,张嘴想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王灿说的他都懂,唐文杰手下重要的几个人,没哪一个家人是没被控制的。玩命的行当,老大也是需要手里有让自己安心的保障的。他不能说唐文杰有错,可这种手段被用到出生入死、感情深厚的兄弟身上,他不能切身体会到王灿的寒心,可也能感受的到。

        “灿哥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阿轩那里我会跟他说的。如果,如果真有那种事发生,我会求杰哥的。”

        睁开眼,王灿看他眼里的不忍跟小心,笑了笑道:“打你倒是打乖觉了。你现在不宜跟我走得太近,你去求杰哥反而让杰哥对你不喜。行了,回去自己上点药,下次别来了,几句话不对我又打你不是没处喊冤去。”

        凌嘉诺忍住发酸的鼻子,呲牙笑笑,扯到脸皮又赶紧闭了嘴。“那我走了。”

        “你脸怎么了?”凌嘉诺一出来,阿轩就注意到他脸上的伤了。

        凌嘉诺不好意思地笑笑,瞟了一眼站在楼道那边的两人,拉过阿轩道:“你在Lose呆的时间也不短了,应该了解灿哥的为人。他怎么说你就怎么做吧,别跟我一样,自己找打也没地方哭。”

        阿轩盯着被关上的房门,眼里落寞闪过,没一会儿却抬头坚定地道:“我知道了,你先走吧,我再坐一会儿也走了,以后我不会来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888/167574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