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痞子受遇上退伍兵 > 第038章 善后的米攻

第038章 善后的米攻

        “富安居”整个是被赵筠盛包了的,一楼大厅宾客满座,但像局长、处长和德叔类似不方便出现在人前的客人,就单独在一楼后面的包厢里开的席。而二楼有专门拱客人休息的场所,不过,现在宴席刚开始,离客人喝醉和借口喝醉找房间办事还有段时间。

        大厅里没了大人物,赵筠盛端着酒杯在人群里做足了主角被捧着的瘾。可这一切都被一通电话给破坏了。挂掉电话后,他愣了好几秒才勉强绷住脸色,同旁边的人告罪了一声,借口要更换礼服,将程美梅叫到了二楼的一间包厢里。

        关门后,赵筠盛一张脸就黑了下来。“那天我让你把人处理了,你处理没有?”

        原计划更换礼服的时间还没到,又敏锐地感觉到了赵筠盛的怒气,这会儿一听他提这件事,程美梅心里更是狠狠一跳。姚钱树的“水云间”因为人口买卖被获查,加上赵筠盛从中操作,没多久便破产关门了,姚钱树一家更是直接搬出了C市。

        当初“水云间”之所以能够和“浪琴湾”媲美,就是因为姚钱树在全国各地甚至从国外收拢了不少极品美女。赵筠盛本来就是经营夜总会的,在接手了“水云间”以往的生意和客源后,自然也不肯将那些个吸金女放走。

        所以,在警察还未查到具体事情之前,他就把那些女人全部转移到“浪琴湾”看管了起来。想着调|教一段时间,就开始接客。可没想到里面有个女人染了病,容貌溃烂不说,还开始咳血。为了防止其他人被传染,只好把那女人送走了。

        赵筠盛交代她要亲自把人处理干净,可她怎么敢下手,只好把人弄晕了丢到火葬场让直接烧了。当时她是亲眼看见人被送上传送台的,骨灰她也验过。只是,因为她有点担心那女人被烧的瞬间会惨叫,所以烧人的时候,她是等在门外的。

        想着那活人被烧成灰的场面,程美梅打了个寒颤,说话都有点结巴了。“处,处理了的啊,是出什么事儿了吗?”

        赵筠盛看她那副神色,气得一巴掌煽下。可想到今天这种日子,若是被人看见她脸上的巴掌印子,话也圆不过去,所以,他的手在要落到她脸上的瞬间,堪堪被停住了。

        “啊!”程美梅吓得惊呼一声,闭着眼等了一会儿才敢睁开,委屈地叫道:“筠盛……”

        “刚才王队长打电话说,有个女人报了案,说是被我们囚禁逼迫卖|淫逃出去的。偏偏局里跟我们关系好的几个领导都来咱么这儿了,留一个部队上退下来的硬骨头,他把这件事捅到上面去了,还带人在“浪琴湾”找到了那些女人,警察现在正往这边过来。你个蠢婆娘,你说你处理干净的,那这女人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那,那我们怎么办?要不要逃走,或,或者去外地避一避风头。”程美梅一时慌乱无措起来。

        赵筠盛恶狠狠盯了她一眼,皱眉思考起来。走是不可能的,下面那么多客人,他不仅不能走,还得想办法把这件事平下来。“我已经安排人送几个领导回去了,他们会帮忙过问这件事的,有机会让那个女人永远闭上嘴就可以了。我去大门等着那个硬骨头,你下去把客人招呼好,今天来的客人可都是有头有脸的,宴会千万不能乱。”

        “好,你放心。”程美梅赶紧给自己换了一条鱼尾裙子,虽然心里还是没底得厉害,可是,想着今天来的那些领导,她又安心了一些。赵筠盛也换了一身西服,他盯着程美梅白带鱼一样的身体,烦躁的眸子里泄出些施虐的欲|望。

        “走吧。”等人转过身,赵筠盛已经恢复了正常。他刚打开包厢门,一股危险气息迎面而来。由不得多想,他反手抓过身后的程美梅挡在身前。

        “噗”的一声,程美梅脸上的茫然还未散去,子弹就已经穿透了她的胸口,一团刺眼的鲜红瞬间炸开。

        赵筠盛扔掉瘫软的程美梅,一个手刀,坎落那人手里的枪,随后打开门,长腿飞甩了出去。“是你?”待看清来人后,他瞳孔一缩,英俊的脸庞变得铁青无比。他是怎么也没想到,当初不起眼的小兔崽子竟然差点要了他的命。

        姚旭两只眼球暴露凸出,眼球上布满血丝,五官也因为恨意被扭曲了。他一脚踹开地上的程美梅,嘲弄讥讽道:“赵筠盛,你他妈可真是个垃圾人渣,连自己的女人都可以拿来垫背。”

        赵筠盛淡淡地看了眼地上死不瞑目的程美梅,卖|淫|女的事情刚好需要一个替死鬼,如今又有了姚钱树的儿子,很多事情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嫁祸了。他完全可以把事情推到这两人身上,把自己从里面摘干净了。“那个女人也是你安排的吧?早不病,晚不病,偏偏到我哪儿就病了,还挑今天这种日子去报警。”

        “她可不是我安排的,她是自愿去为我爸爸报仇的。你不知道吧,她是我爸爸的小情人。哈哈……赵筠盛啊赵筠盛,你这种靠女人上位,还把女人不当人的可怜虫,是怎么也想不到的吧。你弄垮我们姚家,还赶尽杀绝,派人害死了我父母,今天,就是你血债血偿的日子。”

        从衣服里抽出匕首,姚旭猛地扑到赵筠盛身上,举刀就要刺。赵筠盛抓住他两只手,在地上扭滚了起来。

        ……

        廖熊一把拉住闷头往里冲的米彦辰,扯到他一边小声地道:“我的亲队长哎,你别冲动啊,我已经查清楚了,你家那小子肯定是跟着唐文杰来这里了。你先稍安勿躁,你没请柬人家是不会让你进去的,一会儿你跟我们进去。”

        米彦辰看了一眼那边还在交涉的警察,烦躁地甩开他道:“你们这办事效率可真够慢的,真要是抓罪犯,人早跑没了。”

        “还不就是来抓罪犯的嘛。”廖熊冲门口竖着的赵筠盛跟程美梅喜结良缘的大画布呲了一声,掏了掏耳朵道:“这些人渣,迟早要清理干净。上面已经有风声了,要整顿C市的黑势力和非法生意。你还是早点把你家那个带走的好,唐文杰叫他回来的目的显而易见,我猜他们也就这几天该有动作了。”

        “嗯。”米彦辰从鼻子里应了一声。坚毅的脸庞因为抿紧的唇线显得更加冷厉果决。跟毒品沾边都是重罪,上一次他没有过多苛责凌嘉诺,可这次他要是再心软、妇人之仁,恐怕只会害了凌嘉诺。

        “这件事我会处理,一会儿找到他,我立马带他走。要是后面查出什么跟他有瓜葛的,你提前跟我透个信。”

        廖熊撇撇嘴,瞟了他一眼道:“看样子你是认真了,放心吧,以前的事情真要查,牵连也不小。要是上面没人给这些黑社会开绿灯,他们怎么可能这么猖獗。你家嘉诺不会有事儿的,但是,这次唐文杰的交易,他一定不能再插手了。诺,你看那老头,当年也是特战部队下来的,那可真是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主。”

        唐文杰送走德叔后,虚脱地靠在墙壁上。想着先前开门却没见凌嘉诺,德叔那种意味不明的眼神,他心里的怒气一凸一凸地往上冒,脑门儿上的青筋都蹦跶了起来。突然楼顶几声闷响传来,他凝神听了一会儿,又是一阵更大的动静响起。害怕凌嘉诺跟赵筠盛单独对上,他也顾不得身后要了命的撕裂感,忍着冷汗朝楼上走去。

        凌嘉诺连着开了几间包厢,都没有找到赵筠盛跟程美梅。他正打算往另一个方向去看看,就见唐文杰急步往那边走去。下意识的他就躲到了柱子后面,等唐文杰走远了,才伸出脑袋,暗自松了一口气。

        “杰哥怎么上来了?而且,他走路怎么有点不对劲啊?”想了会儿,凌嘉诺干脆跟了上去。反正这边他全找过了,赵筠盛跟程美梅肯定在另一边。

        唐文杰走到一间虚开的包厢门口,里面的动静和血腥味儿让他眼皮狠狠一跳,他摸出腰间的消音枪,铁青着脸推门进去。赵筠盛刚抽出插在姚旭身上的刀子,就被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

        “原来是杰哥来了,这个姚家的小子混进来想要杀我,连,连美梅都……”赵筠盛说到这里满脸痛心,他狼狈地站起身,酿跄着走到程美梅旁边跪了下去。“美梅……”

        唐文杰也是被吓了一跳,这会儿才算回过神来。没看见凌嘉诺在,他低头勾了勾嘴角,掩住眼里的冷意。刚才他上来的时候,整个二楼是空无一人的,这么好的杀人机会,他又怎么会放过?

        “杰,杰哥……”脑门上被抵了个冰冷的家伙,赵筠盛脸色一变,冷汗顺着头皮滚了下来。看手里已经没了反击的武器,他收起作势,阴沉地抬起头问道“唐文杰,我们近日无怨往日无仇的,你这是什么意思?”

        唐文杰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苍白的脸上因为冷酷渲染出一抹残忍的杀意,他的双腿因为疼痛轻微颤抖着,但握枪的手却是纹丝不动。“无冤无仇?赵筠盛你还不知道吧,你这条命我已经替你留了整整两年了。”

        说着,唐文杰一手卸掉他下巴,顺便朝他腹部开了一枪,看他怒目圆瞪,喉咙里发出霍霍拉箱风声。面无表情地道:“当初如果不是你在凌云天喝的水里下了药,那样一个遵纪守法的教书生会精神恍惚?自己把车骑到红灯道去?”

        赵筠盛眼里有片刻的错愕,他实在是没想到唐文杰要杀他的理由竟然是这个。

        唐文杰盯着他眼睛,恨意不减反增地道:“你知道我每次把半死不活的凌嘉诺从你这里带走是什么滋味吗?你知道我眼睁睁看着他连哭都做不到是什么滋味吗?他换上厌食症的那段时间,我他妈真想一枪崩了你。”

        “这两年,我连他爸爸的死因都不敢告诉他,我他妈最怕他不要命也要把你拉下地狱。后面,他一心想要报仇,我就更不敢杀你了。那时候支撑他活着的唯一理由,就是你这个大仇人。你说,我他妈还怎么敢杀你?”

        “跟这个女人一起去给凌云天陪葬吧。”裁决者一般宣判后,唐文杰不再犹豫,一枪对准赵筠盛额头,转身出了包厢。

        等唐文杰转下楼梯后,凌嘉诺才从葫芦造型的垃圾桶后面站了起来。他看着唐文杰消失的拐角,愣了好一会儿才转身推门走了进去。相比凌云天的死相,赵筠盛和程美梅都太盛装隆重了,他突然觉得特别委屈,眼泪大颗大颗地砸落到地板上。

        凌嘉诺很没出息地唾弃自己,搞得他像是在替赵筠盛和程美梅哭丧一样。

        “我爸爸全身血都流干了,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漂亮的去死?”抹了一把眼泪,凌嘉诺拿起那把血淋漓的匕首,面无表情的将程美梅那张脸划得稀巴烂。轮到赵筠盛的时候,他还将赵筠盛的心脏挖了出来,剁成碎块洒了一地。

        浓烈的血腥味儿让凌嘉诺胃液翻滚起来,他一边笑一边哭,趴在地上痴迷地喃喃道:“凌云天,你看见没有,你死了,你儿子就变成恶魔了。哈哈哈……你他妈怎么能这么狠心呢?你他妈知不知道我有多爱你?呜呜……”

        手机反反复复响了好几遍,凌嘉诺才听见。他托着步子在卫生间里把手洗干净,若无其事地接了唐文杰的电话。“喂,杰哥。”

        “你他妈去哪儿了?有警察来了,你赶快回来,我在包厢里等你。快点!”

        凌嘉诺觉得眼睛有点红,捧了些水浇到脸上才好些。他出了卫生间,淡漠地看了一眼地上的血腥,转身离开了。

        等包厢里彻底安静了下来,衣柜后面,突然露出半截皮鞋。米彦辰闭眼平复了心情,抬脚走了出来。凌嘉诺动手的时候,他就在门外看着,等后面凌嘉诺进了卫生间,他才趁机躲进来的。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害怕让凌嘉诺看见他,只是,那个时候,他真的很害怕,害怕他的出现会让凌嘉诺彻底崩溃掉。

        看着三个死人和满屋子的血肉碎块,米彦辰抿了抿嘴,沉着脸将匕首和水龙头上所有指纹全部抹掉,又仔细把凌嘉诺刚才留下的痕迹处理干净,才狠狠吐了一口气出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888/167574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