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痞子受遇上退伍兵 > 第040章 凌嘉诺=男M

第040章 凌嘉诺=男M

        凌嘉诺一觉睡醒,天已经黑了。他下楼的时候,王灿跟阿轩都不在,就唐文杰和几个手下在收拾东西。唐文杰把两只消音枪别在腰后,放下黑色大衣,回头见他站在楼梯上一脸阴郁,抓起桌上的一把枪扔给他道:“发什么愣呢,马上出发了。”

        “灿哥和阿轩去哪儿了?”凌嘉诺从楼上走下来问道。因为心情不爽,他声音有些低沉。

        “什么话该问,什么话不该问,难道还要我教你吗?”唐文杰拎起银色手提箱,从凌嘉诺前面走过的时候,暗含警告地看了他一眼。凌嘉诺倔强地抿紧唇,梗着脖子看了回去。唐文杰却是没再看他,甩开衣摆大步走了出去。

        那种满腔愤怒还来不及爆发出去,就被轻飘飘地被堵了回来。凌嘉诺只觉得喉咙里卡了根鱼刺似的,哽咽得难受不已。等所有人都上车后,他才收起枪走了出去。在经过唐文杰那辆车的时候,他像是没看见唐文杰特意为他留着座位一样,直径走到后面一辆车子旁边,拉开车门,不理会面露诧异的众人,咧嘴笑道:“我屁股小,挪半个位置给我吧。”

        车里的人很快收起愣神,迅速给他挪出个位置。凌嘉诺冲他们笑笑,一屁股坐进去,闭上眼休息。至于旁边几道视线不着痕迹的打量,他权当不知道。平日里,他跟唐文杰也没少拧疙瘩、闹别扭的时候,通常都是来个眼不见为净。

        车子到地方停下后,凌嘉诺才发现这次交易的地点离Lose并不远,是C市周边一个不出名的小镇,开车一个小时就能到的。早上时候,因为车子故意绕了圈,他又睡着了,所以没有太清晰的路程概念。

        唐文杰这次找的买家是从外地来的,据说两人是一年前认识的。这次,对方大佬亲自过来,胆量和诚意都出人意料的大。毒品交易,凌嘉诺已经参加过很多次了。但像这次这么庞大量的,还是第一次,他多少也能猜到局势的严峻性。

        唐文杰是一个很有头脑的人,不然,依他年纪轻轻,也不可能轻而易举在C市这个黑帮生生不息、亘古流传的直辖市里称老大、占地盘。所以,凌嘉诺猜他这次要不是有一定把握,要不就是转手毒品已经是迫在眉睫、不容刻缓了,虽然明知风险大,但也不得不铤而走险。

        两种情况,主观上凌嘉诺更偏向第一种。但从客观来看,唐文杰不仅把还在养伤的王灿带了出来,还准备了不少枪支弹药。C市本就是唐文杰的地盘,这么大张旗鼓显然不是为了防止对方不守信、空手套白狼,而是为了以防在跟警察对上时候,不会因为没武器而毫无还击之力。

        这里是一个颇偏的巷道,旁边有一家破破烂烂的游戏厅。车子刚停下,门口两个岁数不大的年轻男人上前替唐文杰开了车门。凌嘉诺下车后,看着这个不起眼的交易地点,脑袋有片刻不在状态的空白。

        没有窗户的游戏厅里,光线阴暗,像一只张开血盆大口的怪兽,他第一次起了临阵退缩的念头。总觉得如果他进去了,有些东西就真的是彻底改变了,再也没有被原谅的可能。淡淡的忧伤蔓延开来,如同在纪念某些即将失去的不舍。

        凌嘉诺苦笑一声,不管心里再如何挣扎,他脚下依旧是坚定不移的跟着唐文杰。即使因为米彦辰的存在,他已经或多或少开始受到影响了,但他从来都是唐文杰的臂膀,需要化为利器的时候,绝不会犹豫。

        “杰哥真是准时啊。”游戏厅内间,唐文杰刚撩起帘子,一个肥头大耳、头顶光秃的男人便迎了出来。唐文杰看了一眼他拍在自己肩上的手,突然笑起来寒暄道:“让朱老板久等了,真是不好意思。”

        话虽如此,但他脸上并没有半点歉意。作为老大,唐文杰的一言一行以及身上那种气势都大不同往日了,璀璨夺目,很是吸引人。凌嘉诺突然发现,再次亲眼目睹唐文杰的魄力和万事尽在掌控之中的神闲气定后,他已经不像以前那样,目光总是追随着唐文杰。

        好像不经意间,从前一个人纠缠不清、黯然伤神的感情通通都变得清晰透测起来。他依旧愿意为唐文杰做任何事情,只是,不再期待那份或许曾经有过却在那个暴风雨夜里夭折的爱慕。

        内间不比外间小,中间一张陈旧的木头桌子,桌子上一堆纸牌,旁边坐着三个人,角落的柜子上坐了两个,那边墙壁上还靠着三个,刚才引路进来的有两个,这会儿守在门口。如果没有隐藏,那对方一共来了11个。看来双方应该是商议好的,因为不算王灿跟阿轩的话,唐文杰这边也正好11人。

        “杰哥手下都是帅哥啊,怪不得Lose生意那么火爆,在我们江城那边,可没有这种好货色啊。”朱胖子往唐文杰身后看了看,最后将目光停在凌嘉诺脸上,小肉眼挤在一起,只剩一条缝儿,让人看不清楚里面的神色。

        唐文杰并不接他的话,绕开他走进去,将箱子放到桌子上,自顾自坐下,开门见山地道:“下一次朱老板过来,我一定好好招待朱老板。今天正事要紧,你说呢,朱老板?”

        唐文杰回过头,嘴角掀起,两眼黑漆漆地盯着身后的朱胖子。从朱胖子开始看自己,凌嘉诺小脸上的寒霜就没化过。这会儿,唐文杰发话,他趁机走到唐文杰身后,垂首站定。朱胖子大腹便便的跟了过来,在要坐下之前,突然把手伸向凌嘉诺的屁股。

        唐文杰眼里凶光闪过,在那只手要抓上凌嘉诺屁股之前,稳稳钳住,皮笑肉不笑地冷声道:“朱老板这是什么意思?”

        “杰哥看我什么意思?”朱胖子眯起眼,起皱的肥脸蛋子抖了抖。他抬头看向凌嘉诺,眼里的猥琐和欲|望分毫不加掩饰。“杰哥开个价吧,把他让给我。”

        唐文杰在心里暗骂一声。这个朱胖子在江城是个出了名的变态,仗着有钱,玩残了不少男孩子。他在会所里,有个高级调|教师的名头。还有传闻说,朱胖子专门在家里修了间隔音房,被他带进去的人,就没有站着出来的。

        这边唐文杰还在自顾生气,朱胖子已经先一步开口道:“杰哥也知道,我这人没什么爱好,就喜欢长得漂亮的男M。你家这个,我看着实在喜欢得紧,杰哥开个价,把他让给我怎么样?”

        “他不是M。”唐文杰声音已经有些发寒了,而且,脑子某些不好的画面闪过,他心里更是怒不可歇起来。

        凌嘉诺一直面无表情地站着,只是在朱胖子跟唐文杰提M的时候,他身子轻微晃荡了一下。唐文杰摆明的拒绝,让他松了一口的同时,心也跟着被揪紧了。看朱胖子还要说什么,他眼皮跳了跳,抢先开口赔笑道:“嘉诺谢过朱老板抬爱了,朱老板还是先跟杰哥办正事吧。”

        “闭嘴!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唐文杰一张脸彻底黑了下来。

        凌嘉诺小脸一白,有些委屈地咬住唇,只是一瞬间又恢复了原样。朱胖子眼睛一直在他身上,看见他的小动作后,心里跟猫抓了似的,摆手笑道:“呵呵……杰哥勿怪,我看嘉诺挺懂事的。既然嘉诺都开口了,那咱们就先办正事。”

        唐文杰窝了一肚子火气发不出去,根本不给朱胖子好脸色,直接把箱子放到桌子上,抬手让后面的人把其他三个箱子也一并拿了出来。朱胖子开箱亲自检查了一遍,笑呵呵地赞道:“杰哥手上的货就是没得说,整个内地也找不出几家有这样好成色的。”

        凌嘉诺原本还在诧异怎么不见他拿钱出来,就听唐文杰不耐烦地道:“朱老板满意就好,既然货没什么问题,朱老板可以付钱了吧。”

        “那是自然,我马上让他们付钱。”朱胖子接过一个手下递给的手机,财大气粗地吩咐道:“把钱给他们。”

        唐文杰手机很快就响了,凌嘉诺听到是王灿的声音,大概是说:钱已经到手了。看来唐文杰还是不放心这次交易,所以钱货分开交易,这样就算碰到警察,风险也降低了很多。或许不想跟朱胖子再呆在一处,唐文杰挂掉电话后,起身对朱胖子道:“想必朱老板是要连夜赶回江城的,告辞!”

        说完,他也不等朱胖子开口,转身就朝着外面走去。凌嘉诺故意落在他后面几步,等他出去后,才停下头也不回地道:“我不记得你还是个纠缠不清的人。”

        朱胖子盯着那个匆匆离去的身影,笑着摇摇头,随后又眯起眼,老狐狸一般地自语道:“总有一天,你还会求到我跟前的。”

        回去的路上,凌嘉诺没能再跟唐文杰分车坐。他刚出游戏厅,就被唐文杰一把拎住,拽着拖上车。“你跟我走,他们那辆车沿着来的路回去。”

        凌嘉诺手臂在车门上磕了一下,不过,见唐文杰脸色不好,他也不敢喊痛,只是捂着又开始出血的手问道:“那灿哥怎么回去?他那边就他一个人能行吗?”

        “你很关心他?”唐文杰突然转过头来,半个身子都压在他身上。凌嘉诺被吓了一跳,唐文杰眼里莫名其妙的妒意和怒意根本没道理可讲。他垂下眼睑,很是小心地应道:“我爸没死之前,你就经常带我到酒吧玩,那时候灿哥还在山爷手下当打手。次数去多了,我们跟他也就认识了,每次你们喝酒,我就喝果汁。我们一个未成年,一个富家子,一个混社会的,完全不是同一个世界里的人,却出奇的对脾气。”

        唐文杰那张像是被刺激后的凶恶脸,一寸寸瓦解,最终消于无形。凌嘉诺的声音很轻,每一个字都冰冰凉凉的从他薄薄的嘴唇间吐了出来。莫名的,唐文杰的怒气就散了。他坐回位置上,愣愣地看着前方不宽阔道路两边微黄的路灯,听着旁边空灵的述说。

        “有一次我趁你们去洗手间,偷偷喝了两杯白兰地,结果等你们回来后,我说话都打结巴了。灿哥你们两合伙扒了我裤子,一人在我屁股上狠拍了两巴掌,后面看我哭了还一起笑话我。那天我们三个都喝醉了,就在酒吧旁边的酒店睡了一晚上。第二天酒醒后,我躺在中间,你们两各自压了我半边身子,我全身骨头跟散架似的,痛了好几天。”

        “你到底想说什么?”唐文杰摇下车窗,冷风把他最后一丝火气也给吹灭了。他已经过了凌嘉诺那个悲秋伤春的年纪,但是,那时候的感情他从来没有忘记过。

        凌嘉诺偏过脑袋,微弱的光线里,他能看见唐文杰迷人的侧脸。“杰哥还是跟以前一样帅呢。”

        唐文杰脸上有片刻的错愕,随后却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他转过脸,认真看着凌嘉诺发亮的眼睛,呼吸一窒,突然问道:“那你跟杰哥过一辈子好吗?”

        黑暗里,唐文杰觉得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他看不清凌嘉诺的表情,但能听见自己越来越快的心跳。凌嘉诺想冲他说点什么,但张开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唐文杰的话如同一丝暖流趟过他那颗早已被射得千疮百孔的心,紧接着却是更让人窒息的晕眩。他眼角滚下一滴热泪,终究是选择沉默了。

        唐文杰眼里的希冀一点点沉了下去,就在他还想再问一次的时候,远处几束大灯直直照了过来。开车的司机被晃瞎了眼,车子甩了一下,刹车停在路边。唐文杰瞳孔猛缩,突然变脸大喊道:“妈的,是警察,给老子冲过去。”

        凌嘉诺耳朵里翁的一声顿时不知所措起来。唐文杰冲着外面开了两枪,回头一把将他脑袋压倒座位上吼道:“趴着不许起来。”

        车窗上许多被子弹打中的声音,混乱不堪。凌嘉诺呆呆地趴了一会儿,突然起身将手机掏出来,迅速换了一张卡。一连串的短信提示跟外面的命悬一线的危机一般,蓦地,他抱着手机就委屈起来。这种时候,他竟然只想着跟米彦辰说一句“再见”。

        车子冲进旁边的小道里,唐文杰回头看了一眼紧跟进来的警车,额上冒出些细汗。交易都结束了,警察这个时间在路上堵他们很不正常。他抓紧时间给王灿打了个电话,那边久久没人接听,忙音响起,唐文杰闭上眼,操了一声吩咐道:“把车子开到县城广场上去,到那里我们找机会下车,你把车子开走。”

        县城广场今天人山人海,因为歌坛新星赵大同今晚在这里举行个人演唱会。晚上10点多,演唱会已经进行了一半,这会儿投资商正在舞台上玩互动游戏,顺便宣传公司产品。赵大同则退到后台换衣服休息。

        离广场三百多米的地方,一辆黑色小车拐弯后突然急刹。唐文杰拉着凌嘉诺下了车,后面紧跟追上几个警察。唐文杰回头开了一枪,边打边往旁边的小巷子里跑去。好在今天路上没什么行人,两人在巷子速度并不慢。

        一路上,凌嘉诺把两边能掀到路上的障碍物通通掀翻到地上。唐文杰一边跑一边留意能出去的路,可惜这条深巷子根本没有岔道。他回头正想对追来的警察开枪,却被那颗打向凌嘉诺的子弹吓破了胆,想也没想就把凌嘉诺飞扑到一边。

        凌嘉诺在墙壁上狠撞了一下,五脏六腑跟移了位似的,痛得两眼发黑。看见唐文杰胸口炸开的鲜血,他一咬牙,扶着唐文杰往里面退。唐文杰一手按住伤口,喘着粗气道:“如果……我会帮你把人引开,你先找个地方躲着,然后想办法出去。”

        看凌嘉诺想说什么,他拉下脸骂道:“你他妈闭嘴!你现在是不是不听我的话了。”

        凌嘉诺看着前面多出来的小道,神色一松,扶着他快速跑了过去。“那里说不定能出去,追来的警察不多,也许我们都能逃过这一劫呢。”

        唐文杰看着不断滴落到地上的鲜血,眉头皱了皱。他已经打定主意了,这次如果死了,就当他补偿给凌嘉诺的。远处闹哄哄的声音传来,唐文杰眯着眼看向那边被照亮的半边天幕:“朝那边跑,混到人群里,你才有机会逃走。”

        手臂上越来越重,凌嘉诺鼻子有些发酸,他不敢转头去看唐文杰,可旁边越来越踉跄的步子,还有剧烈的喘息都在说明一个现实——唐文杰不能再折腾了。那一枪的位置,凌嘉诺看得很清楚,就在心脏附近。

        “对不起”唐文杰眼神有些涣散,突然低喃了一句。

        “什么?”凌嘉诺愣了一下,错愕地去看唐文杰。唐文杰脸色已经变得十分惨白了,他喘了两下,急急说道:“我怕我现在不说,以后就没机会了。当初,我不该那么对你的。我知道你喜欢我,而我他妈的却把你伤成那样,这次跑掉了,你就再也别回来了。”

        廖熊一直追在最前面,在他有意放慢速度下,只来得及看见钻进巷子里的一片衣角。到了岔口,他让人分两路追踪,然后等人都分散跑远了,才摸出电话给米彦辰拨了过去。

        “你家那崽子跟唐文杰在一起,被我们的人盯上了,这会儿朝着广场去的,你从那边把人截住,别让警察看见他就行。唐文杰这次带他回来,一直没让他露面,只要不被抓住,他就算没事儿了,记得给我把他外套扒下来啊。”

        作者有话要说:团子这又是废话的节奏吗?删了又删,还是没有压到5000以下,还把该出场的米彦辰给漏了。呜呜……还是下一章吧,刚好跟揍人连在一起。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888/167574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