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痞子受遇上退伍兵 > 第046章 变味儿的家法

第046章 变味儿的家法

        许易上楼的时候,几乎是跌爬着上去的,那脸色配上他纤细柔弱的身子,跟见了棺材里爬出来的白面鬼然后被吓丢了魂儿似的。看米老虎一张脸铁青,凌嘉诺以为他会直接跟上去,没想到他只是拎着行李包进了房间,再出来,手里拿着套干净的家居服。

        “坐一天车你也累了,去洗个澡把衣服换了。这是之前买的,洗干净后就收我柜子里了,在家里就穿这个吧,舒服点。”

        “嗯”迟疑了下,凌嘉诺还是接了过来。冯秀秀在一边生着闷气,看到这一幕狠刮了凌嘉诺一眼,刚好给转过脑袋的凌嘉诺看见。凌嘉诺嗤了一声,冲她翻了个白眼儿,冯秀秀气极,米彦辰像是没看见似的,自顾挽了袖子道:“我去煮面,你洗完就可以吃了。”

        看他分明心情不佳又不想多说话,凌嘉诺识趣的没有跟冯秀秀一般见识,拿着衣服钻进房间。屋子跟他走前一模一样,冯秀秀那女人倒是没有弄出什么看他走了把他东西丢掉然后在房间里换上一副有新人入住的假象事情。

        稍微想了下,凌嘉诺就暗道没意思。那女人处处不待见他无可厚非,任谁死了男人又有个更好的天天处一块儿,就算她没点旁的心思,日积月累下来的习惯也不会容忍这份依赖被打破。而且,谁又说得准,她会不会处着处着处习惯了就当成是自家的了。

        凌嘉诺相信直觉这东西,他能下意识把冯秀秀当成尖嘴婆一类的恶婆娘,说不得就是因为冯秀秀把米彦辰太当自己人了。而冯秀秀肯定也能看出他跟许易的不同,米彦辰那货对他的感情,稍微留心一点都能看得出来。这么一想,凌嘉诺又开始磨牙,米彦辰那蠢猪竟然给他拉仇恨。不过,磨牙归磨牙,他心里还是舒坦的,他最不喜欢的就是藏着掖着来。暗地里喜欢个人,或者是搞不清不楚的小暧昧,他都不喜欢。

        把一片真心拿来反复蹂躏、搁浅拉锯,最后只能伤痕累累,想一下“爱”这个字眼都觉得疼。

        凌嘉诺洗完澡出去,米彦辰已经煮好了面,照顾了他的口味,没有放葱花,隔了点香菜。跟米彦辰面对面坐在餐桌边上,凌嘉诺一边小口小口地吃,一边偷看吸溜得嚯嚯直响的米彦辰。他对米彦辰罚许易这事儿的后续还是挺感兴趣的,尤其三楼那满屋子的工具,第一次见,就让他起了好一身鸡皮疙瘩。

        指望不上闷葫芦米老虎开口,凌嘉诺只好没话找话道:“冯秀秀干嘛去了?她不当老母鸡了啊不怕你把许易给打了。”

        嚯……米彦辰把最后一口面汤喝完,放下碗道:“左一句冯秀秀,右一句冯秀秀,她是你秀姨,要不你跟着我喊嫂子也行。”

        凌嘉诺跟冯秀秀不对盘米彦辰是知道的,可这事儿上,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冯秀秀刚才跟进厨房替许易说情的时候,也不忘数落凌嘉诺几句。他都不知道这两人到底是什么时候结下的梁子,烦不胜烦只好抽去卫生间的空档,给秋文打了个电话,让他回家休息,把冯秀秀叫下去替班。

        凌嘉诺挑三拣四地扒拉着面条,他吃得慢,又不喜欢面里放太多汤,所以这会儿面已经有点糊糊状了,干巴巴地搅在一起,一筷子就是一坨。米彦辰皱眉看他玩儿,也不管他,只是劝道:“你也别老是跟她斗鸡眼,她是长辈,你得有点礼貌……”

        嘿!这话说的,你丫的才跟她斗鸡眼!你全家都斗鸡眼!屁来的长辈!去他娘的礼貌啊!心里面草泥马奔腾而过,凌嘉诺一筷子下去,力道没控制好,戳断了一截面条飞了出去。愣了下,他眼神儿就往桌子上瞟。正纳闷明明看着飞出去的,怎么就不见了,却突然发现米彦辰话没说完就停下了。

        “怎么不说了……额。”

        凌嘉诺讪笑两下,埋头老老实实地吃面条。米彦辰搭下眼皮,一把扯掉挂在鼻子上的面条,无语地看着脸都快埋进碗里的凌嘉诺,顿了顿继续劝道:“反正她怎么也大不过你去,她只是张小东的妈,是我战友的老婆,可你是我媳妇儿啊。”

        “谁是你媳妇儿了?”放下筷子,凌嘉诺嫌弃地把碗往前推了推道:“你给我吃了吧,我吃饱了。”

        米彦辰看着他碗里扭成麻花结的糊状玩意儿,拿起筷子,两下扒拉进嘴里,吃完后又继续劝:“那我是你媳妇儿行不?总之吧,她就是一……亲人中的外人,可咱两是自己人啊,你就当疼你媳妇儿我了。飞狐当年还救过我的命呢,他牺牲了,我不能连他老婆孩子都照料不好。”

        说起飞狐,米彦辰眼里暗了不少,当初一起并肩作战的战友,死的死,残的残。作为队长,他反而是伤得最轻的那个,他心里对死去的战友是怀着一份愧疚的。他不想委屈凌嘉诺,但目前也找不到能让两人和睦相处的办法。冯秀秀是女人,又是他嫂子,他不好多加指责什么,所以只能从凌嘉诺这里下手了。

        “咱们就当她是小东妈妈敬着不行吗?”

        凌嘉诺抱着胸两眼微眯,米彦辰连忙一脸讨好,眼巴巴地看他。想了会儿,凌嘉诺也大概猜出来了。米彦辰估计是不知道冯秀秀不待见他的问题出在哪儿的,这货完全没有意识到他才是祸端的源头,只想着随便谁让一步,大家相安无事就行。

        至于这个谁,米老虎就挑了看起来好说话一点的他,或许里面真确有当他是自己人的成分,可凌嘉诺还是气得想翻白眼。哼!这种事是让能解决的了的吗?你一让着,说不定那边立马更蹬鼻子上脸了。

        不过,眼前腆着脸摇着尾巴只差跪下来给老公舔|脚的米媳妇儿,凌嘉诺觉得自己还是应该体贴一点,于是否,终于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看蠢兮兮笑得找不着眼的媳妇儿,又忙强调:“丑话我可说在前头,就是泥捏的也还有三分火气呢,她要是不上道,你可别怪我不客气,不心疼你这当媳妇儿的啊。”

        “嗯,不会,诺诺最心疼我了。”见目的达到了,米彦辰肉麻了一句也不再废话,起身收了碗筷进厨房洗碗。凌嘉诺跟过去,靠在厨房门口看他洗,想了想问道:“你准备让人跪多久啊?这都要一个小时了。”

        米彦辰闷着脑袋洗完,想起凌嘉诺嘴唇有点发干,又开火烧了点水。回头将人拉进厨房,卡在案台前,弯腰往他身上拱道:“那老公准备多久临幸媳妇儿啊?我这都自己解决多少回了。”

        “行啊,老公我今晚上就临幸你怎么样?”凌嘉诺好笑地推开他那颗大脑袋,看他一张怨念脸上爬满喜色,摸了一把,啧一声道:“这皮糙肉厚的,下面恐怕也一样,我得买点道具回来好好调|教调|教你,不然可怎么吃得下去。你是喜欢跳蚤蛋呢,还是喜欢震动棒?”

        米彦辰收起示弱,直起身,盯着怀里笑得焉儿坏的痞子凌,浓眉上挑,露出一双闪着幽光的黑漆眸子。凌嘉诺被他盯得头发发麻,热气上脸,好在烧水壶报警器响了,米彦辰留下意味深长的一眼,就转身关火去了。

        揉了两把脸,凌嘉诺接过他递过来的水,捧在手心里暖着。米彦辰越是避开许易的话题,他就越是好奇。第一次见到那间屋子,他心里就有些说不清楚的异样了。或许是出于担心有那么一天他也会被拎到三楼教训的原因,所以凌嘉诺对这事儿真的是挠腮抓痒,不让知道就浑身都不自在了。

        “米彦辰,你以前把许易怎么了啊?我看那小子挺怕你的啊,你就跟我说说呗,说说呗……”从厨房到客厅到卧室,然后又到客厅,凌嘉诺一直跟在米彦辰屁股后面碎碎念。

        米彦辰虎着脸一言不发,心里却早乐开花了。能让以前问十句勉强才应一句的凌嘉诺变成小话唠,想想就觉得很有成就。而且,他喜欢这样活灵活现的凌嘉诺,而不是那个连情绪都嫌多余的冰山冷美人。

        看时间差不多了,米彦辰从沙发上站起来。凌嘉诺立马跟着蹦了起来,一双狭长的眼睛闪着亮光,一脸好戏终于要开锣了的表情。米彦辰看了他一眼,突然露出点霸王之气道:“你就呆这里看电视吧,我怕你上去勾起点不好的回忆。”

        凌嘉诺表情僵了一瞬,等要爆发的时候,米彦辰已经走了。他对着米彦辰上楼的背影狠狠比了下中指,把自己摔到沙发上,仰面盯着天花板,竖起耳朵听楼上的动静。米彦辰迈着长腿每一步跨度都很大,但踩在木地板的阁楼上却丝毫没有声音。

        推开储藏室的门,许易屁股枕在腿上,正拿手敲着膝盖。米彦辰走到他身后,不怒自威地道:“跪得还舒服?”

        身后冷不丁地冒出一个声音来,许易被吓了一跳,意识到是谁来了后,更是忙不迭时撑起身子跪好。米彦辰一脚踹到他屁股上,绕到他前面蹲下,捉住他下巴,饶有兴趣地欣赏他脸上的表情,好一会儿才冷冷地道:“别装了,你骗得了你秀姨可骗不了我,说吧,为什么要这么做?”

        许易眼神儿闪了闪,随后懊恼地软□子,嘴巴动了动道:“不为什么,送上门儿的钱不要白不要。”

        冷哼一声,米彦辰起身在柜子上拿了一根藤条,放在手里压了两下,“你叔我脾气不好,别逼我揍你,这事儿我迟早是会知道的,你又何必给自己找不痛快?”

        这般没有虚以为蛇的直白对话,怎么听怎么别扭,可许易像是习以为常似的,盯着那根藤条有点怯,舔了舔唇道:“那叔下手轻点,我明儿还得回学校上课。”

        米彦辰看他铁了心不交代,眉头皱拢。许易聪明,一向也是最懂察言观色的,只要自己生气,他一般不会往枪口上撞。就算他真做错了,也是想方设法怎么能让自己消气怎么做,像这种明显知错犯错,完了也认打的事情还从来没有过。

        一时间,米彦辰倒是拿他没办法了。他不是法西斯,也不是个暴君,没有打人的癖好,如果能用一顿打解决的问题,他乐于也善于实施。小孩子成长过程中,做错事挨几顿打实在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有疼过了,才会记得住。可如果明知打了也没用,那他真不愿意也不会动手。

        许易紧张地盯着那根藤条无意识地拍打着眼前竖着的长腿。这玩意儿他只挨过一回,那次是他自己托大了,跟同学过生日,喝高了后被人怂恿打连庄,一个人喝翻了五个,当天回家后半夜就被送医院了。胃出血虽然不算什么大事儿,可要康复却得食疗慢慢温养。

        他出院后第一件事儿就是被拎这屋子里了,当时他还没有要挨打的觉悟。这阁楼一直有,但是也没见用过,哪知道在医院当他是做月子女人一样伺候的米彦辰,回家会那么狠收拾他。藤条抽到身上的滋味,他这辈子想想就打颤。

        “叔……”呐呐地喊了一声,许易眼圈渐红,他这次真不是装的,虽然想好了打死也不开口的,可这玩意儿他是真怕啊。

        米彦辰垂眸看了他一眼,“愿意说了?”

        许易泄气,扁着嘴应道:“没……叔,这次你就饶了我吧。我当时真没多想,反正这事儿校长也跟大家说过,不允许任何人说出去,谁说出去了给谁记过。”

        米彦辰气得发笑,突然一藤条抽了下去。许易痛叫一声,捂着屁股哆嗦了两下,小脸都皱成了团。米彦辰也不去纠正他的跪姿,恨铁不成钢地骂道:“你是把我当傻子忽悠呢?那校长的屁话你能信?”

        收回揉屁股的手,许易带点哭腔地道:“……不信。要是真不会传出去,他也不会非得把他儿子摘干净了。”

        “不信你还瞎掰给我听?”米彦辰瞪着地上茅坑里石头似的许易,气得在屋子里来回走动,走了两圈后,又停下问道:“你不会真是缺钱用吧?我说你要是有什么事儿就跟我说,这么大个旅馆开着,我也委屈不了你啊。”

        “我不差钱。”从喉咙里嘟囔了一声,许易干脆跪直了不再说话。反正这事儿他没办法说清楚,不做也做了,后悔也晚了。再说,他也还没后悔呢。当然了,要是一会儿疼惨了就不一定了。

        想着屁股开花的下场,许易顿时又纠结了。米彦辰看他这幅样子,直接把藤条扔了,点点头道:“得,你是爷,我懒得管你,爱咋咋的,给我爬起来滚学校去,我管不了你我不管了。”

        说完,他抬脚就走,许易脸色一变,立马扭过身抱住他的腿。米彦辰走得快,但一条腿还是被抱住了,他回头看着被拖到地上趴着的许易,铁青的脸因为怒气彻底冷了下来,透着股不容置疑地生硬。“放开!”

        许易这次是真后悔了,他死死抱住米彦辰的腿,眼泪砸吧砸吧往地上落。“叔,你别走,我错了你打我骂我都好,我知道我混蛋,可你别不管我了。呜呜……我错了还不行吗?”

        “你哪儿错了啊?”米彦辰冷笑着不为所动,高大的身子标杆似的立着,不似在凌嘉诺面前的怒到极致,也不似在张小东面前的故作凶巴巴,而是那种完全待陌生人一般的冷然口气。

        许易知道他真是生气了,眼泪掉得更凶。米彦辰要走,下一刻绝对就能走个干净。所以不由他多想,抓起地上的藤条,救命稻草似地高高举起:“叔,你别走,我求你了,你打我吧。呜呜……求你打我吧。”

        凌嘉诺错愕地看着屋里这场景,脑子有些打结。米彦辰听到动静,回头也愣了一下。许易已经哭岔气了,嘴里翻来覆去的就一句,求米彦辰打他。凌嘉诺小脸僵了一瞬,嘴角狠抽,他很想问一句“孩子你是真傻了吧?”

        不过,见米彦辰挑眉拽得二五八万的样子,他也不客气地挑了挑眉,用嘴型鄙视道:“大叔,你口味可真重!”

        米彦辰大怒,这死小子想哪儿去了。低头看了一眼抱着他腿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许易,再听他嘴里翻来覆去的求虐待,米彦辰终于也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恶狠狠地威胁道:“放手,不然揍你!”

        哭声戛然而止,许易惊喜地抬头,一骨碌爬起来,一把扯掉裤子,勾着屁股撅在他面前。一系列动作快得让人反应不过来,至少凌嘉诺是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米彦辰已经一巴掌煽到许易屁股上了。

        沉闷的巴掌声一听就知道是使了力气的,可凌嘉诺却是黑了脸。他也没顾上被煽得往前冲的许易的叫唤,深深看了米彦辰一眼,转身就走。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888/167574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