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痞子受遇上退伍兵 > 第047章 极品小两口

第047章 极品小两口

        凌嘉诺也不知道为什么看见米彦晨打许易的那瞬间会那么大火,他疾步从阁楼上下来,听见身后追来的脚步声,干脆小跑着跳下楼梯,一口气冲出了加州,拦了辆出租车跳上去便催司机开车。米彦晨跑出来车已经开走了,跟着追了两步才想起来倒回去开车。

        冯秀秀看两人一前一后地跑出去,心急火燎地跟在后面,刚出门就拉住倒回来的米彦辰问道:“怎么了这是,彦晨你干什么去,”

        “嫂子我先不跟你说了,我去追嘉诺。”米彦晨稍微错了下步子,挣脱她的手,钻进车里,轰一声冲了出去。冯秀秀被尾气喷了一脸,气地跺脚,回头见许易站在旅馆门口,望着米彦晨车子离开的方向一脸激动。

        “小易,他们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吗?”

        许易抓着裤子的手有点不受控制地颤抖,两眼还透着未尽的兴奋。等看不见车了,他才发现冯秀秀在拉他。“啊?没事儿啊,他们挺好的,嗯,就是……我叔他,他,对了秀姨,那个人就是凌嘉诺吧,月儿跟小东的小哥哥?”

        冯秀秀狐疑地看了他两眼,马着脸不是很高兴地道:“可不就是他了,年纪轻轻不学好,也不知道你叔吃错什么药了,非得留下他。”

        许易暗自握拳,长时间以来被压抑的苦闷和找不到出路的彷徨茫然,像在这一刻通通消失了个干净,无以言表的兴奋在顷刻间将他席卷,他只觉得,阴雨连绵的天气一下变得明净透彻,幸福来得太过突然了,他完全是被打懵了,有种措手不及的神经错乱。

        “你要宛喃起?后头那块人是不得追你得哦?”司机一口小城话,听得凌嘉诺突然乐呵起来,他回头看了眼那辆熟悉的悍马车,别过头笑道“表得那块瓜娃子唉,我走弄行子起,麻烦你开快点喃。”

        “要得,我技术不得根恩吹哎,梨花县还木得人跑得赢我勒。”司机帅气地甩了下萝卜头,小黄出租加大油门冲了出去,见缝就插,硬是在车流里拐出一条道儿来。

        凌嘉诺回头扒着窗户,勾起嘴角,对被卡在后面的悍马车竖了下中指,心情总算见阳了。他从来不是个洒脱的人,以前唐文杰身边轮流替换情人,他能赶走的就赶走,赶不走的就想办法逼走,直到唐文杰把他所有的非分之想通通辗碎后,他就再也不敢越出雷池一步了。

        他的心很小,小到只够爱着对方而没有多余的给自己留下设防,所以,等伤来了,他往往连退路和缓冲都没有。王灿以前说过,他这种性子太傻,谁知道你遇到的会是什么牛鬼蛇神,白痴似的全心全意跟飞蛾扑火有什么区别。可他就是我行我素,他爱过唐文杰,爱得轰轰烈烈。或许那份爱,现在看来实在是太过自以为是和幼稚可笑了,可他就是这样一个人。

        “暗流”还是跟往常一样激情四射,简直就是小城夜晚娱乐疯狂的最佳场所。凌嘉诺走进去,要了一杯酒喝下后,就直奔舞池中央。他下车的时候看见米彦晨的车已经追上来了,他要抓紧时间觅一个临时色男,不好好刺激刺激米彦晨,又怎么能让米彦晨知道他的小肚鸡肠呢。

        屁股那玩意儿是随便谁的都能乱拍的吗?

        一曲摇滚电子音乐响起,电流撕裂声让舞池中央的人们尖叫沸腾起来,热舞躁动,激情四射,会跳的不会跳的都在尽情摇摆。凌嘉诺扭腰甩臀,用华尔兹舞步高调地踩出一片空地。他身上还是那套蓝白相间的纯棉休闲服,看上去年轻又活力。

        干净的面孔,冰冷的气质,美得过了分的瓜子脸,偶尔抬眸间,桀骜的神色肆意又张扬。薄凉的唇角勾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天生就是被加诸了主角光环一般的宠儿,走到那里,都是吸人眼球的美人胚子。

        手臂抬举,纤细的腰肢没有一丝赘肉,柔韧无骨的一个滑步,定在人前,又一个旋转跳跃,弯腰勾起被包裹得饱满而结实的屁股,在无数尖叫声中,电臀猛抖了两秒。再起身时,旁边很快摸上一个发胶偏分头人模狗样的白领,胸前垂着一条紫色碎花领带,一看就是个同类。凌嘉诺冲他露出一个舔舐的饥渴表情,勾着他领带挤趴进他怀里。

        “噢……”全场沸腾了,隔着拍手叫好露骨调戏不断的人群,男人身上的冷气和怒气化为实质,瞬间射向那个玩过火了的小家伙。凌嘉诺喷在领带男脸上的气息滞了一瞬,下一刻,神色更为妖艳绝伦。他魅惑十足、爬满了*的小脸,高高仰起,丝毫不加掩饰对领带男火热胆大的勾引。

        被幸运之神砸中的衣冠楚楚的领带男,在这番攻势之下,呼吸开始粗重不稳。他两手揉着主动投怀送抱的身子,脚步虚浮,血管洪流,那股妙不可言的手感将他掀上了云端。凌嘉诺突然邪笑着推开他,暧昧地揪着他的领带转身,靠背在他身上。

        人群里外,四目相对,电光火石,米彦晨高大的身躯地垒似的往里挤,盯着凌嘉诺的眸子漆黑无底,大脸上的神情也被收敛了,静得如同一潭死水。凌嘉诺心里一咯噔,貌似玩过火了,可他双手还是惯性地反撑,沿着领带男的胸口摇摆着身子扭臀而下。

        屁股滑过某个凸起的时侯,凌嘉诺似乎察觉到了一丝不对,等他蹲□,手指摸到那个已经十分鼓胀的部位,顿时如遭雷击,可下意识的,他竟然还抓了一把。领带男闷哼一声,血气上涌,弯腰将身子拱成一只煮熟的虾米。

        这火爆的场面顿时让人群里发出一阵阵更为响亮的吆喝声。米彦辰身子顿了顿,拎开挡着跟前的碍事者,在一片咒骂声中大步朝着中心走去。凌嘉诺蹲在地上,脑袋刚好停在领带男的胯前,双手还反抓着领带男的命根子,头顶盖下一尊阴影,他一颗心突然碰碰碰直跳起来,一紧张,手下又抓了一把。

        “哦……”澎湃的欲|望由触摸变为挤压,领带男*地叫唤了一声,满脸爬满纠结不清的痛苦和欢愉。虽然极力压制了,可他双腿还是打着摆子,哆嗦着泄了出来。

        凌嘉诺脸色一变,猛地收回手,顾不得黑脸的米彦晨,踉跄着挤出人群,冲进厕抱着水池干呕了起来。“操,这个肾亏的玩意儿,年纪轻轻就这么不济,丫的肯定是纵欲过度,身体早被掏空了。”

        凌嘉诺挑起的热闹,几乎集聚了酒吧里所有的目光。小城毕竟民风淳朴,能公然逞几句口舌之快调戏几个马子,就已经很是轰动了。他们哪里见识过像凌嘉诺这般妖孽一样儿的人儿在人前做出如此血脉喷张劲爆至极的火辣动作。看领带男当众不给力,爆笑声更是直掀顶层。

        米彦晨两只拳头松松紧紧,最后冷笑着转身朝凌嘉诺窜出的方向走去。只是,在走之前,他袖子里落下一颗钢珠,屈指一弹,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余韵未消的领带男双腿间。

        “……啊!”*的连绵音突然就走了样儿。领带男捂住胯间,一个跟斗栽倒地上。看热闹的众人被吓了一跳,纷纷跳开将他空了出来。领带男捂着重点部位,带着病态的苍白脸上,一双眼睛凸爆在外,狰狞骇人。

        “完了,蛋碎了。”人群里,不知道是谁玩笑了一声,可领带男却是伤心地哭了起来。

        米彦辰走到厕所外面,靠在门边盯着用力搓洗手心的凌嘉诺,难看的脸色并没有因为凌嘉诺的嫌恶表情和非常用力地搓洗有所好转。“当着媳妇儿的面让别的男人射了,老公你胆子可真不小。”

        阴阳怪气的嘲讽,用沉得发寒的声音说出来,凌嘉诺小脸僵了一瞬,又顶着发麻的头皮洗了一会儿手,才转身蹭到米彦辰面前,摸了他胸口两把委屈道:“我哪知道他是个三秒射,要知道我就不找他了。”

        捉住那只使坏的手,放在自己手心里,米彦辰一边温柔抚摸着,一边冷声问道:“刚才就是这只手管不住自己是吧?老公你说我该怎么罚他?”

        凌嘉诺打了个抖,立马想将手收回来。米彦辰却是突然用力,拽住他的手,反身将他手臂夹在腋下。凌嘉诺不知道他要干嘛,还没来得及伸头去看,就被突来的尖锐刺痛给惊梀了。他趴在米彦辰后背上,一条手臂哆嗦着瘫软下来。

        “唔……啊,痛痛痛!”

        米彦辰松开他,看他蹲在地上抱着手委屈,踹了他一脚道:“起来,跟我回去。”

        “米彦辰你个混蛋,你给我滚!呜呜……疼死了。”凌嘉诺在最疼的指尖上没找到伤口,推了他腿一把更委屈了。明明是这混蛋先不对的,竟然还敢凶他。

        米彦辰深呼吸一口,压下怒气道:“我怎么就混蛋了?你要是不喜欢我打许易,你可以跟我说,他做错事儿我有一百种办法罚他,也不一定都要打的。如果我早知道你介意这个,我今天根本就不会让他上阁楼……”

        小心眼儿当面被戳穿,凌嘉诺顿时不自在了,梗着脖子嚷嚷道:“我有说我介意了吗?你爱打谁打谁,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啊?”

        “那你跑什么?”一把将人拎起,米彦辰大手稳稳捏住他屁股,眯眼狠道:“真不是介意别人这地方我也揍?”

        真不介意,真不介意,真不介意他娘的就怪了!凌嘉诺瞪大眼盯着他,闭口不言,只是耳尖却微微发热,脸蛋上也有一丝红晕。米彦辰暗笑一声,死劲儿掐了他屁股一下,看他疼得跳脚,捅破窗户纸道:“老公你要是想用‘专属’这个词标准媳妇儿我,那我一定听你的话。以后,除了你的屁股,谁的我都不会打。”

        凌嘉诺推不开他,只好凑上去在他脸上咬了一口。米彦辰脸皮抽了抽,无语地看着怀里炸毛的小猫。“你属狗的啊,嘶……都咬出印儿了。”

        “活该!”凌嘉诺得意洋洋地看着自己的成果,一点不害臊地道:“你以前怎么管教那两个小的我不管,可你要是还想跟我过,以后就不能随便打他们屁股了,尤其是许易,那小子一看就鬼得很,白长了一张乖乖脸。”

        “这你都看出来了?”米彦辰琢磨了下凌嘉诺的话,不能随便打,也没说不能打。张小东那么点大,揍几下屁股应该没问题。许易会挨打的时间不多,那小子太聪明了,除非他想让你知道,否则他就是捅破天了去,恐怕你都不会知道是他干的。

        凑过去亲了凌嘉诺的小嘴儿一口,米彦辰爽快地应道“行,听你的,以后只打你的。”

        凌嘉诺在底下踹了他一脚,一点没省力。“你少曲解我意思,我是这意思吗?嗯?”

        米彦辰有些委屈:“那老公你是什么意思?你要是喜欢别的基调,我也可以学的。”

        凌嘉诺还想跟他争论,可见外面有人进来了,像是特意来找他们的,他不认识,冲米彦辰努了努嘴道:“你认识?”

        米彦辰回头看了一眼,浓眉上挑,对这突然出现打扰他跟凌嘉诺商量趣味游戏的电灯泡十分不爽。“有事儿?”

        辫子男尴尬地缩了缩脖子,米彦辰眼里的危险让他有些发虚。“米,米老板好,我,我们九哥看你们来了,特意让我过来请你们过去坐坐。”

        “去不去?”米彦辰是不太想去的,许易的事儿他明天自然会去学校处理,但,凌嘉诺他却想早点带回家好好教育教育了。心里有事儿闷着不说,发起脾气来还能立马就走的,实在是太欠教育了。

        而且,他不就打了许易屁股一巴掌吗?至于要抓别人的宝贝一把来跟他扯平吗?想到这儿米彦辰更郁闷了,这么久了,他自己上火,都是自己解决的,凌嘉诺还没有帮过他呢。

        凌嘉诺也有一番自己的计较,刚才他在舞池里勾引领带男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他也可以在米彦辰身上用点手段。在Lose呆了那么久,什么手法他没见过,真要一一在米彦辰身上试验了,他保准米彦辰以后都只能对着他发情了。

        “不去,又不认识我见他干嘛?我跟你说,你现在可是有夫之夫,最好给我收敛点,否则,你小心我打烂你屁股让你下不来床。”

        这话凌嘉诺说得有点心虚,好在米彦辰只是一副面瘫脸没有揭穿他。回头看辫子男便秘似的表情,凌嘉诺顿时圆满了。出来时候的闷气一扫而空,拉着米彦辰绕开辫子男就往外走去。“媳妇儿,你想吃什么?回家我给你做。”

        米彦辰好笑的由他牵着往外走,两眼放光地落在他随着走动越发挺翘勾人的屁股上,想起先前他在舞池里让人欲|火焚身的勾引劲儿,双腿都有点迈不动了。

        淫|臆着那层布料底下的风景,米彦辰舔了舔唇应道“我想吃肉!”

        “嗯,没问题。”凌嘉诺对他上道的表现相当满意,根本没管他说想吃的是什么,直接一口应下了。等回家后,他欲哭无泪的被米彦辰扒光了压到床上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14045251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27  23:20:08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888/167574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