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痞子受遇上退伍兵 > 第052章 相亲风波

第052章 相亲风波

        米彦辰打着凌嘉诺生病需要陪护的借口,足足在凌嘉诺房里睡了三晚。凌嘉诺鼻子堵塞,时不时还被莽汉捉住脑袋来一个窒息似的法式激吻,差点没把鼻涕糊他一脸。

        几次下来,饶是凌嘉诺舍不得这个最佳暖床工具,也被烦的羞恼各半,等病刚有点起色,就冷着脸把米彦辰赶走了。没过两天,不知道冯秀秀那女人搞什么鬼,天天把米彦辰拉到外面去,有时候一去就是几个小时。虽然也算是帮他免去了被米彦辰缠着的郁闷,不过,日子久了,他心里或多或少还是不舒服了。

        任谁男人被一个人心思不纯对自己意见还特别大的女人给惦记上了,都没办法舒坦。

        张小东期末考试结束后,整天不是跟旁边公园里的跟大爷遛鸟,就是跟邻居家的几个小孩子一起疯跑,眼看考试成绩快出来了,才老实下来呆在家里。米彦辰给凌嘉诺洗衣服的时候,他就蹲边儿上帮凌嘉诺洗袜子。

        有一次见没得袜子洗,他竟然还趁米彦辰不留神,溜进凌嘉诺屋子,偷偷将凌嘉诺脱在一边的早上才穿的袜子给拿走洗了。凌嘉诺午睡醒后,起床气尤其严重,为了那双不翼而飞的袜子直接冲米彦辰发火了。

        有人争着抢着当仆人,凌嘉诺自然视若无睹,可有人却是看不下去了。

        冯秀秀最近值夜班,白天要睡到吃午饭时间才会起来,那天米彦辰看凌嘉诺感冒都好了,琢磨着他之前出了不少汗,再继续盖汗被子肯定不舒服,干脆挽了袖子替他洗被子去了。张小东没袜子洗,就边儿上搓枕巾。凌嘉诺无所事事,下楼买了三个烧饼,他自己吃一个,米彦辰跟张小东一人喂了一个,谁也没记起起床后还要吃饭的冯秀秀。

        冯秀秀打开门,就只来得及看到米彦辰跟张小东一人叼着最后一口烧饼咽下肚,冰箱里干干净净的,厨房除了一颗大白菜几个土豆连颗米都没有,再看米彦辰面前大盆儿里的被子跟张小东冻得通红的手臂和湿透了的鞋子,她眼前一黑,要不是米彦辰扶得快,铁定就晕过去了。

        “你…你们在干什么?”

        “洗被子啊?”米彦辰理直气壮地应道,扶着她坐到沙发上。“都说夜班辛苦,让你再招一个人帮忙你就是不听。”

        这要搁以前,冯秀秀心里肯定舒畅,立马朝凌嘉诺飞过去一个挑衅的眼神,可她今天并没有觉得米彦辰关心的话会让她比较好受一点,反而一肚子火气和委屈。

        米彦辰就不说了,一个大男人哪里会照顾人了,虽然在部队养成了独立的习惯,还不至于自理无能,但也不是个会伺候人的主啊,可现在为了个凌嘉诺,还有什么是他没做过的。张小东就更别说了,她生了他又养他这么大,不调皮捣蛋都是好的了,什么时候这么体贴、关心过她,小兔崽子跑去帮凌嘉诺洗被子算怎么回事儿啊?

        “他没手吗这点活儿也不能自己做要你跟小东帮他洗被子!”

        米彦辰顿了顿,回头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凌嘉诺,颇有气势地道:“他那细胳膊哪有力气洗被子,左右也不费什么事儿。”

        冯秀秀急得失了分寸,“张小东胳膊就不细了?”

        “不细!”张小东虽然不知道洗被子跟胳膊粗细有啥关系,但直觉告诉他,这时候这么答会让他叔高兴,而且,他还指望能多洗几次讨好他叔,免得成绩下来了,又是一顿竹笋炒肉。

        米彦辰走过去,在他脑袋上撸了一把,他觉得小孩子干点活没什么,张小东平时也就洗点袜子什么的,又不是什么重活儿。而且,他从来没觉得给凌嘉诺洗袜子是多么丢份儿的事情,凌嘉诺内裤还是他洗的呢。

        一大一小两爷们儿都不在乎,凌嘉诺就更不在乎了,冯秀秀那双眼睛再瞪也不会给他身上穿两洞,他懒得理会。不过,冯秀秀那种怒火中烧的眼神,还是让他多了个心眼,在Lose见多了背后使坏的伎俩,他可不会因为冯秀秀是个女人就疏于防备。

        观察了冯秀秀两天,都没动静,凌嘉诺就渐渐放宽心了。这天,张小东在公园里跟小朋友打了一架,怕人家大人找他麻烦,丢下被揍哭的小子和几个呆头呆脑无措站一边的小朋友就跑回了家。

        凌嘉诺听见开门声,转头看了他一眼,皱眉不爽道:“你就不能换件衣服,都快赶上楼下餐厅的抹布了。”

        “嘉诺哥”张小东吸溜一下鼻子,冲过去挨着他坐下,在两人一模一样的衣服上看了两眼,傻乐着笑道:“不换,我要跟你穿一样的。”

        电视里正在播放娱乐新闻,还提到了梨花县。梨花县三年前开始修建水库,今年水库落成,县里搞了个庆祝活动,花大价钱请了几个明星。凌嘉诺听见华娱鼎盛,觉得有点熟悉,一时间又没想起来在哪儿听过。倒是张小东不断往他这边挤,让他十分不耐烦。“你屁股烙饼呢,好好坐着。”

        张小东抬头眼巴巴望着他脑袋上那顶黑色帽子,“我叔偏心,给你买帽子了,我都没有。”

        “你一天疯的跟脱缰野马似的,随时跑得满头大汗,你要帽子干嘛?”凌嘉诺挪了挪屁股,看他又贴上来,就随他去了。帽子是米彦辰买的,纯羊毛,在眉峰处挽了一卷,没有过多装饰,凌嘉诺本来不想戴的,可架不住米彦辰死缠烂打。

        张小东一只手杵着膝盖,拳头撑着下巴,越看越觉得戴了帽子更有型。“嘉诺哥,你帮我跟我叔说说呗,我也想要一个这样的帽子,咱们衣服一样,帽子也一样,多帅啊!”

        “哪儿帅了,都跟你一样二了。”凌嘉诺拿遥控器换了个台,张小东放假后,他就彻底没有星期几的概念了,只是感觉最近的电视剧都不好看。

        提议没被重视,张小东很着急。他自己不敢跟他叔开口要这要那的,尤其是前几天他才干嚎了一晚上逼得米彦辰给他买了一套跟凌嘉诺一样的加绒卫衣,白色连帽套装,衣服和裤子上都有个圆环套芒星图案,蓝色的,很有范儿,至少他觉得凌嘉诺穿上很有范儿,如今再戴个帽子,看上去跟电视明星似的。

        “嘉诺哥~~”

        “少来!”凌嘉诺冷冷斜过一眼,有点郁闷这小子见他叔跟见阎王一样,怎么到他这儿就变狗皮膏药了,甩都甩不掉,他看上去很面善吗?

        “嘉诺哥,你帮我说说吧,说说吧。”张小东抱着他手臂使劲儿晃荡。“我知道我妈跟我叔去哪儿了,你帮我说我就告诉你。”

        凌嘉诺推了他一把,看他小胖身子在沙发上滚了半圈,白花花的肚皮都露了出来,顿时乐了。“他们去哪儿了关我屁事啊,你别闹,我看电视呢。”

        张小东蹦起来,拉下衣服盖住肚子,挺起胸脯道:“我叔去相亲了!”

        “呵…”凌嘉诺收起笑,“你说什么?”

        ————————————————————————————

        米彦辰手插兜,慢悠悠跟在冯秀秀旁边。“嫂子,你都拉着我陪你逛了好几天了,可也没见你买什么啊?每次一碰见你朋友,聊着聊着不是去吃饭,就是去喝茶了,你们女人拉家常,我凑什么热闹啊。今儿先说好啊,你要还是不买东西,我可不陪你瞎逛。”

        冯秀秀心里发苦,这些天她简直是饱受煎熬,都快熬成神经病了,常常睡到半夜,突然就被噩梦惊醒了。怀疑的种子一旦在心里扎根,很快就会发芽抽枝,根本忍不住要去疑神疑鬼。

        有时候她也觉得是不是她想太多了,米彦辰怎么看也不像是个有毛病的,可为了安心,她还是几次做贼似地摸到凌嘉诺房间外面,贴在门板上听屋里两人的动静,既想听到、又怕听到不该听到的声音。

        米彦辰给凌嘉诺做饭熬药洗衣服,以前从来没做过的老妈子事儿全做了个遍,而且还乐在其中、甘之如饴。凌嘉诺说要吃猪肚煲饭,第二天午饭时间,餐桌上就出现了独一份儿的猪肚煲饭。

        这季节周家村杀猪的农户比较多,乡下的土猪都是吃猪草长大的,猪圈也比较大,土猪撒欢有了地儿,肉质自然要比超市里卖的饲料猪好得多。可就算这样,想买到当天刚宰杀的土猪的猪肚,也得在周家村住一晚才成,因为村里杀猪都是赶早,过了晌午,就是腌制猪肉、宴请亲戚的时间了。

        彦辰前一晚还是照常陪凌嘉诺睡觉,结果第二天还不到4点就抹黑起床,开车直奔周家村,到快10点时候赶了回来,拎着一个褶皱柔软一看就是刚从猪肚子里掏出来的新鲜猪肚,还有一块色泽淡红的瘦肉,拉开冰箱门拿了个冷馒头就是一大口,一问才知道,为了赶回来给凌嘉诺做午饭,他连早饭都没吃。

        冯秀秀想起这些,眼睛都红了,这些天她暗中安排了好几次跟朋友的偶遇,都是些二十五六岁的漂亮姑娘,就想着让米彦辰接触接触,说不定就看对眼了呢。哪知道米彦辰板着脸,人家女孩子找话跟他聊,他就鼻孔里嗯嗯两声算完事儿了。

        想到今天约见的人,冯秀秀心里好歹是安慰了一点。“今天还真不买什么东西,不过,你得陪我去吃饭,我帮你约了朋友。”

        米彦辰摸了摸鼻尖,暗叹一声又来了。一次次逛街总是半途而废,遇见朋友也不像叙旧的,反而对他的事情好奇不已,三句话不离打听他的情况。他又不是智障,这点门道还看不出来,只是,冯秀秀不明说,他也只好装糊涂。

        进了一家餐厅,远远看见一个长发女人坐在窗前,米彦辰挑了挑眉,敏锐的感知力和强悍的记忆力,让他总觉得那个女人的背影有点熟悉。冯秀秀看了他一眼,笑得一脸成就,这次果然找对人了。

        “文丽,你来很久了吧?”还没走到跟前,冯秀秀就颇为熟稔的跟长发女打招呼。

        女人笑着站起身,回头愣了一下,米彦辰挑起的眉头放了下来,又有点纠结,怎么会是她?冯秀秀看两人气氛诡异,纳闷问道:“你们认识啊?”

        付文丽好歹是当班主任出来的,很快便收起了尴尬和羞涩,大方笑笑,冲米彦辰伸出手道:“米大哥,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文丽老师好。”米彦辰伸手握住那只手,礼貌停顿了下便松开了。上次在学校,付文丽头发是束起来的,年纪轻轻、身材娇小的女老师看上去有几分稚嫩跟不成熟,反而现在披着长发,给她书卷气息的外表增添了一分妩媚。

        “原来秀姐姐说帮我介绍个朋友就是说的米大哥啊,你知道我在教书嘛,许易就在我班上哦。”对着冯秀秀笑弯了眼的付文丽看上去有点平日里没有的俏皮,显得很可爱。

        冯秀秀吃惊不小,“是吗?小易居然是你的学生。”

        “既然认识就再好不过了,别站着了,都坐下吧。”笑着招呼两人,冯秀秀低头时候,脸上却有些愁色闪过。她不愿意米彦辰再跟凌嘉诺走得太近,可目前除了让米彦辰认识个女朋友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先前选的几个人她也是仔细考虑过的,从第一个在罐头厂上班的二妹到最后一个在银行上班的小兰,一个比一个优秀,一个比一个漂亮,可惜米彦辰一个也看不上。这次她会约付文丽出来,原本是没报多大希望的,毕竟她跟付文丽只是有过几面之缘,而且,付文丽是知识分子,家也在大城市里,条件和相貌都不是小城土生土长女孩儿可以比的。

        付文丽对米彦辰印象倒是不错,聊天也没有最初相亲碰见熟人时候的拘谨,好奇打听那天的事情。“米大哥是怎么办到的?那天听保卫室的大叔说,校长车子开出去的时候,脸上挂了不少彩的,而且他第二天就被调到附小去当校长了。”

        “挂彩?可能是摔得吧。”米彦辰一本正经地回话,玩着手里的杯子道:“至于他怎么调职…我就更不清楚了,这是教育局的事情吧。”

        “是是是,你不知道。”付文丽抿嘴偷笑,望着对面深邃眸子的米彦辰,突然觉得芳心被撞了一下,家里一直希望她以后能回去,可她却喜欢现在的工作,也喜欢在小城生活,想在小城找个伴。

        今天也是得了点空闲她才会出来这一趟,原本想着见见也没什么,可现在……如果对方是米彦辰的话,她觉得她会愿意的。

        可能是付文丽看米彦辰出了神,没注意到给她倒茶水的冯秀秀,抬手别头发的时候,一下打翻了冯秀秀手里的茶壶。“哎哟!”

        “啊!”冯秀秀惊呼一声,手也被烫到了。

        米彦辰弯腰一把接住往地上掉的茶壶,滚烫的陶瓷壶稳稳落在他手心里。冯秀秀看他将茶壶放到桌子上,见他手被烫得通红,正想拉过跟前仔细看看,没想到却被抢了先。

        “米大哥,你没事儿吧?”付文丽一脸紧张,清澈的眼眸里甚至起了一些水雾,看上去惹人怜惜得很。冯秀秀呆呆站在一边,咬牙拿纸巾收拾桌子上的茶水。

        米彦辰想收回手,可被付文丽指节泛白死死抓住,拿帕子一点点拭擦手心,不时还有温热的气息喷到手上,他也不好强行收回来,只好硬着头皮由她拉着。“没事儿,我皮糙,一点没觉得烫。”

        “嘉诺哥,你在咬什么?”张小东猫在一边,突然回头朝身后问了一句。

        凌嘉诺一手扭过他脑袋,没好气地道:“咬牙!”

        “牙有什么好咬的,又不能吃。”张小东盯着那边拉着他叔大手吹呼呼的女人看了两眼,“那女的我认识,上次易哥他们运动会,我跟着去了,那人是易哥他们班主任,很漂亮哎。”

        凌嘉诺抬手在他头上盖了一巴掌,“漂亮你个头,你还想不想要跟我一样的帽子了?”

        “嗯嗯”张小东呲牙点头,空着两颗门牙,引得那边一小姑娘冲他害羞地笑,他回了一鬼脸,看小姑娘跑了,又冲凌嘉诺道:“嘉诺哥,咱们等他们开始上菜就过去吗?”

        “嗯”凌嘉诺眯着眼看了米彦辰一会儿,见米彦辰有所擦觉朝这边看来,拉着张小东躲在沙发靠背后面,“靠!丫的偷|人还挺谨慎的。”

        张小东脑袋被按趴在沙发上,也不挣扎,瞪大眼睛斜着眼球看凌嘉诺,“嘉诺哥,你说他们会点什么好吃的?早知道相亲有好吃的,我就跟着来了,咱们一会儿可得过去快点,不然被吃完了。”

        “就知道吃,急什么。”凌嘉诺低头白了他一眼,又悄悄伸脑袋出去看,米彦辰已经回过头去了,正跟付文丽和冯秀秀说什么,逗得两个女人没廉|耻地捂着嘴笑得前仆后仰的。

        张小东觉得颈子有些累,硬撑着问:“嘉诺哥,你跟我叔说让他给我买帽子的时候顺便把你这顶也换了吧,我觉得黑色不好看,咱们戴红色的吧?”

        “你叔每次打你都是个猴子屁股,你还没看够红色啊。”

        提到挨打,张小东有些别扭,过了会儿才咬牙道:“那就绿色的!”

        凌嘉诺暴怒,“绿你个大头鬼啊!”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宝儿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13  19:38:19

        团子们快放假了,财务上各种忙碌,对不起大家了,如果刷文没有就别等,谢谢一直没抛弃团子体谅团子的大家。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888/167574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