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痞子受遇上退伍兵 > 第053章 破坏相亲

第053章 破坏相亲

        付文丽好歹是许易班组任,米彦辰没有跟前几次一样冷颜少语,虽然无心相亲,不过却很好的将餐桌上的谈话氛围维持在融洽里。三个人点了两荤两素,外加一汤。作为男士,米彦辰还是很有风度的替两个女人烫了碗筷,挨着舀了汤递过去,“天冷先喝点热汤暖和暖和。”

        “我也冷,我也要喝。”张小东一嗓子,将餐厅大半目光都聚了过来。

        冯秀秀抬起头,一脸的吃惊,在看到旁边的凌嘉诺过后,更是直接站了起来,椅子在地板上擦出难听的噪音,她手指差点戳到凌嘉诺脸上,“你来这里干什么?”

        米彦辰在听到张小东声音的瞬间就回过了头。身后一高一矮两小家伙手牵手站在一起,一样的套装很是引人注目。尤其是凌嘉诺,白色的连帽套头卫衣,帽子全拢在脖子处,让人十分想撕开他衣服,将白皙的脖子露出来,底下的长裤将他修长的双腿包裹得紧致又笔直。

        他头上箍着黑色帽子,压住一边儿眉毛,底下的脸就巴掌大,下巴尖瘦,看上去有种说不出的禁欲味道。许是天气寒冷,那张薄薄的嘴唇被冻得通红,色泽欲滴,让人注意力不知不觉就落到他嘴上。米彦辰觉得喉咙有些发干。

        感受到落在唇上的那道火辣视线,凌嘉诺想起先前过来的时候,他故意咬得通红的唇瓣,嘴角勾起的弧度更是迷人了。米彦辰突然从这笑容里觉察出一分不善跟冷意来,连忙站起身,挡下冯秀秀的手,“你们怎么来这儿了?”

        粗犷的声线,放柔后有种低磁的魅力,透着抑制不住的欣喜跟欢快。

        冯秀秀听得咬牙切齿,不怪她态度恶劣,米彦辰对凌嘉诺是真的不一样,连家里几个小的都知道米彦辰对凌嘉诺最好,她一个女人,在这方面更是心思细腻,怎么会看不明白。若米彦辰结了婚,她也不介意凌嘉诺留在加州,可现在,凌嘉诺的出现让她有种相亲会被破坏掉的不好预感,她自然是没有好脸色了。

        凌嘉诺冷冷看了她一眼,抬眼眯着米彦辰,嘴角的笑意一直没散,眼里却没什么温度。不管这事儿米彦辰是不是主动的,可这么大张旗鼓跟女人相亲吃饭聊天,他心里非常不爽。

        “我跟张小东逛街,他说肚子饿了。”

        张小东很很配地垫起脚,朝桌子上的菜望去,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巴,一副眼馋的模样儿。付文丽莞尔一笑,顿时让他闹个大红脸。

        “还不快叫阿姨。”冯秀秀对张小东喝道。

        张小东偷偷看了眼凌嘉诺,见他没有反对,冲付文丽露出两缺了的大门牙,“阿姨好!”

        “小东是吗?真乖!”付文丽点头笑弯了眼,很喜欢小孩子的样子,看上去亲和力十足。

        凌嘉诺忍不住一边暗自给她点赞,一边又疯狂地痛扁米彦辰。那天他就觉得这女老师不错,跟那群在混蛋校长面前唯唯诺诺明明知道那样处置一个学生会毁掉其一生还是只会露出讨好嘴脸不敢声张的大老爷们儿比,简直就是为人师表的最佳榜样。

        不仅漂亮,还有一颗善良的心,难能可贵的圣女品质啊。要不是相亲的对象是米彦辰,他都要拍手叫好,赞成他们凑成一对儿了。凌嘉诺越想越发堵,在心里又给米彦辰好一顿棒槌。

        看一脸询问明显好奇不已的付文丽,还有一桌子没开动只看色只闻味儿也知道便宜不了的菜,米彦辰根本没法儿给自己开脱,他突然觉得这事儿太操蛋了,招谁惹谁了他,怎么就莫名其妙的被相亲了还把媳妇儿给得罪了。

        “这位是……”付文丽看看冯秀秀,又看看米彦辰,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

        “这是嘉诺。”米彦辰伸手想揽住凌嘉诺肩膀,结果被凌嘉诺错身躲开了,他尴尬摸了摸鼻子,站在凌嘉诺身后给他介绍,“这是文丽老师,许易的班主任,上次你见过一面的。”

        凌嘉诺可有可无地点头,回头问:“介意我跟张小东蹭个饭么?”

        “不介意……阿,不是,正好我们也还没吃,坐下一起吃吧。”人倒霉了嘴巴也笨了,这话别说是凌嘉诺,就他自己听了也觉得别扭,怎么跟应付要饭的讨人嫌似的。米彦辰后悔的只差跪下去抱凌嘉诺大腿求原谅了。

        果然,凌嘉诺连面子都不削给了,冷笑一声道:“那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打扰了大叔和佳人的约会!”

        那“约会”两字被咬得特别重,米彦辰突然就心虚了。付文丽虽然觉得气氛有点怪,但还是矜持地低了头,乌黑柔亮的长发垂下,遮住半边脸颊,气氛顿时朝着米彦辰头痛不已的暧昧方向奔了几个英尺远。

        没再理会米彦辰,凌嘉诺拉开椅子坐下,对面就是冯秀秀的眼刀子,他浑然不惧。早在一边观望的服务生见人都坐下了,立马堆着笑走了过来,“请问要加碗筷吗?”

        “要,加两个。”张小东被冯秀秀压在她身边坐着,举起手大喊。

        米彦辰抓了两把短搓搓的头发,坐回位置上,偏头在凌嘉诺脸上顿了顿才对服务生道:“再给我们加两个菜。”然后讨好地问凌嘉诺,“你想吃什么?”

        凌嘉诺装着不知道他在问自己,低头玩手机斗地主,美女一遍一遍轮着问“叫地主”,他果断选了3倍,翻出一个大王,虐死农民的节奏。

        米彦辰无奈,只好问张小东,“你呢,要吃什么?”

        张小东把脑袋偏在桌面上趴着,努力想跟凌嘉诺对上眼,“嘉诺哥,我要个红烧肉行吗?”

        “飞机……轰轰轰……”凌嘉诺狠狠摁着键盘,闻言抬头瞟了他一眼,“行,不过只能吃5块。”

        “啊!”张小东挎着脸,“多两块行不行啊?”

        米彦辰跟冯秀秀都是一脸错愕,张小东这个吃东西从来不知道适可而止的,经常积食闹肚子疼,家里常年就没有缺过江东牌健胃消食片,现在竟然会为了两块肉哀求凌嘉诺给准吃证?以往吃红烧肉的时候,他哪回不是一盘子一扫而光的?

        “炸弹!”凌嘉诺摁出一对王,将两农民炸死,退了游戏,毒舌道:“再吃你就超70斤了,名副其实的小胖子,杨子韵也不会跟你玩儿了。”

        张小东小脸涨得通红。凌嘉诺将手机开了录音,翻面放在桌子上,冲服务生道:“一份红烧肉,一份砂锅茄煲。”

        “杨子韵是谁?”等服务生走后,米彦辰靠在椅子上颇为好奇地道。

        冯秀秀心里还在为张小东跟凌嘉诺的亲近别扭,语气恹恹地道:“小东他们班长。”

        “班花。”凌嘉诺喝了点茶水,盯着张小东闪躲的眼神,乐呵着道:“张小东他们班的班花,很多人追,可人小姑娘就看上他了,整天跟他屁股后面追呢。”

        “是吗?”米彦辰笑着撸了张小东脑袋一把,“看不出来啊,都混到女朋友了啊。”

        付文丽终于找到了插话的机会,“小东在学校这么受欢迎,那学习肯定非常棒咯,现在女孩子可都是喜欢学习好的男孩子哦。”

        张小东鼓着眼睛,很想咬这女人一口。真是的,哪壶不开提哪壶,他这些天小心翼翼地避开谈论成绩,就是怕他叔想起来他们要拿成绩单了,现在都被这女人一句话给破坏了。

        凌嘉诺噙着笑看张小东出丑,时不时捧着杯子抿一口。米彦辰斜着身子,一双眼睛一直落在他脸上,这会儿看他嘴角含笑,静静地捧着杯子,突然冒出个“好乖!”的念头。

        安静下来的凌嘉诺会敛去身上桀骜不驯的痞子特质,静如处子。美人瓜子脸上毫无瑕疵,完美如美玉,沁人心脾,让人忍不住想要衔在嘴里,可又怕衔化掉。

        冯秀秀没好气地瞟张小东,“文丽阿姨问你话呢?你学习好不好?”

        张小东求救似的去看凌嘉诺,那可怜巴巴样子让一桌子人都笑开了。被这么一打岔,气氛总算不再怪异了,红烧肉和砂锅茄煲也上了,几人开始吃饭。凌嘉诺一直很安静,冯秀秀一边跟付文丽拉着家常,偶尔问米彦辰几句,好一幕其乐融融。

        “米大哥平时都喜欢做些什么?”吃得差不多的时候,付文丽鼓起勇气问了一句。

        米彦辰在张小东怨念的眼神下夹起最后一块红烧肉,咽下去后道:“也不做什么?我就一闲人,旅馆里也不用我操心。”

        “噗嗤……”付文丽从包里拿出一小包纸,抽了一张递给他,“擦一擦。”

        米彦辰老脸一红,接过来就往嘴上贴。纸上带着香味儿,不知道是本来就有的,还是从付文丽包里带出来的。凌嘉诺吃了一筷子茄煲,突然觉得牙酸,抬脚往旁边踹了一脚。

        米彦辰若无其事的将手放下,继续埋头吃饭,手却放到桌子底下,摸上凌嘉诺大腿,捏了一把,细细摩挲。凌嘉诺斜了他一眼,没有理会。米彦辰心一动,大手往上移去。滚烫的温度带着酥麻的电流很快就摸到了大腿根处,凌嘉诺气得握着筷子的手都在发抖。

        “米大哥这么喜欢吃红烧肉啊,要不要再点一份?”付文丽看米彦辰往空了的红烧肉碗里伸筷子,娇笑起来,胸前的饱满随着她的笑声颤动不已。

        “呵呵……不……额,不用了。”米彦辰嘴角抽了抽,差点没跳起来。

        凌嘉诺低头掩盖住嘴角的讽刺,手下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米彦辰脸色变了变,不自在的在椅子上动了动,看旁边有人走过,又不得不弯下腰,替凌嘉诺打掩护。凌嘉诺见状就更加肆无忌惮了,五只手指大张,跟爪子似的牢牢锁住他腿间,时抓时捏,力度全没温柔可言。

        米彦辰握着筷子的手青筋鼓动,想喝他两句又不敢开口,深怕一开口就破音哼哼出来,这种又痛又爽的粗暴揉弄,再加上公共场合心虚又玄妙的心理,让他懊恼不已,也被刺激大发了,小腹底下一堵堵冲动往上冒。

        付文丽越看米彦辰越觉得有味道,试探性地道:“红烧肉我也很拿手,米大哥什么时候有空,尝尝我的手艺。”

        “啊?”米彦辰还没来得及听明白,桌子底下凌嘉诺作怪的手突然拎起他的两颗卵蛋,团进手心里,一把压扁。“唔……别闹!”

        见几人都望着自己,再看旁边的凌嘉诺一脸茫然无知的模样儿,米彦辰僵着腮帮子,朝愣神的付文丽笑笑道:“怎么能麻烦文丽老师给我做饭呢?你是许易的老师,又是我嫂子的朋友,下次去家里做客,我做给你吃就是了。”

        原本被那声怒喝吓了一跳的付文丽展颜一笑,颇为惊喜地道:“真的吗?原来米大哥还会做饭。”

        凌嘉诺五指越收越紧,有点想把这两颗卵挤爆了的冲动。付文丽看米彦辰笑得勉强,一时间也觉得自己失态了,拿上手提包道:“我去下洗手间。”

        付文丽一走,冯秀秀就趁机数落米彦辰,“彦辰,你怎么回事儿,人家文丽都主动了,你个大男人难不成还没个女人豁达,这么好的女孩子,你要是不抓紧,以后有你后悔的。我跟你说,这次你要是再把事情搞砸了,我跟你没完。”

        “我去洗手间。”凌嘉诺扔掉手里的筷子,筷子砸进汤里,溅出些在冯秀秀身上。冯秀秀气得一脸通红,凌嘉诺却是没心情看她,起身朝着付文丽离开的方向走去。他也不想跟个女人过不去,可是米彦辰这蠢货竟然当着他的面儿答应要给付文丽做饭,他奶奶的,叔叔可以忍婶婶可忍不了。

        命根子保住了,米彦辰松了一口气,大手在被摧残了的软蛋上揉了两把,痛得倒吸一口气,可想着凌嘉诺离开时候的煞气和冷厉,他还是起身跟了过去。

        凌嘉诺靠在卫生间门口抽烟,见他进来,修长的大腿立马甩了过去。米彦辰站着没动,生生挨了他一脚,上前抱住他哄道:“别气了好不好?差点没被你整死,你怎么能这么狠?”

        “狠?”凌嘉诺推开他,“还有更狠的你要不要试试?”

        隔壁便池冲水声响起,凌嘉诺眯了眯眼,突然贴上去,将米彦辰一把推到墙上,主动亲了上去。米彦辰无奈闭上眼,张开嘴由着他闹。

        付文丽错愕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凌嘉诺睁开眼睛,挑衅地看她。付文丽一阵心慌,惨白着脸狼狈地跑了出去。凌嘉诺在米彦辰皮鞋上狠狠跺了一脚,趁他吃痛推开他,揩了一把嘴冷道:“还不追?”

        米彦辰无语,“……追她干嘛,跟她说我已经是有夫之夫了,让她别费心思了?”

        凌嘉诺伸出手,在他脸上一巴掌一巴掌拍着,轻佻又带危险地道:“我以为米大叔你被美色所诱,已经忘记你是有老公的人了……还是说,你想回家让我给你立规矩,尝尝我们家家法的厉害。”

        “哦?”米彦辰小腹底下热流上窜,对那句“我们家”莫名感动。“老公你要对媳妇儿我动家法啊?”

        “是!”凌嘉诺虚着眼,射出的危险也遮掩不了他漂亮的脸蛋。

        米彦辰心里发热,结实有力的手臂将他圈在怀里,对着耳朵吹着热气,“老公要怎么罚?”

        凌嘉诺扭了扭腰,没挣脱,不爽地喝道:“你丫放开我,你这种不检点的行为,我吊你在暖气管上抽你一顿鞭子都是轻的!”

        米彦辰乐呵,故作为难,两道浓眉纠在了一起“抽坏了你不还得心疼?要不你罚我今晚侍寝吧。”

        对上那双喷火的漆黑眸子,凌嘉诺深呼吸几口,压下心里的躁动,使劲儿推开米彦辰,离了那具火热的身子,他身上被蹭出的火气立马冷了下来。“你脸可真够大的。”

        两人一前一后从卫生间里出来,付文丽已经不在了,只有张小东正拉着冯秀秀不依不饶。看凌嘉诺回来,他激动地放开冯秀秀,冲上去悄悄对凌嘉诺道:“嘉诺哥,那女人眼睛红红的跑了,我妈说要找我叔去追她,我拉着她没让她去。”

        “干得不错。”凌嘉诺摸了摸张小东脑袋,转身对跟在后面一点的米彦辰道:“大叔请美女吃饭准备了饭钱的吧,我们就不打扰了。”说完拉起张晓东往外面走,也不管跳脚的冯秀秀跟着急却被冯秀秀拉住的米彦辰。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盼山盼水和宝儿扔的地雷

        盼山盼水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15  13:18:40

        宝儿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15  22:46:00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888/167574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