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痞子受遇上退伍兵 > 第056章 凌家长很有范儿

第056章 凌家长很有范儿

        有了送上被窝的心尖尖儿,米彦辰才不会畜生都不如的坐怀不乱呢,每天不和凌嘉诺疯闹一会儿,他就不会起床,晨练都给耽误两回了。不过,今儿他却起得特别早。

        “你要尿尿?悉悉索索吵死了。”凌嘉诺裹着被子嘟囔一句,翻身拽了个枕头抱在怀里。习惯抱着天然火炉睡觉,突然没得抱了让他很不习惯。

        米彦辰扣上皮带,轻手轻脚地拿上外套,附身在他嘟着的唇上印了一记,“你睡你的,我会尽快回来的。”

        凌嘉诺一下睁开眼睛,“你去市里了啊?”

        “嗯。”米彦辰看他眼珠子发怔,摸了他脑袋一把,替他把被子往上拢了拢,“放心,你关心的事儿我一定给你办了。”

        凌嘉诺别扭地点头,想了想还是说了一句:“你……开车小心,早点回来。”

        小心脏本来被揪了一把的,这下全暖和了。米彦辰兴奋地压上去,在他嘴里搅合了好一会儿,等人都喘上了才起身,“走了。”到门口又折回来道:“昨儿跟你说的都记住了啊,这两天别乱吃东西,不然……”

        “你滚!”凌嘉诺恶劣地扔了一个枕头过去,看那货傻逼似的乐呵,臊得直想锤他一顿。又不是女人,破个身要在日历上画个大大的圈,还没脸没皮的给廖熊打电话问注意事项,妈的,脸都被他丢光了。

        米彦辰讨好的把枕头给放回床上,开门缩着脖子溜了出去。凌嘉诺扶额,实在想不明白张小东才会做的动作怎么就让他学上了,也不嫌孬。

        米彦辰到C市先去见了廖熊,他要给凌嘉诺准备一份儿生日礼物,一份儿足够小家伙感动心甘情愿委身于他的礼物。连着烧了两只烟,米彦辰越想越乐,这么多年他就没这么上心给谁过过生日,想起来他自己都感动了。

        “队长。”廖熊领着个亭亭玉立的女儿走了过来,给两人做介绍,“她就是汪晓婷。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兄弟,他想找你帮点忙。”

        米彦辰的刚毅和锐利让汪晓婷微微怔了怔,先前这个魁梧的警察找她的时候,那一身的气势给她摄住了,可眼前这个男人好像更厉害,离得近了,甚至都能感受到到他身边弥漫着的强大气场。

        汪晓婷发愣的时候,米彦辰也再打量她。确实是难得一见的美女,虽然还很青涩,但是干净漂亮的如一朵含苞待放的鲜花。他到不至于跟个小女孩子较劲儿,可一想到这就是跟凌嘉诺一起长大的人他就眼红的厉害,他也想跟小家伙一起长大。

        “你好,我叫米彦辰,想请你帮点忙。”

        ……

        高帮系带的墨绿色鞋子勾住脚踏板转了一圈停在起步的位置,凌嘉诺用另一只脚撑着地,回头看张小东贼头贼脑的从旅馆里风一样地跑了出来,不耐烦地催促他:“你怎么这么久啊?家长会要是迟到了可别怨人。”

        张小东蹦到自行车后座上坐着,“快开,快开,我趁我妈不注意偷跑出来的,还好她这两天跟我叔生气关自己在屋呢,要不然那边开小卖部的刘神儿肯定得跟她说开家长会的事儿。”

        凌嘉诺踩着踏板的脚一下踩到底,不算高的小自行车立马滚转着跑出老远。张小东做后座上,嘴都乐开花了。自行车是昨儿米彦辰掏钱给他买的,理由是嘉诺哥说他骑自行车上学不仅审时间还能锻炼身体。“嘉诺哥,我叔什么时候回来啊,他可说了,他回来的时候要把月儿从她爷爷奶奶那里接过来一起跟你过生日的。”

        “你问我我问谁啊?”说起这个凌嘉诺也郁闷,随便他怎么问,米彦辰都不告诉他去C市干嘛的,只说了会替他打听唐文杰、王灿的事儿。而且那货走之前还单独跟冯秀秀谈了半个小时,美名其曰跟冯秀秀摊牌。

        结果就是冯秀秀这两天看他跟只被扒了尾巴毛的老母鸡似的,有事儿没事儿非要啄他两口。不过,或许因为这段时间米彦辰一直期待也嚷嚷着要给他过个热热闹闹的生日,所以原本不在意这些的他都有点扳着指头数日子的意思了。看在快要过生日的份儿上,他懒得跟冯秀秀一般见识。

        张小东人小鬼大地说道:“月儿跟她爷爷奶奶回去了,我都想她了。可她都不想我,那天我跟她打电话,问她想不想我,她说她只想小哥哥。嘉诺哥,月儿跟我叔一样偏心,都只记着你不记我。”

        “有本事你把真的成绩单给你叔看看,你看他记不记你。”张小东的成绩单已经上报了,只是那一份是凌嘉诺替他伪造的。冯秀秀是没看出来,而米彦辰是被凌嘉诺打岔了也没注意看,所以张小东不仅没挨打,还因为成绩不算差让米彦辰松了口给买了辆自行车。

        凌嘉诺把车子停在路边等绿灯,张小东兴奋的从后座上跳下来,“嘉诺哥,让我骑会儿呗。”

        “你载我啊?”没好气地道了一句,凌嘉诺直起身子朝掌心哈了一口气,这大冬天的,早上骑车太冻人了。“想骑车上路,你得先在公园里骑顺溜了再说,在这之前,你要是敢偷偷跑路上去骑,我让你叔给你没收了。”

        “别啊。”张小东大急,“我肯定骑顺溜了才到外面骑,我知道外面车多,我会很小心的。”

        凌嘉诺看他一脸很真诚保证的模样儿,就想起小时候自己给凌云天做的各种保证。“你们学校离家里也不远,老实说吧,你非要闹着买自行车干嘛?”

        张小东眼神闪躲,见躲不过去了才呐呐地道:“我就想有车了载扬子韵上学。”

        “瞧你这点出息!上车。”凌嘉诺撸他脑袋一把,等他坐好后才随着人流过马路。“你小子是为了显摆吧。”

        张小东愤愤不平地道:“才不是呢,就是因为马军那混球有辆自行车,每天载扬子韵上学,扬子韵都爱跟他一起玩儿了。”

        感情这是争风吃醋啊。凌嘉诺有些好笑这些小不点的逻辑思维。张小东成绩不好,经常还被老师罚站,估计扬子韵那小姑娘也没见得多喜欢他,可能就看上他在班里充老大的范儿了吧。他有次见过张小东班上的小鬼冲张小东喊东哥,那股子激情澎湃,都快赶上港片儿里的古惑仔了。

        张小东他们的学校隔加州也就一条大马路,拐个十字路口就到了。学校不能骑车进去,凌嘉诺只好推着车走进去。张小东眼尖,一眼就看见了走在前面的扬子韵。“嘉诺哥,快看,扬子韵在那儿。”

        “哪儿呢?”袖子被拽住,凌嘉诺顺着激动不已的张小东手指的方向看去。那边一拿着手包的女人旁边站着个小女孩儿,头顶梳着两小辫子,还别了一只全水钻的花蝴蝶。小模样儿挺甜,怪不得张小东天天念叨着。

        凌嘉诺把自行车放在停车场,看张小东还恋恋不舍的往那边楸,戏谑地问:“要过去打招呼吗?”

        “不要”张小东猛摇头,“她妈妈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咱们还是假装不认识先走吧。”

        “张小东!”突然一声欣喜的惊呼,只见一个小胖子巨型肉丸子似的朝这边跑了过来。凌嘉诺乐呵着咧了咧嘴角,这人就是以前跟张小东比谁撒尿撒得更远的小胖子。

        小胖子下盘不稳,差点撞到张小东身上。“我以为你还没来呢,你妈呢?”

        张小东正尴尬刚才扬子韵和她妈妈都转过来看这边,听小胖子问话,呲牙凶道:“你小声点要死啊。”

        小胖子也不生气,吸了吸鼻子道:“我妈早来了,这会儿已经再跟李老师谈话了,我估计回家得跪板凳了。嘿嘿,你拿成绩回去挨打没?你这次考得还没我好呢。”

        张小东学周星驰拿大拇指抹了下鼻子,得意洋洋地道:“笑话,你以为小爷跟你一样吗?猪脑子!”

        小胖子狐疑地看他,“不可能啊,上次你没考及格,回家还竹条炖肉了呢,这次你都倒数7名了,你……”

        “你闭嘴!”张小东凶巴巴揪着小胖子衣领,“说没挨打就没挨打,你少废话,不服气一会儿去树林那边,咱们比比?裤子一脱你就知道我挨打没挨打了。”

        怔了下,小胖子红着脸挣扎开,“谁跟你比,大冬天的,鸟都冻坏了。”

        “你不是屁股开花了怕被我看见吧,哈哈……”张小东叉着腰,大嗓门儿吆喝引了不少人闷笑。小胖子羞得满脸通红,推了他一把转身跑了。

        凌嘉诺看够了戏,卡住他后脖子凉凉地说道:“幸灾乐祸够了没?你小心乐极生悲把自己屁股也给折进去了。”

        张小东缩了缩脖子,跟上凌嘉诺步子,相当狗腿地拍马屁。“才不会呢,有嘉诺哥在,我叔不会打我的。”

        凌嘉诺不理他,看他上跳下窜的着急,心情不是一般的好。两人到教室坐下,里面已经很多家长了,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估计就他一位。确实,整间教室里除了学生恐怕就属他最年轻了。一双英伦风格高帮皮鞋,牛仔裤脚扎在鞋筒桶里,上面儿是一件糖果蓝色轻薄羽绒服,脖子上挂了一条米色纯羊毛围巾,很是引人注目。

        凌云天以前穿衣服就很讲究,后来唐文杰更是C市的潮流风向标,耳濡目染的,他对这些品味也养成了习惯,米彦辰又爱给他买服装,他现在一个冬天能搭出二十几套衣服来,这才是他在加州过的第一个季节啊。凌嘉诺有瞬间很能理解张小东所谓的偏心和冯秀秀每次见了米彦辰大包小包往他房间拎时候的红眼了。

        现在学校还是挺注重学生们的学习成绩的。张小东班主任在点名后扬言洒洒说了一个小时,大致意思都是绕着学习的重要性和现在打好基础对将来考大学的作用扩展的,然后又鼓励家长要关注孩子的学习,陪同孩子一起读书,监督辅导孩子在放学后的功课和复习。

        凌嘉诺听得哈欠连天,好不容易等几个老师挨个讲完了,到家长和老师自由沟通的时间,原想着差不多就回了,结果被张小东语文老师逮住了。“你是替张小东来开家长会的吧,他妈妈怎么没来?”

        “老师你好。”对老师凌嘉诺还是蛮尊重的,“我是小东的哥哥,张小东妈妈有事来不了,所以让我带她过来一趟。老师你幸苦了,我们家小东成绩差了些,让你们费心思了。”

        张小东语文老师架子很大,看凌嘉诺揽着张小东准备走根本没有要和老师沟通的意思才忍不住走过来的。这会儿一看凌嘉诺对自己客气,更觉得凌嘉诺嬉皮笑脸没个正形,拉长着驴脸道:“他成绩是挺差的,班上平均成绩都被拖了一大截。”

        凌嘉诺眯了眯眼,回头看了一眼垂着脑袋丧气不已的张小东,冲老师咧嘴笑道:“老师说得对,可你说他这成绩这么差是怎么回事儿啊?同样都是一个老师教的,怎么有些就能靠一百分啊?不会是你们老师们直接将他弃治疗了吧。”

        语文老师点点头,随即一瞪眼,“怎么说话的啊你,都是一个老师教的,为什么别家孩子能靠一百他就不及格?你们当家长的不在自己孩子身上找原因,还以为是老师偏心吗?笑话!”

        “您老说得对,我们家长确实有原因。”冷冷丢出一句话,凌嘉诺抬手往张小东脑袋上煽了一巴掌。都是你个不争气的,不是看他是你老师,你以后还得在他鼻子底下过日子,老子早一大耳刮子上去了。

        为人师表,育人子女,就这态度怕是巴不得把家长也羞怒了一气之下将孩子转了学才安逸。凌嘉诺不愿跟他废话,“那老师我们就先回了啊,张小东我带回家后一定好好教训,让他下次不敢不及格了。”

        “你……”语文老师气得甩了袖子转身回了教室。

        “等一下,你是张小东哥哥吧,我是小东数学老师,我能给你谈谈吗?”

        “张,张老师”张小东结结巴巴喊了一声,小脸都涨红了。凌嘉诺看着眼前挡着自己的女老师,点点头随她走到一边,刚才被那衰人堵在门口争执已经很打眼了,他可没当大猩猩的习惯。

        到走道里,女老师拉过张小东,笑容很具亲和力,“那天拿成绩单我看你闷头就跑,是不是因为考得不好不开心?”

        张小东本来淡了的红脸蛋又红了,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女老师抬头冲凌嘉诺道:“小东人很聪明,他只是学习方法不得当,成绩又长期不理想,所以有些没信心了,我希望你们家长可以跟我们老师一起努力,慢慢替他找回信心。”

        有刚才那衰人做对比,凌嘉诺觉得这女老师简直就是天使,不仅漂亮温柔,职业操守还好。“谢谢你张老师,平时是我们忽略了,只压着他做作业都没注意过他做的对不对,以后我们一定会多关心他的学习情况的。”

        一个小时后,等所有家长都走光了,凌嘉诺才跟无精打采的张小东往校外走,他现在终于知道什么叫职业操守了,太敬业的美女老师凶猛啊。

        “嘉诺哥,我们现在就回去了吗?”

        凌嘉诺冷冷丢他一眼,“不回去你想再跟你们数学老师讨论讨论因材施教和得当学习的方法?”

        张小东打了个寒颤,“不想,我们班的学生最怕她了,虽然不会体罚,可是她就温温柔柔给你讲道理都让人受不了。”

        “合着你们还有会体罚的老师啊。”凌嘉诺把自行车推出来,没等他坐上去就骑走了,“你走路吧,考成那样儿你好意思要自行车。”

        “啊?”张小东傻眼,可还是跑着跟了上去。凌嘉诺骑得慢,速度刚好够张小东小跑着。“我问你你们老师体罚过你吗?”

        “体罚过啊。”张小东想拉住自行车后座可又不敢,凌嘉诺生气不会显在脸上,他怕惹毛凌嘉诺了。“就我们那语文老师,背书不会的打手心罚抄写什么的,我就经常被他打。”

        校门口还有几个家长凑一起唠嗑的,看两人一个骑车一个小跑,都摇头鄙视。凌嘉诺瘪瘪嘴问张小东:“那你叔知道吗?”

        凌嘉诺提了些速度,张小东跑得更快了,“不知道,我不敢说,怕我叔说我不好好学。”

        凌嘉诺烦躁,又骑快了一些,立马把张小东甩掉了。骑了一段,他一个急刹停下,等张小东风一样跑上来,才冲他道:“下次你们老师再体罚你,你跟我说。”

        “好,知…道了。”张小东撑着膝盖喘气,“嘉诺哥你载我呗,跑不动了。”

        凌嘉诺看着他不语,张小东直起身子,突然就跑了出去。凌嘉诺笑了下,跟在他后面慢慢骑。可眼看要过马路了,又是红灯,张小东伸着脑袋上看下看一副见没车就要直接冲过去的模样儿。他心里漏了一拍,突然加速撵了上去。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宝儿、七七

        宝儿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30  14:42:45

        七诀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01-30  11:26:11

        宝儿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29  18:36:28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888/167575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