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痞子受遇上退伍兵 > 第59章 生日温情

第59章 生日温情

        “暗流”的大门口,露天停车场上,许易一手牵了一个小鬼站在那里伸长了脖子张望。

        “嘉诺哥!”张小东眼尖,看见米严辰拥着凌嘉诺出来,激动大喊一声,甩开许易便冲了上去。凌嘉诺原本低着脑袋正跟搂他死紧的米严辰较劲儿,被这突来的喊声吓了一跳,抬头就见一个小身影飞一般冲了过来,后面跟着的一高一矮两个小家伙,也是一脸激动,奋力迈着步子。

        他的心突然就跟被针扎了似的,刺痛微凉,扎入最深处,却有淡淡的温暖蔓延而出。那份甘醇柔软不似急躁的温暖,夹杂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羞讪跟内疚。

        好像当娘的乱发脾气还离家出走,当爹的带着孩子来找人。

        这念头刚冒出来,凌嘉诺就华丽丽地被恶心出一身鸡皮疙瘩了。米严辰低头漫不经心地瞟了他一眼,铁扎一样的手臂松开。这个时间还是留个孩子的好,有时候孩子出面效果会更加出其不意。

        “嘉诺哥”张小东跑到跟前,几乎不减速往他身上跳。凌嘉诺吓了一跳,后退了一步,弯腰接住他卸了力抱起来。“你个小胖子该减肥了。”

        “嘿嘿”张小东笑得一脸傻气,一点儿不介意被嫌弃了。

        月儿一身大红色羽绒衣裤,柔白的小毛领偎在脖子处,被许易牵着,笨拙地迈着小短脚往前赶。可看张小东已经霸占了她小哥哥的怀抱,立马钉在地上不走了。许易低头去看她,只见小公主嘴巴微嘟,两只眼睛却亮晶晶地看着凌嘉诺。

        凌嘉诺放下张小东,冲许易笑了笑,转头去看月儿。小公主这身衣服是他亲自选的,米严辰付的钱,原本说好是过年再穿的。不过小孩子都喜欢新衣服,尤其还是爱臭美的月儿。

        可惜小公主心里想的却是:跟小哥哥一起的时候一定要穿最漂亮的衣服,长大了才能嫁给最酷最帅的小哥哥。

        “月儿这是不认识小哥哥了吗?”淡笑着问了一句,凌嘉诺身子还没彻底蹲下,立马就被挣开许易手的月儿攀着膝盖爬到身上。“哎哟喂,我的小祖宗你慢点……”

        “咯咯咯……小哥哥生日快乐!吃蛋糕吃蛋糕。”月儿照例在他脸上吧唧一口,心满意足地搂着他脖子,朝张小东看了一眼,又迅速扭开了脑袋。

        小哥哥是她的,谁也抢不走。

        “行了,上车吧。”米严辰大煞风景地道了一句,表情淡淡地上了车。

        凌嘉诺后背总崩着根神经,看他这样儿心里更没谱了。这还是当着三小孩儿的面,居然都没有好脸色,要是独处,岂不是更惨。心里怀揣着不安,一路上凌嘉诺情绪都不高,有一搭没一搭地应付着笑声不断的月儿和叽叽喳喳的张小东,时不时却偷眼去看米严辰。

        米严辰沉着脸一语不发,车上小孩儿欢快的气氛也没能打动他,至于那道每过几秒都会“不小心”落在他身上的视线,他更是选择性的视若无睹了。

        凌嘉诺抱着月儿上楼,张小东跟在他后面,一手拖着他大衣,鬼头鬼脑的就跟打着什么鬼点子一般。许易和米严辰走在最后,表情出奇的相似,浓眉微抬,嘴角淡笑。

        “哎哟,你再长长可得自己走了,重死了。”连着抱上三楼,身后还拖着个尾巴,凌嘉诺也觉得气喘。他把怀里的月儿放到一只手臂上坐着,用另一只手去开门。张小东松开他衣服,伸着脑袋往里看,一双眼睛幽亮。

        “怎么不开灯……”话到一半便卡住了,凌嘉诺半张着嘴,愣愣看着桌上一个三层大蛋糕。火红的蜡烛微微摇曳,将黑漆漆的屋子渲染了一层朦胧的柔光。

        “怎么不进去?”米严辰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他身后,宽敞的胸膛贴在他后背上,两只大手握在他腰间,滚烫的热气不断朝他耳朵里吹。

        凌嘉诺身子一软,差点没把月儿丢地上。他侧开身子,还没来得及拒绝,米严辰已经推着他走了进去。

        “祝你生日快了,祝你生日快乐……”参差不齐的音色汇聚在一起,虽然看不清,但一听就知道人数不在少。凌嘉诺脑子里晕晕的,生日歌不是没人为他唱过,以前凌云天就为他唱过,但是他真没想到,米严辰会为他请客到家里来。

        生日歌最后一句落定,客厅里的大灯突然被人打开。凌嘉诺眯了下眼睛。“碰!碰!碰!”几声礼炮闷响,他抬头就看见无数闪着金光的彩色礼花落了下来,好像过年时候,凌云天还在的日子。

        凌嘉诺眼眶微红,嘴角却止不住地笑了开来。

        “哦!生日快乐!”整整齐齐的祝贺欢呼,将客厅烘托得温暖无比。凌嘉诺晃过身边围着的大大小小的人,还有客厅墙上到处贴满的心形气球,憋回眼里发涩的液体,措手不及地道谢:“谢谢……”

        有点应付不来这种场面,凌嘉诺下意识转身去找米严辰。米严辰伸手替他把月儿接过,递给身后的冯秀秀。再回头,一双眼睛黑漆漆地盯着他,像是要把他刻进灵魂里似的。屋子里慢慢安静下来,小孩儿们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怎么就不热闹了。

        凌嘉诺手心发汗,很心虚怕这货来突然一段“惊世骇俗”的表白。

        冯秀秀低着头,眼里落寞闪过。张小东是不知愁,进屋就跑杨子韵边儿上拉住人家小姑娘的手,时不时凑过去说两句悄悄话,把杨子韵惹得频频捂着嘴偷笑。许易跟杨辉和王伦瑞站在一起,眼里既是欣喜又是羡慕。再后面还有秋文和加州新招的年轻小姑娘芳芳,两人整天搭档着上班,慢慢倒是擦出点火花来了。

        炙热火辣的眼神简直要把人连骨头吞到肚子里,凌嘉诺顶不住压力,终于先一步转开了视线。等他看到站在最后面,表情戏谑猥琐的廖熊,白皙的脸蛋,蹭一下红了。

        沈瑞掐了身边作怪的情人一把,皱眉低喝道:“别闹!”

        肩膀被一双大手捉住,凌嘉诺吓了一跳,瞪大修长的双眼盯着目光直白的米严辰,嗓子干得只想凑过去把他嘴堵了。

        米严辰嘴巴动了动,像是终于酝酿好了情绪一般,严肃正色,低沉沙哑道:“嘉诺……”

        “你闭嘴!”尖叫一声,等屋子里彻底安静下来,凌嘉诺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米严辰深邃的眸子眯了眯,显然也有点意外。凌嘉诺想解释点什么掩饰一下,可开口却结巴了。“我我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哪个意思?”浓黑的将军眉抬了抬,米严辰一脸狂傲逼供模样儿。

        凌嘉诺苦着脸,他能不能喊冤?这种表白什么的浪漫把戏可不可以不要了?他拒绝还不行吗?

        看差不多了,米严辰也不再逗他,一把拉他进怀里狠狠拥抱了一下,笑得深沉豪迈,“生日快乐,嘉诺!”

        等被松开,凌嘉诺都还处在傻眼状态。就这样?说好的深情表白呢?啊呸,不是……原剧情就是这么设定的吗?那他刚才不是脑抽了还自作多情?

        虎着发红的小脸,凌嘉诺朝米严辰道了一声“谢谢”,又转身给来的客人道谢:“谢谢大家给我过生日……嗯,随便坐。”

        米严辰挑了挑眉,对他最后一句“随便坐”相当满意。他爱使性子的小媳妇儿终于有点“主人家”的觉悟了,这要是好好调|教,将来肯定能胜任接人待客的大任。

        小孩子一听寿星发话了,都齐齐跑到桌子旁边,眼巴巴看着桌上的蛋糕咽口水。张小东凑到杨子韵耳边嘀咕一声,就见杨子韵小姑娘抬起脑袋,大大方方冲凌嘉诺喊道:“嘉诺哥哥,快吹蜡烛吧,”

        凌嘉诺似笑非笑地看了张小东一眼,走过去躬身就想吹蜡烛。米严辰却从后面抱着他腰肢,霸道暧昧道:“你还没许愿呢?”

        “许什么愿?又不是小孩子。”嘟囔一声,凌嘉诺还是不情不愿地闭上眼睛。虽然知道不能贪心许多了,但他脑子里实在是太多情绪了。一会儿是凌云天笑呵呵的脸,一会儿是唐文杰邪魅帅气的面容,一会儿是王灿跟他勾肩搭背说笑的样子……再后面,就剩下一双漆黑深邃的眼眸让人心跳加快。

        暗自咬了咬牙,凌嘉诺就默默道了一句,然后睁眼一口气吹熄了所有蜡烛。

        “哦……吃蛋糕了,吃蛋糕了。”小孩子们拍手叫好。凌嘉诺拿起塑料刀开始分蛋糕,看着上面团团被水果鲜花围住的“小诺生日快乐”,就有点不想切坏了的不舍。米严辰凑到他耳边带着笑意道:“我刚才已经拍了照片了。”

        耳垂微红,凌嘉诺满不在乎一刀下去。几下将蛋糕分到每个人手里。他好多年没吃过蛋糕了,在lose就没有过生日吃蛋糕的讲究。米严辰看见廖熊非要喂沈瑞吃,恶狠狠盯了他一眼,也走到凌嘉诺跟前,“我喜欢吃草莓。”

        “嗯?”凌嘉诺愣了一下,抬起头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端着的蛋糕上摆放着的草莓,将盘子往前伸了伸,“拿去吧。”

        米严辰盯着他嘴角的奶油,心里夜猫抓挠似的热火难耐,见没人注意,他往前靠了靠,把凌嘉诺逼到墙壁上。“你喂我。”

        凌嘉诺瞪着眼想生气,可一瞪眼却笑了,他也不矫情,用叉子叉了草莓喂到米严辰嘴里。米严辰美滋滋吃了,突然低头吻了他的嘴。凌嘉诺吓坏了,急忙用手拐子推开他,脸烧得通红,“你疯了!”

        米严辰理直气壮地道:“谁让你跟个小孩儿似的,吃个蛋糕一嘴都是。”

        凌嘉诺白了他一眼,绕开他走开了。他以为没人注意到,结果抬头却跟笑得一口白牙的廖熊对上眼。廖熊伸出舌头在嘴唇上添了一圈,看寿星冰山脸跟寒冬雪梅一般,嫣红煞人,乐得在沙发上东倒西歪。

        沈瑞皱眉看他,心里琢磨着这货是不是该带回去好好调|教调|教了。

        张小东傻傻端着蛋糕,突然低头嘟着嘴在蛋糕上印了点奶油,转身跑到桌子边,拉过规规矩矩吃蛋糕的杨子韵,冲人家小嘴儿上亲了一口道:“你嘴巴上有奶油。”

        杨子韵点点头,继续对着蛋糕奋斗,等一盘子吃完了,才冲旁边等着“回礼”的张小东笑道:“谢谢你,小东,你嘴巴上也有呢。”

        那你也给我亲掉呗!张小东色胆包天的话还没出口,就被许易拎下椅子。许易没看见米严辰跟凌嘉诺的那一幕,不过,张小东占人家小姑娘便宜他却是看见的。“张小东,你男人的风度呢?去,帮你妈端菜去。”

        晚饭安排的是火锅,照顾了小孩子的口味,米严辰弄了个不小的鸳鸯锅。支个炉子在客厅中间,放上锅,桌子上各种菜肴想吃什么烫什么。如今天气冷,吃这种热气腾腾的火锅最是过瘾了。

        凌嘉诺喝了一小碗菌类鲜汤,一肚子暖洋洋的,他虽然挑食,不过却很能吃辣,一块脑花下去,过个两份钟捞起来,滋味渗透,滑嫩无比。米严辰在旁边冷冷看他吃,突然有点后悔安排吃这个了,亡羊补牢似的不住在鲜汤锅里给他烫青菜。

        一屋子的大大小小,伺候了这个伺候那个,冯秀秀累得腰酸背痛,竟比夜班站一天还累。转头却看米严辰基本没吃,全给凌嘉诺碗里夹,可惜被照顾的人似乎还老不乐意了。

        她心里突然就委屈了,原本这个家里,一男一女三个孩子刚刚好的。

        吵吵闹闹两个小时,一桌子菜被吃得七七V、,个个都摊着肚子神情满足。凌嘉诺怕小孩子积食,一个发了4颖消食片让嚼着玩儿。米严辰一边收拾残局一边暗骂自己脑残,安排什么不好,非得安排火锅。这玩意儿就是吃的人越多吃的越多。廖熊跟沈瑞被留在旅馆里过夜了,二楼空着的房间让他们选了一间最大的住。其余的小孩儿被米严辰挨个送回家。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888/167575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