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痞子受遇上退伍兵 > 第069章 又见杰哥

第069章 又见杰哥

        因为过年这种特别特别的日子,加上小别胜新婚,米彦辰和凌嘉诺都激动了一把。

        两人岁也没守,钻进屋里胡闹了一整晚。直到第二天天亮,外面各家迎新年的火炮又噼里啪啦响起,他们也跟着迎新年继续噼里啪啦……

        事后,凌嘉诺红的跟兔子一样的眼睛都快看不见了,他没想过要玩儿这么凶残的,可到后半夜,他就是不想哭也不成了.米彦辰捅他一下,他眼眶就会自动飙泪,到后面上眼皮和下眼皮就算是努力撑着也都是挨一块儿的。

        米彦辰那混蛋两只手杵在他脑袋两边,一边捅还一边笑话他:“你看看你现在看我的脸是不是只能看到一小段啊?”

        一小段你三大爷啊!

        翻白眼昏过去之前,凌嘉诺最糟心的就是他竟然被人干昏了,而且还昏的特别爽,简直是羞耻!

        新的一年,月儿和张小东都特别不开心,玩着玩着又跑回来站门边扒着门看一眼屋里躺床上当睡美人的凌嘉诺。他们叔说除非小哥哥自己醒来,否则谁也不准进屋子去打扰小哥哥,不然就没收压岁钱,所以两小孩儿不敢进去。

        两小家伙每天盼啊盼的,可大年初一,小哥哥没起床,大年初二,小哥哥还是没起床,大年初三,啊,小哥哥终于起床啦!

        米彦辰看他有气无力的穿好衣服,满眼笑意,“想好怎么说没?一会儿出去月儿他们肯定要问你的。”

        “说个屁!”凌嘉诺醒了后,发现丢了人,就把爽翻了的事儿全忘了,一肚子都是急需待发的旺盛肝火,对米彦辰这个罪魁祸首半分的好脸色都没有。

        “怎么还哑的?”米彦辰一听他说话就想笑,走过去摸了摸他脑袋,一脸同情,“下次可不能这么叫了,真叫成哑巴怎么办?”

        凌嘉诺气得浑身发抖,用身子往他肚子上狠撞过去,“米彦辰你个王八蛋……哎哟!”

        “看吧……”米彦辰扶住他,看他脸都疼成了一朵花儿了,叹了口气苦口婆心地劝:“跟你说你不信,我鸟都磨破了,这两天撒尿都是憋着慢慢来的,不敢放开了尿,你那嫩肉能好的了才怪,亏得我这两天没给你做油腻的吃,不然坐马桶上,拉屎能疼死你。”

        凌嘉诺一把抓住他裤裆,咬牙切齿,满脸阴狠,“你信不信我给你废了?”

        米彦辰身子僵了僵,讪讪摸了下鼻子,把人搂怀里腻歪,“我今天做鲜肉丸子汤给你吃怎么样,煮点豌豆尖在里面,还有秋文今早上送来的嫩豆腐,我给你蒸一碟子吃。”

        “别想转移话题,现在在说掐断你鸟的事儿呢。”凌嘉诺不为几个丸子和一碟子豆腐折腰。

        “你秀姨年前放的坛子出酸味儿了,我买一只水鸭子给你炖老鸭汤吧,用砂锅炖得烂烂的,不会不好消化的。”

        老鸭汤?凌嘉诺迟疑了,他这两天多数时间都在睡觉,醒了后也只是喝了点粥,现在肚子确实饿了,而米彦辰说的东西也都是他想吃的。

        米彦辰看他动了心,眼底的笑意更深了,“许易说杨辉去走亲戚,砍了些竹子回来烧竹筒饭,他吃着好吃就带了些竹子回来,我买了小木耳糯玉米和火腿,到院子里架材烧给你吃好不好?”

        “你个大男人整天就想着吃啊吃的你还有出息没出息。”凌嘉诺松了手往外走,走到门边的时候,顺手把衣架上的帽子拿了戴在脑袋上。

        米彦辰背着手跟着他,替他理了理帽边儿,没事人儿似的聊天,“外面天冷,把手套也戴上吧,一会儿你看着就行,我负责烤给你吃。”

        凌嘉诺没理他,因为月儿和张小东看见他出来,都麻溜儿地跑了过来。

        “嘉诺哥你病好了啊?”才几天没见,张小东又圆了。

        凌嘉诺虎着一张脸回头刮了米彦辰一眼,撸了张小东脑袋一把,“恩,我好了,我说你倒是少吃点啊,再吃溜冰鞋都得踩烂了。”

        “嘿嘿”张小东摸着圆滚了的肚子憨笑,“我长身体呢长身体呢……”

        “小哥哥,你看看我你看看我我不胖。”月儿穿着一身新衣服,橘红的棉衣齐膝弯处,底下一条印着简笔猫图案的加绒打底,配双短靴子,潮得跟个小明星似的。

        凌嘉诺稳住她想抱自己大腿往上爬的笨身子,“咱们去院子里看你叔烧竹筒饭,那个很好吃的,有小木耳和糯玉米,还有火腿……”

        心满意足的吃上了竹筒饭,凌嘉诺心情好了很多,对米彦辰也不再是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了,米彦辰趁他吃东西的时候偷亲了他一下他都没生气。

        下午的时候,凌嘉诺被两小家伙要求陪着玩摔炮,他想着他也很多年没玩过了就没拒绝,带着两小家伙到旅馆门口找了个风水宝地——旅馆门口台阶那里。

        给张小东点了根香让他一边儿玩去,他则陪着月儿乖乖站台阶上往底下的路面上扔摔炮。

        “嘉诺哥”张小东放了几个威力比较大、声音也比较大的子母炮就跑回来扯凌嘉诺的衣服。

        凌嘉诺正跟月儿一人一个看谁摔得响,头也没回地推了他一下,“去去去,边儿玩去。”

        张小东有些着急,死劲儿扯了他一把,“嘉诺哥你看啊,那个人又来了。”

        “谁又来……”凌嘉诺回头一眼就看见马路对面靠在车门上的男人,他把手里的摔炮全塞给张小东,让他领着月儿回家,自己朝马路对面走了过去。

        唐文杰看他走着走着小跑起来,突然就笑了,“你跑什么?车那么多,多危险啊?”

        “杰哥”凌嘉诺伸手拉住他衣服,心里是真高兴,可又不知道要说什么,就眼巴巴望着他。

        唐文杰抬手揉了他脑袋两把,起身拉开车门,“上车,我带你转转。”

        凌嘉诺有些迟疑,米彦辰这会儿还在杀鸭子准备给他炖老鸭汤呢,可看唐文杰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他又只好硬着头皮小声说道:“杰哥我回去说一声。”

        “不用了。”唐文杰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他,眼底有些发沉,却没让他察觉,“陪我转一会儿我就送你回来,不会耽误你吃晚饭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凌嘉诺心情有些不好了。

        “那你什么意思?”唐文杰却不放过他,说完话就绕到另一边开门坐了进去。“上车!”

        凌嘉诺站了一会儿还是坐了进去,他今天没带手机,想给米彦辰打个电话说一声都不行,唐文杰肯定是带了手机的,但一定不会借他。

        梨花县不算大,开车半个小时就能远离喧嚣了。唐文杰在水库大坝上停了车,下去站了会儿,丢了几颗石头又回来了。凌嘉诺一直没下车,他感觉的出唐文杰心情很不好,但他却不想问。

        很快车子又开回县里,唐文杰找了一家宾馆开了大床房,也没管凌嘉诺就自己上楼了。凌嘉诺转身出门,在对面的兰州拉面馆里买了份儿炒面提了回去。他猜唐文杰开车来找他肯定没吃饭,有些东西他虽然放下了,但还有剩下太多东西是他放不下的。

        唐文杰听见敲门声开了门,看了一眼他手里的东西,转身往屋里走,“我以为你走了呢。”

        “过年很多店都关门了,将就吃点吧。”凌嘉诺把炒面拿出来放到桌子上,一次性筷子也给他掰开横在饭盒上。

        唐文杰看了他一会儿,突然笑了,“我确实饿了,我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

        “为什么?”凌嘉诺坐到床边上,看他果然吃得狼吞虎咽,心里有些不舒服,“又不是没钱干嘛饿着,身体是自己的,你以为整着谁了。”

        唐文杰没说话,把一碗面全吃干净了,才回头笑得一口白牙,“你在关心我,还是……”说话间人已经走到了床边,两只手卡主坐在床上的凌嘉诺。

        凌嘉诺本能的往后仰,但唇上还是被沾了一下。

        唐文杰俯身压在他身上,用手捂住他眼睛,疲惫不堪地说道:“那次被警察追捕后,是德叔救了我,我在他那里养了两个月的伤。”

        凌嘉诺刚想推开他,听到这话又把手放下了,两眼放空地望着天花板。那段时间的事儿他一直很想知道,可那时候他急疯了都没打听到他的下落,原来是在德叔那里。

        “我原本以为等伤好后大家又可以一起了,可还没等我痊愈,德叔就派人告诉我,阿灿被抓了,还把Lose的老底全告诉了警察……”

        “放屁!”凌嘉诺涨红了脸,身上压着唐文杰,他出不了气,奋力挣扎起来。

        唐文杰死死压住他,一脸的凶狠,“我那时候被德叔关了起来,外面的事情一概不知,等我好不容易逃出来的时候,Lose的大门上封条都贴满了。”,他自然是不相信王灿会出卖他的,可当亲眼看见自己打拼出来的一切烟消云散,他也是快要恨疯了。

        凌嘉诺一口咬在他肩膀上,接着脸上就被扇了一巴掌。他已经很久没被人打过了,眼泪水突然就滚了下来。

        唐文杰怔怔盯着他,好一会儿才软了口气,伸手替他擦了擦脸,“出息,以前打得再狠也没见你哭过,现在倒是娇起来了。”

        “灿哥不是那种人,是德叔逼他的。”凌嘉诺也觉得很丢脸,红着眼倔强地强调。

        唐文杰替他揉着脸上的指印,“我知道,那次你生日我打电话给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后来德叔也承认了。他说这两年Lose的动作太大了,上面盯了很久了,就算那次我们逃过一劫,下一次,也一定会被抓的。”

        “他答应过我爸一定会照顾好我,所以才抓了阿轩逼阿灿去自首替我把罪顶了。一开始,他是想把你也弄进去的,可你自那次以后就消失匿迹了,他还动用过警方的关系想把你挖出来,但也没成。”,非但没成,还惹了一身骚。

        凌嘉诺心里滋味难明,他知道是米彦辰在帮他,但他却从来没有问过米彦辰详细的事情。

        “我去了监狱几次,可每次都不敢进去看他,就隔着一扇门陪他呆半个小时,我知道他一定知道门外的人是我,所以他那天走的时候才会说他从来没有后悔过这辈子大家做了兄弟,是我对不起他。”

        唐文杰声音里透着可怜和无助,凌嘉诺以为自己听错了,愣了好一会儿,才伸手抱住身上轻微颤抖的身子。是啊,他也想说他从来没后悔过这辈子做了兄弟。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888/167575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