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痞子受遇上退伍兵 > 第073章 浴火重生

第073章 浴火重生

        一晃眼就初八了,离约定的时间也到了。米彦辰一改前几天的暴躁,逐渐沉寂下来。除了按时给几个孩子做饭,他基本都是一个人呆在房间里。凌嘉诺没有给他打过电话,他自然也没有打给凌嘉诺。两人像是进入了吵架后期的冷战阶段。

        月儿经常抱着他问:“叔叔,小哥哥的朋友还没好吗?他什么时候回来?”小公主跟凌嘉诺打电话,凌嘉诺照实搬出朋友住院的事情,倒是安了两孩子的心,可两小家伙还是会想他,尤其是月儿,每天要念他很多次。看见什么好吃的都要给小哥哥打个电话,让他回来吃。晚上睡觉的时候,更加严重,不打电话让小哥哥讲故事哄哄或者唱歌逗逗,根本不会乖乖睡觉。

        凌嘉诺其实也很想他们。照顾唐文杰也不是非要二十四小时寸步不离的,但那天跟米彦辰不欢而散后,米彦辰再也没来找过他,连电话也没一个。他不知道该怎么回去?

        小旅馆虽然已经融入到他的生命里了,可是,这种时候,他还是有种找不到借口回去的尴尬。尤其是那天,米彦辰多次重复问,要不要跟回去,他都相当硬气的回绝了。

        凌嘉诺一开始是生气的,米彦辰那样对他,他生气难道不应该?

        可时间越久,他就越想念米彦辰,想念月儿和张小东,想念许易,想念小旅馆,偶尔还会想到冯秀秀。但,米彦辰不联系他,让他不满的同时,好像也失去了某种资格和立场。他想,如果米彦辰再来找他,哪怕只是打个电话,发个短信,他都一定会回去的。

        可偏偏是米彦辰无动于衷。

        凌嘉诺很沮丧,每天除了照顾唐文杰,就一个人坐着发呆。唐文杰忍了他几天,终于在今天忍不住了,“我说你能别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吗?出息!”

        “哦。”凌嘉诺看了他一眼,见点滴还有,又不管他了。

        唐文杰气得脑门疼,“滚滚滚,赶紧滚!想去找他就去,别跟我这儿死人脸,老子不耐烦看。”

        凌嘉诺心里不得劲得很,干脆起身开门出去,“我去买点东西。”

        “滚!”唐文杰抓了个枕头对着他打过去。

        凌嘉诺一边走一边拿着手机玩儿,想着要不就打个电话过去道歉?或者说是找月儿的?再不行,就直接问问,为什么这段时间都不给他打电话?

        “啊,神烦啊!”哀嚎一声,凌嘉诺走过那天被米彦辰堵门后的楼梯口,心情复杂地多看了两眼,然后甩着长腿下楼。他实在是情绪不高,所以一直都埋着头,等被人拦下后,才诧异地看了对方一眼。

        “唐文杰在哪里?”杨超能半边脸肿着,眼神阴郁。

        “我他妈怎么知……”凌嘉诺吞了吞口水,下意识往后面退了一个台阶。

        杨超能冷笑一声,躬身让到一边。后面杵着拐棍的白发老人叼着烟斗走了上来。很快就越过了凌嘉诺,站在比他高两截的台阶上,“你也上来。”

        凌嘉诺不敢忤逆他,也许是因为连唐文杰在这人面前都要装孙子,也许是在Lose的时候,听说过太多关于这人的事迹。总之,德叔留下话就走了。凌嘉诺只是迟疑了下,也跟了上去。杨超能和他并排走在一起,压着声音阴测测地道:“今天没人来救你了吧小混蛋。”

        凌嘉诺扭头看了他一眼,“小混蛋骂谁?”

        “操!当老子傻逼么?”杨超能抬手要打。德叔的拐杖在地上点了点,他立马放下手,狠狠瞪了凌嘉诺两眼,小跑上前,“德叔有什么吩咐?”

        德叔停下看他,“嫌大耳巴子没挨够?”

        杨超能一张脸涨得通红,憋在那儿不敢多言。凌嘉诺冷笑一声,绕过他,打开唐文杰的房门,向德叔做了个请的姿势。

        德叔抽了一口烟,抬脚进去。

        病房内,迎面就是一个枕头,德叔一拐杖挥开,脸色发黑地站在那里。唐文杰张着嘴,眨巴两下眼才一把扯掉针头,跳下床跑过去迎他。“三叔,你怎么来了?”

        凌嘉诺猛一下抬头,死死盯着两人。感受到他的目光,德叔看向他。唐文杰面色复杂,但只是将德叔请到凳子上坐。

        “嘉诺,去打水来。”

        凌嘉诺深深看他一眼,提着热水瓶出去了。唐文杰等他走后,直接就跪下了,“三叔要让文杰回去,直接打个电话就成,何必亲自过来。”

        “一个电话就行吗?”德叔抽着烟,指了指关门后站在门边的杨超能,“那我让小杨来接你,你为什么不回去?”

        唐文杰没话说,只是跪得挺直。德叔敲了敲他刚才打点滴的手问:“怎么还住上院了?”,说着冷冷瞥了一眼杨超能。

        杨超能抖了□子。他是冤枉的啊,他那天根本没敢下手打唐文杰,手下的人也是交代过的,不会有人下重手。

        唐文杰却像是认定了他,扭头对着他露出个怨恨的眼神,赌气似的跟德叔说:“杨哥亲自来请,文杰哪敢不回去。”

        杨超能嘴角抽了抽,你丫是故意的吧,一定是故意的吧。

        德叔抽完一支烟,起身用拐杖指了指杨超能,“回去自己领罚,我交代过的,要完好无损地带他回去,现在人都住医院了,跑不了都是你的责任。”

        杨超能不敢辩解,垂头应下,“是。”

        拐杖又指着唐文杰,“你是偷跑出来的这没冤枉你吧?”不等唐文杰承认,又道:“你的事情回去再说,那个小孩子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当初我说送他进去改造几年,你非要跟我闹,现在呢,你看看你自己像什么样子。人家都不跟你了,你还巴巴跑过来。”

        唐文杰不想把他跟凌嘉诺的事情拿出来谈,只是道:“文杰有负三叔教导,甘愿受罚。”

        德叔一拐杖将他抽翻在地,“我问的是那孩子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打小就把人带在身边,那时候要不是看在他才死了老子的份儿上,我根本不会容忍你养着他。现在人养大了却没养熟,你跟我说你打算怎么办?继续这么缠着人家?”

        “我没缠着他。”骄傲一世的唐文杰怎么会自甘堕落,可是他不甘心,他不甘心看着长大的凌嘉诺就这么跟了别人,他也不甘心当初明明整个心思都在他身上的凌嘉诺现在却爱上了别人。

        “这件事我自己会处理,三叔你别管。”

        “我别管?我别管?”德叔直接拿拐杖往他身上抽,“你个混账东西,不成器的玩意儿,一个半大的孩子就把你魂儿勾没了。”

        凌嘉诺推门进来,暖水瓶一丢,冲过去一把就抓住了那根拐杖。他动作太快,门边看热闹的杨超能根本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德叔看他的眼神,已经有如冰窟了。

        “放肆,还不快放开。”唐文杰怒喝一声。

        凌嘉诺看了他一眼,并不放手,只是盯着德叔道:“他之前的肋骨被人打断过,是你打的吧?”

        德叔诧异了一瞬。唐文杰却是站起来,一脚踹到凌嘉诺大腿上,把他踹翻在地。凌嘉诺爬起来,拍拍裤子上的灰,冷冷地道:“我有说错吗?医生说了,你那根肋骨要是再断,以后想痊愈就不可能了。”

        “闭嘴!”唐文杰抽了他一个嘴巴。

        凌嘉诺呸了一口,吐出一点血。“我就是不想你被打而已。”唐文杰怔住,凌嘉诺继续道:“在我心里,你比王灿还要高高在上,你总是最厉害的,你…不知道我当初多崇拜你。”

        唐文杰完全不知道事情怎么会演变成这样,凌嘉诺一直是个闷葫芦性子,尤其是在感情方面,从来不会这样坦白心迹。一时间,他有点欣喜,又有点恼怒。

        教了这么久还是不长脑子,在德叔面前还敢这么没规矩。

        凌嘉诺觉得嘴角破了,拿手碰了碰,有点刺痛。他看着唐文杰,像是要把许多以前想说却没说的话统统出说来。“你不知道我那时候多喜欢你,你开着跑车,很臭屁的从我们学校外面过,每次都引得一群女生尖叫。她们以为你是哪个明星。”

        “说这些干什么?”唐文杰皱着眉,往他跟前走了两步,想抱他一会儿,但却没动。

        凌嘉诺笑着看他,“真的,那时候我就觉得你特别帅。后来……”,目光恍惚了一瞬,凌嘉诺回神惨笑,“凌云天死了,我就想跟你相依为命的。可你为什么总是看不上我?”

        德叔听到这里,眉头皱起。唐文杰正在偷瞄他的脸色,一下就注意到了。“别说了,都过去了还说它干嘛?给德叔道歉,没大没小的,连德叔的拐杖都干截。”

        “要不是你尊重他,我管他是谁?”凌嘉诺语不惊人死不休,“至始至终我只是想跟着你,谁谁谁都不好使,我为什么要跟他面前装孙子?”

        “凌嘉诺!你疯了!”唐文杰再怎么粗神经也察觉出他的不对了。

        凌嘉诺笑着笑着就哭了,“我是疯了。”他怨恨地看着德叔道:“当初,杰哥Lose场子被砸,手里的钱全被套住,差点就完蛋了,是你干的吧?”

        德叔眯着眼,满不在乎地笑笑,“是又怎么样?”

        “不怎么样。”凌嘉诺擦了擦眼泪,看着唐文杰,想起那时候发生的事,想起那个变|态的折磨,想起唐文杰毫不留情地那一顿鞭子,忍不住又是一颗颗水珠往下砸。

        唐文杰心里发慌,也顾不上骂他,拉过他扶着肩摇了摇道:“嘉诺,你怎么了?”你可是从来不会哭的啊。

        “我好得很。”凌嘉诺鼻音很重,“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当时的事情是他做的?”

        唐文杰回头看了德叔一眼,他不知道凌嘉诺为什么会这么问,可直觉告诉他,能让凌嘉诺这么豁出去哭着指控的事情,肯定小不了。

        凌嘉诺闭上眼,“看样子你是知道了。那这次呢,灿哥就这么进去了,你们打算什么时候放他出来?”

        “这能是我们做主的吗?”唐文杰受不了凌嘉诺用指责的语气跟他说话,尤其是王灿的事情上,他心有所亏。

        “你做不了主,可你三叔能。”凌嘉诺看向德叔,“你把杰哥丢到C市的黑道打拼,又不断逼他到绝路,现在是玩够了?不想他再继续混下去,所以要把他身边的人统统赶尽杀绝吗?”

        唐文杰张了张嘴,但什么话也没说,他也很想知道,三叔这么一次次地对付他,到底是为什么?

        德叔第一次正视凌嘉诺,看了他好半天才道:“你是个好苗子,可惜太重感情。”

        唐文杰面色惨白,后退了半步,一脸的不可置信。德叔笑了起来,“怎么?你的人能想到的,你难道想不到?”

        “为,为什么?”唐文杰嗓子发干,浑身力气都被抽走了。

        “为什么,因为C市除了你的Lose是自成一派的,剩下的势力,都是隶属于文德堂。”文德堂是他当初创办的势力,后来金盆洗手,就退出了世人圈子。可事实上,C市的势力他不仅没有退出,还把当初三足鼎立的局面,全都收入囊中。

        唐文杰是他的小辈,他乐意给小辈生存空间,可如果这个小辈成长到了威胁他的地位,他自然不能放任。

        唐文杰不相信的连续摇着头,突然就嘶吼一声,“你走!你走!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德叔沉默了一会儿,抬脚往外走,“我在楼下等你,给你十分钟时间。”

        “滚!我不会跟你走的。”唐文杰掀翻了他之前坐过的凳子,不解气的又踢了几脚。德叔指着凌嘉诺,冷冷看着他,“你要是想我弄死他你就试试!”,说完,带着杨超能出了病房。

        唐文杰红着眼跟只被触怒的野兽,发了一会儿疯,才一把抱住凌嘉诺,“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凌嘉诺伸手搂住他,“没什么好对不起的,灿哥也不会怪你,我们都不曾后悔过。”

        “跟我走,嘉诺,我带你出国,咱们找个地方安生过日子好不好?”唐文杰死死抱住怀里的人,他觉得,他要是稍微松了手,凌嘉诺就要飞走了。

        凌嘉诺觉得鼻子酸得不行,但他一点点推开唐文杰,盯着他认真地道:“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帅,可我长大了。”

        唐文杰心里怕了,他拉住凌嘉诺的手十分紧,紧到凌嘉诺觉得骨头都快碎了。“你别这样,你这样我不好受。”

        “那你就跟我走,我以后都会好好对你的。”唐文杰期待地看着他。凌嘉诺摇头,我们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时间静默,曾经亲密无间的两人,有些什么东西彻底碎了,再也维持不住。凌嘉诺觉得心里很痛,他掰开唐文杰的手,转身出了病房。

        楼下,德叔坐在车里,在他经过的时候,摇下车窗,“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见你。”

        凌嘉诺停下,笑了笑道:“我也很讨厌看到你,每次都讨厌。”

        杨超能站在车外一脸怒气,德叔却是拦下他,“去把文杰带过来,我们该走了。”

        唐文杰从楼上跑下来,避开杨超能,直接跑到凌嘉诺面前,“跟我走好不好?你跟我走,我什么都答应你。”

        他的神情太过可怜。凌嘉诺不敢看,只好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和鞋子发呆,这些都是米彦辰给他买的。今年春节,米彦辰给他买了三套新衣服。凌嘉诺想,他真是个没良心的混蛋,穿了人家买的新衣服,竟然连过年都不回家。

        “我爱他。”抬起头来,凌嘉诺笑得眉目温柔,“他一个能代替了凌云天王灿和你三个。”

        “你…你说什么?”唐文杰揪住自己的大腿,觉得已经使了很大的力气了,可却感觉不到疼。

        凌嘉诺想到一会儿就要回去了,心情变得飞扬起来,“我说我爱他,他一个人就弥补了你们三个人在我心里的位置。”

        唐文杰失神地看着那个欢快的身影沿着马路奔跑进夕阳里,像极了当初他去看凌嘉诺运动会比赛。当时凌云天还没死,坐在主席台上念了一则为凌嘉诺加油的稿子。

        凌嘉诺当时也像这样,腿特别长,跑起来黑色的发丝迎风飘扬,偶尔看见他的侧脸,都是明媚而灿烂的。

        唐文杰模糊了眼,这两年记忆里那个阴郁的冷美人一点点碎裂,最后泯灭在泪水里。

        作者有话要说:嘉诺:大叔,我爱你。

        大叔:哦。

        嘉诺:大叔,你很像我爸。

        大叔:哦?

        嘉诺:大叔,你很像我哥。

        大叔:恩?

        嘉诺:大叔,你很像我最爱的人。

        大叔:像?

        嘉诺:啊!轻点啊喂!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888/167575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