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痞子受遇上退伍兵 > 第081章 甜蜜蜜

第081章 甜蜜蜜

        有冯秀秀玩的这么一出,米彦辰打算正式介绍凌嘉诺的时机就只能换一个了。好在,陈冲和张白他们都不是二愣子,见气氛不好,都积极转移话题,很快就把尴尬带过去了。

        米彦辰拉着凌嘉诺坐在自己身边,指了指对面的陈冲几人道:“我以前的战友,陈冲,张白,刘奎斌。”廖熊和沈瑞是早见过的,就没再介绍。

        尖下巴冷美人一出场就带着一股‘捉|奸’的浩然正气,尤其是对着冯秀秀的那一抹嘲讽和不屑,还有对着米彦辰露出的那个挑衅冷笑,看得陈冲几人虎躯一震,根本不敢拿大,纷纷点头问好。我靠!这么浓郁的‘正宫娘娘’气场,暗流都滋滋滋冒火花了,傻子才会鼻孔朝天。

        当着外人的面,凌嘉诺也算给米彦辰留了面子,对几人点了点头,自报家门,“凌嘉诺。”

        招呼是打了,可小脸一样绷紧,眼神也是冷厉的。米彦辰心里苦笑,伸手过去握住他的手,讨好的意思不言而喻。凌嘉诺岿然不动,回了他一只四十三码鞋底,踩上去还辗了两下。

        米彦辰:“……”

        认真吃醋的媳妇儿好可怕!

        这边,凌嘉诺自认为自己已经很识大体了,熟不知对面的陈冲一伙人简直瞎了狗眼,下巴都被惊掉了好么?

        昔日的铁面黑煞队长米彦辰找了个男媳妇儿!而且这男媳妇儿一进门就冷笑斜眸,现在还在桌子底下偷偷踩米彦辰的脚!而且被踩脚的那货竟然还一脸猪哥相去拉人家小!拇!指!

        陈冲几人扭头捂脸,集体想不认识那个怂货,简直是弱爆了好么?耳朵不能更耙!

        一顿饭,凌嘉诺吃得尚可,远的近的米彦辰都会捡他喜欢的菜夹给他吃,连小许易也替他剥了好几只基围虾,递纸巾递可乐,忙的不亦乐乎。凌嘉诺看着小少年心情愉快,捏了他脸一把表示夸奖。

        许易神情僵了僵,哀怨看了他一眼,继续当个勤劳的剥虾工。

        冯秀秀看到这一幕,凄凉不要更多。陈冲几人本来是打算多照顾她一下的,毕竟是女士,还是自己已故战友的老婆,可奈何对方不配合,只顾着自怜自艾凄凄掺掺戚戚。

        饭后,米彦辰带着他们去医院看张小东,因为才做了手术,探视时间有规定,陈冲几个就在门外冲张小东比了比剪刀手。米彦辰干脆道:“都住下吧,趁机会我也说点事。”

        “那你们今晚都回去,我就在医院守夜吧。”冯秀秀说完就赶紧去看米彦辰。她知道她这样大家都有些看不起她。可事到如今,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如果她不争取,以后她怎么有脸继续面对米彦辰。

        她不是不后悔,如果她今天忍住了,或者像以前一样,在起了这种心思的时候劝住自己,那她现在依旧还能自持身份,保持对凌嘉诺的蔑视,挺直背脊骄傲地活在米彦辰面前。

        凌嘉诺刚跟张小东挥手再见,回头就听见这话,直接冷笑着道:“你儿子还是米彦辰儿子?爱守守,不守拉到。”

        “嘉诺!”米彦辰皱眉,上前拉过他,冲着他怒气冲冲的脸凑过去,亲了他嘴一下道:“你少说几句。”

        凌嘉诺眨眨眼,可耻的脸红了,不过,也就一瞬间,他就似笑非笑地看向冯秀秀。

        米彦辰简直拿他没辙,只能把人拉到背后挡住,对冯秀秀说:“那嫂子今晚上辛苦一下,我带陈冲他们回酒店,明天一早过来换你。”

        冯秀秀还保持着瞪大眼不可置信的神色。

        陈冲几人虽然也被吓呆了,但回神不可谓不快。在米彦辰说话的时候,他们都恢复了正常脸色,还冲凌嘉诺善意地笑了笑。暧昧调戏什么的,自然是不敢有的。开玩笑,谁知道冷美人是什么画风,万一也冲他们来个斜眸冷笑,谁受得了。

        “走吧。”米彦辰也不等冯秀秀反应,牵着凌嘉诺带陈冲他们离开医院。

        到了酒店,米彦辰把凌嘉诺拉到身边,搂着肩膀正式给兄弟几个介绍,“凌嘉诺,我的伴儿。”

        凌嘉诺用手拐子撞了他一下,看他们都被一脸郑重其事的米彦辰影响到了,就笑着说:“饭都吃了,不用再介绍了,他神经病你们别理他。”

        陈冲几人撇嘴,除了你谁敢当面说米黑脸是神经病啊。

        米彦辰大手一挥,说:“坐!”

        陈冲几人立刻落座。凌嘉诺看这情况,直接带许易回房间去了。米彦辰本来想叫住他的,想了想又算了。上交私房钱的事还是等没人的时候再做吧。

        “米队,你是不是有事说啊?”张白早就一肚子话想问了,不过,他可不敢直接挑跟凌嘉诺有关的问。

        米彦辰点头,“我打算把在你和陈冲那里的投资撤回来。”看两人都急了,米彦辰摆手道:“你们先听我说,其实我那点钱放你们那儿就跟白拿好处没什么区别,你们也看见了,张小东那里还得长期吃药。除了这个,我还打算给嫂子买个房子,她在医院弄了个食堂,每天来回跑也麻烦。”

        张白直接翻白眼,你是怕再留她住在家里你媳妇儿不高兴吧。

        陈冲道:“那也不用全撤。我可以把今年的分红先给你,买药买房再办个婚礼都绰绰有余了。”公司里虽然有专门的投资分析团队,但米彦辰当初的钱确实不算多,他就直接给扔会所里了。如今,会所年利润都是八位数,米彦辰的钱自然也是滚雪球越滚越大。

        张白也道:“是啊队长,你没必要全退了,反正我跟陈冲都不可能破产,你留点钱放我们这里也是变相有个长期提款机嘛。”

        陈冲暗骂一声白痴,果然,抬头去看,米彦辰一脸‘就是如此才要撤资’的表情。“已经占了不少便宜了,没道理继续占下去。”米彦辰道。

        张白抓头,尴尬得不行,求助似的望着陈冲,陈冲无视他。他又去看刘奎斌,刘奎斌一脸无辜不关我的事,到廖熊那里,人直接去看沈瑞了。

        张白气得在心里诅咒一声‘妻管严跪键盘’,然后死皮赖脸自己上了,“队长,你就别撤了,当初说好的你出本钱咱们出技术,赚了的钱就用来供两孩子读书长大成家立业的。”

        “现在赚的钱都能够他们儿子也成家立业了。”米彦辰不为所动,直接拍板道:“这样吧,陈冲那边可以留一层,你那里就全撤了。”他也是考虑到万一以后再有点什么病痛意外,陈冲那里留一层也算是个保障了。

        “凭什么留他的撤我的啊?”张白委屈,他也很想为两个孩子尽一份心意啊。

        陈冲冷冷地道:“凭钱放我这里赚得更多。”而且,陈氏他可以自己说了算,但张家的公司,张白也只有打工的份儿,他想米彦辰估计也是考虑到这一点,才会这时候提出这件事。

        最后,因为张白的不乐意,这件事暂时压下不谈。米彦辰让两人回去想想,最好能在这个月把钱退给他。他们都是下山就直接赶过来的,因为身体素质不错,倒也看不出疲惫,可沈瑞精神却不怎么好了。

        米彦辰就没再多说,让他们回房间休息。

        等人都走后,他推门进屋。凌嘉诺和许易头挨头靠在一起睡得正香,两人在张小东病了的这段时间,睡眠严重不足,偶尔睡着了也是皱着眉头的,如今眼底还泛着淡淡的青色。

        米彦辰看得心疼不已,大手伸向凌嘉诺那张瘦了不少,看上去更小的脸上摩挲。凌嘉诺在他手上蹭了蹭,嘟囔一声继续睡了。

        米彦辰莞尔,眼神快要柔出水来,可等视线落到凌嘉诺脖子上,他那双漆黑的眸子却燃起了熊熊怒火。恰时,许易睁开眼,揉了揉眼睛小声说:“叔,你们谈完了啊?”

        “恩。”米彦辰压低声音看他,“怎么?你在等我?”

        “是。”许易看了看凌嘉诺,点点头,然后指了指外面,示意出去说。

        米彦辰拿了一条毯子将他裹上,从被窝里抱出来,直接抱到外面沙发上。“说吧,我看你今天一直看着我欲言又止的。”

        “叔,你可要对我嘉诺好才行。”

        许易很不习惯在米彦辰面前说这种心里话,可话一出口,泪水就滚了下来。他拿毯子擦了一下,红着眼睛说:“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可是我觉得嘉诺哥他……”

        话到这里又说不下去了,许易垂着脑袋,拼命在心里叫不要哭,可眼泪根本忍不住。

        米彦辰抽了纸巾递过去,“别拿毯子擦,眼睛给揉坏了。”等许易差不多平静了,他才把人头抬起来问:“你嘉诺哥怎么了?”

        许易暗下眼神,扭开头道:“张小东病了后,嘉诺哥出去过两回,第一回他去了三天四晚,拿了四十多万回来。我虽然担心,但他看身上没什么伤,也就什么也没说。”

        米彦辰皱眉想了一会儿,抬眼才发现许易正紧张地看着自己,笑了笑道:“你怎么知道他身上没什么伤?他脱衣服给你看了?”

        “不是。”许易更加不好意思了,“是我偷看他洗澡了。”

        “咳咳咳……”米彦辰被自己口水呛了一下,无语地看着一脸窘迫的小少年。

        许易摆手,“我没看别的,就看他受伤没有?”

        米彦辰更加无语了,他现在的表情像是特别介意这件事情吗?“那第二回呢?他嗓子是怎么回事儿?”

        许易眼泪又啪啪啪开始掉,“第二回他也是去了三天四晚,回来的时候一脸惨白,连话都不说。我一开始以为他是累了,可等他说要给张小东转院的时候,我才发现他嗓子坏了。”

        米彦辰手指颤了颤。

        许易哭着说:“张小东转到这边的医院,住的病房是最好的,医生也是最好的。而且,没过多久,骨髓也找到了。叔,我真的好怕,我怕我睡着了嘉诺哥又偷偷跑出去做点什么事。他连饭都吃不去,喝了好多天的牛奶。”

        米彦辰总算是知道凌嘉诺那张脸是怎么瘦的了。许易缩在沙发上躺着,吸吸鼻子道:“今年眼泪特别多,以后肯定都没眼泪哭了。叔,你进去陪陪嘉诺哥吧。”

        “嗯,你盖着毯子,别冻了,我把空调给你打开。”

        米彦辰进卧室的时候,床上的人连姿势都没怎么变过。不过,米彦辰却发现他直直的睫毛在颤抖。爬上床,米彦辰将他搂进怀里,亲了亲他耳垂喊他,“嘉诺。”

        凌嘉诺:“……”

        o( ̄ヘ ̄o#)特么都睡着了谁还理你啊!

        “小家伙,再装睡我要亲你了啊。”米彦辰心疼地搬过他的脸,一不小心掉下一滴泪,刚好砸到他眼上。

        凌嘉诺猛一下睁开眼,还带着温度的水珠落进眼睛里,他愣愣看着头顶努力压抑克制自己的米彦辰,突然慌了神,“你干嘛?”哭毛线啊哭,你可是米彦辰啊!

        “别这样你……哎……”凌嘉诺剩下的话全被堵进了喉咙里,他起先还挣扎两下,后面干脆闭上眼,在承受米彦辰急迫想要寻求安抚的亲吻的同时贵,也带着这段时间的劳心劳命狠狠反亲回去。

        “嘉诺!”米彦辰惊呼一声。

        “咳咳咳……”凌嘉诺破碎的嗓子停不下来的猛咳起来,一张脸迅速涨得通红,随后却越咳越白。米彦辰替他顺着后背,眼里的担忧和风暴参合在一起,很快就淹没了理智。

        “咳咳咳,”凌嘉诺翻身仰倒在床上,抬手擦掉咳出来的眼泪,惨白着脸笑了笑道:“你别拉个驴脸,我没事儿,就是不能闭气。”

        “到底是…怎么弄的?”米彦辰发现自己的手一直在抖,抚上他脖子还是抖个不停。

        凌嘉诺闭着眼感受了一下,突然笑出声来,“大叔,你这手抖得都快赶上按摩器效果了。”

        米彦辰撑着手在他耳边,将他整个人笼罩在自己的羽翼,以一种保护着的姿势,慢慢俯身下去,带着虔诚和小心,一点点亲他的嘴唇,再轻轻撬开贝齿,缠上舌头,细细允吸,寸寸摩挲,像是安抚,又像是赎罪。

        凌嘉诺第一次被这么小心翼翼地对待,静下心来,有种说不出的温情和感动。他拿手圈住米彦辰脖子,凑上去舔了舔米彦辰的鼻尖,蹭了蹭他的脸,破哑低沉道:“我没事,别担心。”

        四目相对,眼里都有着能安彼此心的温柔和甜蜜。时间突然就这么静止了,画面没到不可思议。门外,许易悄悄关上房门,捂着通红的脸,裹着毯子冲到厕所里,在马桶上坐了好一会儿才咧嘴笑开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888/167575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