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痞子受遇上退伍兵 > 第085章 嘉诺爱撒娇

第085章 嘉诺爱撒娇

        事情既然定下了,米彦辰的动作不可谓不快。他打了几个电话,又亲自跑了两趟,房子的事情就被搞定了。在医院旁边隔着一条步行街的小区里,是个新修民住房,里面住的多数是附近高中老师。环境清静,小六楼,还带顶楼一半的花坛,可以在上面种一点蔬菜或者栽一棵葡萄什么的,很适合冯小家庭小姿调。

        凌嘉诺不知道是出于‘花的劳资的钱劳资总要去看一看’的心思,还是纯碎想看到一个‘不咋样一般般’的即将送给冯秀秀的房子,总之,他嘴里不屑着,最后还是‘看在米彦辰的面子上’跟去看了看那房子。

        回来后,凌嘉诺半天没跟米彦辰说话,躺在床上怄的肚子都疼了。

        崭新的两厅三室房,虽然沙发家具还没买,可是房子装修都是素雅大气的,厨房也宽敞的要死,卫生间竟然还带浴缸。跟他小肚鸡肠想让冯秀秀住个又小又丑的房子差距巨大好么。

        米彦辰那蠢货,劳资要扣他一年的零花钱!

        “嫂子,你就别跟我怄气了,好歹去看看房子再说…嗯…沙发家具我都没买,等你空了我带你去挑你喜欢的买吧…嗯…挺好的,吃得睡得,那先这样,我下周陪你去买。”收了电话,米彦辰走到床边坐下,心里叹气,那边倒是搞定了,这边还不知道要哄多久。

        “凌管家,请问今天晚饭吃什么?家里都没菜了……还有,”大叔苦着脸开口,“你已经连续一个星期没有给我买菜的钱了……”

        “钱钱钱就知道钱!”凌嘉诺跳起来:“你给她买房子都有钱,买几斤大白菜怎么就没钱了。”

        米彦辰纠结了一会儿,很委婉的提醒,“宝贝儿,你最近…有没有发现,你脾气很…暴躁?”动不动就发脾气,而且还都是些鸡毛蒜皮的事情!还为了钱、为了女人跟他斤斤计较!

        ——总感觉把自己的男神养歪了肿么破?

        说好的高冷薄情冷酷又残暴呢?以前分明都是抱着膀子冷笑不已俯视众生蚁蝼眼神鄙夷的啊。

        凌嘉诺想了一会儿,“我脾气很坏?”

        米彦辰犹豫要不要实话实说,万一说实话再被扣零花钱怎么办?

        “问你呢。”凌嘉诺踢了他小腿一脚,自己苦思冥想,“好像是比以前脾气坏了,哎,不对啊,我以前都不爱跟人闹脾气啊。”

        凌嘉诺也被自己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吓了一跳,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市井神烦了?不就一个女人吗?又不是第一天知道这个女人跟米彦辰同一屋檐下孤男寡女住了一年多,不对,家里还有几个孩子,不算孤男寡女。

        可再不是孤男寡女,一个未婚,一个死了丈夫,谁知道一来二去你给我做饭我给你洗衣有没有摩擦出什么火花?

        凌嘉诺一脸怀疑地打量米彦辰,想着要不要来个严刑拷打,审问清楚了再决定怎么处罚。米彦辰被他看得毛毛的,直接扑过去啃了他一口,“又在胡思乱想什么?”

        随便怀疑自己的性伴侣是感情走向破裂的征兆。凌嘉诺打住一系列捆绑电击皮鞭和小蜡烛,“她怎么又想通了,不是说不会要那房子的吗?”

        亏他还以为是个忠贞烈女呢,这才小半个月,竟然就妥协了。

        米彦辰看他翻白眼撇嘴巴的动作,心里痒酥酥的,捉住他下巴,又狠狠啃了两口,“我们抽时间请那个刘医生吃顿饭吧,我那天带张小东去医院检查,发现当时住院费和部分医药费,还是那个医生垫付的。”

        凌嘉诺诧异,“他还真看上冯秀秀了?”

        “应该是。”不然谁会无缘无故把身家都拿出来助人为乐?

        米彦辰有些意动,舍得为女人花钱的男人不少见,但舍得为女人的儿子花钱的男人,应该是个忠厚的,能和冯秀秀修成正果也是喜事一件了。“他之前的老婆虽然带着孩子嫁人了,但孩子的生活费他却要按时给,离婚的时候又是净身出户,根本没什么积蓄。”

        给张小东垫付的钱,有一些还是他和同事借的。这事儿和冯秀秀说的时候,冯秀秀也是一脸茫然,显然她也不清楚‘被帮助’了。

        米彦辰对那医生也是跪了,你说你要献殷勤好歹也让对方知道啊。对方都不知道,你苦哈哈的献啊献的傻不傻?

        真爱无私,真爱不计回报,这些狗屁理论他才不信。

        两个人要长长久久,最好还是要学会在为对方付出的同时,也让对方知道并给与回馈。像他当初把小美人勾到手,虽然有点交易手段在里面,但实实在在是帮小美人抹除了黑历史啊。

        小美人凌嘉诺诡异地看着他问:“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米彦辰炫酷地摆头,“你也不看看你男人是谁?”国际任务都能S级通关的,调查这点事跟玩儿似的。

        凌嘉诺是挺刮目相看的,可心里毛毛的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但他一时半会儿又抓不住那点灵光一闪,只能暂时放下。“冯秀秀是个什么意思?愿意和那个刘秃秃凑一对儿?”

        “目前也就能一块吃吃饭逛逛街吧。”

        米彦辰无语地咬了他鼻子一口,刘医生四十岁出头干到主任级别,又是离婚男士,工作压力大焦虑过度又没有排解舒缓之法,总是靠着五指姑娘有点脱发问题是很正常的,怎么能嘲笑别人呢。

        凌嘉诺摸着米大叔大脑门上的炫黑短发,有点扎手,但表情甚是满意,“幸好你不是秃秃,不然带出去多丢人啊。”

        米大叔:“……”

        “对了,管家大人,我申请出门办点事,初步估计要一个星期时间,请领导批准。”

        凌嘉诺问:“干嘛去?”他炸毛地一巴掌把人拍开,大声控诉:“你要走一个星期那谁给我们做饭?厕所每天都要消毒你走了谁干?”张小东那熊猫身子,每天伺候洗澡都得先把自己洗刷刷又洗刷刷,消毒水味道简直不要太*!

        米彦辰抽了抽嘴角,很是怨念地道:“许易都跟我说过几回了,说你做饭好吃,你都没有做过给我吃。”

        他还以为话风会是舍不得他走,或者刨根问底各种不放心他的行踪,结果,现实总是在你无限幻想并且即将达到高|潮的紧要关头,啪啪啪打脸一点不手软。

        凌嘉诺很爷们儿地拒绝,“大男人谁爱做饭啊,有你做就够了,对了,我今晚上想吃焖锅鱼,你再给我弄个上回那种干锅排骨吧,土豆要炸金黄,孜然也放多点。”

        为了吃的,凌嘉诺不惜扑上去,抱住米大厨蹭了蹭脸。网上说,想要在家享受老爷待遇不伸手干活一定要掌握各种撒娇卖萌技巧,还要学会表扬对方和适当的给予对方奖励。

        凌撒娇星星眼地夸道:“我喜欢吃你做的菜。”

        然后,热情似火的奖励了一枚香吻,“嘛~~~”

        然后,头也不回地开心地踩着骄傲的步子挂着小金库钥匙去拿买菜钱啦!

        米彦辰一屁股坐在床上,等支起的帐篷歇火了,才狠狠抹了一把脸,走到电脑跟前坐下。他翻了翻凌嘉诺平时上网记录,很快就找了论坛里发表‘调|教妻|奴’帖子的人。

        米火大冷笑,好样的,打着萌宠修养路线把他家小美人往鬼畜道路上引导,简直是该死。

        C市的小楼房里,沈瑞扭头对着厨房里的大块头说:“老熊,队长说后天要过来。”

        “哦,他说了来是干嘛的吗?”廖熊垫着炒锅,粗壮有力的手腕轻松松抖动,锅里漂亮的红色大辣椒混着肥瘦兼宜的五花肉顿时抛向半空,掉下来的时候,一半落进锅里,一半落到地上。

        廖大厨十分淡定地看了一眼,继续翻炒。

        沈瑞吸了吸鼻子,提醒了一句,“别忘记放盐,再给我吃没放盐的菜你今晚上就睡沙……”

        冷酷无情的话还没说完,沈瑞看着那个‘调|教妻|奴’第九条:不要总是暴露出嫌弃对方的情绪或者时常把对方的无能挂在嘴边,要以春风般的温暖去感化和鼓励你笨得无以复加的伴侣。

        打开小企鹅,给米彦辰回复了一句“收到。”,隔了一会儿,又加上一句,“我会尽快黑掉对方电脑,删除帖子。”沈瑞噼噼啪啪敲了一会儿,将帖子复制到电脑里存着,一目十行浏览完一遍,才如洪水猛兽般涌进对方电脑,直接送了一个黑屏过去。

        做完一切,他站起身,动了动假腿,走到厨房门口,一副没看见地上满目狼藉的春风般表情,“咳,动作帅呆了,简直像个性感的小妖精。”

        廖熊:“……”

        米彦辰再收索,果然已经找不到那个帖子了,顿时对沈队员没有退步的技术点了赞。

        不愧为他带出来的兵,十项全能不要太酷炫!

        凌嘉诺没问米彦辰出门是干嘛的,只是在晚上睡觉的时候,以一家之主的霸王气势,将米彦辰压在身下,用张小东的红领巾套住脖子,拉起来阴险道:“第一,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敢跟上次一样用什么山里没信号的破理由解释,回来直接跪键盘!”

        米彦辰漆黑不见底的眸子里散发着绿幽幽的光,脑子里却卧槽卧槽回放着‘调|教妻|奴’第二十三条:不要逼问对方出差的行程、工作内容以及和谁一起去,一定要以百分之百信任对方的霸道姿态‘重点’关注对方的衣食住行。

        凌嘉诺两眼亮晶晶的,脑子里闪耀着最后几个特大加粗黑体字——小萌物们,不要大意地对着你的伴侣撒娇卖萌去吧!

        “我能在把你翻过去看看你后面吗?”

        米彦辰警惕问:“看什么?”

        “你就给我看看呗。”凌嘉诺用‘你懂的’的眼神希冀地回望过去,不遗余力地把红领巾往跟前拉,迫使他撑着上半身,好亲亲他的脸,亲亲他的鼻子,还有嘴巴什么的。

        米彦辰面露挣扎,这么乖的小美人,虽然破了音,但撒娇起来像要哭似的,好想答应怎么办?

        “给我看看呗就看一眼。”凌嘉诺扭了扭腰,柔性十足的身子紧紧贴到他身上,边磨蹭边舔舔。

        ——据说偶尔模仿小动物有助于萌性增加。

        我舔,我舔,我舔舔舔,我眨眼,我眨眼,我眨啊眨啊眨……湿漉漉有木有?萌萌哒有木有?

        米彦辰两眼放光,沙哑着嗓子摸了摸他柔顺的黑发,“起来,给你看。”

        凌嘉诺瞬间蹦跶到一边,让开位置给他翻身。米彦辰很干脆,直接曲腿脱了内裤,翻身趴到床上。赤|裸粗狂的结实身材,迷人的背部线条,隆起的肌肉和硕大的屁股以及底下粗壮的大腿,凌嘉诺觉得小心脏砰砰跳,小脸蛋都快要忍不住烧起来了。

        他留着口水跪在旁边,摸了几把背,又摸了几把屁股,还摸了几把大腿,总算想起来正事了。“抬起来一点,我塞个枕头到下面。”

        米彦辰配合地抬了抬腰。

        凌嘉诺迅速塞了两个枕头在他肚子下。

        米彦辰:“……”

        ——说好的一个呢?

        “腿分开,我就看一眼。”凌嘉诺觉得小心脏快要飞出来了,很想用手拽住胸前的衣服,抑制住轰隆隆奔腾起来的火山欲|望,他热血沸腾了,他小宇宙爆发了,他,他硬了!

        感觉到有双抖个不停的小爪子在掰自己屁股,米彦辰眉毛动了动,忍着想翻转的冲动,任其肆意而为。

        凌嘉诺受到了鼓舞,直接把他大屁股掰开,瞬间,凌嘉诺因为紧张而抿成缝的嘴巴就吃惊地张开了。好多毛!!!

        “我后面也这样吗?”他问的相当纠结,平时看米彦辰对着他后面各种揉弄舔吸,他还以为多诱人多可口。要是就这种层色还毛发密集,敢问吸引力到底在哪里?

        米彦辰回头看了一眼,只看得见他苦恼复杂的神色,稍想一下,就知道他这副被打击到的样子从何而来了。“你的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

        大家都是男人,别以为你一脸垂涎‘我说的都是真话’的表情我就会信你。

        米彦辰笑得胸腔震动,“你想看自己的,我可以帮你拍照片。”那么干净漂亮的菊花,就算是在开刨前,褐色褶皱也是矜持迷人的,等含苞待放了,流着泪滴,更是色泽香艳,他每次都恨不得醉死在里面才好。

        凌嘉诺撇嘴,艳照有危险,拍照需谨慎。切勿在被爱情冲昏头脑的时候和伴侣拍下无数破三观破下线的色、情、照,以防以后塞哟拉拉了当做筹码被威胁被敲诈被各种纠缠不放。

        带着‘论坛里好有学问下来一定要多多学习’的心情,凌嘉诺试探着伸进去一根手指。

        米彦辰本来眯着眼随便小美人折腾的,这下跟被戳破了菊花串到烧烤签上的牛蛙似的,猛一下翻身,凶狠地将小美人压到身下,抓住他的小爪子,在他惊恐不已的注视下,咬牙切齿地道:“再敢上网看那些乱七八糟的攻略,爪子打肿!”

        凌嘉诺小心肝儿乱颤,“我我我我没看什么攻略啊。”

        米彦辰将他翻转身子,两手反剪到背上扣住,从脖子上拉下红领巾,捆住他手腕,“那些东西越看越蠢,给我好好反省一下。”

        拉开床头柜,选了一个水果口味儿的润滑剂,挤出一团,大手熟练的涂抹上去。凌嘉诺被冰凉的感觉刺激到了,缩了一□子,可怜巴巴哀求,“米彦辰,大叔,好哥哥你放开我吧。”

        米彦辰动作顿了顿,抖了一床的鸡皮疙瘩,抬手对着他屁股就是一巴掌,“还敢跟我撒娇!”

        凌嘉诺惊恐地看着他把两个枕头塞到自己肚子底下,夹紧屁股怒吼,“妈的,说好一个星期就一次的!”

        米彦辰挑眉,“谁让你手贱敢戳我菊花!”他埋头下去,有两只大手的帮忙,舌头很轻松的就尝到了水果味道。

        凌嘉诺菊花一紧,过电似的头皮都发麻了,“大叔你别玩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回应他的是滋滋滋的口水吸溜声,凌嘉诺卷起脚趾头,耳根子红成一片,憋着一肚子不甘心和委屈渐渐低喘起来。

        一个小时后,被翻来覆去各种姿势吸溜的全身瘫软,哭的两只眼跟兔子似的凌嘉诺大喊不要不要,他发誓下次要是再手贱他就剁手!

        作者有话要说:不要大意的以为剧情拖拉,冯秀秀的事儿就这么过去了,不会细写。后面的章节都是在大叔和嘉诺的幸福生活中走向完结的。

        所以啊,哪天突然看见完结了,千万别说没准备什么的。下一章写大叔炫酷的完虐张凯。

        虽然被锁后,订阅就缩水五分之四,但是,还有辣么多亲在看文啊,都要完结了,不要大意的给作者留言送分送祝福吧。

        么么哒!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888/167575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