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痞子受遇上退伍兵 > 第086章 大叔要黑化

第086章 大叔要黑化

        C市一家六星级酒店,米彦辰坐在沙发上,抱着笔记本一目三行的快速浏览。

        陈冲靠在餐桌边,端一杯红酒,“张凯,男,四十三岁,一米七四,C市人,父母移民国外,有个妹妹张蓉,张蓉老公是C市市|委书记。当初张凯能在C市混的风生水起,沾不少他这个妹夫的光。当然,他现在是华娱鼎盛的老总,身价过亿,人脉资源已是今非昔比。”

        “这人以前混黑的?”米彦辰看到笔记本上有一张张凯和一个男人站在‘华兴社’大门口的合照,华兴社十年前在全国都是出名的,当初清扫的时候,连部队都被调派了。

        陈冲放下酒杯,走过去看了一眼说:“这是十年前的照片了,他旁边那个男的就是当时黑道三巨头之一,人称‘德叔’。张凯应该跟黑道没关系,只是……你知道的,这人有点变态,十年前就很喜欢出入那些地方,找年轻的男孩儿玩s、m。”

        米彦辰眯了眯眼,“能查到嘉诺在他那里发生的事吗?”

        “你确定想知道?”陈冲满含深意地问。说实话,连他刚拿到资料的时候,也挺为那个漂亮男孩儿惊讶的。与凌嘉诺仅有一面之缘,但凌嘉诺留给他的印象,应该是脾气比较尖锐事事要人让着顺着的那种,说直白点,他觉得米彦辰找了个爷。

        可资料上清清楚楚写着凌嘉诺在张小东病了的时候的所作所为,包括离开三天弄了四十多万的事,他很难想象,凌嘉诺那种性格和那么小还算不上成熟的年纪,是怎么做到以身换价的。把自己交给一个变态,听起来很傻,可正因为傻才显得难能可贵。

        “说吧,我既然让你查,就是想知道详细经过。”米彦辰放下笔记本,靠在沙发背上,虽然表情淡淡,可心里已经开始犯疼了。不管事情过去多久,只有一想到凌嘉诺犯傻的举动,他就忍不住要痛恨自己。

        陈冲在他对面坐下,“张凯当时没有留人,他平时是有录像的习惯,可那天,听说他原本是在教训他小情人,并没有专门录像。所以,具体他们在里面做了什么,我查不到。但我问了张凯手底下保镖,他说事后收拾屋子的时候,工具什么都没动,只有一地的水和黄纸。”

        米彦辰一下坐直了身子。

        陈冲盯着他眼睛道:“身上完全没有伤痕,只是嗓子坏了,病例上说可能是窒息引起的,几张纸能办到的话,只有一种可能了。”

        “好,好个张凯,果然有种!”米彦辰咬牙切齿,拳头背上青筋直冒。

        陈冲犹豫了会儿,说:“还有一件事,我想你恐怕不太想知道。”

        米彦辰皱眉,“也是跟嘉诺有关的?”

        “是。”陈冲叹气,才十六岁就有胆子和魄力这么干,怪不得熟门熟路,“唐文杰在两年前跟人争地盘的时候差点着了道,加上他当时一批货出了问题,急需大量资金周转。凌嘉诺在那时候就找过一次张凯,有了张凯的支持,唐文杰的Lose才算渡过难关。”

        陈冲倒是有些好奇,既然有个唐文杰,米彦辰是怎么把人追到手的。虽然以他们的眼光来看,肯定是铁血气息浓郁的米彦辰更耐看,但依照小年轻的欣赏水平,恐怕像唐文杰那样的帅得跟个明星似的才吃香吧。

        米彦辰眉头皱得更深,倒不是说他对凌嘉诺为了唐文杰去找张凯交易不高兴,而是他觉得唐文杰对凌嘉诺的态度,根本衬不上凌嘉诺所做的一切。

        难不成这中间还有什么问题?

        老实说,都是陈年旧事,就算再有怒气,米彦辰也是冲着唐文杰去的。对凌嘉诺,他只有更心疼的份儿。那么小年纪,为了懵懵懂懂的感情遭了那么多罪,怪不得当初刚认识的时候,凌嘉诺整个人给他的感觉都是麻木冰冷的。

        陈冲看他脸色难看,以为他这是患了‘吃老婆前任的醋’的毛病,就劝道:“其实也没什么,以我了解的消息来看,凌嘉诺当时帮了唐文杰,可唐文杰却没领情,不然的话,说不定现在就没你什么事儿了。”

        米彦辰挑眉,“你还查到了什么?”

        “就凌嘉诺找过张凯后第二天,唐文杰还跟凌嘉诺动了手。当时动静闹挺大,又下雨又打雷还是大晚上的,就在Lose大门外,凌嘉诺最后是直接昏死过去的。还是唐文杰手下一个叫王灿的把人送去了医院。”

        陈冲不敢说他手里还有当时看热闹的人拍的照片,他百分之百肯定,要是让米彦辰看到凌嘉诺当时的惨样儿,绝对暴走。虽然十有八|九,被虐的人还是唐文杰。可有些事,毕竟已经过去了,再翻出来,除了揭开凌嘉诺的伤疤,对两人现在的感情,也是有碍无益的。

        “唐文杰那个蠢货!”米彦辰以前或多或少还是谢谢唐文杰的,毕竟,凌大哥死了以后,一直是唐文杰在照顾凌嘉诺。可这会儿,他心里的鬼火一团团串起,巴不得把唐文杰胖揍一顿。

        “唐文杰的事儿以后再说,这个张凯……”他一指戳到笔记本上张凯的头像,“我也不为难他,毕竟,交易是嘉诺主动自愿的,而他也确实给张小东找到了匹配的骨髓,后期的治疗也安排的不错……”

        陈冲忍不住翻白眼,“你直接说你想要什么结果吧。”

        “让华娱鼎盛破产。”

        陈冲:“……”别一副‘天凉了,让王氏企业破产’的口气好吗?那可不是个小企业啊。

        “你干脆直接动他人还好。华娱鼎盛发展到现在,在国内娱乐圈都是排名靠前的大公司,它身后牵连多少投资方利益,而且,你别忘了张凯还有政府背景。”

        米彦辰不屑,“以你陈家的背景,难道还怕一个小书记?再说了,就他这么个破公司,送给你这个珠宝大亨连塞牙缝都不够吧?”

        破公司?陈冲抽了抽嘴角,随后眼珠子一转,“要不你入伙,咱们自己弄个娱乐公司怎么样?”

        不等米彦辰回答,陈冲兴奋道:“张凯在香港有投资,我可以从香港那边给他下套,只要套住了他,他就不得不从华娱鼎盛这边抽钱填洞,那样咱们就有机可乘了。”

        陈氏珠宝在香港可是一哥,吞并收购小企业操作的得心应手。“我把张白他们也叫上,谁还能嫌钱多啊,你越能赚钱,凌嘉诺才能越死心塌地跟你不是。”

        米彦辰不得不承认陈冲最后一句话让人心动了,他想起凌嘉诺见钱眼开笑得眼都眯缝儿的小财迷样。“老规矩,我只投钱,而且我只投我现有的一半。”再多恐怕有人就得炸毛了。

        敲定的事情,陈冲满意地给张白他们打电话去了。

        米彦辰回房间,给凌嘉诺报告行程顺便提需要花钱的事。果然,才刚说了要一半的钱,那边就炸毛了。

        “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我不同意!”凌嘉诺在厨房里一手接电话一手拎菜刀,凶狠的模样儿把许易跟张小东都吓到了。

        张小东缩着脖子问许易,“叔是不是在外面养小三了?”

        凌嘉诺扭头瞪了他一眼。

        张小东吓得吐舌头,许易抽了他小光头一巴掌,“不许胡说,还想不想吃饭了。”他是再也不想出去吃炒饭了啊。

        米彦辰耐心地哄,“你先别急,我是真有用,陈冲他们都有份儿的,不信你可以问。”

        凌嘉诺冷笑,“他们跟你都是有过命交情的,谁知道说真的假的。”把两小孩儿赶出厨房,关上门,“你丫的是不是在外面惹风流债了?”还是又背着给冯秀秀送嫁妆?

        妈蛋,米大个儿个败家玩意儿,回来必须跪键盘!

        米彦辰无奈,“好吧,我想收购华娱鼎盛,这次出来就为了这事。”

        “华娱鼎盛?”凌嘉诺愣了一下,突然就变了脸,手里的菜刀也掉到地上。他猛地挂断手机,直接扔出去,一把撑着洗菜池。

        米彦辰知道了?

        心里掀起巨大的潮涌,凌嘉诺只觉得呼吸困难,像极了当时被沁湿了纸蒙住脸的窒息感。

        手机在地上又震动又唱歌。外面听到动静的许易也把门拍的咚咚响。凌嘉诺什么也做不了,张惶的只想找个地方躲起来,谁也找不到。

        凌嘉诺不接,米彦辰又转把电话打给许易。许易接的很快,开口就急吼吼地问:“叔,嘉诺哥他怎么了?他都把自己关在厨房里不出来了。”

        米彦辰压下心颤,稳了稳心神道:“别急,你去把手机对着门缝,开外音,我跟他说。”

        许易照办了,说:“我弄好了。”

        米彦辰提高音量,一字一句地认真道:“是,那件事我已经知道了,是我让陈冲帮忙查的。嘉诺,你知道我当时回来看到你整个人瘦的都快撑不起衣服是什么感觉吗?”

        压下鼻酸,他继续道:“如果只是看见你瘦了和憔悴了的心疼内疚,我还能勉强原谅自己,可你开口的第一句话……我不能原谅自己,也不能原谅那个伤害你的人。等我回来,等我把他收拾了,我就回来让你收拾。”

        “你他妈敢回来老子就敢揍你!”凌嘉诺突然打开门,抓过电话怒吼,两只眼睛里都有泪水儿打转。

        米彦辰没奢望过凌嘉诺这时候会和自己说话,可听到那边颤抖的鼻音,他笑了笑,发现鼻子也酸的不行,“你不揍我我都自己揍。”

        凌嘉诺很想骂他,可一时间却什么骂人的话都想不起来,只是心里酸酸涩涩难受的不得了,想大哭一场又觉得丢人,尤其是两个小豆丁还一脸担忧的望着他。

        僵持了一会儿,他只恶狠狠道:“等你回来再说。”好像很委屈,可又觉得挺幸福的,还有……感动,对,就是感动,感动的都他妈快飙泪了。

        原以为这件事已经彻底过去了,可都在他对现下的幸福小日子满意的时候,突然发现对方还在为他讨公道。他不知道要怎么表达此时此刻交迫的心情,只是,没由来的就想起当初第一次和张凯的交易。

        在张凯近乎变态的折磨下,他咬牙坚持的唯一信念,就是要帮到唐文杰。

        可当他再次出现在唐文杰面前,比起他一身的伤痕,唐文杰只看得见他身后被调|教开裂的事实。他想象过唐文杰会失望,会愤怒,可当那些鞭子抽到身上,那些一句比一句更诛心的话骂在心上,他还是崩溃了。

        他以为付出是可以背负一切的,可真的背负起来,却差点将他压垮。

        “米彦辰……”再开口,凌嘉诺终于忍不住落了泪,“你他妈怎么那么讨厌呢?”你他妈怎么能不介意呢?

        “你别哭。”米彦辰撑着墙壁疯狂滴压抑住快要冲出胸膛的汹涌情绪。

        “我没跟他做过。”凌嘉诺接过许易递来的纸,擦了脸不好意思地往房间走,进去后将两满脸怨念的小孩儿关在外面。

        米彦辰愣了一下,才明白他的意思,心里简直恨不得飞回去把人搂在怀里好好的疼,“我不在乎这个,你以前什么样儿以后什么样儿我都喜欢,不过,以后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了,我不会再让你受委屈。”

        “你存心惹我哭呐。”凌嘉诺凶巴巴地说:“我就是告诉你一声,你敢在乎……”

        “大不了我离家出走!”

        米彦辰想象了一下他哭红鼻子傲娇说着要离家出走的小模样儿,心里软的不行,可出口的话却让人背脊发冷,“屁股不想要了?”

        凌嘉诺先前还酸酸甜甜的心情一下就没了,被一股子电流不知道是从屁股还是从那儿窜起,总之全身都被电过了一遍,麻得差点站不住。

        “别以为宠着你就不会打你,敢出走个试试?”

        靠!暗骂一声,凌嘉诺冲口而出,“你丫的赶紧的回来干|死我吧!”

        作者有话要说:问:最近是不是彪大叔和嘉诺的感情戏多了点?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888/167575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