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痞子受遇上退伍兵 > 第089章 番外二

第089章 番外二

        可能有些情绪发泄出去,对心情影响也是很大的,凌嘉诺下火车后,又恢复到神采奕奕了。一路上抱着相机和米彦辰各种拍,反而对玩了那些景点没太在意。但一天下来,他还是感慨颇多,在饭店吃饭的时候,忍不住和米彦辰吐糟。

        “那个天龙洞啊,神仙姐姐一点都不仙,还不让我们自己拍,非得用他们的相机,原来是打算做成钥匙扣卖的啊。”他手指上套着两个钥匙扣,一个是米彦辰和神仙姐姐的合影,一个他是自己和神仙姐姐的合影。最主要的是,这两个钥匙扣一共花了40元。凌嘉诺觉得略坑爹。

        米彦辰低着头翻看相机里的照片,听到这话笑了笑说:“现在到处都差不多,刚进洞的时候,你不是还说那条龙张牙舞爪的挺好看吗?”

        “是啊,可就那条龙还能看。”凌嘉诺多少有点失落,“虚竹掉下来遇见神仙姐姐的那个洞口,我觉得现实中要是真有人从上面掉下来,肯定活不了。而且,我连那个洞在哪儿都没看见。”导游说可以看到洞上面透下来的光,可他看了半天,只看到黑黢黢的石头,再高就看不见了。

        他把下巴支在桌子上说:“感觉就是沿着台阶从山这边进去从山那边穿出,看看那些被彩灯照亮的石头。”

        天龙洞里挂满了各色彩灯,让石头变成各种颜色,看上去是有那么点应接不暇的感觉,可这难道不是学人家鬼屋装扮?要是人少,走在里面是有点恐怖。

        米彦辰看他趴在桌子上一副‘被坑掺了’的表情,小嘴还嘟着,就用手机拍了一张存着,“天龙洞没玩好,那崇圣寺和洱海泛舟呢,我看你在小船上学人家白族姑娘唱歌挺欢乐的吗?”

        “你吃醋啊!”凌嘉诺挑眉。但那白族姑娘一点都不白,很黑,皮肤也不好。

        “是,我吃醋。”米彦辰笑着说:“你还学人家韩国友人唱三只小熊。”简直是玩疯了跟谁都嘻嘻哈哈乐,平时的冷淡劲儿全没了。关键是他这个家属被冷落的略凄惨。

        凌嘉诺:“……”

        那是我愿意唱的吗?一船人跟着起哄,连你也拍巴掌鼓掌,为了不在国际友人面前丢了面子,我可不就唱了吗?

        米彦辰见他吃瘪,也不撩他,“洱海还是挺漂亮的,你在船上和水面吊床上拍的照片都挺好,回去洗出来做成照片墙,挂在客厅里。”

        “嗯,咱们房间也挂。”

        旅游除了玩自然也要品尝当地美食,两人吃了洱海弓鱼,烤洱块,还有大理野菜,晚上就在饭店后面的小旅馆住下了。凌嘉诺对大理十分便宜的住宿费赞了又赞,还跟米彦辰说咱们多住几天也花不了多少钱。一晚上60元房钱啥也不缺,上哪儿找这么便宜的住处啊。

        米彦辰只一句“你还想不想骑马了”就把他贪图那点便宜的小心思打发了。

        凌嘉诺躺在床上,拿着下午时候逛大理城买的挠痒抓‘不求人’,一会儿挠挠腿,一会儿挠挠腰,两瓣屁股上也分别挠了挠,实在无聊了,就捉弄起米彦辰来。

        米彦辰闭着眼已经准备休息了,脚底心被挠了也只是躲一下,并不管他。凌嘉诺越发来劲了,坐起来爬到床尾,悄悄揭开被子,对着他两只脚板心追着挠,一个人捂嘴嘎嘎嘎嘎的偷笑简直不能再幼稚。

        米彦辰这次干脆一动不动,随便他闹。凌嘉诺不信邪,反复尝试轻重,挠了无数次,最后他失望了,米彦辰真是像睡着了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喂,大叔,我睡不着啊。”他穿着米彦辰的长T恤当睡衣,领口大开,一下一下戳着米彦辰。

        米彦辰含糊道:“数羊。”

        凌嘉诺看他还醒着,立马滚进他怀里,拿‘不求人’在他脸上一通瞎挠,“数羊也睡不着,你别睡啊,咱们再玩一会儿吧。”

        米彦辰睁开眼睛,一把抓住脸上捣乱的‘不求人’,用磁性魅惑的男低音问:“你是不是想要,嗯?”

        凌嘉诺愣了一下,小脸蹭地红了,抢回来‘不求人’,按住他大腿就猛抽,可越抽越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大反应,只一张脸红得吓人。

        米彦辰从被窝里坐起来,看了一眼大腿上的红印子,凑过去亲了亲他的脸  ,“想要就说,你说了我就做,你不用这样,”他用手比了比道:“跟个小孩儿似的调皮捣蛋试图引起大人的注意。”

        “啊啊啊你才想要呢,你才小孩儿呢!”凌嘉诺炸毛,饿狼扑食一般跳到他身上,用‘不求人’到处在他身上抓。混蛋,这种饥渴的话怎么能当面揭穿还说出来!

        木质的,抓到有些地方还是挺疼的,米彦辰被他闹的不行。翻身把他掀到在床上,用被子卷了露出两只脚丫子,直接摁住,拿‘不求人’一通挠。

        “哈哈哈哈哈哈……哎哟,好痒,啊哈哈哈,对不起大叔,啊,饶了我。”凌嘉诺笑得眼泪水都流出来了。

        米彦辰被他逗乐了,扔了‘不求人’把他重新裹了裹,放到大床中间,“你冷静冷静,我去上个厕所回来陪你玩儿。”说完一个帅气的鲤鱼打挺,迈着粗长大腿走了。

        凌嘉诺笑够了后,哼哧哼哧把自己从被子里解救出来,才翻身躺床上,手腕就被捉住了。他看米彦辰拎着毛巾,一脸凶狠,噗嗤一声笑了,“你想干嘛?”

        米彦辰继续扮演恶人:“干|你想让我|干的。”

        用毛巾将凌嘉诺两只手腕捆在一起起绑在床头,米彦辰一条腿跪在床上,恶狠狠地道:“冥顽不化,这可是你想玩儿的,一会儿别哭。”

        凌嘉诺也不挣扎,睁着黑亮黑亮的眼睛望着他。眼里的挑衅、兴奋、期待足以说明他是真的很想玩。米彦辰揪了揪他的脸,并不温柔,“再敢露出这副饥渴的表情,我保证你明天下不来床。”他的声音既不色也不柔,反而有点对待一个身份卑贱的奴隶那般高高在上。

        脸上足够让人轻哼的痛感也在提醒着接下去要发生的事可能不同寻常。不用看,凌嘉诺也知道自己的脸肯定被捏红了,但是,痛感跟身体里汩汩冒出的兴奋如同奔走的河流,让他血液沸腾,毛孔微缩。

        他期待着,渴望着一场不同寻常的献祭。把一切交给米彦辰,让他来主导一切,探寻和摆弄自己身体的同时,也带给彼此无与伦比的快|感。他愿意臣服,愿意奴|隶,至少,在这种时候,他裤子里已经顶的十分难受了他拒绝不了这种诱|惑。

        亦或是,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本身就是他引导而来的。“有什么手段尽管上,大爷不怕你。”舔了舔鲜红艳丽的嘴唇,凌嘉诺觉得自己连声音都开始颤栗了。

        米彦辰勾了勾嘴角,眼里却是恶霸的冷漠和残忍,“到现在还嘴硬呢?”说着伸手在包里翻出相机,打开摄像功能,放在对面的桌子上,回床骑到他身上,冲镜头道:“时间:夜黑风高,地点:大理小店,场景:大王捉住一个白面书生准备撕衣服强|奸。”

        “噗……”凌嘉诺破功,“大叔,你是哪个山头的大王啊。还白面书生?怎么不直接说是妖怪抓了唐生想吃肉啊。不过,人家师傅可是大师兄的人,你没戏了。”

        米彦辰:“……”

        戏里被激怒的土匪头子一般是怎么收拾白嫩书生的,米土匪抓过‘不求人’,对着多嘴的书生抽了两个嘴巴子,“叫你个阶下囚还敢逞口舌之利!”

        凌嘉诺吓得闭上眼,只听两声脆响的抽打,嘴角两边的脸蛋轻微刺痛起来,力道掌握的刚刚好,但视觉上和听觉上的冲击都完美的把效果放大了无数倍。至少,他这会儿就不敢笑了,心恰好不好的胆怯的抖了一下。

        凌嘉诺瞪着眼,露出一丝恐惧。

        米彦辰得意地笑,踢开被子,不怀好意地上下打量自己撸上山的嫩白书生,突然抓住书生衣领,“哗”一声将他衣服撕烂了。

        凌嘉诺看着自己裂成两块的睡衣和露出来的身子愣了一下,随后盘起两条腿夹住土匪的腰,“真他娘帅呆了!”

        “哈哈哈……”米彦辰拍拍他的脸,“这么主动?你读书人的气节呢?”

        “屁来的气节,赶紧上。”凌嘉诺等不及游戏继续了。

        米彦辰却不如他的意,只是用一个手指在他身上画线。从脸上一直画下,画到某个地方的时候,还会突然加重力道按一下。

        凌嘉诺被他坐在腿上,想扭动身子缓解酥|痒都办不到,只能垂着眼紧张的跟着他的手指移动,在被按的时候低叫一声。见手指画过肚脐,凌嘉诺寒毛竖立,眼里透出光亮地望着自己的抬头的宝贝又羞又不安。

        米彦辰瞟了他一眼,从根部绕了两圈画到下面的球形双胞胎身上,见它们在自己的揉搓下,主人反手抓紧毛巾,牙齿咬紧牙关,突然曲起手指对着上面竖立的宝贝儿连弹了三下。

        “啊!”凌嘉诺绷紧身子,手腕在毛巾的摩擦下跟身上被刺激到却无法得以纾解的对比,让他更加欲|火难耐。他抬起头,发红的眼睛瞪着米彦辰,“你做还是不做?”

        米彦辰又弹了一下,漫不经心地问:“这就是你的态度?”

        “唔……”凌嘉诺快要被折腾疯了,猛喘着软了声音哀求道:“我求你做行了吧?”

        米彦辰从他腿上下来,大手分别抓住他的两条腿,用力分开横叉在床上,粗鲁又暴力。凌嘉诺学过跳舞,身体韧性很好,可这么突然被开胯,还是痛的拧了眉。更让他接受不了的是,以这个羞人暴|露的姿势呈现在米彦辰面前。

        这是一次旅行,途中风景无数,小店的房间一切都是陌生的,灯光很亮,他衣衫破烂的被绑在床上,两腿被分开压在两边,腿间的宝贝高昂挺拔……

        米彦辰看着他通红的脸和因为羞耻心咬紧的嘴唇,突然趴下,直接埋头在他腿间,伸出舌头替他舔了一下。凌嘉诺倒吸一口气,瞪大眼望着他。米彦辰也抬头望着他,嘴里的动作并不停下,用灵活湿热的舌头替他允吸、拨弄。

        两人专注的对视着,一个被绑着姿势撩|人,一个认真的像是在进行某种仪式。安静的房间里口水啧啧声越来越大,凌嘉诺率先别开脑袋,微微抬起腰,将自己更多的送进米彦辰嘴里。米彦辰两手垫在他屁股底下,一根手指悄悄戳了进去,在人轻微排斥的瞬间,替他做起了深喉。

        第二天,日上三竿,凌嘉诺睁开肿的不成样子的眼睛,嘟啷着喊了几声“大叔”都没人答应。他迷糊抱着被子坐了起来,看了一眼地上扔着的破烂睡衣,也不穿衣服了,就光着脚下床,一瘸一拐的往卫生间走。

        看见镜子里那个通身紫红印子,一脸红润欲滴,神情还带点憔悴的自己,凌嘉诺在心里暗骂米彦辰那头不知节制的种马。可接下来十多分钟,坐在马桶上销|魂不已的滋味,才是让凌嘉诺彻底爆发的原因。

        米彦辰刚买了药回来,就听见卫生间里他又哭又骂的好不活泼。愉悦地敲了敲门喊:“嘉诺,你好了没?我买了药回来,好了就出来上药。”

        凌嘉诺一把拉开门,恶狠狠骂:“你丫太过分了,我都坐不了马桶了。”

        米彦辰看了他光溜溜的身子一眼,“你那是这几天喝水少了,吃的菜又辣,上火。”

        凌嘉诺抹掉刚才疼出来的眼泪,不服气地道:“胡说,分明就是你昨晚上给我…给我……”

        “给你玩坏了?”米彦辰笑着把人打横抱起,放到有软垫的大椅子上,拉着他两条腿放到扶手上搭着,蹲下就要替他上药。

        凌嘉诺被他一系列动作弄得回神反抗的时间都没有,等又一次被摆出这么羞人的姿势后,才两手捂着不让看。米彦辰霸气武力镇压,直接按着把药膏抹了上去,完了翻箱子找衣服,给他穿戴整齐后,冲着他悲愤憋屈的脸蛋亲了一口,“今天坐车到丽江。”

        凌嘉诺泪汪汪控诉他。米彦辰继续报备旅行计划,“到丽江可以住在客栈里,那边的古镇很有特色,我们可以多玩几天。对了,古镇上还有各种酒吧,你喜欢我们也可以去坐坐。他们的服装和音乐都很美,我记得你喜欢唱歌,到时候给我唱一首怎么样?”

        凌嘉诺锤他,“米彦辰!你、不、要、无、视、我、的、不、开、心!”

        米彦辰收拾好一切,一副准备要出发的样子,说:“如果你今天乖乖多喝水,我会考虑下一次摄影游戏由你来制定规则。”说着晃了晃胸前挂着的相机。他今早上回放了一遍,差点没把持住从被窝里把人挖出来解渴。

        凌嘉诺眼睛一亮,摩拳擦掌地说:“你给我等着。”

        作者有话要说:作者其实也想在番外写点有内涵有层次的东西……但是吧,那啥,你们都知道的哈。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888/167575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