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痞子受遇上退伍兵 > 第091章 番外四

第091章 番外四

        A大是国内知名美术学院,一本录取线。当初,高中三年,王伦瑞被周青寄来的无数英语资料和语文练习题逼成了小书呆,一天三套的卷子坚持题海战术。光阴弹指一挥,三年后,他总算是有惊无险的踩着录取线投入了A大的怀抱。

        从学校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王伦瑞激动的直奔菜市场,老远就扬着手里的录取通知书对小推车后面卖卤肉的王爸王妈大喊:“爸,妈,我考上了,我考上A大了。”

        拥挤吵闹的菜市场像是被人按了静默键,许多问价砍价叫卖的人纷纷回头,卤肉摊子上不少人七嘴八舌地道贺:“恭喜恭喜,A大可是重本学校啊,你们家儿子真是有出息。”

        卖了一辈子卤肉卤菜的王爸王妈高兴地合不拢嘴。王爸甚至一改平日的寡言少语,搂着儿子抱起来转了好多圈。这是他儿子啊,在阴暗潮湿的弄巷里,出一个大学生都很了不起了,更何况是出了一个名牌大学的大学生。

        那天,王家的卤菜卖的特别快,许多新老顾客听说王家儿子考上A大,都愿意买上一斤猪耳朵回去下酒。有孩子在上学的家长们,总是愿意送出一份祝福沾沾喜气,希望能给自己的孩子涨涨福。

        早早收了摊回到家里,王妈洗过手后,小心翼翼的捧过录取通知书,高兴的眼圈都红了。王爸在信封里拿出另一份学费清单,喜悦的心情瞬间被浇了个透心凉。

        一年近两万的学费,哪怕他们这些年起早贪黑卖卤味,可挣的钱要维持家用,要给儿子交学费,还要给儿子买画板颜料,根本剩不下什么余钱。

        “怎么了?”王伦瑞看着爸爸的神色问道。他虽然拆了信封,但在看到录取通知书后就急着将喜悦分享给家人,旁的还没顾得上看。

        接过爸爸手里的信纸,王伦瑞愣了愣,随后僵硬的脸蛋上扯出一个快哭了的笑容说:“别担心,还有一个假期的时间,我前两天找了一份兼职,一个月可以有两千块……”两千块和两万块的区别,他理科历来不错,知道家里要拿出这笔钱几乎是不可能了。

        王伦瑞一直知道追求艺术是烧钱的,但是,他从小就喜欢画画,画了这么多年目标也很明确,他想考上最好的美术学院,想要接受更多更好的知识,想要在毕业以后开一家属于自己的画廊。而这一切,眼看就要起航了,现实的平穷却是直白的在他脸上甩了一巴掌。

        当晚,他蒙头在被子里无声的哭了一场。家里的房子隔音效果太差,他怕哭出声会被隔壁的父母听见。周青打来电话祝贺,他不敢接,只是挂断后发了短信过去,说全家人在姥姥家为他庆祝,晚点再给他回电话。

        王伦瑞这么多年第一次骗了周青,他打心眼儿里把周青当成最敬重的大哥。可作为全方面都优秀的爆棚的让人遥可不可及的周青的弟弟,他不愿意自己一直懦弱无能,遇事儿就和哥哥们哭鼻子。

        十八岁,青春因为有哥哥们的陪伴,他每天都过的很快乐。但人终归要长大,他也想,能够有那么一次,有那么某一件事,能让三个哥哥对他刮目相看,让他们拿手摸着他的头,欣慰地说:“我们小四可真厉害。”

        我们小四可真厉害。

        为了这句话,他在那个暑假并没有去做那份两千块钱的兼职,而是提前到A大所在的城市找工作赚学费。他给父母留下一封信,没和其他任何人告别。他想,他承蒙哥哥们照顾了很多年,大大小小的恩惠受了无数,如今,在梦想即将要起航的时候,他该自己走出去,为自己的梦想历经苦难和磨砺。

        想法辣么励志,现实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却辣么凶残。竟然让他带在身上的唯六百块钱和一部诺基亚手机在火车上被人偷走了,他在L市下火车,因为没钱买去A大的车票,只能被迫停在L市。

        一腔热血,希望就在前方。他没有气馁,而是重新鼓起勇气,没了钱可以挣,他背着画板,可以给人画像,五十元一张,随便那条大街,他相信他二十分钟就能画好一张,相似程度堪比照相机。

        当然,照相机的像素不可能太高就是了。

        第一天,他在一个热闹的公园里。一开始没有生意,他就画起了公园一角。三十多只鸽子煽动翅膀飞停的瞬间,每只神态、动作都不一。有个小孩子伸着脑袋看他画,没一会儿就睁大眼睛,惊叫着喊:“妈妈妈妈,这个哥哥会魔法,他把小鸽子全变到纸上去了。”

        这一嗓子童言趣语给他招揽了不少生意,他总共画了十个人,挣了四百五十元,有一副是免费赠送的,算是谢谢那个财神小孩子。

        小孩子的妈妈很喜欢,说要拿到十字绣表装店表上,挂在房间里。

        有钱住店、吃饭,让他兴奋的同时也心安了,真要露宿街头,他怕他的雄心壮志会被饥肠辘辘饿得早早夭折。好在,情况发展并不算糟糕,他有了坚持下去的动力了。

        这是他第一次一个人离家,以为梦想而战的名义。他为自己骄傲,也为自己呐喊。可惜,这份豪情壮志并未持续多久,因为周青来得很快。

        他不知道周青是怎么找到他的。茫茫人海,他没有手机,住宿的小旅馆也不需要身份证登记,可周青就是那么凭空出现在他面前了。

        那天,他穿着一件洗白的T恤和大叉裤,露出两截小腿,坐在树荫底下替一对小情侣画人像。天气很热,偶尔吹一丝凉风根本解决不了问题。他刚给小情侣画完,低头捞起T恤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放下衣服时就感觉有个人影走到跟前。

        未见人已先声,他对待上门的客人总是很热情,笑容大大地说:“逼真人像素描,一张五十元,只要二十分……”

        王伦瑞张大了嘴,小心脏蹦蹦跳跳的似激动又似紧张……

        事情过去很久以后,每次想起来,他都觉得肯定是因为那天的周青太帅了,帅到让他看呆了去都忘记要逃跑了。

        周青穿着白色的短袖衫和白色的长裤,这种一身白,在男人身上并不讨喜,可在周青身上,却只觉得帅,相当帅!高富帅那种帅!

        王伦瑞呆呆看着他,好半天才把没说完的“钟”字吐了出来。

        随着这个字落,周青面无表情的脸上,好看的眉毛似乎好像可能动了那么一下下。接着,他就坐在他花了十块钱从杂货店买回来的塑料凳上,金口微张,“画像,画尽可多的画像。”

        如此气场的帅哥,吸引了无数少男少女,连走过的阿姨都要多看几眼,嘀咕一声:“那孩子长得真俊。”

        十九岁的周青个子一米八二了,用‘那孩子’称呼实在是让人忍俊不禁。

        王伦瑞颇有种‘这帅哥是我大哥’的自豪感,一口气给周青画了三张人像,也赢得围观的少男少女诸多‘好厉害,真像啊’等等赞美之词。

        可惜,画像上的人从头到尾都没笑过,表情欠费,眼神淡漠,只有在他隐蔽的传出可怜兮兮求饶恕的信息的时候,那双眼睛才会变得锐利起来。

        那天,他从中午画到下午,从下午画到晚上,直等路灯下就剩下他们两人和一群绕着灯光起舞的飞蛾了,他肚子饿得咕咕叫,周青才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数了数画像,周青一脸认真地说:“一共三十张,一千五百元。”掏钱买单,高高在上的那么自然,“你数一数。”

        王伦瑞在他眼神的注视下,几乎是抖着手接过钱,又在他眼神的示意下,数了一遍。微酸的手臂和颤抖的小心脏让他嘴唇都哆嗦了,“大大大大哥。”

        “你在怕我?”周青低头看着画纸上的自己,沉而缓的声音像老师在讲桌上敲打粉笔刷,“杨辉许易和你,三个人中我一直有准备,准备着杨辉的火爆脾气哪天给我玩一出惹是生非,准备着许易的执拧的性子哪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我唯独对你没有任何准备,因为我相信你是最自由最不会做出出格事情的那一个。可是,王伦瑞,你太让我失望了!”

        王伦瑞,你太让我失望了!

        王伦瑞,你太让我失望了!

        王伦瑞,你太让我失望了!

        “啊!”A大附近的一个出租屋里,后脑勺扎着小辫子的男生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捂着胸口大口大口喘气。

        杨辉从卫生间里伸出脑袋,“小四,你喊什么呢?”

        王伦瑞揭开被子,下床光脚走过去,从他身边挤进浴室里,对着镜子摸了摸自己憔悴的脸,“我又梦到大哥了,我最近怎么老是梦见他啊。”

        “嘿!你想他了呗。”杨辉看了他的脚一眼,替他拎了一双拖鞋进来,看他船上才挑挑拣拣拿起一瓶啫喱水,喷一些在头发上道:“赶紧洗漱,今儿你三哥要回国了,咱们去接他。”

        “接三哥你打扮这么帅干嘛?”王伦瑞捂脸忧伤,“二哥,你不知道大哥当时指名道姓的喊我,说:王伦瑞,你太让我失望了!”

        “嗯,表情和语气模仿的还挺像。”杨辉幸灾乐祸道:“谁让你当初那么心宽,要不是老大收拾了你,我跟老三还想揍你一顿呢。不过,都过去几年的事儿,你怎么老想它啊。”

        王伦瑞心里也很郁闷,“可能是有阴影了吧,只要瞒着他做点亏心事,我晚上睡觉就老做梦。”梦见周青他还是挺开心的,可梦见那一茬儿就不开心了。下都吓死了!

        往事不堪回首,他下意识把手放到身后,在屁股上揉了揉,一脸心有余悸地道:“二哥,我劝你永远不要犯到大哥手里,大哥真的会打人的。”真的会打,扒了裤子用手打,打个一两百下还用皮带抽……

        杨辉看他脸都白了,牙齿咬住嘴唇一个劲儿哆嗦,扔了啫喱水瓶子哄他:“我知道我知道,你别想了啊,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忘掉忘掉彻底忘掉。”

        “怎么忘得掉,大哥说不准忘,疼就好好记住,看以后敢不敢离家出走。可我没离家出走……”

        杨辉每年来A大看他,这种话听多了,看他不服气的小脸红润了一些,就不管他了,继续扭头捣鼓头发,嘴里坏坏的调侃道:“就你那高烧十四度挂着点滴趴床上还露一个青青紫紫的烂屁股,我跟你三哥都是记忆犹新的。老大焉坏了,杀鸡儆猴,竟然让我们每天三次的去探望你。”

        王伦瑞有气无力的走过去,坐到马桶上叹气,“我这次偷偷把他给我找的画廊工作辞掉了,和同学开了一家小画室,你说他会不会生气。”

        杨辉皱眉想了一会儿道:“这个不好说,老大自从在他们学校当了学生会会长,鬼畜属性就一路飙升。你觉得他会生气的事情,他不一定生气,可你觉得分明就是个屁大点儿的事情,在他眼里,却是对自己身体不负责任。”

        王伦瑞撇嘴:“你总是喝酒又不好好吃饭,胃痛进医院都多少次了,活该大哥上次专门飞你们学校去看你。”

        杨辉是一点都不想去会议那次被看望的事情,打断话题催他道:“你倒是快点啊,九点的飞机,开车过去还得四十分钟呢。”

        王伦瑞懒散站起来刷牙洗脸,完了换衣服扎小辫子,照了照镜子觉得自己帅呆了才和他一起出门。杨辉在隔壁城市读军校,比起在京师的周青和就呆在C市的上大学的许易来说,无疑是离他最近的。而三个哥哥一致认为他最小最不能丢心,所以杨辉隔三差五就跑来看他。

        许易这次出国是参加一个编程比赛的,理科学霸的头衔让他在数学物理化学三个学科里,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如今才大四,已经跟着学校的教授和研究生一起搞科研了。总之,论读书,就算全能人才周青都是比不过许易。

        杨辉就算了,混上大学以后,除了对军事感兴趣,其他科目常常在及格线上走钢丝,要不是周青有次不咸不淡的(其实是意味深长)说,挂科现象不好,估计他能亮个三四盏红灯。

        许易这趟出国之旅还是比较开心的,当然,要是旁边坐着的这个男人不一直盯着他看,他或许会更开心。

        “早知道这样,嘉诺哥订头等舱的时候就不拦着了。”心里嘀咕一声,许易睁开眼,扭头冷笑着问:“先生,这趟飞机飞了十个小时了你一直盯着我不累吗?”

        “许易……”对方一开口,压抑着的复杂的情绪一听就听出来了。

        许易皱眉:“我们认识吗?”

        庄羽张了张嘴,最后苦笑一声,低头轻声问道:“你有女朋友了吗?”

        莫名其妙的问题,但他也不吝啬告知:“没有,你到底是谁?”

        庄羽眼里悠得亮起一抹希冀,随后更紧张地问:“那,那你有男朋友了吗?”

        许易脸上露出一抹诧异,认真打量起对方来。问出这话,至少证明这人是认识他的,而他天生gay这件事,除了嘉诺哥和周青,别人都不知道。不对,还有一个人知道……

        “庄羽?”好不容易才从记忆里把这个人挖出来,许易笑了笑道:“真是你啊,好久不见。”

        庄羽也笑,“是好久不见,我也参加了这次比赛。不过,我可没你厉害,一直杀到决赛还拿了冠军,我第一轮就被淘汰了。”

        许易不卑不谦,“我答应我妹妹要拿个冠军回去,把奖牌送她的。”小妮子昨晚上就知道他拿奖了,在电话里高兴地亲了他好几口。

        庄羽看他说起妹妹,整个人都变得轻松愉快起来,帅气又明朗的轮廓越发耀眼了。

        他乱糟糟的心像是被人拨了一下,原本凌乱复杂的心绪更加理不清了。

        在比赛场上见到许易,他就下意识会一直关注着许易。

        当年,被表白时候的胆小懦弱,导致他狼狈而逃了。那以后,他几乎不敢深究,可许易的影子却从来没有从他脑子里散去过。直到某一天,他在睡觉的时候梦见许易,第二天内裤竟然湿了,他就知道他完了。

        当年青涩的少年已经变成大帅哥了,还是能登上国际大舞台的高材生。他自惭形秽,而让他却而止步的,不仅是许易的优秀,更有许易手腕上的法兰克穆勒白金手表。他当年何尝没有看不起许易过,一个没爹没妈据说被人包养的……

        许易看他望着自己的手腕,不着痕迹的将手抄了起来。都怪嘉诺哥,成年礼的时候非要送他这么贵的东西,还扬言必须带着,将来找了媳妇儿就送给媳妇儿。

        媳妇儿什么的,许易眯着眼,想起这次以微小差距输给他的金发男孩儿,不知道嘉诺哥会不会介意他将来娶个外国媳妇儿回家,话说,法兰克穆勒送给媳妇儿也很高大上啊。

        庄羽呆呆地看着许易脸上露出狐狸一般的神情,耳根开始发烫。

        飞机落地,许易收起回忆,勾起嘴角,拎着行李箱离开。

        庄羽追在他后面,“我表哥开车过来接我,你要去哪儿,顺路的话就一起走吧。”

        许易已经看见出口位置冲他挥手的王伦瑞了,停下扭头笑道:“你这是在后悔当年没有接受我的追求吗?”

        庄羽瞪大眼,一张脸憋得通红。

        许易心里冷笑,嘉诺哥说,爱一个人是不存在卑贱的,哪怕你爱上的是一个男人。但如果对方辜负了你,那有一天他再回头求你,你就甩他大耳刮子不用客气。

        庄羽露骨的眼神是在回头求他对吧,所以,他可以甩他大耳刮子对吧。

        许易垂眸望着他比自己矮了一个脑袋的身高,对自己现在一米八二的个子相当满意,当初被米彦辰压着训练的苦不堪言也不计较了,要知道,在跟着米彦辰训练的第二年后,他足足长高了十厘米。虽然嘉诺哥说,那是他自然增高,可他还是乐颠颠的把米彦辰安排的训练内容全部完成了。

        “好马不吃回头草。我宁愿做一匹好马,也不愿意做一个贱人。拜托下次再遇见,不要用那种恶心的眼神盯我十小时,我怕做恶梦。”

        转身的瞬间,许易心想这一趟出国之旅当真是开心啊,就是不知道那个金发小子输给他回去会不会哭鼻子。想到在酒店泡温泉的时候,对方偷袭他,被他一个擒拿手不小心撤掉了浴巾,唔……小丁丁发育的不错,颜色也不像传说中的那样黑丑啊。

        “老三,想什么呢你,一脸色样儿。”杨辉接过他手里的箱子,站到他跟前比了比,嘿嘿笑道:“还是没我高啊。”

        许易拉过王伦瑞搂着,“还是小四可爱。”

        王伦瑞反抗不过,大叫着吼:“你们太过分了,我要告诉大哥。”

        “啧啧,这么多年就会这句。什么时候让大哥把你娶回家算了,大哥一定乐意一辈子给你撑腰做主的。”许易毫不留情的射出一箭。

        王伦瑞气的一脸通红,捂膝盖的游戏都忘了。

        杨辉跟在一边默默补刀:“大哥上次不是还把你带回周家了吗?那可是大家族啊,上门见家长的滋味如何?”

        王伦瑞嘴巴翘的老高,“说了只是跟过去玩的,你们爱信不信,我跟大哥之间清白可鉴。”

        清白可鉴的另外一个当事人此时正在家里和周父对峙,“他是男是女于我而言都是我喜欢的人,你想要抱孙子,我代孕一个给你也不是不可以,只要小四同意。”

        周父大怒:“你个混账!”

        周青神闲气定,“我一孝顺父母孝顺爷爷,二和兄弟姐妹相亲相爱,三在家族利益上从不推卸,如此优秀的儿子,你还嫌弃我混账?爸,爷爷都同意我和小四的事儿了,你就别再固执了。”

        周父气的胡子(没胡子)乱颤,梗着脖子道:“别以为有你爷爷撑腰你就可以无法无天,哼,你这心心念念惦记着,人家瑞瑞还不一定跟你呢。”

        周青脸上的笑容沉了下来。

        周父像打了胜仗的将军,“该!让你自高自大,自认为胜券在握。”

        “我没有。”周青抿着嘴道:“我只是不想他老鼠一样的胆子被来子双方家庭的压力吓得缩回老鼠洞里。只要你们同意,我明天就去找他说。”

        周父不爽道:“我要是不同意呢?”

        “不同意?”周青面无表情地道:“我现在还没毕业,就算毕业了也不一定胜任得了家族事务,所以,爸你去年交给我的事情还是收回去自己做吧。”

        周父鼻子都气歪了,“你都干一年了现在才跟我说你不能胜任!你你……滚滚滚,赶紧滚出去,我看见你就心烦。”

        “那我去小四那里呆几天。”周青转身,嘴角微微上翘。

        饶是他一直信心坚定,此刻心里也高兴的比了一个握拳的姿势。这一场跟家里的拉锯战已经四年了。四年前,他在大街上找到一脸晒得通红汗水直淌的王伦瑞,恨不得把人揉进怀里再也不丢开了。

        那个可怜的小东西,总是用那双小老鼠一般的眼睛追着他,却从来都只默默吃着自己鼠粮,不肯伸手向他索要美味的蛋糕。

        可他的小老鼠不知道,他是多想把自己有的,统统喂给他。

        他不爱暴力解决问题,但当年咋闻小老鼠因为交不起上大学的学费离家出走,他真的是一刻也等不了了。私家侦探,三教九流,交警城管,只要是能动用或者用钱能催动的力量他都用上了。

        三天时间,寻找却像一个世纪那么长。大手在小老鼠屁股上拍着的时候,他就觉得,既然已经爱得如此心疼了,干脆就打上自己的烙印吧,所以,那顿皮带,大概可能还是他动情了。

        吩咐管家订了连夜的机票。周青不禁想到:当初教训的那么惨,哭得那么可怜,抱着他死活而不肯放手,偶尔打电话还会嘟着嘴埋怨,说做梦都被疼醒啦……如此深刻的记忆,这次背着他偷偷辞掉工作和同学开了画室,肯定更加害怕不安吧。

        唔,他的小老鼠,乖巧的那么可爱,还是飞过去安抚安抚吧。

        (小四:→_→你就承认你是想人家好了。)

        (老三:我早说大哥和小四有一腿。)

        (二哥:打屁股真这么管用……那我要试试。)

        作者有话要说:解锁后还没谢谢小萌物们,今天一起谢啦,么么哒!

        蜜儿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9-20  17:16:39

        云乘雨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9-26  11:30:23

        海苔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9-26  17:45:48

        海苔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9-27  14:09:09

        海苔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09  16:48:38

        海苔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11  12:16:24

        海苔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19  16:43:46

        云乘雨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22  09:50:46

        kanfeiji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22  19:57:52

        海苔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0-24  00:15:27

        宇霆巫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10-27  11:21:53

        宇霆巫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10-27  11:22:33

        海苔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07  01:35:57

        ps:有没有觉得这章更像大结局?之前说骑马爱抽什么的,写了三天,前前后后改了无数遍,最后放弃了。下一章,补偿一个七年后的旅馆番外给大家吧,是嘉诺小东月儿等等人物的故事。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888/167575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