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痞子受遇上退伍兵 > 第092章 番外五

第092章 番外五

        米彦辰做好饭。

        看客厅挂着的时钟已经十二点了。

        解了围裙,溜达下楼。

        七年时间,他健壮的身材一如往昔。

        只是原本成熟刚毅的面孔变化巨大。成熟犹在,刚毅却是被有着更多包容之心的胸怀柔化了。

        用凌嘉诺的话来说:大叔是返璞,更有味道了。

        他那双漆黑的眸子里,锐利和冷酷统统内敛了,只是偶尔一个不经意的慵懒的斜眸,还能透出让人心惊胆裂的光亮。

        梨花县如今今非昔比,比加州档次高的旅馆和酒店比比皆是。

        可加州就维持原貌,陈旧简朴的不像一家旅馆,反而像一所欧洲古堡。

        没办法,怀旧建筑也是欧洲风格的一种了。

        秋文和妻子都在前台,当年清秀的青年如今长胖了不少,眼镜卡在脸上都能压出棱子。

        在他旁边的凳子,坐着一个正在吃蛋糕的小男孩儿。

        小男孩儿眼尖,看见走过来的米彦辰立马大喊:“米叔叔。”

        “小秋枫又在吃蛋糕呢,来,请叔叔吃一口。”米彦辰弯腰,被小男孩儿喂了一口蛋糕,伸手在包里摸出一颗巧克力塞给他。“蛋糕太好吃了,米叔叔给一颗巧克力给小秋枫做谢礼。”

        小秋枫笑着把巧克力装进自己口袋里。

        米彦辰抬着他小下巴乐了,“哟,小秋枫都开始换牙了啊。”

        秋文瞧见自己儿子听到换牙立刻僵住的笑脸,哈哈哈大笑说:“昨儿晚上掉的,还哭了好一阵,说同学肯定要笑话他。”

        “妈妈”被两个大人伤了自尊心的小秋枫扑进妈妈怀里求安慰。

        米彦辰说了两句就走了。

        出了加州大门,沿着墙壁走到侧面位置,那儿有个楼梯口,往下走敞开的大门上挂着‘加州俱乐部’的牌子。

        他从窗户外面往里看了一眼,啧啧,他家那火爆脾气今天又在训人了。

        凌嘉诺一身蓝白相间的运动装,纤长的身体,挺拔的背脊,一张漂亮的让无数送孩子来学习的妈妈又爱又妒的脸蛋,锥子下巴依旧尖尖,鲜红的唇瓣依旧薄薄。岁月未曾在他脸上刻下痕迹,只是失去了颠沛流离的生活,在加州、在米彦辰的温暖呵护下,他就像失足泥潭又重新被上天眷顾的宠儿。美丽,夺目,无与伦比。

        “我记得我警告过你们,如果只是抱着学了溜冰可以在男女朋友面前显摆在同学面前炫耀你们大可去隔壁的Crazy  baby(疯狂宝贝)1766(一起溜溜)等等阿猫阿狗溜冰室,我这里不接收屁本事没有还爱卖弄的废物!”

        凌教练上嘴皮碰下嘴皮一个字接一个字几乎不带断的。

        虽然声音不算大,但底下寒颤若噤,地下室空旷,回音清脆。

        一群十多岁的少年少女们瞪大眼站在滑轮上,小身板笔直笔直。

        教练说过,谁敢含胸驼背免费帮着练瑜伽。

        那种被拧成麻花形状的身子看着就很毛骨悚然好么?

        谁特么亲眼看见过一回听见那杀猪般的惨叫还敢遮着捂着不好意思暴露自己正在发育的事实啊。

        果断要挺起小荷才露尖尖角的小胸脯和甩开长腿走直线不怕裤子摩擦小弟弟啊。

        站在队长位置的张小东在眼神第N次瞟向大门的时候,终于望穿秋水望来了米救星了。要说在加州俱乐部里,小孩儿们最佩服的人是谁,那妥妥必须是大美人凌教练啊。

        那众生见了都要羡慕嫉妒恨的绝世容颜。

        那踩在溜冰鞋上随便一个动作都是优雅炫酷难以企及的难度。

        简直是……(死了都要爱┗|`O′|┛嗷~~)不顶礼膜拜不痛快。

        可要说小孩儿们最喜欢的人是谁?

        米男神米大叔米救星是也。

        因为他们美人教练精分起来好可怕。

        凶起来的时候教鞭抽的刷刷响,打到屁股上疼得嗷嗷叫你还只能在心里嗷嗷叫。

        像这种下课后集体被骂的时候不多,但一般出现这种情况,你就要做好一个中午没得休息还得保持一动不动的姿势听着句句戳心足以让你面红耳赤无言以对的教训的准备。

        唯一解脱的方法就是:米男神米大叔米救星来接美人教练回家吃饭。

        所以,这会儿看见米救星出现。

        一双双黯然的小眼睛立即恢复了昔日神采。纷纷露出‘教练辛苦得赶紧休息不可饿肚’的关切表情。(→_→其实是站的好累肚子好饿男神快救救我们的可怜表情)

        凌嘉诺还打算再骂几句,可扭头看米彦辰进来了,冷酷的小脸立即柔和下来,声音也轻柔了,“已经做好饭了吗?等我一会儿,马上就下课了。”

        小孩儿们听得牙酸又心塞。

        教练你肿么能这样啊!

        区别对待要不要这么明显啊!

        凌嘉诺再扭头,又切换到冷酷模式,“今天教的sunnydayspin下去练习,我丑话说在前头,今年的亚洲杯滑轮锦标赛,如果谁成绩不理想,接下去三年都别想再参赛了。下课。”

        “教练辛苦,教练再见。”小孩儿们齐喝。

        凌嘉诺转身跟米彦辰先走一步。

        等他们走后,小孩儿们才敢动。

        张小东溜到旁边的凳子上,将滑轮鞋脱下来锁进自己柜子里,快速追了上去。

        凌嘉诺和米彦辰并未走远,就在大门口等他,看他追上来才一起往里走。

        米彦辰笑眯眯问:“是不是临近比赛压力很大,我看最近下课时间越来越晚了?”

        身心都投入进教学事业中的凌教练,根本没有听出大叔这是在委婉控诉,只表情凝重点头道:“只剩半个月准备时间了,可好几个人现在连动作都不熟。”

        凌嘉诺认真负责的样子,米彦辰这几年已经看多了,早就从最初的惊艳到习以为常了。

        而且,最近随着凌嘉诺越来越忙,他开始淡淡的不爽。

        他把旅馆大部分丢给秋文两口子,娱乐公司也扔了陈冲张白他们,为的就是腾出大把时间陪着凌嘉诺。

        孩子们都大了,也不用他们操心,多好的二人世界小日子啊。

        可惜凌嘉诺现在比他忙多了。

        一比较,他倒显得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了。

        他倒不是不支持凌嘉诺工作。

        平时洗衣做饭暖床按摩,他什么都抢着做。这就是他在用行动表示他是站在凌教练背后的男人。

        可凌教练现在忙得没时间让他服务,连吃个饭都得每次亲自下楼请。

        这让他很想四十五度角望天明媚忧伤一会儿。

        大叔毕竟没有玻璃心,忧伤了一会儿就不忧伤了,转而惦记着在卧室里准备的新口味,琢磨着一会儿吃了饭后,找个什么借口把凌教练哄去睡一会儿。

        说起来真真辛苦。凌嘉诺自从做了教练,午睡习惯硬是在一个哈欠一滴泪的‘抗住’中摒弃掉了。

        “张小东,一会儿吃完饭你去把月儿接回来吧。”米大叔如是吩咐。

        要午睡最好还是把家里的小孩儿赶出去,免得隔墙有耳,声像剧只能以无声剧上演。

        小孩儿大了,已经不像小时候那么蠢了,听见嘉诺哥呜呜呜哭以为是在被他打屁股。

        唔,其实也没错,后体位的时候,一边做一边打屁股,益于调动情绪。

        (小时候那么蠢的)张小东如今十五岁,不胖也不壮,但少年身板很结实,看着就是健康开朗的大男孩。

        只要不开口,凭着身高优势和外貌条件,他还是很吸引女孩子的。

        这个只要的意思就是……他要是开口了,‘二’的本性毕露无疑。

        这几年下来,也就杨子韵小美女心地善良。在出落的越发亭亭玉立的情况下,面对无数追求者前仆后继的‘求亲睐’,没有把‘张小二’一脚踹掉。

        张小东听见他叔的话,奇怪问道:“月儿到她爷爷奶奶家才住了一个星期吧,今天就要把她接回来吗?”

        “嗯,接回来,你们一个个都忙,接她回来陪陪我。”米大叔趁机再次控诉。

        凌嘉诺总算是注意到他了,“是不是一个人呆在家里很无聊?要不然我上课的时候你也来吧,虽然一上课我就没工夫管你了,不过中途休息的时候,我还是可以单独教你滑冰的。”米彦辰不知道是块头太大还是什么,在滑轮上很难维持平衡。曾经试着学过,摔了好几个大仰八叉就有厌学情绪了。

        米大叔:“……”

        开门,进屋。

        餐桌上荤素搭配,色泽诱人。

        米大叔不动声色地略过话题,“快点去洗手,我今天做了玉米排骨和冒血旺,趁热才好吃。”

        凌嘉诺和张小东进厨房洗手,出来后饭已经盛好了。

        这待遇最开始还会受宠若惊、心生感动,如今,见多不怪。

        两人都神色平常端起各自的那份儿开吃。

        米大叔:“……”

        (再让我四十五度角望天明媚忧伤一会儿~~o(>_<)o  ~~)

        如今这个家里的人吃饭文明多了。自从凌嘉诺当家以后,在这个家里的话语权直线上升,万事以嘉诺哥(媳妇儿)看齐,所以大家吃饭的速度均从打仗模式下调到‘味道不错吃快一点免得一会儿被抢光了’的状态。

        整体来说,以凌管家作为标杆,效果还是杠杠的。

        饭后,米大叔洗碗。

        凌教练又开始对着电脑工作。

        拟定参赛人员和对应的参赛项目,单人赛,团体赛,竞速类和花样类。

        张小东出门之前,先溜去他叔和嘉诺哥房间,偷偷拿了一包黄瓜口味的薯片。

        全家现在因为要控制月儿的零食,防止她体重再上升,基本不存储零食了。

        唯一就他叔心疼嘉诺哥嘴馋没得吃,每次去超市都会偷偷买了藏在房间里。

        在拉开柜子的时候,张小东拿出一个全洋文的瓶子,打开盖子闻了闻,“咦,这是吃的吗?有点像榴莲味道啊。可惜就一瓶,偷了肯定被发现。”

        遗憾的将瓶子放回去,张小东将薯片塞到运动服里面,轻手轻脚出门,冲厨房里洗碗的米彦辰说了一声就下楼骑自行车接月儿去了。

        他第一辆自行车已经送去回收站了,如今这辆是绿色的。

        当时他不顾凌嘉诺反对坚持买了自己喜欢的颜色。

        骑在路上回头率很高,载着杨子韵出去玩都美|美哒!

        想到杨子韵,张小东摸出怀里的薯片,绕了个弯转到杨子韵家楼下。

        打过电话不多久后,杨子韵长发披肩一身粉色休闲装走下来,看见他甜甜一笑。

        张小东乐得裂开嘴,举起手里的薯片喊:“我给你送薯片过来,这次是黄瓜口味的哦。”

        杨子韵:“……”

        (﹁﹁)~→又是薯片。今年都十五了还是这么二。到底还能不能被抢救的!

        “你不是最近都忙着训练吗?怎么有空给我送薯片?”杨子韵走近后,接过薯片,但考虑到最近在跳舞减肥,所以还是别拆了。

        “我叔让我去把月儿接回来,我顺路过来看你。”

        张小东催她:“怎么不吃?快拆开,我跟你一起吃。”感觉和女朋友一起吃东西甜甜哒!

        杨子韵:“……”

        所以说重点是最后一句吧。

        默默拆开薯片,递过去。

        张小东不客气地抓了一把,一片接一片丢进嘴里,嘎巴脆,“唔,这口味的不错,比上次那西红柿味道的好吃。对了,我今天在我叔的房间发现一种以前没吃多的东西,榴莲味儿的,可能是吸吸果冻之类的吧,瓶子装的。”

        温柔的女朋友只是看着男朋友吃,自己默默在一边捧着零食。

        张小东又抓了一把,一片接一片丢进嘴里,还跟女朋友讨论,“你是不是也觉得很好吃?我下次再给你偷这种口味的出来吧。”

        杨子韵:“……”

        ……我还没吃呢。

        而且,偷又是怎么回事儿?

        等张小东再次伸手进袋子里,发现没有后,才停下巴拉巴拉和女朋友聊天(其实是他一个人在说女朋友插不上嘴)的嘴巴,“吃了薯片你就回去吧。我下次再给你带。我去接月儿了。”

        杨子韵:“……”

        所以说,你来的目的呢?

        就是让我捧着薯片看你吃,你吃完了还用‘看你吃这么满意我下次再给你带’的表情看我?

        好走,不送。

        “那你骑车小心点。”体贴的女朋友要会关心男朋友。

        张小东调头,挥手拜拜,“走了啊,下次有机会我把吸吸果冻偷出来给你吃。”

        月儿听到自行车铃声,叼着棒棒糖蹦蹦跳跳就出去了。

        在看见不是嘉诺哥后嘟着嘴道:“怎么是你啊?”

        “不然你以为是谁?”张小东回头看她,在看见那根棒棒糖的时候大惊失色。

        冲上去一把扯出来吼:“不是说了不准吃零食吗?”

        月儿嘴巴嘟的更高,“哼!”

        小公主现在几乎跟小时候一模一样。

        可小时候胖嘟嘟的是可爱,如今……好吧,如今胖嘟嘟的还是可爱。

        洋娃娃一般的大眼睛,又黑又亮。一头卷卷的长发,波浪一般披在背上。

        嘟嘴的时候大眼睛水润水润的。

        张小东被她看得没辙,棒棒糖又给她塞回嘴巴里。“医生说你不能吃太多甜食,要控制体重……得得得,我什么都没说。”

        月儿进屋就坐到沙发上看电视,公主范儿十足:“小东子,给本公主收拾书包去。”

        小东子弯了弯膝盖,说了声“喳”就乖乖收拾书包去了。

        月儿咯咯咯笑倒在沙发上。

        张小东在房间里吼:“别笑,小心棒棒糖戳了嘴。”

        月儿吐舌,蹦蹦跳跳外院子里去,“我去告诉爷爷奶奶我回家去了。”

        张小东这次没应声。

        他顶着作文书里夹着的分红信封,恨不得用杀人的眼光将信封洞穿。

        粉红色……显然是情书啊?

        靠!一小哪个混蛋这么不开眼,竟然敢打我妹妹的主意!

        拆还是不拆?

        拿不定主意,张小东想了想翻出嘉诺哥的电话,最后改拨了易哥的电话。

        妹妹的事情还是两个哥哥商量着来吧。

        嘉诺哥虽然也是哥,可……更像叔啊。

        许易看到来电显示,冲视频里正鼓着腮帮子吃他寄过去的张飞牛肉干的金发男子摆摆手。

        金发男伸脖子看了一眼他的手机,可惜没有看见是谁打的电话。

        许易笑了笑,当着他的面儿接了电话:“小东?有什么事?”

        金发男子停下嘴巴,耳朵都竖起来了。

        看到这一幕,许易眼里的笑意更深了。

        张小东压低声音说:“易哥,我发现有人和月儿写情书,你说我要不要看看里面写的什么?”

        许易提了声音,“情书?”

        金发男子懒懒坐着的身子一下坐直了,恨不得把脑袋伸过去看看情况。

        张小东把事情说了一遍,最后问:“易哥,你说我拆不拆?”

        许易冷笑:“你蠢啊,敢拆小公主的信,她现在魔化了,而且功力日渐深厚。惹毛了她,她回家嘟个嘴,嘉诺哥都能抽死你。你忘了你上次偷偷抽烟不小心把她裙子烧个洞,嘉诺哥是怎么收拾你的。”

        张小东苦逼了,“易哥,事情都过去了能不提了吗?”

        许易敲着桌子道:“只是情书而已,小公主不一定会乐意。她不是一直想嫁嘉诺哥吗?”不过,要是真不乐意,为什么还把信夹在书里,依照她的脾气,看不上早扔了才对。“杨辉有个小表弟跟她一个年级,我跟杨辉说一声,你去找他小表弟,让他帮在学校留意一下,看有没有人跟小公主来往。”

        张小东眼睛一亮,“好主意。”

        许易悠哉说道:“这事儿不要让小公主知道,不过,她交男朋友我们必须知道。不能让人给骗了去。”

        “就是就是,”张小东狗腿,“小公主那么爱吃零食,到时候被臭小子用零食骗走就亏了。”

        许易挂电话后,金发男用拗口的中文问:“小公主是谁?”

        许易发过去一张照片,自豪地道:“我妹妹。”

        金发男哇喔一声,“她真可爱。”

        许易邪魅一笑,舔了舔唇说:“你也很可爱。”

        “嘉诺,你这样子真可爱。”米彦辰咬着凌嘉诺耳垂允吸。

        (→_→这年头可爱已经无敌了。)

        凌嘉诺黑着脸被压在床上,裤子已经不知道被丢到哪儿去了。

        他两只手被米彦辰用领导捆了拴在床头,塌着腰翘着臀忍受着后面一进一出的手指。

        米彦辰间抹了不少了,两手扳开他屁股,低下头,伸出舌头试着舔了舔。

        凌嘉诺身子一僵,随后破口大骂:“米彦辰你个不要脸的老混蛋!”

        米彦辰:“……”

        嘶……(倒吸一口气)老混蛋!

        三十才出头竟然就被嫌弃老了!

        再次低头,米年轻为了证明自己很年轻,大手用力把口子扳开到最大,舌尖绷直,戳进去在内壁上转着圈儿的舔。唔,这新口味太刺激了,下次还是换回草莓味儿的吧。

        凌嘉诺一个激灵,缩了一下,立马感觉到后面夹住了一个会动的东西。

        米彦辰用舌尖顶了顶他。

        他一下瘫到枕头上把哼哼声闷进枕头里。

        实在是受不了新口味,米大叔略遗憾地放弃了继续舔食。

        他拿出视觉冲击巨大的黑色狼牙形套|套,当着受惊的凌嘉诺套到自己身上,抹上新口味,随后扶着凌嘉诺屁股,一点点挤了进去。

        凌嘉诺酥|麻的软了身子,呜咽声在喘息中压都压不住。

        后面太过强烈的存在感,在大力的撞击下,那些狼牙来回在体内摩擦。

        他呜咽声渐渐转为啊啊啊……

        啪啪啪……

        米彦辰大手在他屁股上随意的甩着巴掌。

        迷醉地享受着他在体内的摩擦和屁股被打的双重刺激下不断收缩身子带来的快|感。

        事后,米彦辰大刺刺靠在床头,摸着旁边瘫软无力眼睛红红的凌嘉诺的头发,心里舒爽地感叹:这才是二人世界的小日子啊!

        凌嘉诺在那只大手的抚摸下,脑子和身体都还停留在先前持续了十多秒抽搐的回味里……

        脑子一片空白,声音浪成什么调儿、表情荡成什么样儿也顾不上了。

        去他妈的比赛。让老子请半天假吧。

        作者有话要说:这是最后一章了,不知道为什么,写到后面就有些着急了。感觉这章字数好像已经够了,可总觉得内容还没写完。每个人的故事都还有好多想要交代的。越写越心急,到最后,连仔细检查都不想了。

        谢谢一直追着痞子受或者纯属是看在团子萌的份儿支持这篇文章的大家。

        团子爱你们哒!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888/167575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