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太极演义 > 第十二章——沙场秋点兵

第十二章——沙场秋点兵

        话说,曹cāo一边哈哈大笑着,一边上得前来一把挽住了黄炎的胳膊……

        尼玛,老曹不会是有搞基倾向吧?!

        可曹cāo那坚毅的目光,恳切的言语还是瞬间让黄炎安下神来。

        “呃,那个……”黄炎不动声sè地轻轻抽出了自己的胳膊,摸了摸光滑无须的下颌,说道,“不知孟德新募的义兵安置得如何了?”

        “呵呵,所有在编的兵马都已然扎营在城外了,众将领们正在整顿军伍,调配兵马。待cāo练休养至年终,来年chun月便起兵伐逆!”曹cāo笑着说道。

        “哦?眼下已经是八月末,到年终仅仅四个月而已,孟德打算如何cāo练这些新兵呢?”黄炎笑着问道。

        “这个,就是校场上的,军法调度,阵型演练,刺杀劈砍等等,”曹cāo略带一丝疑惑地看向黄炎,说道,“不知太极贤弟有何高见?”

        呵呵,大概无非就是一些简单的体能训练,外加基本的格杀动作罢了,黄炎心中暗笑,却也不好明说,只好笑着换了个话题。

        “那,如此庞大的军伍部曲,所需的兵械甲仗,粮草给养可曾满足?”

        “这个……”曹cāo脸sè微微黯了点儿,随后瞥了身后的陈宫一眼,沉吟着说道,“之前得到本地卫家资助,一应军甲倒还足够,只是这粮草一时难以购齐。”

        “如今天下动乱不堪,匪盗四起,官家银库粮仓均无隔ri之钱粮,百姓手中更无糊口之米,想要急切间购得上万大军的粮草,实属艰难!陈宫虽已派人去,四下火速购粮,但所得之数着实差强人意。眼下之粮草能维持到年关已是上上大吉。”陈宫一脸忧虑地替曹cāo说了实话。

        “呵呵,兵法曰,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般浅显的道理,就连黄炎这等未曾上得沙场的文弱书生都晓得,孟德不会不知晓吧?”黄炎看了一眼曹cāo,笑着说道,“新近招募的那些义兵,只怕多半都是冲着吃军粮来的,倘若一旦军中粮草不济……”

        话说到此,曹cāo跟陈宫脸上具是忧思沉沉。

        帐内沉寂了片刻之后,曹cāo缓缓道出:“如今只盼四方诸侯阅得讨逆檄文之后,尽快起兵,结束这场纷乱。”

        “呵呵,只怕这些所谓的天下英雄,在接到孟德的讨逆檄文之后,都在按兵不动,抱怀观望吧?”一提起那些不成器的四方诸侯,黄炎心中又是一阵冷笑,“目前的窘境不止我等,只怕其他诸侯也都在为兵壮易得,粮草难求而头疼。更何况如今天气渐冷,你打算到时候天寒地冻地出兵?”

        这个黄炎,黄太极,每每给老子泼冷水,出难题!丫的着实可恨!

        此刻的曹cāo,两条细长眉再次皱缩到了一块儿,陈宫亦是默然不语。

        “那,为之奈何?”曹cāo甚是气馁地说出一句。

        呵呵,为之奈何,又见三国常见语……

        “以战养战!”黄炎语气坚定地说道。

        “以战养战?”曹cāo跟陈宫异口同声着疑惑道。

        “呵呵,当ri你我三人逃归的路上,也曾数次命丧强盗之手,”黄炎笑着解释道,“先前,公台先生也曾提到过,如今天下动乱不堪,匪盗四起……”

        ”太极贤弟可是想出兵剿匪?”蓦地,陈宫高声讶然道,“一则可以实战练兵,二则可以缴获匪盗之资,以充军需?”

        “呵呵,公台先生果然聪慧敏锐,智谋过人!”黄炎甚是高调地给陈宫戴了顶高帽儿,却直把他羞了个一脸红艳艳!

        “哪里哪里,陈宫只是适时地说出贤弟心中所想而已,不想太极贤弟果真胸怀谋略,腹藏心机。”

        “哦?陈先生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黄炎善意地玩笑道。

        “呃……”陈宫无语。

        “哈哈哈!”一直在旁细听不语的曹cāo,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不想太极老弟虽然身材羸弱,却端的是计谋百出啊!妙!妙极啊!那我等当迅速整顿军马,克ri便出兵剿匪!”

        “呵呵,”看着曹cāo一脸欣喜得意的神情,黄炎又适时地给他兜头一瓢凉水,“届时,你这上万大军刚一出动,那些蟊贼盗匪早就一哄而散,你上哪儿逮去?”

        “呃……”这该死的黄炎,黄太极!又给老子来这一套,你丫的有话不能一次说完啊?!

        曹cāo甚是郁闷地看向黄炎,只等他赶紧道出个一二三来。

        “嗯……”黄炎略一沉思,笑着说道,“如果房间里进来了一只蚊子,你开着大炮……呃,你举起一块儿巨石去砸它,效果如何?”

        “巨石打蚊子?那还打得着?不砸着自己脚面子就烧高香了!”曹cāo脱口答道。

        “太极贤弟的意思是,我们无需出动整支军马,只要派出小部队即可?”陈宫的回答却是智高一筹。

        “嗯……”望着眼前犹不开窍的二人,黄炎只得再次开解道,“如果你手拿钢叉去叉鱼的话,恐怕一次只能叉得一条鱼,可是如果我直接撒网捕鱼的话……”

        “陈宫明白了!”这一次,陈宫却是恍然大悟,急急阐明道,“我们可以把整支部队编排成若干股小部队,四下出兵,全面剿匪,以获得最大的战果!”

        “呵呵,公台先生当真是冰雪聪明,才智非凡啊!”黄炎笑着恭维道。

        “呃……太极贤弟却是当真损我吧?”陈宫面上又是一片羞红,甚是尴尬地低了头去。

        “呵呵,哪里哪里,黄炎岂敢对先生不敬,”黄炎忙笑着拱手歉意道,“仅为玩笑罢了,还望先生恕罪。”

        “啪啪啪!”二人正相互玩笑打趣,旁边的曹cāo又是一阵拍掌大笑,“妙哉!妙极!哈哈哈!贤弟此计当真解决了如今粮草匮乏之险!而且,新募得的新兵,大多不曾上得沙场,更从未杀过一人,如今出兵剿匪可是真真切切地给曹某锤炼出一支jing锐来!太极贤弟,某家再次谢过了!”

        说完,曹cāo直接给身前的黄炎,一个深躬大揖。

        “孟德千万不可!”黄炎一惊之下,忙伸手拦住,“黄炎感激孟德当ri踏膝蹬马之恩,前ri又得孟德十万银钱的馈赠,浅薄小计,只为尽快结束这场纷乱而已。别忘了,孟德可是答应了黄炎必当心忧天下,善待百姓之诺哦!”

        “我曹cāo,曹孟德在此立誓!此生之志,必当心忧天下,善待百姓!公台先生可作证,天地为证!如违此誓,必遭天人共戮!”曹cāo慷慨激昂地发誓道。

        “呵呵,黄炎所言,仅为你我二人之间的约定而已,孟德何必发此毒誓?”黄炎笑着说道。

        “那,发兵之事也赶早不当晚,我等宜早些整顿兵马,尽快出兵!”陈宫一脸肃容道。

        “也不必cāo之过急,”黄炎笑着徐徐道来,“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哦?哈哈,原来太极贤弟也熟读兵书,jing于兵法啊?”曹cāo笑着打断道。

        “呵呵,哪里哪里,黄炎只是纸上谈兵而已,却从未亲身带兵上得战场,”黄炎笑着继续说道,“这带兵之事,还得辛苦孟德麾下众将领了。”

        “来来来,我等且坐下细细说来!”曹cāo急急地示意黄炎坐下再说,待三人再次落座之后,黄炎喝了口几案上的茶水,接着说道。

        “我们可以先行将目前这九千新兵再次jing简,老弱病残者,以及那些滥竽充数,只为混口饭吃的清出军伍,以择其身心体能最佳者。这样,既省出部分军粮,又整体提升了军伍战斗力。其后呢,命夏侯惇,夏侯渊,曹洪,曹仁,曹纯五位将军各领一支兵马,四下出兵。呵呵,依黄炎看来,那些聚众为匪的少则上百,多则过千,五位将军各领一支千人左右的兵马,应该可以将之尽数剿灭。匪盗的据点山寨之中,应该存放了相当的钱财粮草,不然的话,他们也不会与官家一直周旋到现在吧?”

        “那还有李典跟乐进将军呢?”陈宫补充着问了一句。

        “之前曹府的亲兵家将,为数也该有千人之多吧?这些人可以稍作训练便可上阵杀敌了,暂时让李典乐进将军留作后援,万一其他将军在外遭遇不敌,可以即令李典乐进二位将军驰援策应。”黄炎笑着说道。

        “妙哉!妙极!哈哈哈!”曹cāo忍不住又是一阵抚掌大笑。

        你丫的反反复复就会整这两句啊?能不能换个台词撒?

        黄炎翻了翻眼皮,又灌了口茶水。

        “只是,这剿匪一事虽甚是jing妙,却不可动静过于声大,毕竟,这陈留还是张邈的地界。”陈宫再次出言建议道。

        “这个自然,不过张邈向来与家父,与某家交好,即便得知此事亦不会有所责怪。毕竟,我等这是为他在整肃治地,安顿百姓呢!”曹cāo笑着说道。

        “那,曹公当即刻召集领军将领,速速将此事制定下来,军中粮草过的一ri便少得许多啊!”陈宫依旧在为粮草之事担忧不已。

        “那,带兵打仗之事可就交给那些能征善战之将了,黄炎本一文弱书生,就不敢稍加言语了,”黄炎毫无形象地打了个呵欠,又伸了伸懒腰,爬起身来就向外走去,“抱歉了二位,黄炎家中还有些许杂事,先行告辞了。”

        黄炎正待转身离去,却被曹cāo出声留住了。

        “贤弟且慢!”一边说着,曹cāo一边起身离席,直冲到黄炎跟前,再次挽住了他的小胳膊,笑道,“为兄尚有许多不明之处,还请贤弟多多指教,不如为兄即刻设下酒食,你我三人且把酒详谈?”

        “孟德好意黄炎心领了,只是此刻家中确实有急事要办,若再有他事召唤,黄炎定当立时赶来。告辞告辞!”黄炎心中还惦记着家中,韩福是否已经把那几套桌椅给打制完成了,得赶紧回去瞧瞧啊!

        那可是极具划时代意义的新鲜玩意儿啊!

        “哦——”曹cāo拖着怪腔儿,戏谑道,“难不成,贤弟已然金屋藏娇了不成?哈哈哈!”

        “呵呵,呵呵!”就连陈宫这老实人亦是一脸的贼笑。

        金屋藏娇啊,虽说是前朝武帝的典故,不过时人已经把它当做儿女情长的戏说而已,既无对先帝的不敬,又显出对爱情的渴盼。

        难怪曹cāo一说及此,就连陈宫都跟着呵呵霪笑不已。

        可曹cāo话一出口,正yu跨门而出的黄炎却差点闪了个大跟头!

        “孟德千万别信口胡说!哪有此事来着?”黄炎急急回身辩解道。

        “哦?我可是亲口让大兄挑选了一对儿美婢赠送于你的,虽说你只要了一个,可那也是大兄府上千挑万选又细加**的娇美女婢啊!难道是……”

        曹cāo说到此,更是带着些许yin腔怪调,跟陈宫对视了一眼之后,二人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

        黄炎无语,低头出了营帐,大步离去。

        “哎,太极!太极老弟,”曹cāo忙笑着追了过去,嘴里却没闲着,“哎呀,为兄晓得贤弟尚未娶妻纳妾,这男人嘛,一家之主啊,就算是一时xing起,要了身边婢女的身子又有何不可?只是这大白天的……”

        曹cāo正嬉皮笑脸地说着,前面疾走的黄炎突然又掉头回来了,把曹cāo吓得忙住了嘴,却见他只顾低头紧走,径直去营帐旁边的拴马桩上,解开照夜玉狮子的缰绳,跨了上去,打马而去。

        “哈哈哈,你看你看,太极脸红了哟!哈哈哈!”

        “呵呵,呵呵!”

        身后传来曹cāo跟陈宫善意的哄笑,黄炎却当真被曹cāo给唬了个老脸通红!

        乃乃的!

        不就是家里边养了个小丫鬟嘛?你们家里成群成堆的,倒来取笑我?

        曹cāo这丫的当真可恶可恨!

        前ri他取笑我上马出丑,今ri又拿这男女之事调笑于我,当真是婶可忍,叔不能忍啊!

        不过,咱一没做啥亏心事,二没对那小丫鬟动手动脚过,干嘛要如此惊慌溃逃?

        我擦!

        不跑倒还没事,这一跑的话,更让那曹阿瞒无中生有地惹出笑料来了!

        不过,经此一事,黄炎倒发现曹cāo确实不是演义中的诡诈yin险之jiān雄,反而更像是xing情中人!

        敢于显露自己真实的一面,不娇柔做作,喜sè近sè敢于明语道来,不遮不掩。

        黄炎喜欢!

        在这1800年前能遇到一位直xing**,委实不易啊!

        今后有得热闹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892/167575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