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太极演义 > 第六十三章——归来

第六十三章——归来

        山路上,现任突击队领队的时阳,正带了40余人的部下,手里各自挺着根木棍,摸索着下山的大致路径,一边戳探着积雪的厚度,一边标识出山路的边缘。虽然人人皆是跑步动作,可探路的速度实在不尽如人意。

        突击队的后面,便是绵延了长达一里多的清雪队。500军士人手一块木板,正奋力推铲着山路上的积雪。好在是新落的初雪,积压得不是很重实,清除的进度倒是还可以。

        跟在清雪队之后的,便是黄府的那辆超大马车。

        这会儿又毡盖了厚厚的一层皮草,既保暖又隔cháo。

        马车里,黄炎将红袖的小身子紧紧拥在怀里,丫头则揣满了急yu回家的渴盼,开心地缩在对方的怀抱中。二人偶尔对视的双眼,均流露着相互关切体贴的暖意。

        扬鞭驾车的是韩福,陈小二、周仓及典韦则随在马车的左右,时刻jing惕着身下四周。

        香嫂被安排在了后面的大军中,一辆装载布帛的大车上,窝在一大车的棉帛中,倒也暖和得很。

        二十几里的山路,沿途连探路带清雪,直到午时过后黄炎一行方才踏出山来,前后足足用去了五个多小时。

        又过去了两个多小时之后,这才等到阵容庞大臃肿的后军赶下山来。

        照顾着红袖吃下一碗米粥,又服下一碗汤药之后,黄炎便把夏侯惇招呼了过来。

        “元让兄,这大路上的积雪不是很厚,马车行走不会碍事。把骑兵调拨给我,前头开路,原先清雪的500军士分作两队,一队继续在大军前头简单除雪开路,一部分由曹将军带着于后jing戒。其余人等继续拥赶马车。突击队还是于大军最前头探路,剩下的你自己安排去吧!千万注意于路jing戒,尤其是途中歇息跟夜间扎营的安全!我先行一步了!保重!”黄炎也不给对方半点商议的机会,嘱托完了之后,便即刻催促陈到率领骑兵当先开路。

        “那,太极老弟多多保重!一路之上多有村镇,可以寻得上好的药方,老弟多保重!”夏侯惇重重一抱拳,说道。

        “出发!”黄炎喝令一声,冲着夏侯惇抱拳相辞而去。

        105名骑兵也分作两队,55人编作一队由陈到率领,先行头前开路,余下的50人留给周仓带着,充当黄炎所乘马车的护卫。依然是韩福驾车,典韦跟陈小二骑马,左右相随,一行人饮食歇息过后再次急急上路。

        大队的骑兵奔踏而去,身后卷扬起漫天的雪花,与天上落下的雪片交接汇成一道厚实的雪幕。

        韩福身披蓑衣,头戴斗笠,不顾眼前的风雪迷烟,扬鞭催马,一路疾驰而去。

        傍晚时分,飘洒了一天的飞雪终于停了下来。

        陈到率人从更前方的一处小镇里,寻来一副煎熬好了的汤药,草窠壶(陶制水壶,外体裹着厚厚的棉布草窠,其效用跟后世的保温瓶差不多)装了,交给了黄炎。

        众人寻下一处安全地儿,挥动马刀砍来大堆的树枝,撑起一座简易的营房,骑兵轮流jing戒或休息,黄炎跟红袖则在马车里呆了一晚上。

        第二ri,天刚放亮,黄炎见着丫头的病情虽然没再加重,却也不见好转,心下更生焦虑,便催促众人即刻生火饮食,随后便继续赶路。

        第三ri差不多亦是如此,沿途偶遇的几座村镇却是距离大路较远,黄炎也没打算进去,只是先后又寻来几副汤药,小心着给红袖服下,一路上歇马不歇人,或奔或走着,只顾赶路。

        第四ri,红袖的状态依然令人揪心得很,之前黄炎还能哄着她吃下小碗的米粥,这会儿却只是昏睡不起,而且额头复又滚烫起来。

        “小二!”黄炎急声唤来陈小二,问道,“还要多久才能赶到郡里?”

        “回公子,小二已经简单看过地图了,前方陈小将军也差人来报,照眼前这速度,估计要傍晚时分才能抵达县城。”陈小二忙凑近马车,回禀道。

        “来不及了!”黄炎拧紧了眉头,命令下去,“去,把陈到喊来!”

        陈小二当即快马加鞭,赶上前头开路的陈到,转达了黄炎的命令。

        “拿着!”黄炎把曹cāo交给自己的那把佩剑从车内丢给了陈到,吩咐道,“这是曹公的佩剑,拿着它单人独骑先行赶去郡里,让曹公即刻寻着鲁氏药坊的鲁老先生,先生我随后就到,红袖姑娘的病情不能再有片刻耽搁了!沿途呼喝紧急军令,路人避让!速去!”

        “是!先生!”陈到接过佩剑,并无半点犹疑,即刻喝马扬鞭,疾驰前去。

        “周仓!”黄炎接着又命令道,“带上50名骑兵,于后跟上陈到,沿途若有赶路车马,求其暂行避让,但有抗拒者,格杀!”

        “是!公子!”黄炎粗暴的语气,还有那赤红的双眼,让周仓心头大惊,当下即领命率部而去。

        “韩福!加鞭催马,人马不歇!全速赶回县里!驾车的马累死了,就把公子我的照夜玉狮子换上!走啊!”黄炎大吼着喝道。

        “驾!”

        “喝!”

        “哈!”

        一行车马,车轮滚滚,马蹄踏踏,马疾车快,全速向前赶去!

        “……”

        曹cāo两ri前便接到了夏侯惇的斥候报告,大军尚需三两ri,而黄府的车马则应在今ri便能赶至城里。

        于是今ri一早,曹cāo便按照出征前与黄炎的二人约定,率了身边左右文武,出城十里,搭起一座草厅,举目相迎。

        “呵呵,恭喜明公了。据斥候来报,夏侯将军跟太极老弟此番出征所获丰厚,粮草、银钱、布帛满载了数十辆大车,当真是可喜之事啊!”随在曹cāo身后的陈宫,一脸的喜悦。若是斥候所报属实,今番粮草的难题算是解决了,自然是可喜可贺。

        “呵呵,总算是见着希望了!”曹cāo亦是满面欣喜,笑着说道,“其他三路人马,只是带回些许银钱,粮草布帛却是寥寥无几!而且,所部军士也伤亡颇大,还有cāo之从弟,曹洪,至今尚无音讯。据探马所报,某家大兄这边却是伤亡无几,钱粮布帛更是车载不及,也不知虚实如何。”

        “呵呵,夏侯将军跟太极老弟的先头部队不消片刻便会抵达,到时不就一切了然了么?”陈宫笑着宽慰道。

        “呵呵,据那探马所报,太极老弟似乎军中威望甚重,且还混了个先生的称号,也不知……”曹cāo还yu再言,只听得前方远处骤马疾驰而来一名少年骑兵,于路高声呼喝——军情紧急!车马暂避!

        咴律律——

        伴着一声战马的急促响鼻,那名少年骑兵顿马昂然止步于众人面前,举起手中的一把佩剑,高声禀道:“奉我家先生军令!先行领军陈到,有紧急军情报于曹公!”

        “某便是!”眼前那少年骑兵的飒爽英姿,让曹cāo顿时心生爱惜,一脸喜悦地跨前一步说道。

        “禀曹公,先生府上夫人身染重疾,有求曹公帮得寻找县里鲁氏药坊鲁老先生,先生稍后即可赶来,请鲁老先生为夫人诊病!”陈到也没下得马来,只在马上恭敬着行了军礼,大声禀道。

        “这,这算什么紧急军情?”陈宫一脸的哭笑不得。

        “小子!见了曹公,缘何不下马拜见?”夏侯渊从曹cāo身后转了出来,喝问道,“你家先生的女人病了,这难道也算军情?你可知谎报军情,该当何罪?”

        “回这位大人,陈到军令尚未解除,不敢下马!望曹公宽宥!”陈到面无惧sè,昂然回道,“服从军令,本是军人的天职!先生这般下的令,陈到自是坚决执行!”

        “你——”夏侯渊黑着脸,便要上前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却被曹cāo笑着拦下了。

        “陈小将军,你家先生尚需多久才能赶得过来?”

        “回曹公,先后不过数里,不消片刻我家先生便可抵达!”陈到依旧高踞于马上,不卑不亢地回道,随后又提醒了曹cāo一句,“先生府上夫人病重,敢求曹公妥善安排医者!陈到代先生先行谢过了!”

        “呵呵,那是自然,”曹cāo一边说着,一边吩咐下去,即刻派人联系鲁氏药坊的鲁老先生,做好准备,诊病救人,随后又笑着问向陈到,“小将军口中的黄府夫人,莫不是太极老弟府上的那名婢女?”

        “回曹公,陈到只知是夫人,没有所谓的婢女!”陈到眉头皱了皱,面露不悦。

        曹cāo的两眼之中,却是神sè连闪数下。

        “放肆!”夏侯渊又是一声怒斥,还想着再要上前教训一二,却被一阵由远而近,霹雳惊雷般的马蹄奔踏声给打住了。

        轰隆隆——

        有眼尖的,踮脚瞧见远处狂卷起一道漫天凌乱的雪烟,伴着一片扣人心弦,摄人心魄的马蹄轰踏声!

        “不好!马贼!大队的马贼!”那人当即嘶声高呼起来。

        “快!列阵!”

        “防御!”

        “明公,我等还是暂行避让一下,先撤回城中去吧!”

        “……”

        随在曹cāo左右的文武将士,护卫人马顿皆慌乱起来——听那马蹄的轰鸣声,还有那席卷而至的雪雾烟尘,估计这批马贼为数甚众!

        “请曹公宽心!来人却是陈到部下骑兵,一切无须惊慌!”陈到心下好笑着禀道。

        “臭小子!你咋不早点报来?”夏侯渊脸红脖子粗地臊道,这家伙早已掣剑在手,只待一会儿逃离不得,抵死相搏!

        哗啦啦——

        踢踏踏——

        “顿马!”

        “止步!”

        陈到喝令一声,整队骑兵肃然列队于众人面前。

        一大队的骑兵,裹挟着满身的风尘烟雪,虽是神sè略显疲惫,却难以掩住各自身上那道骇人的杀气!

        “这,这是大兄麾下的,骑兵?”夏侯渊目瞪口呆地望着来人,脚下却一步抢了过去,想要细加验看。

        “来者止步!再有前进,格杀勿论!”陈到喝声禁止道。

        “喝——”

        列于他身后的一众骑兵,俱齐喝一声,眼中杀意暴起,手中马刀高举,只待统领一声令下,即挥刀砍杀!

        噔噔噔!

        眼前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夏侯渊大惊失sè,急退后四五步。

        “小子!你等莫非要谋反不成!”恼羞成怒的夏侯渊恨声斥道。

        “请曹公恕罪!陈到军令未除,不敢稍有懈怠!”陈到依旧一脸酷酷地禀道。

        “你——”夏侯渊咬牙切齿着,却不敢再有半步上前。

        列于骑兵队伍最末的周仓,见着自己使命已然完成,也不与他人搭话,自行调转马头,扬长而去。

        “喂喂喂!你那部下私自跑掉一个!还不赶紧追回来?!”夏侯渊愕然着见到一名骑兵,目光冷冷地四下扫了一眼,然后便单人独骑,甚是不屑地掉头离去,当下便冲着陈到,大呼小叫地跳脚咋呼起来。

        “嗨!跑掉的那个!逃兵死罪,你——”夏侯渊只差脱了鞋子追赶过去,陡然间再次听到大队骑兵的奔踏声!

        稍远处,又是一彪战意凛然的大队骑兵,风驰电掣般冲了过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892/167576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