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太极演义 > 第八十九章——夜袭也香艳

第八十九章——夜袭也香艳

        后人对蔡琰的生卒年颇多争议。

        《中国文学史》确定为生于177年,可又有学者认为该说法模棱两可,怀疑应为174年。

        不过在卢植的《尚书章句》中,随有一篇自序,其中稍有两笔提到过。

        说是该书的编成,得到许多好友的帮助,其中就有蔡邕。

        不过蔡邕在178年被流放朔方,实在令人叹息。

        当时去送别他的时候,蔡邕的女儿,蔡琰还在襁褓之中,一家人甚是可怜,等等。

        178年的蔡琰还在襁褓之中,襁褓是什么?

        是指未满周岁的婴儿!

        她若是生于174年的话,长到178年就应该是四五岁了,还能在襁褓中么?

        你家的孩子这般金贵?

        更何况古时候的孩子早熟得很,四五岁的孩子,若是家住běijing的话,都可以去南京打酱油了……

        眼前蔡琰正值豆蔻,十三四岁,黄炎更确信这丫头应是生于177年,养成一两年后,就可以双栖双宿了……

        蔡老头气哼哼着回了里屋之后,这房里总算是安静下来了,众人可都累了一天了,也便不再出声,各自倒头歇息了去。

        眼下正是亡命途中,黄炎睡着的时候,也是jing醒得很。

        朦朦胧胧中,隐约听着那父女二人像是在低声说话。

        “爹……”

        “怎么了,女儿?”

        “爹,女儿想……”

        “怎么,饿了?还是想喝水了?”

        “女儿,女儿……”

        “……”

        模糊着听了个大概,黄炎心中暗自好笑,怕是小蔡琰想要出门方便去,却又羞于说出口。

        嘿嘿,老头儿,看你咋用你那满嘴的道义,去解决这等人身大事!

        “咳咳,”正当黄炎闭着眼睛,期待着好戏上演的时候,蔡老头出了屋子,轻轻走到他跟前来,做作地清了清嗓子,说道,“那军头,你且随老夫出去说话。”

        “……”

        黄炎没吱声,也没挪窝。

        “你这后生好不晓理,跟你说话呢,却是这般怠慢于人!”老蔡急了眼,提高声音说道,却把陈小二给惊醒了。

        “这里没有军头,也没见着年老的夫人。”黄炎仍自闭着个眼,含糊道。

        小二差点儿笑出声来。

        “什么年老的夫人,是老夫!”蔡邕恨声说道,“起来!外头说话!”

        “早这般直接说来,不就得了嘛!”黄炎好笑地爬了起来,小二想要随身跟着,却被黄炎笑着拦了回去。

        “何事这般惊慌?岂不失仪得很?圣人先贤孔子老子孟子,都曾曰……”屋门外头,黄炎板着个脸,引经据典瞎掰着,却被一脸青黑的老蔡给打断了。

        “少跟老夫东拉西扯的!你……你到底是何人的部下?”

        黄炎心下又是一阵坏笑,你个死要面子的蔡老头,再绕来绕去的,万一你家闺女一个憋忍不住,湿了身的话,可不管咱家的事儿!

        “这可就说来话长了!”黄炎一脸认真地说道,“公子我当年还在家乡的时候,曾当过两年的乡勇,可是当年的那位军头,却是记不清楚了。然后又去了青州,正赶上黄巾作乱,便做了郡兵,不过当年那位郡守也早就忘记了。随后又去了洛阳游学……”

        “够了!”老蔡总算是看出这流氓的一肚子坏水了,黑着脸说道,“老夫今ri有求于你……”

        “爹……”老蔡还在磨蹭呢,小蔡琰却是自个低着头,轻轻走出屋来。

        估计是实在憋得难受了……

        “女儿,你怎么出来了?”蔡邕急问道。

        “这位公子,小女子窃以为公子秉xing纯良,为人正义,敢请公子,请公子……”关键之处,小蔡琰却羞红了脸,垂了头去,再无言语。

        “走吧,看今晚这夜sè迷人,月朦胧来鸟朦胧,公子我也正想出去走走,蔡小姐要不要一起?”黄炎委婉着说道。

        “多谢公子。”小蔡琰倒是冰雪聪明,忙答应了下来。

        “你……你可要恪守教化,谨遵礼仪……”蔡老头万不放心地jing告道。

        “你要是也睡不着的话,那就跟着一起来喽!”黄炎也没搭理他,自顾先头走去。

        小蔡琰回头宽慰了老父亲一眼,随后便紧紧跟了上去。

        值夜的典韦,靠坐在院内西北处的墙角里,见着黄炎出来了,刚要上前说话,却被黄炎笑着示意坐了回去。

        周仓正在马群边儿上溜达着,黄炎笑着过去打了招呼,便带着小蔡琰往房后走去。

        周仓见后,暗自惊讶。

        咋回事?

        自家公子这就耐不住寂寞了?

        可天儿这么冷,咋拿得出手啊……

        “……”

        往西北处走了一段距离,过了两道沟壑,确认四下安全可靠了,黄炎这才转过身来,笑着对那一直低头默默跟随的小蔡琰说道:“可以了吧?再走下去,就能走回家了!呶,这是公子我的私人用品,先借你一用吧!”

        说着,黄炎便从怀里摸出临出门前,红袖为自己准备好了的爽肤厕纸——净白棉布,递到了小蔡琰的面前。

        “这是……”小姑娘甚为不解地问道。

        “完事儿之后擦一擦,卫生又健康!”黄炎强忍笑意,一脸认真道。

        “你——”夜幕下,小姑娘一张俏脸刷地变了颜sè,只是夜sè太暗,辨不清羞红或煞白……

        小姑娘咬着玉唇,小手颤颤着接了过去,黄炎也不好蹲在人家身边贴身保护,自个溜达着去了一边。

        过了好一会儿也没听着宽衣解带的声响……

        好吧,我再远一点儿!

        “……”

        黄炎又走开几步远之后,身后这才响起轻微的悉悉索索声。

        嘿嘿!

        身为一名新时期,新社会,新世纪的新青年,要不要很绅士地过去,伸手帮一把那位美丽的小姐呢?

        算了,万一湿了自己一双手,再失了姑娘一个身,自己可就罪过了……

        无聊之时,黄炎便静下心来,欣赏起眼前的夜sè。

        在这严寒之季,今晚倒是难得的一个无风之夜。

        夏ri的夜晚,热浪撩~拨得让人心火难耐,这寒冬之夜,却又让人很想搞点儿热身的运动。

        就连不远处那棵寂寞的小树,也在扭动着身子……

        咦,这夜里又没风,那棵矮树咋会摇动呢?

        我~靠!

        那哪儿是什么矮树啊,分明是个低伏的人影!

        这会儿正悄无声息着越过一道沟渠,向这边儿摸了过来!

        “不好!”黄炎暗骂一声,急转身向蔡琰冲了过去!

        这会儿手里又没有筒子弩那大杀器防身,黄炎可不认为自己这两下子,能够徒手擒凶……

        蔡琰刚撩起裙裳,蹲下身去想要解手,就见着黄炎发了急sè疯似的,疾步冲了过来!

        “快走!”黄炎一把将她拉了起来,扭头就往大房子那边儿跑。

        “啊——”黄炎那骇人又羞人的无礼之举,直让蔡琰放声惊呼起来,一只手紧紧地拢住自己的裙摆,一边极力地挣扎着。

        妹的个天啊!

        这都马上xing命不保了,丫头还惦记着自己的清白呢!

        黄炎可顾不上这些狗屁的男女之妨了,猛一蹲身将那小丫头抱了起来,大步往回跑去!

        “你这无耻小人——”蔡琰踢腾着两条小腿,奋力挣扎道。

        “闭嘴!”黄炎大喝一声,接着便听到自己身后,脚步声急乱着逼近过来!

        刷——

        一阵狠厉的刀风掠起,直奔自己的后背,当空劈了下来!

        黄炎骤然拧身闪过,却不料身后却是追上两个人来,躲过这一刀之后,另一刀紧随而至!

        噗!

        一把短刀,摸黑扎进了黄炎的胳膊!

        灼热般的切肤之痛,瞬间涌入大脑!

        好在自己还有痛楚的感觉,应该只是捅开了皮肉,并未伤到筋骨,再深的话,就会痛到麻木无觉了!

        痛就痛点儿吧,还是保命要紧!

        黄炎抛开那份钻心的痛楚,撩开蹶子,咬牙疾跑!

        蔡琰这会儿也发觉了那伙儿贼人,骇然地低呼了一声,便抖索着小身子藏在了黄炎的怀里。

        幸亏之前小丫头发出了一声震天动地的惊呼,先是值夜的周仓跟典韦听到了,二人急忙抄起自己的兵器,大步冲了过来!

        夜袭而来的,不是一个人,也不只两个人,而是三个,四个,或许还要多!

        黄炎怀抱佳人,只顾一路疾奔,快到房子大门口的时候,小二提着马刀,一脸紧张地迎了上来。

        “公子,你的弩!”小二忙把筒子弩递了过来。

        黄炎这会儿还抱着小蔡琰呢,只好腾出左手的巴掌来,将自己的神兵接在手里。

        “快去帮忙!对方来了好多人!”黄炎大口喘息着,吩咐小二道。

        “公子……你可千万小心!”小二叮嘱了一声,亮出马刀,杀奔过去。

        此时丁冲程瑶也惊醒过来了,二人各自刀兵在手,冲到大门口来。

        “回去!守在门口,别让贼人进了屋子!”黄炎担心蔡邕跟那文士的安危,急喝令道。

        二人见着黄炎暂时安全了,便忙转身撤了回去。

        “公子,可以把奴家,放下来了……”这会儿总算安全了,一直窝在黄炎怀里的小蔡琰,娇羞着低声说道。

        “啊?”黄炎这才定下心神来,发觉自己还是紧紧地将丫头公主抱着,横托在怀里。

        咦,小丫头的裤子是蚕丝的吧?

        好滑,好细,好柔腻哎!

        黄炎不自觉着右手又摩挲了两下……

        “啊——”小蔡琰顿时又一声娇怯的低呼,小声音慌颤颤着说道,“不,不许乱摸……”

        我了个擦!

        原来,丫头裤子还没提上去呢!

        怪不得哥很有一种亲昵至极的手感……

        敢情是自己摸到人家腿根臀下的隐秘之处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892/167576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