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太极演义 > 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军压境

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军压境

        方才同贾诩、鲁肃二人说了许多,黄炎自己也想了很多。

        心中的负累一多,人的情绪就会变得低迷消沉。

        直到自己往后宅走去的时候,黄炎这才赶紧深深地做了一番调整,他不想将这些负面情绪带回家中去。

        毕竟,家是一个人最为歇息身体,放松心灵的最后一处温暖。

        家,就是另一位慈善宽容的母亲,是生命的摇篮,是灵魂栖息的港湾。

        所以,在回家之前,还是先把所有的忧虑,所有的烦恼,全部抛在门外吧!

        轻轻推开房门,屋里只有红袖一人。

        静静地坐在榻前,整理着衣物。

        桌上,一盏摇曳的灯火,光亮不大,却烘托得屋内一片祥和温暖……

        “红袖,咋还没睡呢?”黄炎暖暖地笑着,掩好房门,上前去坐在丫头的身边,伸手将她轻轻揽在怀里。

        “公子还没回来呢,红袖睡不着,”丫头柔柔一笑,说道,“顺便为公子整好明天要换洗的衣衫。”

        “别再忙了,赶紧歇着吧,太晚了。”黄炎心头又是一热,笑着说道。

        “嗯,”红袖乖巧地应了一声,放下手里的衣物,又说道,“那,公子先歇着,红袖去为公子取来热水,烫烫脚,歇歇乏。”

        黄炎也没阻拦,只是冲她暖暖一笑。

        好温馨的家的气息啊!

        若是有人胆敢前来破坏眼前的安宁,触痛到哥心中最柔软的地方,我黄炎就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

        “公子可有心事?”二人相拥睡下的时候,心思细腻的红袖感觉到黄炎今晚的异常,一边偎紧在他的怀里,一边轻声问道。

        “呵呵,你咋知道的?”黄炎笑着反问道。

        “红袖侍奉公子已经七个多月了,自然晓得公子的细微之处,”红袖一只小手轻抚着黄炎的胸口,一边甚是娇羞着说道,“公子,往常在揉捏红袖……那里的时候,手上力气好大的……今晚却是轻柔了许多,想必是公子心有劳累。可是,红袖却不能为公子稍有分担。”

        “嘿嘿!当真想要为公子我分担一点儿?”黄炎换上一脸的猥琐,翻身将红袖压住,双手捧住丫头那两团柔软,霪笑道,“来吧,宝贝儿!先让公子我吃饱喝足了再说!”

        “……”

        次ri午后,黄府的客堂上,满满当当地坐了一大屋子人。

        蔡邕坐在上首,下边坐着鲁肃。

        对面,则是一脸紧张的曹洪。

        只有贾诩神sè淡然地看着,正在堂上慢步踱来踱去的黄炎。

        “公子!”堂外传来小二急切的禀报声,“禀公子,军中传来消息,南阳袁术的部下,袁胤今ri一早便率军离开颍川,去了长社。出发的时候像是只有万人左右,午前又在长社、鄢陵、颍阳等地募集了5000多兵壮,这会儿正全军开往陈留而来!另外,小二又在城头上用千里眼望了一会儿,城外汇集来更多的逃难百姓,足有上万人还多!不过城门紧闭,那些百姓都被弃在了城外。”

        “这太守张邈实在无良!莫不是想要眼睁睁地见着这些落难百姓,惨死于城门之外吗?”蔡邕当先愤愤然着发作起来。

        而众人对张邈的做法,似乎均默然认可了,蔡邕的愤怒并没有引起大伙的共鸣,唯有黄炎悠悠地解释了一句:“城门一旦开启,可就再难关闭了。况且,谁也不敢保证,这些百姓当中没有掺杂敌人的细作。再说了,城中粮米本就匮乏,就算张大人心善,将所有百姓一并收入城中,也只是让他们换个死法罢了。”

        蔡邕怒气不减,却也无话可说。

        “太极老弟,不能再等了!”曹洪也坐不住了,急站起身来,冲黄炎说道,“最迟天黑之前,袁术军便会赶至城下,将陈留四面围紧!到那时候,一切都来不及了!”

        “陈留西、北、东,三面皆有数米宽的护城河,袁胤又是兵强马壮,估计他只需强攻南门一面即可,”鲁肃出声说道,“15000的人马,若是奋力强攻的话,陈留城中这3000老弱守军可是挡不住多时的。”

        “呵呵,那袁胤可是袁术的从弟,”贾诩突然笑道,“袁家子弟一贯自我标榜道德仁义,且又假虚荣,好面子。在强攻之前,必然会惺惺作态一番,先礼后兵。先是客气着问张邈讨借钱粮,待双方撕破脸皮之后,方才会对陈留发起强攻。何况,他远道而来,也不会随即便对陈留发起攻城。”

        “小二,给夏侯将军的信函,可曾亲手交到他手里?”黄炎神sè凝重着问向陈小二。

        “回公子,小的严格按照公子的吩咐,将书信亲手交给了夏侯将军。”小二赶紧答道。

        “之前让你准备的松油、牛油呢?”黄炎跟着又问道。

        “回公子,都已准备妥当,放在西院了,”小二不敢有半点儿马虎,认真回道,“公子吩咐的一应火绳也都备好了。”

        “让周仓带人,将那两座投石机也准备妥当,千万不得有丝毫泄露!”黄炎肃声说道。

        “是,小的这就准备去。”小二急应道。

        “子廉兄,孟德等人各家的家眷可都有人守护?”黄炎又扭头问向曹洪。

        “各处府上均有可靠家将看护,也早有安排,若是形势危急,我等还是早作离去的打算才是。”曹洪满脸焦虑道。

        “如今出城离去怕是来不及了,眼下这陈留之危,不过是有惊无险而已,”黄炎自信满满着说道,“我黄炎不会拿自己身边人的xing命安危,来开玩笑!”

        曹洪再无言语,只是默默地低了头去。

        “先生,那我等也须有所准备才是,不能只坐在这里吧?”鲁肃面上也现出一丝忧sè。

        “等!等张邈!”黄炎目光坚毅道。

        “如今大军压境,陈留危在旦夕,张邈不会是……”蔡邕刚要说话,便被黄炎打住了。

        “来了!”

        “……”

        太守张邈,神sè慌张,撩着袍服,疾步进了院来,也不与他人搭话,直奔黄炎。

        “太极老弟!方才探马来报,袁术部下袁胤,亲率大军15000人之多,一路疾行,不消半ri便可赶至城下了!”

        “呵呵,孟卓兄别慌,请坐下来慢慢说。”黄炎不慌不忙着说道,仿佛眼前的战云密布,与他毫无干戈一般。

        “来不及了!”张邈却像是屁~股蛋子上着了火,并未就坐,依旧是语气急急道,“陈留的jing锐皆在北方阻击黑山黄巾,昨ri又有人来报,那些贼人曾数次偷过了黄河,战事吃紧得很,根本抽不出身来回援陈留!”

        “张大人稍安勿躁,”黄炎依旧是一脸的从容不迫,“只要城中军民合力,坚守住三两ri,那袁军必会粮尽而自行离去。”

        “老弟啊,城中这点儿老弱守军可是挡不住三两ri的!”张邈颤颤着抹了把汗,说道,“城外那15000人的大军,可不是那些泥腿子黄巾贼!而是装备jing良,身强力壮且又军纪森严的正规军啊!如今更是有备而来,一应攻城器械必然齐全!万余jing壮齐压到南门之上,呼吸之间便可破城!你我还是尽早撤离而去,护着各自家眷,先暂避到北边的酸枣,或直接赶去东郡皆可!”

        “陈留一丢,东郡危矣,兖州危矣!”黄炎正起神sè来,说道,“即使你我安然离去,可城中的百姓呢?难道要弃他们于不顾吗?还有城中的大户,他们可都紧紧地盯着你呢!”

        “那袁术也未必要占着陈留不走,今ri就先让与他们,待我等ri后整点兵马再杀回来不就成了嘛!”张邈犹在坚持逃跑主义。

        “只要今天你一走,他ri再收回来的可就只能是一座空城了!”黄炎微皱起眉头说道,“袁术必然会掠尽城中钱粮,顺便抢丁拉壮,将绝大部分百姓也都一并带走!届时,你还要一座空城又有何用?”

        顿了顿之后,黄炎又补充道:“更何况,人家还没开口呢,也未必会直接就来强硬的吧?何不等他说明来意之后,张大人再做打算呢?”

        张邈心中暗骂黄炎迂腐!

        那袁术的所作所为,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先是指使了孙坚杀王睿,灭张咨,夺南阳,抢豫州,这会儿又跟刘表对上了,争夺荆州的属权!

        难道他此番远道而来,是到陈留团队旅游的么?

        “那就,那就先探明了袁军的来意之后,再做打算好了,”张邈犹豫不决道,“不过,各位也当及早做好撤离准备,万一城外袁军发起难来,我等也好尽快撤出城去。”

        “那好,就按太守大人的意思办。”黄炎笑着说道。

        张邈像是还有话要说,张了张嘴之后,又咽了回去,深深地叹息了一声,便离去了。

        “先生心中也在惦记着陈留的控制权,却又为何这般强留张大人,坚守城池?”待张邈走后,贾诩也憋不住了,不解地问向黄炎。

        “呵呵,轻易到手的东西,未必会真正地属于我等,”黄炎笑着说道,“难道文和没看出来?那张邈早已打定主意,先撤去北边,待ri后袁军离去再将陈留收回来。先生我就是要他彻底死了再行收回陈留的心!今ri我等拼了xing命,死守陈留,他ri看他再如何开口讨了回去!”

        “呃……先生好生……英明……”鲁肃瞪大了眼睛,硬生生地将‘jiān诈’二字换成了英明……

        “……”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892/167577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