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太极演义 > 第一百四十二章——打劫小盆友

第一百四十二章——打劫小盆友

        “不行不行!昭姬尚未行过笄礼,决不可……”见着黄炎一双霪邪的目光在众女身上来回游走,最终落到自己身上的时候,小蔡琰当即面sè煞白着退缩到一边儿。

        “贞儿也没行过笄礼呢!炎哥哥早点歇息吧,贞儿回房睡去了!”糜丫头一边说着,一边急急跑出了门去。

        小蔡琰也忙紧随其后,跟小娃娃一道跑去了隔壁……

        “刚才谁拿被子蒙住公子我的?”屋内还剩下红袖跟欣怡,这俩丫头可是已经到了成熟期,应该可以采摘了吧?

        “红袖甘愿受罚……还请公子放过欣怡妹妹才好……”红袖也不知道是袒护着欣怡,还是心有自私,想要独占黄炎……

        “嘿嘿!”黄炎却是想着一个也不放过,当下一脸猥琐地挑动着两条眉毛,冲着欣怡霪笑道,“刚才是你,想要喊人去的?”

        “坏人!谁让你鬼鬼祟祟摸进房里来的……”欣怡撅着一张小嘴,娇蛮道。

        “都给我床上躺着去!”黄炎瞪着眼睛训道,“李红袖!今晚不许你盖被子了!至于小欣欣嘛,嘿嘿!公子我会让你喊个够的……”

        “夜里不盖被子的话,红袖姐姐会着凉的……”欣怡担心着说道。

        “不盖被子了,可以拿公子我当被子盖着嘛!”黄炎咧嘴霪笑道。

        “你这坏人——”二女齐齐愤然娇羞道。

        “……”

        哇咔咔!

        比翼逗逗飞的齐人之福,哥总算要在今晚实现了!

        欣怡睡在了最里边,身边挨着红袖,黄炎被挤在了最外边儿……

        不过,那流氓却是一手拥着红袖的小身子,另一只手却是抠抠索索着,摸进了欣怡的被窝里……

        “啊——”

        “嘤……”

        “唔~~~”

        “你喊哪!你不是喜欢喊的么?再给哥喊一个听听!”欣怡那时起时落的娇吟轻喘,彻底让黄小哥沉沦在温柔乡了……

        嘴里啃食着红袖的甘甜,手中揉捏着欣怡的柔软,再伴着屋外淅沥哗啦的雨落声,黄炎直酣睡到次ri近午时……

        睁开眼的时候,手中已是柔软不再,唯有唇齿之间,余香尚存……

        “公子可是睡醒了?身上可还感到疲惫?这会儿都快午时了呢,公子该起床了……”家中还是一如既往的温馨宜人,红袖也是一如既往地唠叨着,“刚才小二过来说……”

        “小二?小二回来了?文和的一家老小可都安然接过来了?”黄炎急急打断道。

        “小二已经将贾先生的家室全部接到了陈留,也是昨天刚到的,”红袖带着些许小心,轻声答道,“红袖听说府上斜对面的那处新居,就是公子为贾先生准备的,于是就擅作主张,将他们安顿进去了……”

        “呵呵,什么府上府下的?这得叫咱家!往后我不在家的时候,里里外外那就得你来安排的嘛!”黄炎笑着**道,一边又低了头去,在丫头的嫩唇上狠狠砸吧了一口,“做得不错,赏一口吧!”

        “公子——”红袖娇羞着嗔了他一眼,又说道,“贾先生一家老小刚到此地,衣食均无着落,红袖昨天又让人送去了新米10石,各sè绢帛10匹,银钱5万,以及一些ri常所需的零碎物什。也不知是否合人家的心意,届时还请贾先生勿怪才好……”

        “呵呵,丫头啊,你可真是公子我的贤内助啊!”黄炎甚是感慨地说道,“要是这样文和还不满意的话,那就让他干脆将咱家都划拉过去好了。来,再赏一大口!”

        “公子——”对自家公子的轻薄之举,红袖却是既羞又恼,“公子赶紧洗漱完了,把早饭吃了吧。”

        终于在这位可心可人又可口的俏女佣的贴心服侍下,黄炎草草吃过早饭,饭后又含了一枚丁香,之后便跑去前院,唤来小二,去那贾诩的新家之中,亲自拜访一回。

        话说这丁香可是好东西啊!

        本身就有暖胃,温肾的功效,更主治牙痛,口臭等顽症。

        古时候的朝官在面圣启奏的时候,为了防止嘴里的臭气熏坏了自己的老板,人人嘴里含着一粒丁香果,可谓是古代的口香糖了。

        口中经常含上一枚丁香,此法也是欣怡说给黄炎的,大概是那丫头担心黄炎这厮,随时随地都想着跟她唇来舌往,万一被彼此的口气给破坏了气氛,可就糗大了……

        黄炎送给贾诩的新居,规模倒也不小了。

        也是前院后宅,不过黄炎家里是东西两跨院,贾诩这里只有一个西跨院。

        不过,住上三两代人也应是绰绰有余了。

        “……”

        能生养教化出贾诩这般世间奇才,贾母自然不会是平庸妇人。

        黄炎拜见过后,第一印象便是,知书达理,慈母严心,教子有方,持家有道。

        而贾诩家中上下,虽说是初来乍到,可来来往往的人们,不管是前来探望的客人,还是赶来帮忙安置家居的军人,无不对这位年仅弱冠的黄先生,钦佩有加,敬重至极。

        而且,眼下陈留这一片的安定祥和,街坊邻里可都交口绝赞这位黄先生的功德呢。

        双方对彼此的印象颇佳,期间更是相谈甚欢。

        如此一来,既让那贾诩心存感激,也初步达成了黄炎的心中所愿。

        总算可以将这毒士的心,牢牢实实地拴在自己身边了……

        贾诩跟家人久别重聚,黄炎也不便久留,稍坐了一会儿之后,便起身告辞了。

        从贾诩家出来之后,大街上,正碰着一位母亲,带着自己的儿子,手中提了条布袋子,从黄炎跟前路过。

        很自然的一件事儿,不过黄炎的双眼却是紧紧地盯在了,那个只有10岁左右的孩童身上。

        其实那小孩儿也没啥异常之处,不过他的两只小手中,却是一左一右地,把玩着两块儿让黄炎极为感兴趣的稀罕物……

        小孩儿的左手中捏了一小片儿铁,右手则攥着一块儿黑sè的石头,二者轻轻一触碰,当即紧紧地贴在了一起,并发出轻微的金属敲击声——

        啪!

        啪!

        “……”

        “小孩儿!站住!”黄炎腾地横身拦在了街头之上,并张开双臂挡在小孩儿的身前。

        母子二人当即万般惊恐着抱在一起,做母亲的一边忙着安抚自己的孩子,一边对拦路不轨的凶徒哀声求道:“这位大爷,您就行行好吧。我们是外地逃难过来的人家,身上既没半分银钱,更从未得罪过大爷您,还请大爷放过我们母子,求求您了……”

        “小孩儿!把手上的东西交出来!”黄炎却是并未理会于那妇人,只是一脸坏鼠鼠的jiān笑,冲着那孩子说道。

        黄炎此举,直看得旁边的小二等人,瞠目结舌,呆愣当场!

        额滴个娘哎!

        自家公子这都啥癖好啊?

        咋还喜好欺负个小孩纸,抢人家的小玩意儿呢?

        “……”小孩儿哪敢有半点违抗,只顾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惊恐地看向眼前这位劫匪路霸……

        倒是孩子的母亲,一听得黄炎的吩咐之后,赶紧从自家孩子手中,将那俩小玩意儿夺了过去,又惊颤颤着递给了黄炎。

        “小二,给她母子1000大钱,就当是买下这小盆友的小玩意儿了!”东西一到手,黄炎当即乐歪了嘴,一边冲着小二吩咐道,一边则咧着嘴叉子,埋头把玩起那两块小玩意儿来。

        哇咔咔!

        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哇!

        想不到,自己正苦无觅处的磁铁,竟然会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小盆友手中,而且还是天然磁石呢……

        嘿嘿!

        这下咱的指南针指北针,可就要横空出世了……

        “大爷,这俩小玩意儿就当礼敬给您了,您还是行行好,放过我们母子吧。”那位母亲急忙推辞道。

        劫匪的钱啊,谁敢要?

        “我家先生可是陈留长史,长史大人的话,你敢不从?”典韦又使出自己惯用的那一招了。

        “大人啊,民妇愚昧,并不曾认得大人,还请大人高抬贵手,放过我们母子吧!”一听得对方竟然是官家的身份,而且又是尊为长史,那妇人急忙拉着自己的孩子,跪倒在地。

        “起来说话,”黄炎根本就没想着为难他们母子,只是冲着这块磁铁而来罢了,随后又换上一副亲民的笑意,随口问了一句,“你们母子二人,这是要干嘛去呀?”

        “回大人话,民妇家中已经是两ri未有米粮下锅了,堂上公婆身子又不好,若是总跟着吃糠咽菜的话,怕是熬不几ri的,民妇想着来城中,再求官家施舍一点儿活命的口粮。”妇人万般小心着实言说道。

        心中却是极为企盼,又暗存侥幸——眼前这位爷既然是官家身份的话,若是诚心哀求一番,希望他心有良善,可以施舍自己一点儿救命的粮米……

        “官家没给你们安置田宅,分配钱粮?”黄炎面上一愣,皱着眉头问道。

        “回大人话,官家已经甚是妥善地给各地逃难来的流民穷苦,分房分田了,而且每家每户又得了不少的银钱粮米。民妇家中受领的银钱,全都给公婆买了药补,粮米也吃过了半月。可距离官家下次放粮还有10多天呢,大户人家的米粮铺子,价钱高得吓人,穷苦人家根本买不起啊!所以民妇只能带着小儿,来城中乞讨一番了。”

        娘的!

        竟然有人昧着良心,囤积居奇,哄抬物价!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892/167577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