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太极演义 > 第一百七十一章——请您做我的岳父大人

第一百七十一章——请您做我的岳父大人

        午饭过后,欣怡又为黄炎肩上的箭伤,更换了一次疗伤药。

        一双柔嫩纤巧的小手,不时在黄炎肩头,轻轻柔柔地滑过,直撩~拨得黄小哥,心猿意马,心生‘荡’样儿……

        只是碍于身边还有三位佳人同在,黄炎最终没敢放开贼胆,将那双葱葱玉手趁机把玩一番……

        “过些时ri,我便去伯父大人那里提亲。”趁着红袖等人未加注意,黄炎低声说与欣怡道。

        正专心为黄炎包扎伤口的欣怡,闻听此言,手上当即重重一颤!

        “哇呀!”

        随着欣怡手上的一个惊颤,黄炎顿觉伤处传来一阵触痛。

        “夫君……啊不不不,先生……我……”心神恍惚下,欣怡竟然脱口喊出一声‘夫君’!

        “夫君,可是伤口还疼得厉害?”最有资格喊上一声‘夫君’的黄府女主,红袖急凑上前来,轻声询问道。

        “呃,不是,”黄炎忙替欣怡遮掩了一句,“只是突然想到,外边还有点儿急事要办。”

        “先生伤势未愈,还是呆在房中多多静养才好。”小蔡琰柔声劝道。

        “炎哥哥,你心里边不能总想着外出做事的,”糜丫头依旧粉嘴嘟嘟着,不满地说道,“你不在家的这两天,红袖姐姐可是食不甘味,寝不安枕的!这会儿总盼着你回来了,可身边还是见不着你的身影……”

        “贞儿,不许乱说话,”红袖急出声拦道,眼中却带着甚是感激的笑意,看向糜丫头,“夫君身为男子,总是有正事要做的,怎能流连沉迷后宅中呢?”

        说完,又笑意暖暖地转向了黄炎,满心关切着再三叮咛道:“夫君若是实在有要事外出,也须千万当心身体才是。若是身上感到疲惫了,就早早回来歇着……”

        纵然黄炎铁石心肠,金刚百炼,也在丫头这一番温婉的叮咛中,瞬间化作绵绵绕指柔!

        自己本就无心争霸天下,更无意功利名望,为何还要将身边的亲人、爱人,冷落如此呢?

        她们想要的实在微乎其微,只想着可以跟自己心爱的人,相依相偎,相扶相携,白首同心,共赴一生而已……

        男人啊,拼搏打拼的同时,也要时刻谨记着——珍惜身边爱你的人!

        今生有缘千里相聚,来世未必再次相识!

        彼此可以共度的时光,不过寥寥数十年而已。

        而一旦踏入了轮回,彼此又将苦苦守候千年之久!

        这其中的悲与苦,哀与痛,谁又知晓?

        奈何桥头喝下一碗忘情汤,来生再次相遇的时候,说不定也只是一次擦肩而过,彼此只能惜为路人而已……

        “我去跟文和交待点儿事,很快就回来,”黄炎甚是动情地,将红袖轻轻揽在怀里,柔声说道,“晚上给你们讲故事。”

        “……”

        “文和,前ri孙文台的部下,韩当率兵前来,你是如何将其击退的?”让小二将贾诩请过门来,二人坐在客堂上,黄炎开口相问道。

        “击退谈不上,学生只不过对其实言相告而已。”贾诩老神在在地回道。

        黄炎也没再次发问,只是微眯起双眼,定定地看向对方。

        “咳咳,”被黄炎盯得浑身炸毛的贾诩,忙清咳两声,详细说道,“学生只是站在城墙之上,告诉那韩当,‘今ri~你来攻我城池,明ri我便断你粮道’。对方当即便撤军离去,仅此而已。”

        黄炎稍一沉思,便心中了然。

        孙坚的粮草给养,皆出自袁术之手。

        袁术在南,孙坚在北,陈留卡在中间……

        “袁术三番两次,前来袭扰。其中又有孙坚呼应,豫州又比邻兖州,当早ri图之才是。”黄炎苦思细想过后,面sè凝重着看向贾诩。

        “此番战端,需由袁本初挑起才好,”贾诩稍一沉吟,徐徐说道,“若是我等直接开罪于袁公路、孙文台,只怕二人会共同起兵,对兖州形成南北合击之势。届时,我等危矣。再者,徐州又有张邈兄弟二人助力,陶谦也时刻对兖州觊觎在心。兖州此刻,实为四战之地,亦当先做整顿休养,只待四下诸侯相互攻伐过后,我等再出兵不迟。”

        黄巾之乱后,天下本就动荡不堪,军队的粮草给养,更是求之万难。

        若是不先将自己眼前既得的势力,巩固安定下来,而一味地盲目争抢地盘,只怕会超过自己的掌控能力……

        这就跟《帝~国时代》差不多。

        在己方基础建设未完成,军事实力未强大之前,就四下掠夺资源,实为不智之举。

        那样的话,只能是愚蠢至极的添油战术罢了……

        客厅里,再次陷入短暂的沉默中。

        “太极!”二人正互有所思着,曹cāo打外边大步跨了进来,“朝廷新任的兖州刺史,金尚,不ri将前来赴任。此事你看该如何处置?”

        贾诩看了看黄炎,只做默然不语。

        “先将他稳住一时,实在不行就直接施以软禁!”黄炎微皱起眉头,说道,“袁绍那里,可曾上表朝廷,请求新任豫州刺史?”

        “袁本初已经表荐周喁,周仁明,为新任豫州刺史,估计这几ri也快赶去任上了。”曹cāo想了想之后,又说道,“那袁术,想必定然要举兵抗击。我们是否要及时做好迎战准备?”

        “若是金尚那里一旦事发,加上豫州战乱再起,只怕冀州也不得安宁,”见着黄炎埋头苦苦思索,贾诩轻声说道,“袁公路与公孙瓒素有交往,只怕这二人届时会南北呼应,兖州与冀州皆不得安宁。”

        客堂上,又是一片沉寂。

        “太极!”门外再次传来一声呼唤,随后就见着夏侯惇壮硕魁伟的身影,晃进了客厅。

        同来的还有鲁肃,蔡邕,鲁老先生。

        黄府客厅,一时间竟变成了陈留郡守府衙。

        为防止被人指责失礼,黄炎便极不情愿着站起身来,先后与老蔡同志等人,各个施过一礼。

        完事之后,众人这才相继落座。

        虽然黄府客厅上,高椅矮凳,数量足够,可众人的座位排序,却当真讲究得很。

        蔡大家跟鲁老先生年高为长,自然堂上左右坐了首位。

        身为东道主的黄炎,便坐在了右边,鲁老先生的下首。

        身后端坐着神sè漠然的学生贾诩。

        对面,曹cāo坐在蔡邕下侧。

        身后便是态度恭正的鲁肃。

        毕竟,孟德同学可是他的直接领导人啊。

        唯独夏侯莽汉,孤家寡人一个,倒也图了个清静悠闲。

        先是冲黄炎呲牙一乐,便自顾拖去一把椅子,坐在了客厅门口处。

        然后便优哉游哉地抬头望天,四下瞅鸟儿去了……

        有德高望重的长者在座,众人皆默然呆坐一时。

        好半晌之后,蔡大家总算率先开了口。

        “贤侄……”

        黄炎只做充耳不闻。

        这等亲切又亲民的称呼,断然不属于咱……

        曹cāo见着蔡邕的目光放在黄炎身上,便以为是在对黄炎说事儿。

        可黄小哥的两只眼睛,却紧盯着客厅里,两只正在调~情求爱的苍蝇……

        好吧,总不能让老同志冷场啊!

        “恩师但有教诲,孟德自当洗耳恭听。”曹cāo忙吱声应答。

        “嗯哼!太极贤侄!”老蔡同志重重一咳,面露不悦道。

        逗蛆玩苍蝇的!

        老夫跟你说事儿哪!

        “呃……蔡大家……有事儿?”黄炎同学木木然着,将脖子扭向了老同志。

        “老夫的学生,边让,边文礼,ri前曾失礼得罪于……尊夫人……”蔡大家极力缓和了语气,说道,“老夫有意令其,改ri亲自登门赔罪,不知太极贤侄……”

        “蔡大家啊,”黄炎神情懒散着,回道,“你若是走在街头上,被疯狗追咬,你可会想要回头再反咬它一口?”

        “你——”蔡邕愕然一愣后,当即老脸黑红相间,却是气急无语。

        “算了,这事儿就此作罢,再继续纠缠下去,只会降低我黄炎的身份,浪费大伙儿的时间而已!”黄炎颇为大度地说道,随后便不予理睬老同志,又笑着转向了鲁老先生,“伯父大人……”

        鲁老先生其时正微闭着双眼,聊作休息,对那一声甜腻酸麻的‘伯父大人’,并未听进耳朵去。

        “嗯哼!鲁老先生!”见着对方亦是一副充耳不闻的姿态,黄炎陡然将声音提高了250度!

        艾玛!

        门口椅子上,正在‘看庭前花开花落,望天上云卷云舒’的夏侯莽汉,狠狠一个哆嗦,差点儿一个跟头栽出客厅去……

        鲁老先生更是浑身一颤,急急睁开了双眼,愕然看向黄炎:“方才,口呼‘伯父大人’的,可是黄小哥?”

        “呃……这个……”黄炎忙讪讪着,赔以笑脸道,“其实,黄炎是想请您做我的……岳父大人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892/167577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