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太极演义 > 第一百九十五章——惊艳白小虎

第一百九十五章——惊艳白小虎

        夜深人静后,在红袖夫人或嗔或怨的目光中,黄小哥卷着被子,滚入了小娃娃的闺房……

        这小妮子,整晚没个安生!

        翻身踢腿蹬被子,磨牙梦呓吧唧嘴……

        哥今晚自带被褥,看你还能奈我何!

        正满心腹诽中,忽听小丫头怯生生地冒出一句来:“炎哥哥……深秋初冬了呢……地上好凉的……其实……炎哥哥,可以跟贞儿……一起睡在床上的……”

        黄炎彻底给跪了!

        你个小妖jing……

        哥只是不想整夜没个被子裹身而已,哪个想要睡在地上来着?

        “炎哥哥……你是不是,不喜欢贞儿?”蓦地,丫头语气幽幽着冒出一句来。

        “呵呵,怎么,怎么会呢……”黄炎讪讪地笑着,一边将被子放去了床上。

        “骗人!”小娃娃突然暴怒起来,一把抓起那床被子来,恨恨地拍打着,“夫妇同房,必然要合衾而卧!哪有睡俩被窝的?”

        惊骇之下,黄炎急眨巴着眼睛,陪以笑脸道:“呵呵,怎么会呢!我就是担心吧,夜里太冷,所以才……”

        “骗人!”小妮子又是一声不依不饶的抗议,“炎哥哥昨晚都没碰过贞儿的!根本就是不喜欢贞儿!”

        艾玛!

        这是啥情况?

        以前只听说,男人因为动手动脚而被骂。

        可这会儿,自己竟然因为,没有动手动脚而招恨……

        老天啊,你的天理何在?

        妹子啊,你的cāo守何在?

        “……”

        “咳咳……”黄炎狠狠清过两嗓子,讪讪着笑道,“那个,你我还未行过婚礼呢,再等等,再等等……”

        “炎哥哥还要贞儿等多久?”说话间,丫头已是潸然泪下,“一年?两年?贞儿已经熬过一年了……贞儿好累……”

        红颜易老,芳华易逝……

        女儿家的青chun,实在抵不过似水的流年,更经不起等待的煎熬……

        一时之间,黄炎心中隐隐作痛,张开臂膀,将丫头拥紧在怀里。

        “……”

        三界所有,唯是一心。

        缘起缘灭,六道轮回。

        情深意重,九世执念……

        九世的执着牵绊,方才换得一世的柔情!

        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彼此邂逅,却只是擦肩而过……

        你可知道,彼此邂逅时,那一抹回眸浅笑,可是双方千年前,曾在佛祖面前许下的一段,山盟海誓?

        “……”

        “今晚,做我的女人!”将丫头更紧地抱在怀里,黄炎重重说道。

        “夫……夫君……”糜丫头,娇怯怯着,低声唤道。

        话音刚落,黄炎便露出起狰狞本sè来!

        连撕带扯着,将小娃娃的外裙扒掉!

        内衫褪去!

        肚兜……

        双手颤颤着,在那一片儿弱粉sè兜兜前,僵住了!

        布片儿下面,便是那两座香雪云山了……

        此刻,小娃娃更像是一只,受了惊吓的小兔兔一般,慌颤不已!

        “夫君……”

        一声柔弱乖巧的呼唤,将失魂落魄中的黄炎,惊醒过来……

        随后,小丫头万般娇羞着,一手掩在小腹下,一手轻轻扯开肚兜的丝带……

        小腿笔直,大腿修长,蛮腰纤细,山峦壮美……

        小身子本就娇巧柔弱,再加上那张jing致到极点的娃娃脸,一向淡定的黄炎,也在这一刻被丫头的娇美给惊住了……

        更重要的是,二人几乎贴身而立。

        丫头身上,阵阵的nǎi香,一如巧克力nǎi昔一般,令人甜在嘴里,醉在心上……

        “炎哥哥,不许再看啦……”丫头又一声娇嗔后,黄炎这才想到,赶紧把自己也扒光了吧!

        “炎……夫,夫君……妾身,妾身帮你……宽衣……”见着黄炎手忙脚乱地,撕扯着自己的衣袍,小丫头羞声说道。

        孰料,丫头双手一挪开那处女儿家的私密,黄炎赫然发现——这小妮子,当真是只白小虎!

        光洁柔嫩,寸草未生!

        罪过啊……

        孽债啊……

        畜生啊……

        祈祷忏悔后,黄炎一把将丫头横身抱起,直丢进了床去!

        丫头仅仅15岁啊,嫩得都能掐出水来,咱这头老牛,咋好意思下口呢……

        “夫君……你这裤子,好短……”

        “咳咳……那是短裤……”

        “夫君……妾身是说,你这短裤……被你那里……勾住了……脱不下来……”

        勾住了……

        勾住了……

        黄炎老脸一红,急伸手将二弟咬牙摁倒……

        “唔——”一声惊呼后,小娃娃俏脸煞白一片,“夫……夫君……会把,妾身……弄坏的……”

        “咳咳……”又是两声尴尬的清咳后,黄炎忙将二弟稍加遮掩,随后连哄带骗道,“不会的……你没见着,你红袖姐姐,至今还活蹦乱跳的……”

        “可是……可是,你那里……好长……好大……”丫头一手掩在小嘴上,一手抚在咽喉处,一脸惊慌道。

        “呃……”黄炎甚是哭笑不得!

        妹儿啊,你这又是捂嘴又是掐脖子的……

        放心吧,哥不会把它塞错地方的……

        更不会一路贯穿到喉咙那里的……

        “嘤——”男人的舌尖刚一触及到花蕾之上,小娃娃登时蜷紧了整副娇躯来!

        丫头这两团傲乎常人的肉肉,当真是欺霜赛雪!

        捧在掌心,仿佛一蓬深冬初雪般,冰清,圣洁……

        含在嘴里,更如初夏新棉一般,软糯,细腻……

        高颠颠……

        肉颤颤……

        粉嫩嫩……

        水灵灵……

        埋首吮咂之时,整个身心一如徜徉流连在,夏ri湖海中……

        除却一身寒风冷雨,投入万丈温暖海洋……

        深含……

        浅荡……

        沉醉……

        飞翔……

        “啊——”又一声哀呼后,小娃娃泪水涟涟道,“炎哥哥……好痛的……”

        丫头痛彻心扉,黄炎更是痛到心碎——

        妹儿啊,咱忍忍好不好?

        哥这里,刚刚才挤进去个脑袋而已……

        “呜——”黄炎稍一耸身,小娃娃急又一手捂紧了自己的小嘴,另一只手则用力按住了小腹之上,“炎哥哥……不能再进去了……会把贞儿弄坏了的……”

        感觉到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被全数挤去了一边儿,喉咙间亦被堵了个严严实实,小娃娃彻底慌了神儿……

        甚至于,呼痛连连的惨叫声,也渐渐微弱了下去……

        放心吧,妹子……

        数千年来,只有累死的蠢牛,没有耕坏的地头……

        长痛不如短痛,最后20公分了……

        良辰一夜,丫头一直身心恍惚着,云端漫步,浪尖飘摇……

        “……”

        第二天,黄炎睁开眼的时候,见着小娃娃已然早早爬起身来了。

        衣裙整齐,洗漱停当,妆扮一新。

        只是双腮之上,泪痕尚在。

        “骗子!”可怜的小妮子,瘪着小嘴,委屈道。

        “呃……又怎么了?”黄炎甚是怜惜着,问道。

        “贞儿这里疼!”小娃娃指着自己的唇瓣,说道。

        “这里……也疼!”随后又指了指自己胸前……

        “还有……这里……”最后,两只小手娇羞无状着,掩在小腹下处……

        “咳咳……那个……”黄炎甚是自责又深感愧疚,“要不你再休息一会儿,我去给你做好吃的去……”

        “不行!”丫头一口拒绝道,“贞儿还要过去,给红袖姐姐请安呢……”

        “呃……你红袖姐姐今天不会怪你,晚起贪床的……”黄炎一边说着,一边坐起身来。

        “夫……夫君……”见着黄炎裸~身坐起,丫头一张嫩脸随即嫣红一片,羞声说道,“妾身为夫君……穿衣,洗漱……”

        “呃……”

        随后,小丫头虽然动作生疏得很,然而却是一脸认真又虔诚地,服侍着男人穿衣,洗漱……

        “咳咳,”待小娃娃帮自己忙活利索之后,黄炎真心感激着,笑道,“若是还感到……疲惫的话,就再休息一会儿,我去做好早饭来……”

        说罢,急急闪身溜出了门去……

        一出门,正碰上早早起床的黄家大妇,红袖夫人。

        “夫君……”见着黄炎一脸仓惶,红袖轻声唤道。

        “呃……夫人早啊……”黄小哥心头一紧,忙献上一脸的媚笑。

        “夫君……”红袖犹犹疑疑着,又唤了一声,这才问道,“夫君为何慌慌张张的?”

        “慌张?哪儿有啊!只是见着娘子今ri格外的,风姿绰约,仪态翩跹……黄炎直惊为天人,以至于自惭形秽……”黄炎挖空心思着,讪笑道。

        “口没遮拦的……”不管是男人真心赞美,还是脱口而出,反正女人听了这些鬼话,心里都受用得很,红袖亦是如此,俏脸微微一红后,又问道,“夫君,昨夜可曾跟贞儿妹妹说过了?”

        “呃……说啥?”黄炎愕然不解。

        “自然是徐州,糜家呀。”红袖娇声嗔道。

        “呃……这个,昨晚光忙着,办正事儿了……这事儿倒是给忘了……”黄炎磕磕巴巴着,说道。

        “办正事?”红袖蛾眉微蹙,旋而嫩脸猩红一片,羞声恨道,“夫君——你,你们……”

        “老婆,我错了!”陡然见着老婆大人面sè突变,黄炎果断哀声求道,“都是为夫的错,一时情迷意乱,最终未能坐怀不乱,这才有了昨夜的……关系混乱……”

        “你……”见着自家夫君主动认罪在前,且态度良佳,红袖恼过之后,嗔声问道,“夫君昨夜,可曾对贞儿妹妹……怜香惜玉?女儿家的初~夜,谁能抵得住夫君这般……”

        “快去快去……外边忙去!”说到羞人处,红袖急急将黄炎赶去前院,随后又恨声训道,“半月之内,不许你再踏入贞儿妹妹房中!”

        (随手写下的一点儿,希望编大们手下留情,准予通过)

        劳伦斯的经典之作,《儿子与情~人》、《虹》、《恋爱中的女人》、《查泰来夫人的情~人》,比小哥的文文‘xing感’多了,不也一样备受世人推崇的嘛!

        要知道,劳伦斯可是一位虔诚的基督教徒……

        偶尔疯狂一章,无伤大雅……

        感谢各位大大们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892/167577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