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太极演义 > 第278章世界这么乱

第278章世界这么乱

        建安五年,也就是公元200年。

        这一年,献帝刘协正好20岁。

        已步入成年期的傀儡天子,心智上自然也进一步成熟起来,心中更渴盼着可以重拾山河,重振祖业。

        于是就给后来的车骑将军董承,发下一道密诏。

        据说是咬破手指,以鲜~血写就的衣带诏。

        当然了,一根手指淌出的血估计写不完,于是就将十根手指头挨个咬破!

        将满腔悲愤凝聚在指尖之上,含泪写下了一份密诏。

        其情当真感人至极……

        随后,由董承、种辑、吴硕、吉平、王子服、马腾、刘备等七人,共同组成了‘正义七侠灭曹小分队’,打算趁着曹丞相正跟袁本初于官渡开战的时候,一举推翻曹氏伪政权。

        “……”

        后来自然是天不遂人愿,起义未遂,反被老曹接连灭族数百口子!

        且不说此事的保密工作不咋滴,你就看你找来的这些帮手吧……

        董承是刘协的老丈人,他当然不想自己的女婿寄人篱下。

        种辑又是董承的死党,只有董承势大了,他也才能够随着鸡犬升天。

        吉平是太医,吴硕是议郎,这个叫什么王子服的,争议颇多,后世也搞不清究竟是个名为‘服’的刘氏王子,还是本名就叫王子服……

        这几人都是虚职,无权又无势。

        唯一有点儿兵马的,便是那西凉(武威)太守马腾。

        可马腾远在西凉,距离颍川许县数千里之遥,你让他来勤王救驾,好像确实挺难为老马的……

        再说了,老马若是有心辅保汉室的话,他早在天子被困长安的时候,便有所动作了……

        至于那左将军刘备,这会儿还寄身在老曹帐下,彻头彻尾一个空头英雄,草头大王……

        指望这些‘英雄豪杰’来做大事,行大义,岂不可笑至极?

        更何况,曹丞相此刻已经完全控制了朝局,又巩固了地方,虽然他这会儿正忙着跟袁绍开战,可并不代表他收拾不了你们啊……

        你们既然有此雄心壮志,早干嘛去了?

        之前京都沦陷,天子蒙难,后来又受困于长安,那都是一团糟的乱,你们咋不浑水摸鱼,趁乱起事呢?

        这会儿才想起来翻盘,晚了!

        不识时务,不识大体,殊为不智……

        “……”

        于是便有了衣带诏惨案的发生。

        要说这衣带诏事件的发生,以及曹丞相处理不当的后果,那是极其严重甚至是致命的。

        它不光加速了大汉王朝的终结,更极大地增加了曹操统一天下的困难。

        案子完结之后,曹操虽然平了朝中之乱,也泄了心头之恨,却犯下了政治上的一次大错。

        这等于昭告天下,他所代言的大汉政权,那是不正当,不合法的,从而激起天下士子的反感和反对。

        最为典型的便是猪哥了……

        孔明先生作为天下未出仕的读书人代表,认定曹操名为汉相实为汉贼,于是便终其一生,甘心辅助刘备反曹兴汉,且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衣带诏虽然以悲剧收场,而对其他‘英雄豪杰’来说,譬如刘备,却从中找到了一条出路。

        如果没有衣带诏事件的爆发,大伙儿又怎能找到政治上的合法性,借以生存起家呢?

        所以说,南怀瑾先生曾有过至理名言,政治、军事、外交,从没有是非善恶之分,又哪儿来的什么正义可言?

        “……”

        眼下这会儿,那种辑见着黄炎完全一副言行不羁,又玩世不恭之状,当即心中不喜。

        却又不想就此放弃拉拢对方的机会,于是便尽量缓和了语气,又陪以笑脸道:“久闻黄先生为人洒脱,言语诙谐,种辑当真是相见恨晚……”

        虚伪客套一番后,转而又正色说道:“可天下战乱频频,灾祸连连,朝纲不稳,皇威不再,还请黄先生莫要负了圣恩,以天下为己任,早日康复后,尽快赶赴许都,辅佐当今圣上,光复汉室,使大汉江山重归一统!”

        莫要负了圣恩?

        话说,那小皇帝对我有啥恩了?

        我姓黄,他姓刘!

        他不是我儿子,我也不是他祖宗,他或生或死,大汉或兴或亡,关我毛事?

        只要这天下江山能够早日重归一统,泱泱华夏能早日摆脱战乱之祸,万千黎民百姓也能够早日过上安稳舒心的小日子,我黄炎也便能陪着丫头们白首偕老……

        能者上,庸者下!

        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强者称王!

        得民心者得天下!

        老刘家上辈子做了错事造了孽,就必须要有人来承担!

        “……”

        “呵呵……”黄炎总算收起了一脸的不羁,微微一笑道,“请种大人代我谢过圣上的美意……可我黄炎只想苟全性命于乱世,并不求闻达于诸侯……”

        要说猪哥整的这两句词儿,还真挺华丽的说……

        稍微一顿后,黄炎又笑着说道:“不过黄炎必然会以天下为己任,以为天下百姓谋福祉为己任……待黄炎身体康复后,也必然会尽快赶去许都,面圣谢恩的……”

        黄炎知道这事儿没完,日后双方早晚都要在许都见面,所以便说了个囫囵话儿。

        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不过,他只说是前去感谢一番,却没有直接表态,自己会就任那什么,执金吾。

        见着黄炎没有提起赴任就职一事,种辑笑着提醒了他一句:“执金吾一职,不仅荣耀无比,显要至极,更关乎着京师的安危,还望黄先生……呵呵,从今往后,就该称您一声黄大人了……”

        甚为恭敬着,冲黄炎拱手一礼后,种辑这才又接着说道:“还望黄大人,能够尽快养好身体,早日赴京上任,如此才不负圣恩,不负众望……”

        “呵呵……一定,一定……”黄炎也客客气气着,还他一礼,随口又敷衍了两句,“只是前两日,曾与那并州吕布恶战一场!不幸遭其偷袭一回,所幸众将士竭力死战,这才保得黄炎一条性命……不过,此番战事,我等却从那吕布手中,夺得上好的战马四五百匹之多,也算是给我黄炎留下些许医药费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一听黄炎竟然从那战神吕布的手中,力夺战马四五百匹之多,种辑好生惊讶!

        西凉铁骑的战斗力之恐怖,种辑自然一清二楚。

        能从那吕布手中逃得一命,并令对方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这黄炎黄太极当真不可小觑!

        “……”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一听黄炎差点儿命丧吕布之手,糜竺自然是紧张万分!

        自家大妹夫这棵歪脖树要是一倒,糜家也就昌盛不再了……

        “……”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一听黄炎将自己的形象表得如此光辉高大,贾诩却是默默地低了头去……

        夺得战马四五百匹倒是不假,可那是咱偷袭人家了好不好?

        再说了,当日那一战,吕小布只一戟便戳得你撒丫子调头跑远了,你又何曾经过‘恶战一场’了?

        “……”

        众人又相坐闲聊一会儿后,种辑也没留下吃顿饭,便坚持要先行赶回许都。

        黄炎做作挽留一番,也便随他去了……

        客厅里,只留下自己人之后,糜竺这才轻舒一口气。

        “贤弟啊,今日你可差点儿惹下一场大祸啊……”放宽心之后,糜竺却仍是一脸苦笑着说道。

        “呵呵……”黄炎倒是不甚在意地轻笑一声,“跟朝中这些保皇党,还是尽量保持距离为好……既不为难他们,但也不能亲近他们……这些人能安分守己,忠于职守最好,如若不然,只怕又要生出一场乱子来呢……”

        “无论如何,这些朝中老臣,也是想要辅佐天子,匡扶汉室的……”糜竺轻声回道。

        “呵呵,难道说,就为了一个颓废无道的汉室,便要天下百姓跟着一道受罪不成?”黄炎冷声笑道,“民为贵君为轻……总不能只为了一个人的生死,一个家族的兴衰,就要这万里江山破碎,万千生灵涂炭吧?”

        “呵呵,贤弟所言极是……”糜竺深有同感着笑道,“只不过,在世人眼中,依旧是汉室为正统……皇权神圣,不可侵犯啊……”

        听着糜竺这话说得意味深长,黄炎笑着说道:“子仲兄多虑了……没人想要大逆不道,甚至鹊巢鸠占……只不过,这天下可不能再乱下去了!北地胡人、西域羌人、东部夷人、南方山越,屡次进犯中原,若是你我再不齐心协力,只怕这中原万里,可都要归了异族之手了!”

        一句话,说得糜竺心服口服,满心折服……

        中原汉族应是一个多灾多难的民族。

        且不说周边这些外族入侵,匈奴、鲜卑、羯、氐、羌,契丹、党项、女真、突厥、回纥……

        三国之乱后,华夏中原便开始了一乱再乱!

        八王之乱,五胡乱华,五代十六国,安史之乱,太平天国义和团……

        一直乱到了20世纪的抗日抗美抗老蒋,随后又是内乱不止。

        三年文化大潮,几乎算得上人类最乱的时期了……

        40多年前,一位被诬陷、被囚禁的老人,手持《宪法》,郁愤于胸——

        谁罢免了我的国家主~席?!

        没有人回答他,于是他便凄凉地去了……

        火化表上甚至连其姓名也不能写!

        这位老人便是共和国主~席,刘少~~奇……

        既然大家都在乱,那这1800年前,你刘协被迫让位,又有何怜悯可说?

        世界这么乱,装~逼给谁看?

        少拿你那伪善的嘴脸,脏了哥这纯洁的笑脸……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892/167578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