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男色满园—女主天下 > 第十五章醒来

第十五章醒来

        公玉寒雪心想,她还是有必要去问问狼二她们,关于淳古孤诺的事情,若是他对她没有什么威胁,她不介意放了他,不过这个决定她还是要斟酌,因为如果他是一头猛虎,她这样做反而会放虎归山,她不介意做个善人,更不介意做个恶人,她最在意的还是自己的性命,而她最关心的也是,她和她的狼神们有没有生命威胁。

        翌日,暖暖的秋阳微微照映郁郁葱葱的翠竹,微风拂过,仿佛还能听到那清脆的沙沙声响,秋日纷纷落叶黄,淡淡残花香,但却有着秋水天长,静谧如斯,却又透着典雅和惬意。

        公玉寒雪安静的吃着午饭,看着那碗莲花粥,神情淡淡的却有些恍惚,凝眸处闪过追忆,其实她对吃食没有太多的讲究,在前世的时候她一开始也不会做饭,后来待她学会了,那个人也不在了,世间总是充满太多的遗憾。

        “主子,那溪怜幽似乎要醒来了”狼四看着静坐在那里吃饭的公玉寒雪,轻声开口道,她很不想打扰主子吃饭,但主子交代在溪怜幽快要醒来时,一定要禀报的。

        可不知为何,她刚刚心里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她竟然觉得那样安静的主子,有一丝孤傲和寂寥,仿佛沧海之烟雾,在漫漫红尘里漂浮。

        公玉寒雪夹着筷子的手微微一顿,眼眸里光芒一闪而逝,睫毛轻颤动,没想到他这么快就醒了,比她预期早很多。

        公玉寒雪将筷子放下,慢条斯理的擦了擦嘴和手,起身浅浅道“收了吧,我先过去看看”

        “是”

        风华轩

        公玉寒雪静静的坐在床边,一边喝着茶,一边等着溪怜幽醒来,顺便也算是欣赏欣赏美男,这古代也没什么娱乐节目,她能享受的也只有这些了吧。

        仿佛梦到什么,也仿佛被毒素给侵袭的疼痛,溪怜幽的额头不断的冒着汗,公玉寒雪最终无奈,从袖间抽出巾帕给他擦拭着。

        溪怜幽本来紧蹙的眉头,在公玉寒雪给他擦汗的时候,竟然缓缓舒展开,他迷迷蒙蒙间,觉得有一股少女的芳香萦绕在身边,好久没这样安心过了,这气息仿佛能融入他的内心。

        待溪怜幽恍恍惚惚睁开眼睛的时候,便对上公玉寒雪的清澈眼眸,更是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她给他擦着额头的汗。

        公玉寒雪低头对溪怜幽浅浅道“你醒了”便继续给他擦好,动作间自然随和,没有一丝的尴尬和别扭。

        “公玉寒雪?”溪怜幽黛眉轻拧。

        “不错,是我,这里是我的后宫”公玉寒雪点点头,浅浅道,帮助这个人确定一下,显然他也不敢置信,会被她掠到后宫里。

        溪怜幽看着公玉寒雪清澈却毫无情绪的眼眸,心里泛起波澜,他可以确定如今他看到的公玉寒雪和曾经他接触过的公玉寒雪完全不一样,曾经公玉寒雪冰冷阴翳,而现在的她清澈冰冷,却又多了一丝随和,随和中伴随着睿智,无疑,如今的她才是真正危险的。

        因为一个人光阴狠是不可怕的,可怕的是一个人不但阴狠还能充满智慧,那样就不可估量。

        而他就这样的看着她,发现她身上有着一股复杂的气息,冰冷、灵动、柔和、无情,到底哪一面才是真正的她。

        当初她打了大家一个措手不及,让所有人都没有防备,但那已经是铁板铮铮的事实,连他也无法扭转格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切成为定局。

        溪怜幽手上用力,便要坐起,公玉寒雪手臂一弯便将溪怜幽给扶坐起“你如今是没有反抗能力的”公玉寒雪淡淡说着,仿佛在陈述一个事实,而不是在威胁。

        “我还真是小瞧了女帝”溪怜幽根本猜不出公玉寒雪此时的用意,想起昏迷前的事情,也便明白了他是如何中招的,对公玉寒雪不得不重新审视。

        “溪怜幽,你该说你一直对我有偏见,你是想效忠二皇女,而如今我是女帝,这便是不争的事实”公玉寒雪惬意的喝着茶水,漠然的说着,她相信溪怜幽是聪明人,但聪明人便很有可能执着,陷入自己给自己织的茧里,作茧自缚。

        “公玉寒雪,你该知道,你这个女帝是如何当上的,天下之人对你不满,你的存在是天下之痛,你无法给整个天下带来繁荣安宁,你这个女帝是为你自己而当的”溪怜幽以前是绝对不会跟公玉寒雪说这么多话的,因为他知道对着一个阴毒无情冰冷的人说这些,便是对牛弹琴,而眼前女子眼眸里冰冷又清澈的光芒,让他相信她还是应该有理智的。

        “溪怜幽,你不觉得你这话很可笑吗?这天下之主向来是能者居之,如今我能坐上便说明我是能者,你们都必须臣服于我,而历朝历代百姓都会忘记一个帝王是如何登上王位的,她们能记得的便是这个帝王是否能给她们带来繁荣,你因为我上位时的举措,便抹杀我以后可能拥有的功绩,你这便是刚愎自负”公玉寒雪觉得有些好笑,轻扯嘴角轻蔑的说着。

        溪怜幽有些诧异,沉静如水的眼眸闪过敛滟波光,幽梦晦涩难辨,他有些诧异,这样的一番话竟然能从公玉寒雪的嘴里说出来,樱唇轻启“公玉寒雪,你制住我,不光是为了跟我说这些吧”溪怜幽说完,便轻轻的倚在床上的墙壁上,微微闭目,他知道他现在中毒了,有些能力也被封住了。

        公玉寒雪看着静坐那里,都那样优雅清隽,淡淡一笑“目前我还没想好对策,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中的毒素,是我独家配置的,无人可解”说着玩味性十足,如今她可以肯定二皇女公玉月盈还活着,而跟公玉月盈有联系的自然就是溪怜幽,那她当然要把溪怜幽放在自己眼皮底下才放心。

        溪怜幽眸中闪过幽幽的光泽,流光闪烁,他弄不清她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但也可以差不多猜出来,果然她的心思是最深沉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20/167610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