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男色满园—女主天下 > 第三十七章送东西

第三十七章送东西

        听着狼二似乎有些肯定的话,公玉寒雪心里泛着淡淡波澜,终究微微一叹,点了点头“嗯,是给他送的”对于巫雅千竹,她心无法控制,哪怕一切都变了,容貌性情才华都变了,他还是他,除了爱,她终究欠了他一世。

        这次离开是迫不得已,但她能想到的还是为他想到了,本想找人照顾巫雅千竹,又怕生出事情,所以这开启麒麟地宫的玉戒还是她自己拿着吧,给他一个安静宁静的空间,也好,而她在离开前,也将能想到的都为他准备好了。

        再过半个月,差不多就要入寒冬了,衣物、食物什么的她都为他备齐。

        “主子”狼二开口小声道,有些欲言又止。

        公玉寒雪侧目看向狼二,柔声道“狼二,你们是我最亲近的人,虽说是我的属下,但你们就像我的姐妹,有什么事情,你尽管说”她自然也知道狼二要开口的是关于巫雅千竹的事情。

        狼二抿了抿嘴,微微拧着眉心开口道“主子,巫雅公子曾经是大皇女的人,即使是大皇女已经去了,但也未可信”她们一直跟着主子,行事什么的都会小心,眼看主子对那巫雅千竹好的太过,她自然要担心,因为她怕有一天主子会受伤,或者更担心主子败在感情用事上,现在主子是女帝有能力囚禁巫雅千竹,他不会怎么样,万一有一天因为他,主子走了大皇女的后辙,就什么都没有,一旦有感情牵绊,很多事情就不是那么游刃有余,即使她们再怎么防范,还是怕防不胜防。

        公玉寒雪眼眸微眯起,看着外面的暖阳,心却有些苍凉,心若离殇,秋水无归,其实因为前世的事情,他有可能成为她唯一的弱点,狼二说的并不无道理,即使那巫雅千竹还未真正嫁给大皇女,但两人在所有人心目中都是板板钉钉的事实,经常出双入对的,如果理智看待,那巫雅千竹确实不可信,可她心有愧疚心有痛苦,她只想补偿他。

        她不是替前身补偿什么,而是替自己,她唯独对他狠不下心来,如歌岁月,紫陌红尘,虽然都成过往,但那刻在她心里的印记却永远也抹不去。

        思绪不断的拉长,丝丝缠绕在清冷的风中,将所有的思念和愁绪勾勒出,在那最美的烟火迷蒙时光,他已经成为那氤氲的梦境。

        半晌后,公玉寒雪回神,深深的叹息了一声,缓缓道“狼二,你放心,我会注意的”她会保持理智,其实这次离开,这整个帝都她也给了那些人机会,若巫雅千竹选择自己的幸福,她会尊重,唯有尊重,才是对他对好的拟补。

        狼二看着褪去一身凌厉之气的公玉寒雪,仿佛变的素雅洁净,如云如雾,梦一般的恬静,水一般的空灵,便将那颗不安的心放下了,既然主子这样说,便就说明主子自己心里清楚,而她们不怕什么,却只是担心主子。

        “好了,狼二,我这次可能晚点出来,你去忙你的吧,我不会有事情的”公玉寒雪将那些东西都用一个包裹包起来,挺沉的,但为巫雅千竹,她心并不觉得沉,一边收拾着,一边对狼二轻声说道。

        “是”狼二抬头看了眼公玉寒雪,便迈步离开了。

        公玉寒雪看了看天色,眼眸里感伤的色彩褪去,变的清明,拿着包裹便往麒麟地宫走去。

        也许今日来的比较早,公玉寒雪没有在那个凉亭里看到巫雅千竹的身影,这里只有树叶沙沙的声响,也许已经习惯了每次她来时,一眼就能看到那个空谷幽兰般的身影,这次未见到巫雅千竹,公玉寒雪觉得心有些感伤,仿佛花开花落只能成追忆,连这里都充斥着孤寂和落寞。

        公玉寒雪看着那个竹屋,其实好几次她想进去,但转念一想,也许巫雅千竹不希望她进去,她内心尊重他,所以从来都没有去看过,她曾经会自己去想,那屋子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一定会很干净,一帘心事,无人解那落花语。

        将东西放在亭子上,公玉寒雪就径自在那里坐着,她想到了那个时辰,他自然会出来的吧。

        那一世,你我缠绵相伴,这一世,我为琴弦,你为指尖,我已沦陷,而你从未入音,大概就是描写的她们吧。

        公玉寒雪看着周围景象,如一片绝美画卷,心有恍惚,看样子前身也对巫雅千竹注入了心思,这样的景象是人工创造的,却美轮美奂,精致唯美,即使这样坐着,光看这风景都觉得是一种享受。

        时间一点点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公玉寒雪都觉得自己成了一个雕塑,这才听到细碎的椅子滚动声音还有那链条发出的清脆声响,以前不觉得怎样,只觉得那链条刺眼,让她替巫雅千竹难过,可如今她仿佛觉得那链条的声音有如天籁,因为那说明他还是出来了。

        公玉寒雪转头看向巫雅千竹,眼眸迷离深邃,含着幽幽深意,巫雅千竹转动椅子来到她前方,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女子,梨花般的眼眸如水般的沉静,眼底有些淡淡波光,只是转瞬即逝,让人抓不住。

        公玉寒雪双眸微蹙,欲语还休,凝视巫雅千竹,半晌回眸,看着石桌上的包裹,淡声道“要入冬了,这些都是为你准备的,我知道你也许不需要,但你若想获得自由身,还是要保护好自己”

        其实她多想他和她好好的说说话聊聊天,那样她才会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不是孤单的,其实她也不是无坚不摧的,只是她将自己所有的情绪隐藏的很好,只能强大,而她只有在他面前,才会这样的放松。

        巫雅千竹静静的坐在椅子上,恍如隔世,遗世独立,如琼脂白玉的手在衣袖下微微一动,却又不动声色的继续保持沉静,听着公玉寒雪的话,再看她身前的包裹,那眸子似乎染上了柔和之意。

        心微微泛起一丝涟漪,巫雅千竹开口浅浅道“为何”声音清润悠扬,如打在人心上,牵动人心。

        公玉寒雪听到巫雅千竹终于开口说话,睫毛一颤,眼眸里迷离的波光瞬间变的有丝璀璨,“你终于开口跟我说话了”公玉寒雪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弧度,怅然道,从第一次见他,他跟她说了很多话后,再后来她来看他,两人几乎都保持着沉默,太过安静的氛围。

        巫雅千竹心神一动,如画的眼眸有细碎的微光流泻出来,仿佛让这萧瑟的寒冷变的如春日般暖融融的。

        公玉寒雪不得不承认,他就是有这样的魅力,神情轻轻一变,就能让人心跟着颤动。

        巫雅千竹淡然的眸子变的如琉璃般,微微张开口道“以前只是不知道要说什么”

        听着巫雅千竹算是解释的话,公玉寒雪觉得自己的心突然变的软软的,冷厉的气息尽去,眉眼弯弯一笑道“如果不知道说什么,你听我说也好,这包裹里的东西都比较齐全,足够你一个冬天用的”而且他这里已经存储了很多东西,她离开后,就不用担心他手动挨饿。

        听着公玉寒雪清浅的声音,巫雅千竹情绪有些微微波动,如画的眼眸锁住公玉寒雪,就这样认真的看着她,沉静的眼眸里染上了波涛,泛着深意。

        公玉寒雪介绍完,便抬头看向巫雅千竹,对上他的目光,心冷不丁的一颤,那双幽兰如梨花般的眼眸定定的看着她,里面深邃暗沉,仿佛是一个神秘的领域,充满诱惑又仿佛夺人心魄,让人不自觉的沦陷再沦陷。

        公玉寒雪心神微微敛起,避开巫雅千竹的目光,淡淡道“你这样看着我干嘛?”总觉得今日的巫雅千竹跟以前的他仿佛不一样,具体有什么,她也说不上来,但他的情绪似乎变了,以前对着她的时候,他不看她,一直是淡然的,出尘绝世的,整个人沉静如水,没有丝毫波动,怎么今日他的整个情绪都变了呢。

        她以前是希望他多看她,可如今他深深的看着她,她反而一瞬间有些不习惯,这个男子虽然平时遗世独立,纯净虚幻,隔世疏离,这一刻她仿佛看到他隐藏在背后的凌厉和强大气息,她一直是相信自己的第六感的。

        半晌后,在公玉寒雪觉得空气快窒息的时候,巫雅千竹终于缓缓开口道“你要离开”这不是疑问,而是肯定的语气。

        公玉寒雪心中一惊,眉头拧起,倏然抬头看向巫雅千竹,眼眸幽深,明明灭灭的光芒一闪而逝,条件反射的开口“你怎么知道”刚说完后,公玉寒雪便回神,转念一想,是呀,她天天晚上都来给他送晚饭,无论神情看起来多么疲惫,都从不迟到,今日却反常的来这么早,还带了这么多齐全的东西,话语间也都透露了出来,他自然也能猜出她要离开。

        公玉寒雪微微一笑道“嗯,是要离开一段时间”

        抬头看着天色,有些昏暗了,太阳都快落山了,她等了好几个时辰了吧,本想多跟他相处会,没想到还是这么短暂,公玉寒雪淡淡道“天色不早了,这包裹给你”说着,便要起身,却因为时间太长,她的腿都麻了,刚一站,就有些不稳,瞬间便往旁边倒去。

        巫雅千竹不知何时已经来到石桌的旁边,扶住要倒下的公玉寒雪,公玉寒雪冷不丁一下子撞进巫雅千竹的怀里,这一瞬间,她心都颤了,闻着他身上那股清凉的气息,眼眸里瞬间溢满了点点星光,将自己的情绪给逼了回去,依依不舍的起身。

        “别动,你的腿麻了”巫雅千竹的声音有些清淡,却透着不容置疑的坚决。

        公玉寒雪这才在巫雅千竹的扶着下重新坐在石凳上,为何今日他有些不一样了。

        刚刚那一瞬间,巫雅千竹能感觉到她身上的凉气,那是长久以来被冷风吹的,她的身姿其实很纤瘦,巫雅千竹眼眸闪过暗沉的光泽,将那包裹收好。

        公玉寒雪看着巫雅千竹的动作,心里缓缓松口气,他接受了这包裹,她便也能放心,腿活动一会后,便也恢复了过来,可她的心似乎一直停留在刚刚的那一瞬。

        “我走了”公玉寒雪说着,便迈着脚步离开,她一直等他再对她说些什么,可快走到那地宫廊道里,也未听到他开口说什么。

        公玉寒雪心思一变,然后转身跑上前去,一把紧紧的抱住巫雅千竹,将唇瓣映上巫雅千竹的薄唇,沁着凉意,也只是一瞬间,她便起身,跑着离开了。

        巫雅千竹还没从刚刚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伸手抚上自己的唇瓣,柔软却也泛着凉意,恍惚间记起她刚刚在他耳边说道,待她回来,定为他解除这链条。

        巫雅千竹如梨花般的眼眸幽幽泛着波光,如幽兰般的气息变的有些飘渺虚幻,半晌后,低下头,如玉般的手抚上那链条,睫毛下遮住了他的真实情绪。

        手腕轻轻一动,那椅子瞬间一转,朝着竹屋而去。

        却说待公玉寒雪离开那麒麟地宫的时候,心神才变的冷静下来,回想刚刚的一切,她腿麻那一瞬间,他明明离她有一定距离,怎么却在那一瞬来到她身边,他是不是还有什么未知的事情,让她并不知道。

        她不愿意去相信,却还是有些迷惘,但她不后悔要为他做的事情,就像前世他不后悔,无怨无悔的为她付出一切。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20/167610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