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男色满园—女主天下 > 第六十七章反围杀

第六十七章反围杀

        公玉寒雪眼眸眯起危险的光泽,这一切都太过诡异,是人为的还是这本身就跟淳古孤诺有关,她一时也分不清,只是她明白事情绝对没有想象的简单,似乎还隐藏着更大的事情,公玉寒雪手还保持原先的动作,神情冷凝,全身散发着寒气,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望着那已经消散的红雾,公玉寒雪眼中闪着冷寒的光泽,淳古孤诺是她带来这里的,却从她手里消失,一股翻涌的怒气从公玉寒雪心中产生,似想到什么,公玉寒雪嘴角勾起冷厉的笑意,她缓缓站起来,手紧紧握着,一副凌厉冷寒的状态。

        她记得淳古孤诺说过这红色雾是一妖一惑里暗惑独有的,传说千年前惑用来迷惑世人的东西,想到这里,公玉寒雪眼中冰寒的光芒一闪而逝,是暗惑吗?这一切都是这个暗惑搞的鬼?哼,敢从她眼皮底下做怪,当她公玉寒雪是死人不成,若是敢对淳古孤诺不利,那么那是什么,她都不会饶恕的。

        公玉寒雪一身傲然之气,站在空气中,飒飒冷风吹动着她的衣衫和发丝,在风中狂舞着,仿佛是那纵横天下第一人,那无双的风姿,谁都无法比拟,那凌厉的寒气劲气,谁都无法阻挡,此时的公玉寒雪全身竟然产生了一股暗暗的凛冽霸气。

        公孙子雪眼中深邃幽沉,闪着复杂的光泽,里面明明灭灭,整个人陷入了沉思,仿佛在思索什么,目光深深的看了那消失的红雾和淳古孤诺,整个人冰肌雪骨,越发清冷凉薄,深沉的让人心惊。

        似感觉到空气的不寻常,公孙子雪上前握住公玉寒雪的手,轻声道“寒雪,我们要尽快离开这里,这里不该多留”说着,公孙子雪银色的眼眸便迷离出翻滚的波光,潋滟深沉。

        公玉寒雪闻言,眉头一皱,她知道这里似乎有什么不对劲,可现在她还不能离开,她好不容易来到这黑森林,找到这里的琼杀宫,怎能说离开就离开,公玉寒雪想着,便摇了摇头淡声道“雪哥哥,我不能离开这里,我要救出狼大她们,也不知道她们现在怎样了?”公玉寒雪声音里是深深的担忧,刚刚雪崩,狼大她们会不会出事,无数的画面闪过公玉寒雪的脑海,她的眼神越发坚定,她一定要救出狼大她们,她找了她们那么久,好不容易有了消息,怎能为了自己就放弃呢,她从来就说过,自己不畏惧任何危险,当初狼大她们毫不犹豫的保护她,她定不能抛弃她们。

        公孙子雪自然能明白公玉寒雪心中所想,看到她凝重的神情,揉了揉她的头发,心里微微犹豫了一会,温声道“寒雪,狼大她们在雪崩之前就被转移了,不在这里,放心,她们暂时也不会有事情的”

        公孙子雪知道若是跟公玉寒雪说了,她很容易胡思乱想,若是不说,她也定然不会走的,他懂她的仁义和坚韧,可正因为懂,所以他才担心她心中的焦虑和自责,他其实多么不希望看到不开心的公玉寒雪,他希望看到的是那个和童年一样无忧无虑的公玉寒雪,过了十多年,再相见,她出落的越发优秀,也更加的让他心疼,这是一种融入骨血的心疼,却也无能为力,因为她的心事他无法替她承担,只能尽自己所有的力量来帮助她,可他自己也有太多无法避免的事情,就如雪崩前,他被缠的无法脱身,他不敢想象,若是他晚了一步,他的寒雪会不会出事,一想到这里,公孙子雪心里就开始纠疼,若哪一刻,他再无法出现在她面前,她遇到危险,受伤了,让他怎么办,想到这里,公孙子雪心里便疼痛着,命运总是这样,给了他太多无奈。

        所以他一直努力让自己强大,强大到能抵抗命运给他的磨难,让他有足够的力量保护他生命里重要的人,想到这些,公孙子雪银色的眼眸里似乎闪着摄人的光泽。

        听着公孙子雪温淡的话,公玉寒雪心里一惊,眼眸倏然一颤,侧目看向公孙子雪,公孙子雪的神情不像是说谎,况且她也知道她的雪哥哥永远都不会骗她的,公玉寒雪心里泛起波涛,怎么会这样,为何对方的动作那样快,是知道了什么,还是提前就预见好了,这件事没有谁知道,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

        公玉寒雪想着,眼中寒冷的光芒一闪而逝,嘴角勾起冷冷的笑意,手心更是紧握。

        公孙子雪轻柔的握住公玉寒雪的手,仿佛她过于用力伤到自己,柔声安慰道“她们既然没事就是好的消息,我们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待找到狼大她们的消息,我们再去救”看着公玉寒雪紧蹙的眉头,公孙子雪银色的眼眸中闪过怜惜的光泽,多想给她将所有的不郁抚平。

        公玉寒雪若有所思,将目光落在刚刚那琼杀宫的位置,此时那九层高的建筑已经倒塌,更是没入了雪崩里,没有了任何痕迹,虽然这场雪崩蹊跷,可一样给这琼杀宫毁灭的打击,她的心还是稍有宽慰的,只是狼大她们,这次错过了时机,下次她定要将她们救出,若不行,她就让自己更加强大,从而毁灭所有琼杀宫的拒地。

        至于那红色迷雾,她也定会找到缘由,无论淳古孤诺因为什么原因被带走,她都会重新将他找回,不为别的,只因为他是因为她才消失的,那么他的消失便是她无法推卸的责任,而她从来都不是那个逃避责任的人。

        公玉寒雪嘴角勾起冷冷的笑意,然后回头柔和的看着公孙子雪,对他柔柔笑道“嗯,我们先离开这里”

        其实公孙子雪脸色已经有些苍白,可他还是温柔的握住公玉寒雪的手,两人快速的离开原地,可待两人走了没多久,突然一阵不寻常的冷风吹来。

        公孙子雪瞬间将公玉寒雪抱在自己怀里,银色的眼眸望着远处,闪着杀气。

        “你们是想离开,可惜你们走不了了”一阵狂放的声音从高空阵阵传来,这声音还带动剧烈的狂风,让人心产生阵阵的凉意,显然这人的武功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了。

        公玉寒雪感觉到公孙子雪的呵护,她虽然贪恋这样的温暖,可她从来不惧怕危险,从公孙子雪怀里挣脱出来,公玉寒雪冷冷一笑,眼中闪过森寒凛冽的光芒,冷哼一声道“阁下是谁,缩头乌龟,哼,我要离开这里,没有任何人能阻挡”无论这人是什么目的,是针对她也好,还是针对什么,跟她挑衅,挑起了她的怒火,那就别怪她狠辣,一个个的当她是软柿子捏,当她好欺负!

        “果然不愧是有毒帝之称的公玉寒雪,可惜你再厉害,也逃不过我的圈杀阵,哈哈,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来人一身黑衣戴着面具,面具上是琼杀花的标记,狂放浑厚的声音昭显出浑厚的功力,光发出的声音仿佛都能刺穿人的心。

        公玉寒雪眼眸危险的眯起,似陷入沉思,这人应该是琼杀宫的人,那么狼大她们被关押在什么地方应该也与这人有关,可这些人无论是气势还是造型都跟她刚穿越而来遇到的那些黑衣人不一样,那么真正绑架狼大她们的幕后黑手到底是谁?

        还有这些人在这里面到底扮演着什么绝色,当初刚穿越而来,她唯一记得的便是那个黑衣斗笠的男子,那白皙优美的下巴可让她记忆深刻,因为她说过绝对不会放过那个人。

        听着此人说她们被包围的话,公玉寒雪心里一寒,睫毛轻颤,眼中光芒一闪而逝,她刚刚竟然没有察觉到进了包围圈里,此时凝神认真去感觉,这周围的人似乎不少,还都是极强的武功高手,若要突围定是很棘手,连她都没有把握,因为她从来到这个世界,就没遇到如此强劲的对手。

        可即使对方再厉害,她要做的事情也没有人可以阻挡,况且她心里也知道公孙子雪受伤了,虽然不知道他伤的怎样,但她一定要将公孙子雪带出去,任何人都不能伤害她心中那个温暖的雪哥哥。

        公玉寒雪抬头冷厉嘲讽道“奥?是吗?你以为凭着包围圈,就能将我们困在这里?”公玉寒雪眼中似乎闪着什么光芒,让远处的那个黑人面具男子看不清,但他竟然有一丝不确定,为何这个公玉寒雪身上竟然有如此的气势,就算是他在高处,她在地上,她那身的气息却无法让人忽视,仿佛现在匍匐地下的是他,这种感觉让他心里极度不舒服,眼中更是闪着嗜杀的光芒。

        这公玉寒雪是那样可疑的血脉,宁可杀错一千,也不可放过一个,这是他们一直被灌输的思想。

        想到这里,黑衣面具男子哈哈大笑,仿佛对公玉寒雪的话更本不屑,他将目光锁在了公孙子雪身上,冰冷阴翳道“你身边的人可是受了重伤,你若将他放弃,也许你还有那么一丁点机会离开这里,可惜你公玉寒雪似乎不是这样忘恩负义之人呢,要不也不会冒险来救你的狼神们,哈哈”男子说完,便狂放的笑着,笑声阵阵,笑声里的内力带动狂风席卷起地上的雪,更是让周围的树枝飒飒作响。

        公孙子雪脸色微微一变,他自然知道他经历的事情已经让他受伤了,也知道此时无法提起全部的精力来帮助公玉寒雪,他有想过让公玉寒雪先离开,他从未骗过公玉寒雪,可他刚刚却想骗公玉寒雪一次,骗她先离开,这样他就不用担心了,只要公玉寒雪没事,他怎样都无所谓,就算是以后公玉寒雪永远不原谅,他也不会后悔。

        只是他没想到,这个人一眼就看出了他受到极大的伤,公孙子雪银色的眼眸闪过一丝寒光,难道这个人知道血狐?想到这里,公孙子雪眼中越发冷寒,全身闪着冷杀的气息,然后他将目光落在了公玉寒雪身上,眼中闪着柔和怜惜愧疚的光泽。

        对不起,寒雪,让你担心了,公孙子雪看着公玉寒雪担忧的目光,心里默念道,可惜他无法将话说出来。

        公孙子雪刚要说什么,便被公玉寒雪打断“雪哥哥,你这次可别想离开我,你刚刚还说过永远都不离开我,你若是在想离开,我就……”公玉寒雪咬着牙,想不出什么措辞,因为只要是为了她,她的雪哥哥什么都不在乎,而雪哥哥最在乎的便是她,想到这里,公玉寒雪眼中光芒一闪,便坚定道“雪哥哥,若是你要想别的或者离开我,我就不走,我就待在这里自生自灭得了”

        “寒雪”公孙子雪蹙起好看的黛眉,心里越发怜惜和焦急,怎能因为他,而让他最在意的寒雪产生危险呢。

        可公孙子雪知道,此时他无论说什么,都是无用的,因为他了解公玉寒雪,从小她就是个极有主见的人,决定了什么就不会改,她若这样说,就是逼迫他不要松开她的手,他是不想松开她的手,可为了她的安全,为了让她闯出去,他不能做她的拖累。

        “雪哥哥,你知道我说到做到”公玉寒雪看着有些犹豫的公孙子雪,神色一凝,坚定道,声音透着无比的认真。

        公孙子雪心中一叹,无奈的摇头,一把将公玉寒雪紧紧抱在怀里,伸手紧紧的摩挲她的后背,叹息喃喃道“我的寒雪呀”让他如何是好,让他拿她怎么办呢,她有时候很迷糊,有时候又太聪明,让他想不出办法,只能如此叹息。

        感觉到公孙子雪心里的沉痛和身体的轻颤,公玉寒雪心里也一纠,她的雪哥哥是最好的,所以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放雪哥哥一个人危险,而她自己去闯出去,要走一起走,怎能放下其中的一个呢,就算是有一个要留下,那么留下的那个人也只能是她,从十多年前,前太女府就围绕各种阴谋,这个如冰雪般美丽的少年却平白被卷入,如今又为了她被卷入这些复杂的事情,她绝对不能自私,她若自私,她永远也无法原谅自己。

        公玉寒雪心轻颤,将双手伸出,抱住公孙子雪的脖颈,踮起脚尖,吻住公孙子雪的唇瓣,这个吻似没有别的含义,似要抚平公孙子雪心中的不安和悲沉,她要告诉她的雪哥哥,她的心和她的坚持,让他放心,她的雪哥哥心为她颤,那她就用自己的吻让雪哥哥心安。

        公玉寒雪眼睛对上公孙子雪深邃纠疼的光芒里,那里面波涛泛浪又怜惜沉痛。

        公孙子雪感受到公玉寒雪的心绪,他微抬头将她的发丝拨在耳后,回吻住公玉寒雪,霸道缠绵,一点点品尝独属于她的美好,即使心中疼痛悲沉,怕因为自己而让他呵护的寒雪陷入危险,可依然心中涌上一丝丝的温暖,仿佛天地巨变,都不能将两人分开。

        公孙子雪一只手紧紧抱住公玉寒雪的腰,另一只手扣住她的脑,轻轻的吻着,似怜惜似轻叹似安抚,深深的索吻着,缠绵着,力道适中,这似乎不是一个吻,而是一种别样的表达方式,彼此都在用这种方式让对方明白自己的心情。

        公孙子雪吻着,呢喃出轻叹,公玉寒雪眼眸中波光一转,抓住公孙子雪的一只手放在自己心的位置,让他感觉她的坚持和不动摇,仿佛他说什么,她都不会放下他,眼中光芒坚定,就是要闯包围圈,那就一起,她们不要分开,要离开就要一起,要留下就要一起留下。

        两人旁若无人的吻着,让周围的杀手都惊诧住了,这……这两人太独特了,哪有人在危险中还有如此的闲情逸致,这样的陷入她们自己的世界里,这是对他们的挑衅,绝对的挑衅和不屑,此时这些在暗中包围的人眼中闪过各种情绪,他们本是杀手,被培养的无情无欲,可为何看了一会,却又仿佛能感觉到这两人之间的温馨和情感,这种缠绕悲凉而又如双生藤般,让他们都有一丝丝的动摇。

        黑衣面具男子静静的望着眼前不断缠绵吻着的两人,一开始他竟然感觉到自己被忽视了,愤怒中,可此时他突然间又产生了一股别样的感觉,这两人身上有一股蛊惑人心的魅力,仿佛绝境里的粟梨花,妖娆绝美,不畏惧任何的危险。

        面具男子就呆愣的凝立在高空中,忘记了反应,他还有些奇怪,那个传言中非常狠厉暴戾森冷的公玉寒雪,竟然还有男子如此的在意她,可他又觉得没有那么不可思议,见到真人,他又觉得这个公玉寒雪跟传言中的不一样,她身上有一股圣洁之气,仿佛能镇压所有的邪气,也许这就是她为何能安然到达他们在这里的据点,而没被那些恐怖的邪恶之气之物给杀死。

        他竟然有些觉得此时打断他们是很不厚道的,可一想到被下达的命令,眼中便闪过狠辣的光芒,对周围一喊“杀,不得留情”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了忠诚,更是听命行事。

        公玉寒雪在那面具男子话一落后,便从公孙子雪身上一退,然后瞬间翻身倒立在公孙子雪的身上,两腿在空中跨开将飞身刺来的黑衣人给击打在地。

        无数的黑衣人冒出,最前面的是二十多个将公玉寒雪两人包围在最里面,眼中闪着杀意,一步步朝他们两人靠近。

        “雪哥哥,你别动,交给我就好”公玉寒雪嘴角勾起一个冰冷的笑意,在公孙子雪耳边道。

        公孙子雪手本捏出一个剑诀,可听着公玉寒雪的话,银色的眼眸微变,也知道他不能再消耗体力,否则那样更是给公玉寒雪填麻烦,血狐、血狐……这两个字就如同他的魔咒般,让他在此时都无法保护自己最在意的人。

        公孙子雪心一叹,静立在原地,他只能如此,才不会让公玉寒雪分心对付这些人,公玉寒雪语气和眼神里的坚定让他相信她可以,可心中总是忍不住的担忧。

        公玉寒雪一手拍上公孙子雪的肩膀,借力如大鹏展翅般飞跃上高空,在从高空落下时,腰间的软剑瞬间刺出,剑在半空中突然从公玉寒雪手中飞出,如旋窝般飞速旋转,形成无数的剑气,二十几道剑气带着强劲的锋利和杀气朝着那二十多个黑衣人刺去。

        那二十多个黑衣人本已经靠近公孙子雪就要刺伤他的时候,突然被这森冷的剑气击退“碰,碰”他们飞出了二十几米远,口吐鲜血,全身的功力再也提不起来。

        刚刚那一瞬间,他们也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压力,那样的压迫力就算是他们真正的主子似乎都没有,这公玉寒雪要有多恐怖的力量,而且他们还只是被剑气所伤,若真的是被她用剑刺来,他们现在他们不用说活着,估计连一处完好的全尸都不会有,有可能只化为灰尘。

        公孙子雪嘴角勾起一个温雅的笑意,含笑宠溺的看着公玉寒雪,心里暖溢涟漪,他的寒雪终于长大了,长成了如此厉害的女子,让他觉得欣慰。

        高处的面具男子也惊悚的看着这一幕,刚刚那一刹那,公玉寒雪的爆发力让他吃惊。

        他相信这只是巧合,他无法相信,咬了咬牙,面具男子一挥手道“继续”第二圈是五十多个黑衣人立马飞身上前继续围困住公玉寒雪。

        公玉寒雪冷冷一笑嘲讽道“这还真是不死不休呀,那就看看是你的圈杀厉害,还是我厉害,记住你们琼杀宫今日围困我之耻,他日我必然血洗”公玉寒雪淡淡眯起眼眸,里面闪着无尽的杀意,一身冷厉之气外放,让所有人都不寒而栗,就连在暗处包围圈的众人都心一抖,这女子好生的厉害。

        不知为何,面具男子心里竟然有一丝轻颤,似想到什么,冷哼一声道“那就看看是你公玉寒雪厉害,还是我的圈杀厉害”无论公玉寒雪多么厉害,都逃不过他精心准备的圈杀阵,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人能逃的过,就算是这大陆顶级高手都不能,曾经为了试这个圈杀的厉害,他们围困了第一高手,虽然他们的人死伤无数,可一样将那人给耗死了,功力到了尽头,那人就再也无法跟他们抗衡,哼他就不信这公玉寒雪还能不疲劳。

        说完,面具男子手势狠厉,声音更是阴翳“任务完不成,你们知道下场”话一落,第二批黑衣人仿佛如打了鸡血般,精神抖擞,看着公玉寒雪和公孙子雪就如同野兽看猎物般,眼中都闪着通红的光芒,杀意森森的,誓死不休的架势。

        一瞬间这里风云诡变,所有凌厉厮杀的气息卷在一起。

        公玉寒雪眼眸一寒,脚尖一点,飞身踏在公孙子雪的肩膀处,衣袖一张,目光一冷,全身的力量一放,寒气一震,仿佛蛟龙出海,气息震荡,让周围的风雪仿佛经历了几级的飓风肆虐。

        四十几个顶级杀手竟然被这股凌厉之气压制的动不了,更是靠近不了公玉寒雪身边,即使有几个顶着这样的劲气靠近公玉寒雪,依然被这股力量刺的全身如针扎般的疼。

        公玉寒雪只是冷冷的笑着,全身的力量不断的放出,锋冷的眸光扫视着外围,大笑“哈哈,有多少人,尽管放马过来,今日我必然要闯出去,别浪费我时间”

        虽然不知道为何前身隐藏着一身的功力,也许是被封住了,也许曾经不到时机,使不出来,可她却知道此刻她必须全力以赴,不能再有任何隐藏了,将所有的力量使出来,她要看看真正的威力是多大,正好她需要这么多人来练练手。

        公孙子雪一直静静的凝神看着,心神一直没有从公玉寒雪身上离开,生怕她有任何的危险,他想她有一丝一毫的危险,他都会拼了性命挡在她身边去保护她。

        面具男子精明的眼神光芒闪烁,阴翳的道“一步步来,继续”

        公玉寒雪知道她该先解决了那面具男子,不过似想到什么,公玉寒雪冷冷一笑,眯眼望着高空道“我本可以杀了你,可那样便宜你,我要让你看看,我是如何一步步的将你带来的这些人杀干净,哈哈”

        说着,公玉寒雪一旋飞身而上,凝立在高空中,她的衣袖一抖,周围的树枝开始狂肆的飒飒作响,无数的断枝朝着公玉寒雪衣袖方向而去,公玉寒雪手中的剑气飞速旋转,所有的树枝都被那剑瞬间削成了尖利的木针,上前木针瞬间形成,在第三圈第四圈的黑衣人上前时,公玉寒雪抖动衣袖,凌厉之气变化,那木针飞速射出,刺向黑衣人的心脏,精准无比,瞬间让人毙命。

        所有在场的人看着公玉寒雪都觉得发抖,他们出任务那么多次,从来没有遇到过像公玉寒雪这样强劲的对手,让他们心里发寒,他们每出动一圈,她的招式都会变化,让他们根本措手不及,找不到破绽,也无法防备。

        她身上到底隐藏着多少厉害的招式和能力,此时他们都不确定了。

        面具男子也有些惊悚,眼中狠厉光芒一闪,冷冷大喊“避开公玉寒雪,杀那个男子,第六圈出动,五圈掩护”瞬间,现场一阵红雾产生,让公玉寒雪看不清眼前的变化。

        她心一惊,公孙子雪,她刚刚可以看到他,可以将他放在自己保护圈里,可此时公孙子雪怎样了,她根本不知道,可当公玉寒雪要飞身急速下降的时候,她周围不知何时已经冒出了无数的黑衣人阻挡她的下落。

        公玉寒雪全身狠厉无情,手中的软剑刺向下方,森寒凛冽,眼神更是嗜杀泛红“谁敢伤他,我让你们痛苦千万倍,都去死吧”公玉寒雪大喊,声音凄厉,让人恐惧震慑。

        一股白光突然从公玉寒雪额头冒出,瞬间打散红雾,公玉寒雪落地时,看到公孙子雪周围倒了几百个黑衣人,可公孙子雪单膝跪地,口中更是溢出鲜血。

        公玉寒雪心颤,焦急的扶住公孙子雪道“雪哥哥,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此时她的脑海里竟然闪现出她五岁时见到的,那染红天地的一幕,那是她最痛苦的记忆,那么多人如今就剩雪哥哥还在她身边,他可千万不能有事。

        公孙子雪压抑住心中的伤,努力扯出一个温暖的笑意对公玉寒雪道“寒雪,我没事,你小心”公孙子雪抚摸着公玉寒雪的眉头,对她摇头,可待看到他们身后又出现那么多人,眼中闪着深深的担忧,如此下去,他的寒雪该如何是好。

        公玉寒雪眼中闪过冷厉森寒,似乎还有一股阴郁沉痛的气息,她朝天大喝一声“敢伤我雪哥哥,必然让你们付出沉重的代价”说着,公玉寒雪将怀中的玉箫拿了出来,放在嘴边开始吹动,奇怪嗜杀的音律从箫声中传出。

        只是一会的时间,突然震天的一股声响从远处传来,仿佛这地上都开始晃动,所有人心中一惊,这是怎么了?

        可他们刚回头,眼眸就惊恐的睁大了,这是狼群,千古狼群,上千年没灭绝的种族,这么多,就算是他们功夫厉害,也有些逃脱不了。

        无数的狼群开始猛烈的朝黑衣人攻击,“嗷呜……”

        “快躲开……”

        “啊……”

        “噗……”

        公玉寒雪扶住公孙子雪飞身上了高空,口中的箫声继续吹着,奇怪的音律带动狼群疯狂的攻击,有的黑衣人用轻功躲过,有些飞身上了树枝,可这些不是普通的狼群,他们是千年前没有没落的物种,更是几个一块撞向树木,根本不给他们逃窜的机会。

        时间一点点过去,无数的黑衣人本来还井井有序,此时确实杂乱无章的逃窜着。

        面具男子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他更没发现自己手心都在抖,公玉寒雪竟然能御千年狼群,那她真正的身份到底是什么?难道真的如玄老所忌讳的,难道那个人会是她?他们是不是一直都弄错了?公玉寒雪才是最不能留的?

        时间一点点过去,公玉寒雪看着那已经死伤无数全军覆没的黑衣人,几乎没存活可能了,便冷冷一笑收好玉箫,她本想带公孙子雪离开,可此时看来她没必要现在逃脱了,她该解决这个面具男子。

        似乎知道公玉寒雪心中所想,公孙子雪微微含笑道“寒雪,我没事,你去做你想做的”公孙子雪坐在树枝上,开始给自己运功疗伤。

        公玉寒雪点了点头,如闪电般飞速朝面具男子攻去,全身如狂风影子般,没有实形,身影变幻莫测,围绕住面具男子。

        面具男子全身罡气外排,跟公玉寒雪缠斗在一起,两人的身形都太快,让人根本就辨别不清,因为两人强大的气息,周围更是发出碰碰的爆破声。

        狼群也不知何时已经退离了,地上只有几个黑衣人还活着,却是躺着站不起来,受伤太过严重,看着那高空的飞影,还残喘的几个人心中不约而同的惊恐着,但也都同时咬下口腔的毒袋,选择自杀,这就是任务失败后最好的选择结果,否则他们将经历炼狱般的折磨,玄老这一称呼光听听,都让他们恐惧的发抖。

        也只是十几招内,公玉寒雪的软剑已经落在面具男子的脖颈上“哼,你看看是你们厉害还是我厉害”

        面具男子眼眸深沉的看着公玉寒雪,一言不发,整个人安静的更是不像话,就在公玉寒雪要挑开面具男子的面具时,突然从远处传来无数的暗器刺向公孙子雪的方向,公玉寒雪衣袖一抖飞出白缎将暗器击落,可就在她分神间,她剑下的面具男子已经被一股力量卷走。

        公玉寒雪待回神看到快要消失的身影,竟然是黑衣斗笠的男子,他正拉着面具男子飞身离开,公玉寒雪眼眸闪过冷寒的光芒,就是这个黑衣斗笠的男子,她不会记错,她刚穿越而来遇到的那个人。

        想着,公玉寒雪全身寒气狂放,就要如闪电般旋身追上去,可一股更凌厉的暗器和毒气向公孙子雪的方向袭击,公玉寒雪牙一咬,还是飞身朝着公孙子雪那里飞去,公孙子雪在运功,若是半途而废,就容易走火入魔,他不能出事,至于那个黑衣斗笠的男子,她总有机会找他算账,如今也算是明白,那人定是跟琼杀宫有关,以后她跟琼杀宫势不两立。

        将公孙子雪周围的危险暗器毒气排外后,公玉寒雪看着蹙黛眉额头冒汗脸色苍白的公孙子雪,立马盘腿坐下帮助公孙子雪顺气,可也只是刚顺了一会,公玉寒雪眼中闪过惊异的光芒,为何她的功力对公孙子雪不管用,根本就进不去,不可能会这样,可一想到她那次被白隐邪九暗害,都是他用血压制了那隐血红,难道她的雪哥哥身体有什么秘密不成?

        也只是想了一会,公孙子雪便睁开了银色动人的眼眸,他眸中柔光波动,温柔的看着公玉寒雪道“别想太多,容易疲劳苍老”

        “雪哥哥,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公玉寒雪定了定神,认真的问道。

        “傻寒雪,我会有什么瞒着你,你想多了,我只是以前跑过药浴,身体才会特殊”公孙子雪微微一愣后,然后含笑温柔的解释着。

        公玉寒雪有些将信将疑,可也没多想,因为她确实再想不出别的理由了。

        待数日后,两人回到汕山后,公玉寒雪就整个人陷入深思中了,她在思考这一路上的事情,发生的每一件事情都似乎不是巧合,她越想越心惊,总觉得有很多很多事情连在一起,就是一个巨大的阴谋,可到底是什么,她自己也一时半会想不清楚,可她知道,她是一定要强大来保护自己身边的人的。

        公玉寒雪看着手中的羊皮纸,琼杀宫还会在什么地方有据点呢?

        在她和那些黑衣人打斗时,一股红雾产生,是不是也说明琼杀宫似乎也与暗惑有着抹不开的关系?越想,公玉寒雪眉头蹙的越紧。

        看着夜色渐渐深了,公玉寒雪托腮无奈的看着天空中的月光,想到她和公孙子雪刚回来时,公孙子雪就被无霜给强行带走了,走时那无霜还愤恨的看着她,说又是她把他的公子弄伤了,公玉寒雪无从辩驳,也许无霜说的对。

        就算是公孙子雪斥责无霜让他不要那样说,无霜眼神的控斥也很明显,她本想将公孙子雪留下来,可无霜说回去才能让公孙子雪身体复原,她虽然不知道办法,可只要是为雪哥哥好,她怎能拒绝呢,况且她的雪哥哥的想法也是先回去。

        公玉寒雪想到前世,然后想到巫雅千竹,便起身走向巫雅千竹的房间,走到外面时,看到里屋里的光芒,公玉寒雪心中一叹,巫雅千竹还没睡。

        “王,你怎么来了?”就在公玉寒雪要转头的时候,突然从屋子里走出小绿,看到公玉寒雪的身影,惊喜的道。

        公玉寒雪撇了撇嘴,这小绿出现的还真是时候,是巧合呢,还是巧合呢,公玉寒雪眼中闪过复杂的光芒。

        “我过来看看”公玉寒雪淡淡一笑道。

        小绿眼中闪着亮亮的光芒,躬身对公玉寒雪道“王,巫雅公子知道你上午回来时,就一直在等你呢”

        “等我?”公玉寒雪蹙眉有些沉思道,据她所指,巫雅千竹可是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他怎么会等她。

        公玉寒雪迈步进了屋子,看到巫雅千竹正在屋子里认真的看书,仿佛没有感觉到她的到来。

        “公子,王来了”小绿说完,便哧溜的走了,走时还将门给小心的关上了。

        公玉寒雪眼中闪过诧异的光芒,这小绿是怎么了?还有小绿不是说巫雅千竹在等她,怎么她感觉似乎不是这样的?

        巫雅千竹本静静的看书,听着小绿的话,捏着书的手微微一顿,然后缓缓将书放下,轻轻转身,将目光对上公玉寒雪。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20/167610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