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男色满园—女主天下 > 第七十九章恭迎女王

第七十九章恭迎女王

        暗处的巫一用忧虑的目光看着巫雅千竹,心一阵阵揪心,其实巫主很小的时候不是这个样子的,扔记得小时候的巫主,笑的那样温和,生活那样幸福甜蜜,可是后来当巫雅千竹的母亲死去,他父亲随之殉情后,巫雅千竹性情才会慢慢变化,再加上上一辈的恩怨,这十多年巫主活的很压抑,他一点都不开心,虽然自己要暗处保护巫主,可很多时候,巫主宁愿自己受苦,都不会让他出现。

        有的时候,他会觉得巫主仿佛没有灵魂般,他是那样的沉静寂寥,整个人身上充斥着落寞和凄凉,让他这样的暗卫死士都会心疼。巫主从来不会对任何人说自己的心事,也从来都没有人真正了解巫主,所以所有的伤所有的痛都只能巫主一个人扛着。

        其实巫主虽然什么都不说,他却能感觉出来,巫主似乎有了在意的人,也似乎有了不为人知的心事,虽然巫主看起来更加忧伤和凄清,但巫主却仿佛染上了别样的情绪,有了属于人的气息,以前巫主仿佛真的与世隔绝,无欲无求,也不知如今巫主这样的变化是好是坏。

        巫族处处鸟语花香,充斥着春日温暖的气息,可这样的温暖却无法进入到巫主的心,他觉得巫主身上清冷寂寥的气息跟这里也是格格不入的,也许巫主只有在公玉寒雪身边,才会温柔一笑。

        巫主面对什么都不争不求,就连他被束缚主,他们也可以出动巫族的力量来救巫主,可巫主只是漠然的让他离开,接受所有对他不公的待遇,就连这腿不良于行,巫主都仿佛不怎么在意,这要多么死寂的内心才能做到。

        “巫主,该吃饭了”暗处的巫一望着巫雅千竹,恭敬的开口,巫主从回来后,几乎就没怎么吃饭,每次都是他们提醒,厨房绞尽脑汁的想出各种式样,巫雅千竹也只是吃一两口,照这样下去,巫主的身体……想到这里,巫一就越发担心。

        巫雅千竹淡淡的点了点头,手微微一转椅子,便往院子里走去。

        就在这寂静的氛围中,突然一阵凛冽的寒风卷来,也只是一瞬间,便有一个女子站到了巫雅千竹身前。

        女子一身黑色的衣裙,质地轻软,抹胸处绣着血红的牡丹图案,头发全部束起,用一个红色的金步摇插着,皮肤细腻,妩媚艳丽又婀娜多姿,但眼中却闪着一丝明明灭灭让人辨不清的光泽。

        “巫姑”巫一对女子行了一个大礼,便在巫雅千竹的手势中缓缓退下。

        “为何要办媚色”女子冰冷的望着巫雅千竹,静默的开口问道,声音平静冰冷,让人听不出她的喜怒哀乐。

        “她犯了错误,自然要受到处罚”巫雅千竹梨花般的眼眸清冷出尘,没有一丝的情绪波动,只是淡淡开口,仿佛在陈述一个事实。

        “这个理由没有任何人会信,当初她犯了很多错误之时,你不是也没有处罚她,这次就为了你的一面之词,就让她受到最严厉的惩罚,你可知道罪堂意味着什么”女子眉宇间一丝桀骜,冰冷的开口道,似斥责似是提醒。

        巫雅千竹静默的不开口,女子冷冷一笑继续道“媚色是我一手扶植的人,就算是你不顾及我的面子,也不该忘恩负义”这忘恩负义四个字女子咬的极其重,仿佛要让巫雅千竹记起什么。

        可巫雅千竹自始至终就是沉默不语,整个人仿佛没有存在感,无论女子说什么,巫雅千竹也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也不开口。

        “媚色的父母对我们巫族有恩,就算处罚也不该如此的重,否则你怎能让巫族所有的人心服,或许你的理由是什么,被所有的族老责难之时,待你怎么做,哼”女子嘴角一勾,眼中波光一闪而逝,整个人情绪有些不稳,女子不知道的是,若不是考虑到巫族整个大局,媚色可能早就被他刚刚那道波光给杀了,哪还容许她来说三道四。

        “我意已决,命令已下,不会更改”巫雅千竹淡淡的开口,虽然声音平淡,却充斥着不容置疑的语气。

        女子眼眸倏然睁大,仿佛有些不敢置信巫雅千竹竟然会如此的回复,她已经习惯这十多年来的对话处事方式,以前巫雅千竹从来都当她不存在,也从来不会顶撞她,也不会跟她说什么意见,可他此时……女子眉头一蹙,脸色微微一变,她想她有必要了解巫雅千竹是为何如此。

        “哼”女子似想到什么,突然转身走了。

        巫一从暗处出来,望着巫姑的背影,神情有些凝重,以前巫姑每次见巫主都会各种数落,各种指桑骂槐,可这次为何就这么简单的走了?让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巫雅千竹如梨花般的眼眸有些幽深,里面仿佛翻涌着深沉的波涛。

        “巫主?”感觉到巫雅千竹身上冷厉的威压,巫一全身一颤,巫主这是?巫主难道动怒了?不可能呀,这次巫姑并没说什么呀。

        “巫一,混淆巫姑的所有消息网,不要让她知道寒雪的存在”巫雅千竹眼中闪过一丝担忧,冷静的吩咐道。

        “是”巫一心一惊,还是巫主考虑周到,若真让巫姑知道巫主所做的一切,那么巫姑会做什么,连巫主都没法保证,还好巫姑一直闭关,媚色那样骄傲自负的人,定还没将这段日子的情况告诉巫姑。

        巫一退下后,巫雅千竹一直保持刚刚的姿势,整个人安静的有些压抑,周围的花草仿佛都承受不住他身上传来的压力,巫雅千竹手紧紧扣在椅子上,由于用力,手背都有些泛白。

        却说当公玉寒雪和墨谷沐玄赶路,一辆马车静静的行驶在道路中,当快到荒州城门处时,公玉寒雪撩开车帘,远远望去,感觉似乎有些不寻常。

        “沐玄,这城门我怎么感觉气息不一样了?”公玉寒雪从墨谷沐玄的腿上起身,缓缓问道。

        墨谷沐玄顺着公玉寒雪的目光望去,凝神感知,似感觉这城门处气息不一样,不过也没什么危险气息,将公玉寒雪重新抱回自己怀中,给她将发丝理了理,他很享受和她在一起这些甜蜜缠绵的时光,就想这样每时每刻都抱着她。

        昨夜累着她了,“睡吧,还有一会就到了,到荒州我叫你”墨谷沐玄吻了吻公玉寒雪的额头,开口柔声道。

        公玉寒雪点了点头,其实她知道沐玄心疼她,只是她不是累,而是脑海里有很多很多的影像,想要抓住,却太过杂乱,她一直都在思考关于冰女的事情,只是她也不想让沐玄担心,就没告诉他。

        当马车缓缓到荒州时,墨谷沐玄将公玉寒雪制造的令牌一伸,城门立马轰隆的一点点打开。

        伴随着城门打开时,一排排井然有序黑压压的人群站立在城门里。

        “恭迎女王,女王万岁万岁万万岁”大家看到属于公玉寒雪的马车驶来,立马全部恭敬的跪在地上,大声喊着,声音震耳欲聋,仿佛响彻天地,更是让人激情澎湃。

        公玉寒雪一个激灵的坐起身,将帘子拉开,果然看到黑压压的士兵和百姓都跪在地上迎接她,那样恭敬的姿势,让公玉寒雪惊大于喜。

        她目光微转,突然从空中密音传耳“主子,百姓们都是自发组织来迎接你的”

        听到狼大密音传来的话,公玉寒雪心才缓缓放下,她不想以一个封建压迫者的身份让这些淳朴的百姓来跪拜她,想到他们是自愿是自发的,尤其看到他们恭敬的身体,公玉寒雪心里一时暖暖的,眼中更是闪着盈盈波光,这一刻她突然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她努力了那么久,他们愿意承认她,愿意主动跪拜她,是不是说明这荒州从此就真正属于她了,他们将是一个大家庭。

        大家的喊声不断的回荡,公玉寒雪的心也不断震颤着,这些将是她的子民和责任。

        公玉寒雪从马车中起身站立在马车外,一身傲然的风姿立马展现,她将目光落在大家身上,然后温和的大声开口道“大家都起身,谢谢大家的爱戴,谢谢你们来欢迎我”她用的是我,更显的平和,让大家对她的印象更加的好。

        当所有人起身用崇拜崇敬的目光看着公玉寒雪时,公玉寒雪心中闪过一股激动自豪,她有很多话想说,想告诉大家,曾经她以为她只是想建立一个国度,可此时她觉得也许很多事情本身的意义就很大,此时她才真正感受到一股成就感和一股责任感。

        “谢谢你们,我们都是一个大家庭,曾经我一直有个梦想,那就是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国度,在这个国度里,大家相互帮助,没有争斗没有压迫,不会有人莫名的被杀,也不会有人莫名的被冤枉被迫害,我们秉承自己的良心秉承自己的热血去过每一天,拥有大爱拥有温暖,我们勤劳勇敢,创造属于自己的财富,可以吃饱可以穿暖,小孩子欢快无忧,可以享受到教育,老人得意颐养天年,在我们这个国度里,我们崇尚崇高的精神,唾弃腐朽的思想和恶意的行为……”公玉寒雪用内功大声的说着,声音传递到街道的远处,每一句话都仿佛打在大家的心中,那样的让人激动和心颤,她仿佛为大家描绘了一个未来美好的蓝图,让大家崇拜相信,内心也都产生了一股豪情,坚定只要有公玉寒雪在,只要大家共同努力,日子就会越来越美好。

        大家听着公玉寒雪振奋人心的话,再想想这个女子为他们所做的一切,她曾经以平凡之姿来到他们中间,那样的平易近人,教会他们很多东西,也为他们做了很多事情,如今荒州已经改头换面,曾经大家晚上害怕不敢出门,路上走着也害怕有人来打劫抢劫杀人,如今处处宁静安和,晚上夜市繁荣,家家户户开着门,都没事,因为他们的王—公玉寒雪每天都在派士兵守卫街道。

        她还默默的颁布很多政令,都是利民的好事,他们一开始觉得不敢相信,可后来才知道原来真的有这样为百姓着想的人,她是他们的女王,会永远是他们的女王,他们永远都承认她,是谁说公玉寒雪阴狠毒辣,暴戾无情的,他们定要打烂那些人的嘴,这样一个尊贵的女子,这样一个善良美好的女子,竟然被人陷害说成那个样子。

        大家看着公玉寒雪的目光就仿佛看一个神,自从知道她就是他们的王,知道她为他们做的那么多事情,很多人家都将公玉寒雪的画像当神来拜,因为有了公玉寒雪,他们的日子越来越好,而且他们心中的希望也越来越大。

        公玉寒雪说完话,微笑的看着大家,她的笑容美好和善,仿佛春风般吹入大家的心中,给大家带去温暖,马车缓缓向前行驶,大家目光随着马车而动,直到将公玉寒雪送到荒州州长府,这才在狼大的说动下,散去。

        公玉寒雪一回州长府,就扯着自己的嘴角拽了拽,唉,笑了一路,嘴都快僵硬了,不过她很开心也很激动,她以后会更加努力做好一切,大家爱戴她,她定也要更加爱大家,还是有爱的日子最温馨和幸福。

        墨谷沐玄也一直沉浸在公玉寒雪刚刚的话中,他一直懂她心中的责任和大爱,但如今亲耳听到她说的那些话,心也狠狠震颤着,她是那么的美好,心更是那样的善良纯正,他真的很庆幸认识了公玉寒雪,他的瑶瑶是最优秀的,从来没有一个上位者能得百姓如此的爱戴,尤其他们那发自肺腑的恭迎声,更是让人心中充满激动,这样的她注定是要站在最巅峰,他相信属于她最灿烂的人生也才刚刚开始。

        翌日一早,一个大大的旌旗插在了荒州城门处,在风中猎猎作响,这旌旗是荒州好多女子连夜赶出来的,那个王字仿佛踱了金般在阳光下耀眼。

        而这一天,荒州也正式列入了大陆的历史中,荒州独立成一个真正的国度,一场让赤琉国全军覆没的战争,也成功的打消了其它两国对荒州的算计,摸不清荒州的底细,也都不敢贸然出兵,只能静待其变,可日子一日日的过去,这荒州也再没传出什么消息,安静的就仿佛不存在似的。

        其实真正的事实是,荒州在热火朝天的干大事情,大家在打造春天用的水车还有一些水渠,更多的人在开垦荒山土地,大家团结一致的在迎春天,处处充满和谐温馨的气氛,几乎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笑颜。

        公玉寒雪也在忙着交代大家一些事情,她心中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其实她真的恨不得立马恢复所有的记忆—关于冰女的记忆,只有掌控一切才能把握一切。

        而且她还想将琼杀宫的各处据点给围剿了,杀鸡给猴看看,她第一步的计划就是琼杀宫,至于赤琉国,已经成了腐朽的残壳,她微微一动,赤琉国就会败落,即使公玉月盈死了,公玉月锦当女帝依然无法改变她计划的结果。

        墨谷沐玄今天刚刚收到来自鬼谷的消息,似乎鬼谷手札有了点线索,他忙着赶回去了。

        还有一个多月就是花灯节了,这个大陆花灯节是开春的时候,她还要去将夜笙救回来。

        想到这里,公玉寒雪将手上的书卷起来放在衣袖中,她要去看公孙子雪,上次公孙子雪跟她说了几句话又离开了,而她也一直忙着,今天她要去见见他,对狼大交代了几句,便飞身离开了。

        无霜看到突然出现的公玉寒雪,有些诧异,目光闪了闪“王,你怎么来了”如今他心里是承认公玉寒雪是个很好的女王,不过她那样忙还能抽出时间来看公子,他很替公子开心。

        “怎么,我来看雪哥哥,你还有意见?”公玉寒雪突然想逗逗这个无霜,其实无霜挺单纯可爱的,对公孙子雪也非常好,时间长了,公玉寒雪也算是摸清了无霜的性格,谁对公孙子雪好,他便对谁好,谁让公孙子雪开心,他便欢喜谁,完全像个孩子。

        不过这样也好,幸好有这样单纯处处为公孙子雪考虑的无霜,公孙子雪这些年才不会那么孤单。

        “没,没,公子在后院”无霜脸色立马急的一红,赶快告诉公玉寒雪公子在哪里,生怕晚了公玉寒雪就会离开,这些日子他才知道,原来公玉寒雪就是小时候对公子好的那个女孩,也是老主子的女儿,只是公子说有些事情还不到时机,还不能让公玉寒雪知道。

        也是,要是公玉寒雪知道当年发生的一切,定不会无动于衷,还是等时机到了,公子告诉她最好。

        怪不得公子对谁都漠然,却在见到公玉寒雪第一眼时,就情绪失常,为了她宁愿流真血,哪怕发病都不管不顾,以前他生气为公子痛心,现在觉得一切似乎都是冥冥中注定,公子和公玉寒雪是很有缘分的。

        公玉寒雪嘴角勾起一个戏谑的笑容,便迈步往后院走去,如今来这里就跟在自己家一样,她是最熟悉不过了。

        “雪哥哥”公玉寒雪走到后院,看到那个在树下修剪花草如雪般的绝美男子,开口欢快的叫道。

        公孙子雪听到声音,温雅一笑回头看去,两人目光对视,空气中都流动着温暖祥和的气息,莹莹波光,烟火琉璃,仿佛在醉梦间相盼。

        “寒雪”公孙子雪温雅的开口道,仿佛隔着飞花梦影浅浅开口,呼唤那个心尖的人,声音温雅动人。

        公玉寒雪心一颤,她的雪哥哥总是那样美,这银发银眸仿佛画中人,更仿佛是仙人,冰肌雪骨,每次看,都能撩人心弦,想起因为上次雪哥哥帮她打败赤琉国,反而暴露自己,虽然那十万大军覆灭,但暗处可能会有人,江湖上隐约有传言说出了一个银发银眸的怪物。

        一想到有人这样说公孙子雪,公玉寒雪心中就纠疼着,她定会为雪哥哥正名,让所有人喜欢他,而不是排斥他。

        想着,公玉寒雪清澈的眼眸闪了闪,然后飞奔上前一把抱住公孙子雪,公孙子雪嘴角勾起浅笑,伸手将公玉寒雪抱在怀中,宠溺道“小心,别摔着”

        “雪哥哥,你每次都这样说,又有哪次我摔着了”

        公孙子雪一笑,吻了吻公玉寒雪的发顶道“怎么这次有时间过来了,荒州还有很多事情”她一直忙碌着,而自己因为是银发银眸,怕给她产生不好的影响,就尽量不露面,他也只是告诉她自己需要修养,但愿不会伤了她的心。

        “雪哥哥,我想你了,难道不能来看你”公玉寒雪知道公孙子雪的身体一直都是那种沁凉的感觉,无论何时,都不是那种灼热感,她想肯定也是与血狐有关,而她每次见公孙子雪就想这样抱住他,给他传递温暖,虽然作用不大,可她就是心疼她的雪哥哥。

        “能,寒雪来,我是最开心的,今晚想吃什么”公孙子雪银色的眼眸闪过一丝光芒,看着自己花圃里种的菜,都是她可能喜欢的口菜,便开口问道。

        “嗯,让我想想,还是雪哥哥想吃什么,我便吃什么”

        “好”公孙子雪点头轻声道,他想就这样一直宠着她,也明白她每次在他面前如此小女孩的心态,也只是想让自己开心,他怎会不明白呢。

        “对了,雪哥哥,这是我在黑森林里找到了,就是在当初琼杀宫的那个据点,上次不是雪崩琼杀宫的楼也倒塌,我在里面翻出来的,有很多记载,我想你或许会想看看”她知道公孙子雪并没有告诉她全部的事情,她来看这些书,可能找不到血咒的真正解法,所以以让公孙子雪来看或许有用。

        公孙子雪翻了翻,脸色微微一变,这很多是与冰女有关的事情,而血狐最初就是在冰女庇佑下的独特族群,这些书确实对他很有用。

        ------题外话------

        亲们,么么爱大家,不好意思这两天留言给大家回复的比较晚,抱抱安慰下,下章来点激情,嘻嘻。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20/167611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