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男色满园—女主天下 > 第八十章鸳鸯戏水

第八十章鸳鸯戏水

        公玉寒雪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公孙子雪的,看到他脸色微变,神情凝重,疑惑的问道“是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寒雪,谢谢你,这书确实对我有用”公孙子雪点头道,然后紧紧抱住公玉寒雪,用下巴蹭了蹭她的发丝。

        公玉寒雪似想到什么,清澈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晶亮的波光,深深嗅着公孙子雪身上的淡淡香味道“雪哥哥,既然这书对你有用,那是不是要感谢我一下呀”说着,便歪着头看向公孙子雪,眼中波光闪呀闪的,紧紧锁住公孙子雪的眼眸,不放过他情绪的任何变化。

        公孙子雪看着难得露出可爱神态的公玉寒雪,银色的眼眸闪过潋滟醉人的光泽,柔和一笑,道“寒雪想要什么奖赏呢”

        公玉寒雪眼中狡黠的光泽一闪,然后耍赖般用两只手抱住公孙子雪的脖颈,仿佛掉秋千般双脚一抬,将全身的重量都放在公孙子雪身上。

        公孙子雪立马紧抱住公玉寒雪的腰,银色的眼眸宠溺的看着她,任由她在他面前任性撒娇,这样的她,让他仿佛觉得回到了年少的时候,那时候她很小,却漂亮可爱,让他心都暖暖的。

        “雪哥哥,是不是我要什么奖赏,你都给”公玉寒雪歪着头看向公孙子雪,问道。

        公孙子雪不假思索的点头道“寒雪想要什么,雪哥给都给,今晚还给你做你喜欢吃的菜”他心里最想的便是这样宠着她,看着她像现在这样无忧无虑,自从那年不得已分开后,他整个人凉薄淡漠,所有的一切都不能引起他心绪的变化,他告诉自己,他一直在等她,也许只有这等待的信念才支撑着他走过来那样孤寂的日子,如今终于又重新看到她,让他的心也有了活力,生活也有了期盼,只要是她想要,哪怕是天上的星星他都会努力为她摘来。

        看着公孙子雪严肃认真的神情,公玉寒雪心里一暖,不过她今晚要的是别的,定了定心神,公玉寒雪垫着脚尖在公孙子雪的耳边柔柔道“雪哥哥,今晚我想要的是你”说完,便侧目看向公孙子雪。

        公孙子雪身体一僵,一愣,待回神后,脸色泛着绯红之色,微微低头,垂下了银色的眼眸,虽然不知为何他的寒雪会如此说,只是他心里是欢喜的,他也想将她融入骨血,品尝那样美好蚀骨的感觉,有了第一次的尝试,身心自然会受折磨。

        尤其是每次她跑到自己怀里,还不老实的乱动,他是正常的男子,何况她还是自己心爱之人,自然会对她有渴望。

        如今她百忙之余来陪伴自己,还说……今晚他会让她开心的。

        公玉寒雪看着公孙子雪沉默不语,若不是他绯红的脸色,她还会以为他不愿意呢。

        公孙子雪的眼中波光潋滟醉人,却又如雾气缭绕,全身如玉如雪,在晚霞的照耀下,散发着莹润的光泽,撩人心弦。

        公玉寒雪心一颤,眼中闪过压抑的光芒,她的雪哥哥刚刚不会在诱惑她吧。

        公玉寒雪故意扯着公孙子雪的衣袖道“雪哥哥,那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就在公玉寒雪眼中闪过狡黠的光芒时,被公孙子雪一把抱住,双唇立马被吻住,沁凉渗香,吻一开始温柔后来逐渐变的急切,公玉寒雪双手不知何时已经勾上了公孙子雪的脖颈,热烈的回应公孙子雪,唇舌抵死缠绵。

        这股突然升起的火热让公玉寒雪身体越发敏感,整个人在公孙子雪的怀里扭动呻吟,公孙子雪抱住公玉寒雪的双臂越来越紧,追逐着公玉寒雪的丁香小舌,呢喃道“寒雪”每次遇到她,他全身的凉薄之气仿佛都褪去,转而是一身的火热和激狂。

        待两人都喘不过气的时候,公孙子雪这才缓缓放开公玉寒雪,啄了啄她红肿的唇瓣道“先吃饭”声音低沉悦耳,因刚刚的热情又让那声音透着一股嘶哑,格外的性感。

        公孙子雪说着,然后给公玉寒雪将微微散开的衣衫整理好,手都有些轻颤。

        公玉寒雪眼神柔媚,轻轻的点了点头,她觉得刚刚雪哥哥很生猛,她仍记得和雪哥哥第一次的时候,他很温和很温柔,刚刚的雪哥哥却很热烈如火,不过她都喜欢。

        当公玉寒雪从刚刚的余韵中回神后,便去厨房,看到那个站在那里摘菜的公孙子雪,公玉寒雪觉得如画般那样温馨美丽,她都不想出声打扰,他永远那样的优雅绝美,就连摘菜也让人看着赏心悦目。

        公孙子雪显然早就注意到了公玉寒雪,微微一笑道“怎么来厨房了,你先去客厅等着,饭菜一会就好”

        “我来帮你,雪哥哥”公玉寒雪迈步走进来,转身将厨房里面好好看了看,处处都那样干净,无论什么东西摆放的都是井井有条,真是居家的好男人呀,越看公玉寒雪心中越感叹。

        “这里待会会有油烟,对身体不好,听话,先出去,一会我就去找你”公孙子雪柔声的劝着公玉寒雪。

        公玉寒雪从后面将手伸到公孙子雪的腰间,紧紧扣住,然后将头靠在他的后背上道“我不,我想在这里陪你”

        公孙子雪身体一僵,然后微微一松,无奈摇头,对于公玉寒雪,他总是没办法,从小的时候他就知道,很多时候她是不听话的,她要想做的事情无论怎样劝她都不会听,小的时候,他去哪,她也要跟着,就连他练剑,她都要在旁边看着,有的时候她按捺不住耐性,就会跑向他,很多时候他都要及时收回剑,免得剑气伤了她,那时候也会跟她说道理,可她不会听,小时候的她就用那无辜的眼神看着他,不断摇头,现在想想,那时候的日子很美好,没有烦恼,只有他和她,两小无猜。

        如今也很好,她在自己身边,只是她要面临的事情有很多,她再也不是以前没有烦恼的样子,虽然她在他面前笑嘻嘻的,其实他知道她心里藏了很多事情,他不解血咒,也只是想用强大的力量帮助她,想尽最大的努力给她撑起一片无忧无虑的蓝天。

        公孙子雪将摘好的菜递给公玉寒雪道“将这些菜洗洗,热水在那边”说着,便将热水放的位置指给公玉寒雪看,知道她不听话,只能用这样的方式让她离这里远点,待会他要生火,他不想让公玉寒雪沾染一点点油烟,而且平日他都是用凉水洗菜,只是这天还很凉,他也不想让公玉寒雪受凉受冻。

        公玉寒雪不疑有他,开心的拿着菜到旁边去洗了,来到这个世界她做饭的次数少了,其实在前世的时候,她也会经常做饭,只是容陌在的话,从来都舍不得用她,所以她大部分时间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想到这里,公玉寒雪的手顿住了,抬头望着远处,眼神有些迷离,她很想容陌,所以也想起了巫雅千竹,也不知道他怎样了,他的腿伤是因为中了冰妃笑,那冰妃笑也是千年前冰殿的圣物,解毒也只有冰女才能解,既然她自己就是冰女,那么她就一定能让巫雅千竹重新站起来。

        想到巫雅千竹腿能好起来,公玉寒雪那颗丝丝愧疚的心便微微一松,回神继续将手里的菜洗了一遍,待她洗好三遍后,拿着菜回到屋子里,看到公孙子雪似乎已经生好了火,饭也快熟了,一股大米的香味扑鼻而来。

        “雪哥哥,你每次都自己做饭吗?”无论她来几次,似乎这里都没怎么有仆人和丫鬟,仿佛只有公孙子雪和无霜两人,多孤单呀。

        公孙子雪银色的眼眸微微一闪,他没想到公玉寒雪突然问起这样的话,接过公玉寒雪手中的菜便道“只是习惯一个人,不喜欢那么多人吵闹的场面”

        公孙子雪心里有些苦涩,少年时和公玉寒雪一家人在一起,每天都热热闹闹的,后来分开后,每次看着那么多的人他总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公玉寒雪,心越发被思念折磨,后来他便将手下的人分散出去了,这么多年也习惯了只有他和无霜两人,不过每个月他手下那些人会来向他禀报一些事情,那几天可能会热闹一些。

        公玉寒雪虽然有些奇怪,但也没怎么追问,她只是心里想:回去定要像个办法,让所有人都能接受雪哥哥这银发和银眸。

        待吃完饭后,公孙子雪又将北面温泉的水引入水池,方便公玉寒雪洗澡,自从上次她来到这里发现那处的温泉后,便非常兴奋,说洗温泉对皮肤非常好,那时候他看着她眼中欣喜灼热的目光,便让人着手修建,如今那温泉的水都可以引来。

        公玉寒雪看着满池的温泉水,特别的开心。

        “喜欢吗?以后若想洗温泉了,便可以来这里”这屋子也完全是按照公玉寒雪的喜好而来,淡淡的粉蓝纱帐,沁人的梅花香,墙壁上挂着百花图,池子用纱帐隔开,后面是雕花大床,下面他让人用垫子铺厚,软软的是她喜欢的感觉,屋子里更是用硕大的夜明珠照亮,给夜色铎上了别样温馨的色彩。

        “雪哥哥,爱死你了”公玉寒雪心里很激动,没想到她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就能让雪哥哥上心,才短短几天的时间,他就建造好了,说不感动是假的,她真的很兴奋,一兴奋就不假思索的说话,更是在公孙子雪的脸颊上吧唧一下。

        虽然是公玉寒雪激动的习惯用语,可公孙子雪听完这话,心却震颤着,爱字他从来都没从她口中听过,虽然知道两人亲密的关系,可这一刻,她亲口主动说出来,听到耳边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他一直凉薄沉静的心因为她的这句话不断的颤动着,就想将她抱在怀中好好怜爱,告诉她自己的激动。

        公玉寒雪刚想脱衣服跳入池子中,似想到什么,便转身灼灼的看着公孙子雪道“雪哥哥,我们一起洗鸳鸯浴吧”也许正因为是公孙子雪,他们那样熟悉,那样的心相连,所以她才会如此利索的说出这样的话,也许是因为刚刚的亲吻缠绵,此时觉得一切都理所当然。

        总之她就是开口说了,而且还很流利很大声的说出了口,说完后,便又低头了,她最近是不是胆子越来越大,这思想也越来越“开放”?可她知道,一方面因为心甘情愿,是心中渴望的,另一方面是因为想恢复冰女的记忆,如果不是第二个原因,她即使再渴望也不会这样大胆的说出口吧。

        公孙子雪心又狠狠一颤,银色的眼眸闪过潋滟醉人的光泽,一双眼眸定定的看着公玉寒雪,光芒流转,说不出的诱惑和神秘,仿佛要将人卷进去般,今天她给了他太多惊喜。

        “寒雪,我很欢喜”公孙子雪走上前,不给公玉寒雪反悔的机会,吻住她喃喃说着,如玉的手放在公玉寒雪的锁骨处,轻轻的抚摸,顺势将她的衣衫往下撩开,另一只手缓缓向下,将公玉寒雪腰间的带子一扯,公玉寒雪身上的坠地长裙瞬间落地,露出凝脂般的肌肤和柔美的身体线条,在夜明珠的照射下,泛着动人的光泽,格外的诱人。

        “雪哥哥”公玉寒雪感觉自己瞬间衣衫落地,竟然有些害羞,话说她虽然说出口,没想到她的雪哥哥立马付诸行动。

        “寒雪,交给我”公孙子雪在公玉寒雪耳边蛊惑道,让公玉寒雪在迷蒙之时大脑绚烂如花,只能跟着公孙子雪走,无论是他的唇还是他的手,都让她颤栗无法自已。

        公孙子雪看着有些难耐的公玉寒雪,将自己的衣衫解开,抱着公玉寒雪运功轻轻的落水,温和的温泉水让两人都很舒适。

        公孙子雪一边吻着公玉寒雪柔美的肌肤,一边用手撩起温泉水给她洗着脖颈锁骨,一点点向下,仿佛按摩仿佛弹琴,那手仿佛是赋予了万千的灵魂,在公玉寒雪身上弹奏出迷人的旋律,让人无法自拔。

        公玉寒雪只能依附着公孙子雪,眼角微扬,本就清美,此时更是极尽靡丽,将头懒洋洋的靠在公孙子雪脖颈处,任他将肌肤相亲发挥到极致,小时候她的雪哥哥也帮她洗澡过,只是那时候自己什么都不懂,如今重新回味,极尽美好的感觉。

        被温泉泡着,又被公孙子雪温柔的对待着,她觉得自己的娇躯每个毛孔都打开了,很舒畅也让人轻颤。

        公孙子雪望着嵌在自己身前的女子,她就是自己爱的等待的女子,在他的手中绽放诱人的美丽,不一会,公玉寒雪便气喘吁吁,呻吟出口。

        “雪哥哥”公玉寒雪轻呼出口。

        “寒雪,等一会,我不想现在伤了你”公孙子雪的手向下探去,怕她承受不了他待会的热情。

        “雪哥哥,我可以的”她这身体越来越敏感,她是知道的,所以她最了解,她的雪哥哥总是这样,一直都细心的为她考虑很多,小时候曾经想过,长大了也要永远给雪哥哥在一起,因为跟公孙子雪在一起,她是被宠溺到极致的那个人,小时候父母都取消她说,她都是被公孙子雪宠坏了,以后没人受的了,那时候她还争执道:那我就永远跟雪哥哥在一起呀。现在想想那时候真是童言无忌,谁又能想到后来发生的事情呢。

        还好如今她和她的雪哥哥还在一起。

        公孙子雪吻了吻公玉寒雪的脸,确定她准备好后,这才放纵自己,空气中充斥着无尽的缠绵,夜渐深,情渐浓。

        而这次公玉寒雪脑海里的记忆影像并不多,她只是恍惚看到一个很漂亮的狐狸到处尝仙草,从不放弃,一年四季就这样度过,一年又一年,大家沧桑变化,它依然在执着,很多次它都九死一生。

        “血绯娘娘,您还是放弃吧,做人有什么好,还不如我们血狐自由自在呢”旁边一个狐狸看到虚弱的它,劝道。

        “呵呵,你不懂,不懂爱情,我不会放弃的,我相信总有一天会找到”漂亮的狐狸眼眸转了转,坚定的开口道。

        “血绯娘娘,很久之前冰女也说过要有缘人才能找到,你这是又何苦呢,唉”

        漂亮狐狸的眼中闪过一丝落寞的色彩,很久之前她执着的坚持,终于让冰女给了她们变成人的机会,那就是找到仙草,她依然可以执着坚持找到仙草,想着它便继续拖着疲惫的身体攀爬山谷山峰,一如既往的坚持。

        连公玉寒雪看着这样一日日坚持不懈的它,都有些心疼。

        突然一阵迷雾闪过,场景一变,大雪纷飞,北风呼啸,天地一片银装素裹

        绝色的女子抱着一个银发银眸的婴儿哭泣,她能感觉到她的悲伤和绝望,而且她只穿了一件单衣,将那外面的衣衫都用来包裹那婴儿。

        公玉寒雪突然醒来,看到自己已经躺在了柔软的床榻上,外面也日上三竿了,公孙子雪估计出去做中午饭了,她睡的还真沉,公玉寒雪想到梦中的一切,心神有些恍惚,她觉得那个银发银眸的婴儿应该是公孙子雪,而那绝色的女子应该就是他的母亲,在血狐族中应该是叫血绯娘娘。

        也许她给公孙子雪下血咒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她想弄清一切,不想她的雪哥哥心里有任何的阴影,而且她还要帮雪哥哥正名,让所有人都喜欢他。

        数日后,荒州各处客栈饭馆都有说书先生讲那《神狐传奇》讲述的是一个神狐幻化成的男子和人类女子相爱的故事,极尽虐心极尽缠绵,赚足了所有人的眼泪。

        大街小巷的百姓都争相购买《神狐传奇》插画小说,一时间印刷赶不上大家购买的速度,可见故事多么吸引人。

        更是在州长府前搭起了一个台子,美女美男将这故事以唱戏的方式演绎给大家,一时间引起百姓的疯狂,更是同情喜欢上了那神狐幻化的男子,很多女子甚至在心中悄悄许愿,若是自己也能遇到一个银发银眸的神狐多好,她一定会克服所有的困难和他在一起。

        这故事是公玉寒雪参照新白娘子传奇改编的,只是融入了这个大陆的特色,是女子娶夫,也有法海破坏什么的,这个世界像这样的故事几乎没有,书籍也都是历史类地理类兵书类,更别说戏曲了。

        所以当这个故事的插画书籍、说书、戏曲出现后,一时间引起了传说故事热,戏曲也正式的被公玉寒雪搬入了这个世界,不出几日,这故事又风靡整个大陆,人人争相拜读,被公玉寒雪训练的这批戏曲人士也忙的热火朝天。

        公玉寒雪也不想让公孙子雪被大家狂热的崇拜,那样她的雪哥哥就没自由了,她就找人做了银色的颜料,不过这个世界只能找到一次性的,就是洗一洗就掉了,可还是有很多人喜欢尝试,这样在街上走的时候,就有十多个男子染着银色长发。

        公玉寒雪很开心自己制造的效果,这样一来,她的雪哥哥就完全可以上街了,不会有任何人攻击雪哥哥,也不会有任何人因为他的银发银眸而奇怪。

        公玉寒雪手下的人越来越崇拜她,直觉得公玉寒雪是全能的,几乎没有什么能难倒她的。

        公玉寒雪最近也让密部开始搜集古书,如今她屋子里放了很多,每天她都会挑灯夜读,几乎一目十行,她要为接下来的计划做完全的准备,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她就要了解所有的渊源。

        其实她知道最好的办法就是跟自己心中藏着的人阴阳相合,恢复关于冰女所有的记忆,只是这样的事情也不是她单方面就可以的,千魅漓回去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溪怜幽也回去了,巫雅千竹不辞而别,虽然她心里是不乐意的,但也想着巫雅千竹可能有难言之隐吧。

        却说当荒州的事物忙的如火如荼的时候,赤琉国爆发了一件大的事情,几乎快引起轰动。

        ------题外话------

        亲们,么么么么,爱亲们,七七的正版群号是320960113,大家进群找缘缘,缘缘全权负责是群的管理员,嘻嘻,七七以后也会多发一些福利给大家,大家懂得,嘻嘻,吼吼。

        对了,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这种温馨的情节,话说七七文是有一点慢热,因为后文有些情节展开,若是直接进展,大家可能会觉得太快,所以把感情先预热起来,伴随一些情节,还有其实我挺喜欢这种温馨相处的场面,可以体会男女主之间的爱情。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20/167611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